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五十一章 虎头蛇尾

    梁习皱了皱眉头没多说话,这家伙的内政管理非常不错,但是在行军作战上就显得比较一般了。

    然而就算是如此,梁习也听出来了一些隐晦的意思,黄忠那边具备超视距打击这件事他也是知道的,但超视距打击真的能保证贵霜军团不来找麻烦吗?

    在梁习看来,现在局势大好,他们就应该稳稳妥妥的种田,而且文伽这地方土地不差,何必一定要沿着水网主脉种田,在其他地方种田不也是可以的吗?

    冒险的意义在梁习看来并不存在,现在根本就不是撩拨贵霜的好时候,然而想了这么多,在准备开口的时候,对上了李优的双眼,梁习最后还是一句话没说,应下了这件事。

    随意将梁习打发走之后,李优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盾卫到现在还没有到位这件事让李优明显有些烦躁,其他的问题可以以后解决,但是蒙康布在接下来必须踢出文伽地区,到时候哪怕对方到其他地方去祸害,只要不卡住交通要道就是了。

    “密报早就送给臧霸了,这一段时间的地图也送回去了,他一直说快了,快了,想来到现在就算没到,也应该是前后脚了。”李优捏着毛笔有着明显的思虑之色。

    “算了,再给他发一份消息,不行的话,就只能用第二套方案了。”李优虚敲着几案,臧霸那边遇到了什么,他这边也是心里有数,但是花费了那么多时间才过来,李优还是有些不满。

    伴随着梁习垦荒范围的变化,蒙康布这边过了数日之后便有所察觉,终归不是之前那种战船随意在水网上来回运动的时期了,现在蒙康布光一个收集情报都有些力不从心了。

    本来这个时候最正确的选择应该是率领退走,但是蒙康布一方面是不甘心,另一方面也是确定汉室没有水战的能力,抱着最后能捞一把是一把,不行扭身就走的想法,在文伽这边一直磨蹭。

    “汉军居然已经到这里垦荒了。”蒙康布看着地图上靠近主脉水网的地方,哪怕是他们已经放弃了大多数的支脉,但是眼见汉军靠近到这种程度,蒙康布还是心中有火。

    “嗯,距离我们掌控的水网距离不超过五里,必要的情况下大船开过去,一波冲锋就能杀到位置。”阿鲁诺同样面色难看,汉军这种方式在他们看来完全就是在羞辱自己等人。

    “给我加大力度侦查那片地方,我要详细的情报,甚至晚上放小船登岸都是可以接受的选择。”蒙康布努力的收敛了自己面上的恼意,再怎么修身养性,他本身也是一个年轻的将帅。

    “是!”阿鲁诺当即回复道,哪怕他们掌控的范围在不断的缩小,但也不是这么随意让人践踏的,既然汉室想要试试看他们还有多少力量,那么阿鲁诺便已经做好了,斩掉汉室触手的准备。

    等阿鲁诺离开之后,蒙康布缓缓地坐直,面上的恼怒之色也已经彻底被压制了下去,除了依旧有一些不甘以外,蒙康布已经恢复到和正常相差无几的神色。

    “汉室技高一筹啊。”蒙康布叹了口气,到现在他要还是不知道当初文伽故都那一把火是饵料的话,那么他也就不配被韦苏提婆一世看重了,然而有些事情就算是看穿了,也没有意义。

    毕竟这件事已经干了,之后再怎么说,再怎么辩解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了,文伽人就算是有怀疑,但举起屠刀的也是贵霜啊,汉室不论如何至少在这一方面是表现出来了足够的仁善。

    “退吗?”蒙康布将自己一个人关在黑暗的船舱之中,用寂静和黑暗来压制自身内心的烦躁,以渴求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从利益的角度来讲,到现在这个程度,蒙康布再做其他都无用了。

    哪怕能靠着兵种的优势拖一拖时间,但最后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而且当优势越剩越少的时候,他们也就会越发的危险。

    从船舱走出来之后,蒙康布的内心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而且他也做出来了属于自己内心最深处的判断,撤退,在这里继续磨蹭下去,迟早被对方抓住把柄,优势越来越少了,已经没必要再继续了。

    “阿鲁诺,命令军团收缩,准备撤退,再打下去已经失去了意义,除非我们有一把绝杀汉室的能力。”蒙康布再次出现在阿鲁诺面前的时候面色难看,但语气却意外的果决。

    “哈?我们现在就撤退?但这样的话,我们什么战绩都没有啊,而且还折损了大量精锐士卒,连您的副官瓦纳那都战死在了三摩呾吒城附近啊。”阿鲁诺听到蒙康布的话不由得一愣,随后一脸惊容的看着蒙康布问询道。

    “不得不撤了,我们的优势被压缩了,而且陷入了和整个文伽敌对的状态,再拖下去,我们自己可能都要完蛋,趁现在主要水脉还在我们手上,我们还能进退自如,撤吧。”蒙康布面色难看的下令道。

    他比所有人都果决,哪怕是承受了巨大的损失,蒙康布在彻底平心静气之后也没有因此而出现任何的混乱,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既不知道自己败在哪里,也不知道如何去改变。

    “可这样我们退回去,根本没有任何的战绩。”阿鲁诺面色难看的说道,哪怕贵霜这边的管理远远不如汉室,但像蒙康布现在这么大的损失如果撤回去,也难免被责罚的。

    毕竟瓦纳那率领的不是杂兵,而是正卒,三万多正卒说全灭就全灭,肯定需要有一个人站出来承担这个责任,而蒙康布毫无疑问就是责任人,更何况这一次过来蒙康布什么都没有完成。

    “不,退吧,这个时候扯这些没用了。”蒙康布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已经输了,准确的说,文伽这地方再待下去都不可能解决任何的问题了,甚至再待下去很有可能将我们自己陷进去。”

    “可是……”阿鲁诺面色难看,他很清楚这么退回去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这样撤回去,谁都保不住蒙康布的。

    “走吧,我们胜利是不可能胜利了,但失败也未必会失败,撤吧,趁现在还有机会。”蒙康布摇了摇头说道,“传我将领,全军撤退。”

    蒙康布从文伽水网撤走确实是超过了李优的估计,他原本还打算逮住贵霜的贪心最后再来一波,没想到蒙康布居然如此果决。

    “什么,蒙康布走了?”陈到面色无比难看,他发疯的训练不就是为了给蒙康布致命一击吗?

    “嗯,很出人预料,但是又非常正确的选择,我们压缩了对方的优势,再继续下去,靠着针对性手段,可能逐步的将对方的优势全部消减。”李优平静地说道,实际上这个时候仔细观察李优就能看到对方眼底的那一抹阴寒,过于果决的对手对于李优来说也是麻烦。

    【完全超出预料的果决,蒙康布吗……】李优眼底划过一抹冷光,【算了,现在先不和对方计较了,等人迁徙过来之后,再和对方算一个总账,这样一个年轻人,居然能放下脸面,不管其他的外在,做出最为正确的选择,确实是超乎预料了。】

    陈到面色极其难看,蒙康布这么一跑,他基本就没有任何的可能和对方交手了,不甘心!

    “叔至,你带人继续训练,既然蒙康布走了,这边我们也就可以正式进行开发了。”李优眸光一转,心中有了一些别的想法,随口对陈到说道。

    大约数日之后,臧霸带着盾卫杀了过来,可惜蒙康布已经跑了,臧霸连根毛都没有捞上,只能一脸怨念的看着李优,要不是李优将所有的粮食收走了,他也不至于跑得这么慢。

    不过这个时候李优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这一方面了,他开始思考接下来的安排,蒙康布一走,他这边已经腾出来手来,是调兵进入恒河中下游给与关羽支持,还是扼制当前的局势,以阴谋挑拨大局,静待局势突变之时,这都是要思考的。

    “只不过,蒙康布是真的走了吗?”李优望着孟加拉湾的方向若有所思,果决是果决,但仅仅是如此就判断对方走了,万一对方只是由明转暗,等待时机到来呢?

    “看来这边的军团还不能轻动,只不过兵力若是这么放在这里,为了防备一个可能的话,确实是有些不值得。”李优虚敲着几案,蒙康布果断撤退之后,留下来的麻烦在现在的李优看来可能比他的大军依旧在水脉上运转还要让人难受一些。

    尤其是李优怀疑对方并没有真正离开,这么一来,可能选择了由明转暗的蒙康布在李优这边看来就更麻烦了。

    “算了,先堆积自身的根基,蒙康布会不会玩一个回马枪,等之后再说。”李优将长安转过来的消息缓缓地收起来,诸葛亮那边已经下手了,看看内忧外患之下,贵霜会不会就此瓦解。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