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五十章 再算

    李优的脑海里面在闪出王室调解四个字的瞬间,就将这个想法掐灭了,贵霜必须是北方贵族的贵霜,如果不是的话,北方贵族宁可将之毁掉,这一点李优有着绝对的认知。

    因而一旦王室介入,恐怕北方贵族会直接认定贵霜已经不是他们建立的贵霜,到时候别说谈和了,不拼个你死我活才怪。

    “不可能是人海战术,人海战术有一个先决条件是普通杂兵要能对对方造成伤害,而尼兰詹的帕陀甲士团……”李优默默地又掐灭了一个可能,当差距扩大到某种程度之后,就算是人海战术,也对于人海有着一定的基础要求了。

    最简单的一点就是孙观率领的双天赋盾卫,甲胄重量超过两百斤的那种,贵霜组建的人海对于孙观军团的冲击能力基本为零,甚至杀伤效果也无限接近于零,这也是那次孙观一个军团堵住近二十倍敌军的原因,双方的差距太大了,大到连下限都摸不到。

    尼兰詹的帕陀甲士团,李优也听说了,这种军团对付人海战术除非是组织结构出问题,被人冲散了,否则损伤可以小到让人绝望。

    这也是中坚军团存在的意义,并非是说普通精锐数量足够的情况下不能歼灭顶级军团,实际上只要能打碎对方的防御,人海战术连军魂都是可以歼灭的。

    问题在于就贵霜南部现在的杂兵表现而言,他们的武器装备,根本不具备打碎尼兰詹率领的帕陀甲士团的防御。

    反过来北贵的士卒倒是训练的很到位,基本具备靠数量毁灭对方精锐的能力。

    顺带一说,陈曦定位的汉室中坚军团也是如此,只不过现在并没有完全到位而已,没错,确实就是盾卫,只不过并非是双天赋。

    盾卫这个兵种,奢求双天赋的话,按照陈曦现在的培养方式,并不能达到最顶级的那种,虽说对杂兵有着绝对的碾压优势,但是对于同级别精锐在战斗方面并没有那种付出数倍价值而产生的碾压优势。

    相反盾卫如果不求二天赋,只求自适应后的甲胄厚度,汉室拉出来二十个军团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哪怕这样的盾卫有着明确的短板,但是集团化,规模化之后也足够将绝大多数的军团打爆。

    加之本身的甲胄厚度,也足以对绝大多数的正常军团形成碾压。

    就跟德国的虎式坦克面对苏联的坦克海一样,哪怕所谓的虎式坦克敌我交换比高达一比五,然而有什么用?大致只要战斗力处在一个水平,能拿数量堆死你的程度,就足够了。

    超重步的恐怖之处在于,某些兵种的杀伤力摸不到对方的下限,以至于超重步在面对杀伤力低于某个限度的军团的时候,能打出超越某些不偏重防御的三天赋,甚至是军魂的战果。

    这些顶级军团强悍到发挥稳定的情况下能在正卒军团之中打出堪称狂暴的战绩,进而打出气势,带领其他军团获得胜利。

    然而就现在交手的情况看来,除了孔雀可能是真的具备碾压级别的战斗力,其他军团搞不好都打不过北方那些顶级精锐。

    “……”砍掉所有的不可能之后,留在李优面前就剩下两个答案,要么是拉胡尔有什么逆天的手段,要么是南方婆罗门有什么特殊的使用人海战术的方式。

    前者的可能基本没有,后者的可能很大,然而如果是后者的话,就会有另一个问题,为什么到现在婆罗门都没有用出来?

    实际上李优想的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南方婆罗门能将北方贵族逼平,有很大的原因在于南方婆罗门在那个时候确实有着和北方相差无几的力量,也即是说,那个时候的婆罗门麾下人海战术是可以伤到精锐的军团的,而不像现在这样简直就是一窝蜂。

    然而南方婆罗门那个时候拥有这样的力量,不代表现在具有这样的力量,毕竟前面九十多年南方婆罗门都是在被北方打的过程之中,期间哪怕婆罗门依靠自身的文化同化,将不少北方将校转化为了刹帝利,但就整体而言,对于双方的局势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真正逼平北方贵族更多是因为拉胡尔的存在,他本人率领的孔雀,匹配上大量的杂兵,在神佛统合之后,加强了指挥调度能力之后,拉胡尔可以靠着杂兵海击溃精锐。

    然而这是两个条件,一个是神佛统合加强指挥调度能力,一个是拉胡尔本身,前者需要婆罗门其他精通这一方面的人予以帮忙,后者需要拉胡尔这个反婆罗门的斗士站出来帮婆罗门。

    结果现在双方闹掰了,南方婆罗门真正用来对抗北方贵族的底牌彻底被自己玩死了,韦苏提婆一世倒是有心将两者收回来,变成国有,然而局势大变之下,他根本没有多余的选择。

    如果没有汉室的入侵,韦苏提婆一世肯定回北方,然后重新收拾南方,用不了多久,因为拉胡尔站到了对立面,失去了中坚的婆罗门肯定是必败无疑,随后将之收归国有就是了。

    然而汉室入侵了,韦苏提婆一世如果选择那种暴虐的手段,婆罗门十有八九直接含恨投靠汉室,这才有了韦苏提婆一世亲自南下,让拉胡尔来解决南方的想法。

    实际上这种做法已经算是妥协了,韦苏提婆一世赢了,拉胡尔拿到婆罗门的秘法,得到整个贵霜南部中坚势力的支撑,婆罗门最多是换了一张脸,但拉胡尔毕竟还是婆罗门,这一代退走,下一代归来便是,这世间很少有永恒的巅峰,起伏之间非常正常。

    同样南方婆罗门若是赢了,韦苏提婆一世就需要认同当年的划分,继续维持南北一体,当然婆罗门就算是看拉胡尔不顺眼,如果按照这个局势下来,也不会弄死拉胡尔。

    真正要弄死拉胡尔,说白了是因为贱民一事,这件事是实打实的动摇了婆罗门的根基,婆罗门绝对不能忍让。

    韦苏提婆一世倒是不太看重这些,他头上的刹帝利称呼他就没当过一回事,皇帝强大的时候,婆罗门在跳也需要遵从人间政权的力量,而皇帝弱小,神权就是至高无上。

    这么多年了,韦苏提婆一世还不至于将这些东西弄不明白,因而对于他来说无所谓贱民不贱民,只要能打就是好了。

    可是对于整个婆罗门体系来说,那就完全不同了,这属于挖整个体系的根,哪怕明面上贱民造反也只是动摇首陀罗阶层,实际上授意首陀罗镇压贱民的就是制度本身,而制度是婆罗门建立了。

    所有的仁善,所有的体恤,所有的怜悯,都不如制度上真实的支持,婆罗门体系就是如此,最上层对于最下层有上位者的体恤和人类本身的怜悯之心,但就是没有制度上的调整。

    因而当贱民真正大规模造反,动摇整个体系的时候,镇压贱民的就不仅仅是首陀罗了,而是整个体系的反推。

    简单来讲,就跟黄巾起义一样,黄巾真要说实际上就是底层的动乱,然而真正镇压的时候却是国家上层直接出手了,毕竟从逻辑上来讲所有的政变没有上下的联合就是不可能的。

    同样没有上层支持的政变,只要不能瞬间成功,就会面对整个体系的反扑,而李优现在看到的就是如此,拉胡尔已经犯忌讳了。

    婆罗门到现在实际上也不在乎什么规则不规则了,他们可以输给北方贵族,输给汉室,但绝对不能输给贱民,这是婆罗门这个体系建立了一千年来,刻录在他们灵魂之中最为深刻的印记。

    “看来,只能拿闲棋先试试水了。”李优捋清了大框架之后,虽说还有一些不解,但是已然计上心头了。

    “让梁子虞过来一趟。”李优敲了敲几案,心中有了几分把握,能不能成都无所谓,这种规格的争锋,不是短时间能分出胜负的,棋子先下下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到。

    伴随着李优的命令,很快梁习便被召唤了过来。

    “让你征召文伽人进行屯田现在情况如何了。”李优神色淡然的询问道,梁习为人沉稳,也算是可塑之才,李优多少会关注一些。

    “当前已经征召了两万四千屯田兵,分成六个军团,对内陆进行垦荒,每五十个人编入了一个国内的老屯田兵作为指导,待遇等同于队率,现如今垦荒的屯田军团已经可以用以地方维稳。”梁习快速的回答道,说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李优突然来找他。

    “往这边进行垦荒。”李优指了指地图,有些偏北,这不是问题,但是靠近大型水网有些太近,到最近汉室也才收回了那些中小型的水网,还是因为有文伽人从旁帮忙的缘故。

    “黄汉升在这个位置,他们具备超视距打击能力,不必担心。”李优可能是看穿了梁习的疑惑,缓缓地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