正文 第两千九百五十二章 计上心头

    这不科学,作为一个以玩弄权谋著称的家族,陈家对于各种阴私手段有着非常深刻的认识。

    甚至某些手段直接就是这个家族发明出来,堪称黑历史一般的存在,从这种家族出来的大佬,理论上来讲,除非是直接踏入别人的局中,还没有开解就被干掉,否则不至于完全发现不了问题。

    像现在这种已经确定北方建国者的后裔存在叛国的隐秘,再有确定方向的情况下,剥茧抽丝对于陈忠来说应该没有任何的难度。

    然而陈忠只找到了些许的隐秘,而且还是一些不能说明问题的证据,最多属于那种先入为主导致的智子疑邻。

    若非陈忠已经有了七八分把握这件事是事实,他现在可能都要怀疑自己的判断了,可惜,完全找不到证据。

    “这样下去不行,北方贵族内部有叛国问题这一点可以实锤,但是找不到任何的证据,能做的这么隐秘也确实是出乎预料了。”陈忠将最后一封信烧掉,面色阴沉了很多。

    若非想要搞一个让贵霜瞬间四分五裂的绝杀,陈忠现在就应该放弃这个计划了,毕竟耽搁了这么多时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成果,对于陈忠来说也是一个失分项,陈荀司马这三家虽说联盟了,而且签订了协议,但这并不说最后的成功完全共享。

    三家都是有杆秤的,谁付出了多少,谁得到多少,如果在这方面花费的时间太多,又不能出成果的,而荀谌和司马彰在相同的时间之内得到了其他的成果,那么陈忠就跟失败差不多了。

    “既然找不到,那就不要怪我掀桌了!”陈忠左右琢磨了一下,确定自己实在是没有太好的办法了,继续浪费时间也不划算。

    毕竟陈忠此次前来北方更多是要接触一下拂沃德,确定对方的防区的兵力布置,另一方面也是和葱岭进行沟通过,尝试北方进兵的可能性,虽说从理论上来讲从北方进军基本没有什么可能,但正因为没有可能,如果做到了,期间可能会出极大的成果。

    陈忠虽说不知兵,但是祖上十哲也出了两位,家中该教的也都教了,不懂是不懂,但化不可能为可能是兵法最为核心的一条,至于如何操作,在陈忠看来,那就需要找懂的人了。

    “来人!”陈忠估测了一下这这一个估测所能捅出来的篓子之后,果断下定了决心,哪怕是不能由自己在最合适的时间点将之引爆,将贵霜炸个四分五裂,自己直接划土而治,现在这一招砸下去也足够让贵霜产生巨大的动荡。

    “大主教,请问您有何事?”琐罗亚斯德教派的执法者恭敬的对着阿刹乘施礼,随着新任大主教的入主,琐罗亚斯德教派明显有些蒸蒸日上,不少教徒都对于新主教恭敬有加。

    “有没有办法和韦苏提婆一世陛下联系上。”陈忠面无表情的询问道,“我这边有一些事情需要和陛下进行沟通。”

    “现在南方正在进行战争,婆罗门那些叛逆正在和扫清内部的隐患,我们现在介入的话,有些危险。”执法者恭谨的劝说道。

    “紧急消息,如果成功来的话,说不定我们教派能像当初的佛教一样获得陛下或者下一任陛下的支持。”陈忠敲着桌面,就像是打击在对方的心底一样。

    “我们可以直接启用一部分我们在婆罗门内部的探子,将您的消息传递给陛下。”执法者瞬间有了回复。

    “绝对不能遗失,也绝对不能落到其他人手中。”陈忠神色凝重的看着对方说道。

    “我们可以启用最高级别的死间,可以保证绝对不会落到其他人手中,只是这般我们在婆罗门那边的布局,怕是之后数年都没有办法恢复过来。”执法者一咬牙,双眼冰冷的回复道。

    “我可以信你吗?”陈忠虚敲着桌面突然询问道。

    “为了教派的未来,我可以自裁。”执法者当即开口说道。

    陈忠点了点头,缓缓的将自己的猜测全数说了出来,执法者越听双眼越亮,虽说他知道勾连安息叛国这件事其实是从上一代教宗那里搞出来的,但是陈忠这一手屎盆子扣在其他人头上,干的实在是漂亮!

    当然身为拜火执法者,就算是陈忠的话里面充满了自己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奇怪,也只是当作陈忠是故意的!

    对,就是故意的,身为上一代教宗的接任者能不知道这件事?

    不过就算是知道,也要当做不知道,当年这么干是为了扩充教派的实力,现在这么干也是为了扩充教派的实力,既然能扩充教派的实力,何必要细问为什么,这个方案达成了他们琐罗亚斯德教派就是北方唯一的小白花,就是唯一的保皇派,他们会成为国教!

    “能做到吗?”陈忠冷淡的看着执法者。

    “我当亲自自裁于陛下面前。”执法者双眼狂热的说道。

    “到时候我会写的隐晦一些,你先别自裁了。”陈忠无语的看着这个狂信徒,你好歹是我手下仅有的三个内气离体之一啊,我以后还靠你们三个给我撑场面呢,你说自裁就自裁了,我怎么办?

    拜火执法者一愣,看向陈忠,心生拜服,哪怕他为了琐罗亚斯德教派不畏死亡,但是能活着看到琐罗亚斯德教派壮大的话,他还是希望活着看到那一天的到来。

    “唔,到时候我写一些隐约的证据,你给我送过去,千万不要落到别人手上。”陈忠再三叮嘱道,实际上对于拜火执法者来说,已经明白这封信有着何等的意义,那么就算是死,也不可能让信落到其他人手上,因而陈忠再三叮嘱之后,他也一再以生命保证。

    至于说拜火执法者不明白陈忠为什么要写的隐晦一些,但作为一个优秀的信徒,尤其是陈忠的智慧真正将之折服之后,对方坚信陈忠将会是带领琐罗亚斯德教派走向辉煌的圣人。

    “赶紧送过去。”陈忠随意的将之打发走,心下隐隐有些后悔。

    毕竟没有人比陈忠更清楚,如果自己查证出北方建国者后裔叛国的证据,引而不发,等到最恰当的时候,将之打出,贵霜帝国在顷刻间分崩离析都不是不可能。

    然而没有办法,陈忠找不到足以作为铁证的东西,手下的人又不能全面相信,只能依靠仅有的属于自己的力量去博弈,这样一来很有可能无法查证出来他想要的结果。

    耗时颇多,但是成果又不能确定,陈忠自然不能赌上一切去搞这个,只能将这些隐约的材料送给韦苏提婆一世,由对方调用贵霜帝国的资源去查证。

    只可惜这般查证出来的结果,必然是在某些不会引起巨大动荡的时候启用,毕竟双方的目的不同,陈忠是以毁掉这个国家为核心的思维套路,而韦苏提婆一世和竺赫来都是以维持贵霜为核心的思维。

    自然到时候这张牌落到韦苏提婆一世手中,最多是能用来剪除一部分北方贵族,很难达成陈忠想要的结果。

    这样的一张大牌,就这么浪费掉了,哪怕是陈忠也心生可惜,不过没有办法,资源和时效性限制了陈忠的发挥,哪怕是明知道后面有巨大的好处,也需要先换成眼前的东西。

    “罢了,考虑再多也需要结合眼前的现实。”陈忠颇为抑郁的压下内心的烦躁,准备明天就去拂沃德的防区拜访一二,然而将对方的兵力布置,防区设置统统记下来,作为以后收拾这家伙的材料。

    “贵霜的本钱确实是不薄,不过再怎么不薄,面对这种情况怕也只有死路一条了。”陈忠冷笑着低声自语道,荀祈肃反的手法再来一次贵霜真就要伤筋动骨了。

    “到现在对于我们真正有威胁的反而还没有回来的海军,不过话说回来,造船的木料貌似是需要阴干的,贵霜仓储的木料大致应该是在这地区,唔,有点多,看来只能找几个下手了。”陈忠想起水军,随后就想起来制造战船的特质木材。

    造船所需要的木料都需要阴干,而且需要的时间不短,这也是为什么陈曦开造船厂的时候只开了一家,因为那个时候陈曦也没有那么造船用的木料,到后面才逐渐储备足够了。

    贵霜这边并没有战略储备的习惯,但犹豫造船所需要的木材必须要阴干,贵霜这边也难免提前几年做准备,一来二去也就有了战略储备的习惯,不过这种习惯也就是储备点木料。

    粮食贵霜都是不怎么储备的,因为贵霜精华区一年的产粮,足够贵霜整体吃上两三年,所以粮食问题对于贵霜来讲基本没啥压力,自然也就没有储备的习惯。

    “唔,让荀祈那边弄一个战略储备检查小组,下去烧掉几个,然后将锅扣在本地官员头上,就说他们贪墨了吧,找几个最大的烧掉就成了。”陈忠一条毒计浮上心头,真无解级别的毒计。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