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五十一章 下批肃反名单有你

    李优这边最近也搜集到了一些关于贵霜整体的情况,虽说这些情报有那么些诡异,但看完内容李优反倒还希望这样的事情继续持续下去——婆罗门的人到现在居然还有些飘。

    虽说李优完全不能理解贵霜为什么这么飘,但是这并不妨碍李优的计划得以更平稳的实施,反倒婆罗门越飘,李优这边越轻松。

    至于逻辑什么的,李优到现在没弄明白,虽说他有心要研究一下内中的逻辑,但是有些事情涉及的面太广,就算是李优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搞定的,明白事实情况,小心防备就可以了。

    只要不因为这个被人算计了,李优对于婆罗门飘不飘什么的并不是很在意,至于原因,以后有时间再查证吧。

    实际上贵霜现在的情况就跟清朝甲午战争一样,哪怕是输了,也没有动摇国本,而且北贵一出,瞬间稳住了婆罗痆斯,至于婆罗痆斯城以东,本身就不属于精华区。

    被占领什么的,婆罗门最多是有点可惜,没看开始的时候北贵还在看南方婆罗门的热闹,甚至后来将婆罗痆斯打回来之后,伽却里等人也没有太多攻打婆罗痆斯以东的欲望。

    相反在这群人的考虑之中,贵霜具有山河之险,北方只要有一支精悍人马固守开伯尔山口,汉室就算是大军杀来,又能如何?

    更何况时至今日,贵霜的军魂军团尚未出现动荡,至于说汉室攻占的婆罗痆斯城以东,那又算得了什么,在南方婆罗门阶层看来,被占领那不过是个笑话。

    海军被自己秒成渣渣的汉室,就算是占领了婆罗痆斯城以东,到时候解决了内部问题,集中海军来一波东西夹击,就算汉室迁人来了又能解决什么问题,他们还能上天了?

    这也是为什么南方婆罗门大多数还有些施施然和汉室谈条件的意思在里面,甚至若非因为郭嘉造神动摇了一部分婆罗门的根基,现在的婆罗门可能更为随性。

    北方贵族封锁开伯尔山口,汉室就算是神兵天降也打不下来,更有帝国坟场护身,北方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加之伽却里等人在婆罗痆斯城一战,哪怕到最后婆罗痆斯被焚城了,但不论如何那一战贵霜都打赢了,对于伽却里等人的感觉就是,我努力了上百年就是为了和汉室正面刚一波,结果这波真把汉室刚走了,原来我已经这么强了。

    虽说不至于沉醉在这种感觉之中,但北贵真的将汉室“逼停”在婆罗痆斯以东,确实让之前心慌慌的贵霜上层为之一震。

    原来汉室也不是很强啊,我们貌似认真起来完全不需要怂汉室啊,没看对方之前气势汹汹,结果现在被北贵挡在了婆罗痆斯以东。

    实际上汉室为什么没再动手,汉室这边很清楚,再打下去,真就到处是防守漏洞了,还是等人迁过来,后勤兵源有保障之后再动手。

    然而这是在汉室上层大佬的视角中,换婆罗门的视角就是,汉室貌似也不是很强啊,北贵也能撑住啊,算了,他们能撑住就让他们继续撑着吧,关我们什么事,哦,嚯嚯嚯~

    然后婆罗门就继续开始作死,完全没有一点被打醒的意思。

    虽说其中的智慧之士,诸如竺赫来,班基姆这些人其实已经有了危机感,甚至竺赫来已经看出来汉室其实是在打婆罗痆斯以东的主意,更进一步都猜出来汉室要迁人了。

    问题在于竺赫来一个人这么认为没用啊,就跟清朝当时一样,开眼看世界的人不少,有远见的也不少,但是沉醉在天朝上国思想之中的人实在是太多,叫不醒了。

    以至于贵霜现在依旧处在内部混乱之中,而且婆罗门依旧在作死的道路上狂奔而去,尤其是在关羽战略收缩到华氏城,伽却里狠吹了一波,在逆势之下击退汉军,收复部分婆罗痆斯城以东的荒土,将战线往东推进了百里的战报之后,婆罗门已经无所畏惧了。

    原因很简单,汉室看起来也就是这么一会儿啊,没看北贵一波发威就将战线往东推了近百里,完全不用担心,俺们贵霜还是很强的。

    总之现在贵霜就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原因显得有些飘,反倒是身处在贵霜北方的那些建国者的后裔依旧保持着谨慎,没办法,佛沃德带着这群人和汉室的前沿基地动了好几次手,基本没占到便宜。

    因而在收到国内膨胀消息之后,拂沃德明显有些头疼,甚至还特意让人给白瓦沙那边泼了一些凉水,希望国内保持冷静态度,汉室依旧强的让人头大,你们那边还是要小心,总之就是这样的话。

    不过白沙瓦的管事人荀祈给拂沃德回了一封信,大致是这么一个情况,现在国内形势不好,内忧外患,如果我们将汉室吹的太猛的话,会不会导致国内局势更加糟糕,甚至让某些国内势力产生绝望倒向汉室,进而引狼入室,导致原本还算平稳的局势直接崩盘。

    拂沃德收到回信之后想了想,貌似还真是这个道理,于是带领骆驼骑和塞王斗士冲了一波葱岭,回头吹了一波在汉室狂猛的反攻之下,他们成功收回了一部分属于花剌子模的失地。

    实际上那一战打的挺不容易,这也是为什么,原本准备跟着陈宫,华雄,高顺,张辽这群人去打贵霜的李傕最后留在安息外围的重要原因,佛沃德这货和汉室来来回回的交手,现在越发的强大了。

    如果说当年的骆驼骑只能勉强算是顶级双天赋,现在基本算是双天赋之中的佼佼者了,没办法,天天不是打西凉铁骑,就是被西凉铁骑打,再要么就是和狼骑互殴,能活到现在,只能说战斗力够强。

    结果之前就是这货带着塞王斗士直接杀出来了,虽说被李傕后面逮住一阵乱砍,但沙漠戈壁李傕拿这货也没有什么太好办法,最后撇了几百尸体之后,这货就退回去了。

    随后就发了一个战报说是自己兵出葱岭,从汉室手上夺回来块原花剌子模的故土。

    当时这个战报穿回来的时候荀祈吓了一跳,毕竟佛沃德一直以来都没有胡乱上报过战报,结果这次发了个这个回来,确实是将内奸吓住了,可别真这么猛将葱岭打下了一片!

    后来陈忠给转了一个密报,确定佛沃德是真的打出去了,不过遇到了李傕,硬被打回去了,自身损伤还不大,瞬间佛沃德就入荀祈的眼了,李傕这个人怎么样,汉室各大世家都知道。

    个人战斗力等同于杂鱼,但是带领西凉铁骑的情况下非常能打,带辅兵冲锋作战,放在汉室都属于最强的那一批。

    结果按照陈忠的意思,李傕带着羌王护卫军,没将佛沃德打死,对方还放狠话表示有种你再往里追,我将你弄死!

    这就不是一般的拽了,再查查佛沃德以前的资料,荀祈越看越觉得这人是个优秀的将帅,参与过南北大战,还和李傕数次交手,甚至还有在沙漠戈壁击退李傕率领的铁骑的相关记录。

    这是一个人物,没问题了,就你了,我没记错的话,我应该在下一次的肃反名单里面能看到你。

    荀祈毫不客气的在正在制作的肃反名单里面填上佛沃德的名字,之前还真没注意北贵最北边花剌子模那里坐镇的这位居然这么厉害,现在发现对方这么利害,当然要送对方上肃反名单走一趟啊!

    当然这都是下一阶段肃反时候才能干的事情,之前一段时间搞的比较激烈,肃反这件事不能再继续了,需要再等一个由头,不过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反正肃反名单写好了,只要等由头就可以了。

    自然佛沃德的战报也被公开了,这下贵霜对于自家的战斗力更自信了,而本身膨胀的已经不像话的南方婆罗门更是彻底忘了自己姓啥了,飘得都不知道自己在那里了。

    这对于汉室来说那是好的不好再好,对方越飘越好对付,不过现在司马彰和陈忠都有事,荀祈只能一人维持白沙瓦的局势,再不能连续搞事的情况下,白沙瓦的局势很自然的开始归于平稳。

    至于司马彰和陈忠,现在两人都陷入了窘迫之中,司马彰是因为沙门的缘故,他发现贵霜就是一个坑,而且自己还陷入了这个坑之中,沙门的本体居然在刚婆罗门!

    然而本质上是在刚婆罗门的沙门,居然还有很多婆罗门大力的追捧,这群人的脑子怕是可以送人了。

    陈忠的话,自从这家伙回了北方开始调查之后,确实发现了一些隐秘,也就是北方大月氏建国者叛国的证据,然而一方面陈忠死活找不到主体,另一方面陈忠完全无法理解这个逻辑。

    作为建国者,你就是搞分裂,也比叛国要合理啊,哪里有人会选择背叛自己,这是脑子有病啊!更糟心的是,陈忠完全找不到联络的主体,仿若一切都是自己的推测,没有任何的实据!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