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五十章 疑惑

    “只剩下这几个地方了吗?”李优看着地图上的标注冷笑着说道,“蒙康布这家伙看起来撑不住了啊。”

    “嗯,根据这附近的百姓观察,蒙康布的外围水军已经全部被我们拿下了,现在剩下不到三万人了。”陈到双眼带着冷意扫过那几条河,文伽故都的大火,到现在还是陈到心头的一根刺。

    李优不咸不淡的看了一眼陈到,当初那件事是怎么回事,李优可是很清楚的,但是现在陈到真变成了人民子弟兵,李优还是觉得有点觉得违和,就算是李优清楚陈到确实是这样一个人,还是觉得很诡异。

    “要不我给你创造一个机会,你去和蒙康布单挑。”李优突然带着试探的口吻问询道,陈到闻言双眼一亮,随后又摇了摇头,现在他就算是率领着白毦精兵也未必能在陆上打过蒙康布的亲卫,更何况要是在水上作战,陈到怕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既然知道不足,还不赶紧去训练。”李优瞪了一眼陈到,最近他已经将陈到整的服服帖帖的,至于说怀疑,陈到还真没怀疑。

    陈到听闻李优此话,面色一红,当即持枪离开。

    “叔至又来你这里找虐?”董昭进入营帐刚好看到陈到一脸愤懑的往外走,不由得随口问询了一句。

    “你不说话,我也不会将你当死人。”李优扫了一眼董昭说道,最近董昭的表现还行,至少李优这边确实是能看过眼了,不再是将对方当作大型不刻燃烧的垃圾对待了。

    “我这次是来汇报好消息的,好歹给个面子吧,再说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我也都知道,能走到这一步,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陈叔至的功劳,要只有你,那张脸都唬走一群人。”董昭没好气地说道,好好干活之后,董昭大致也摸出了李优的脾气,也不怎么怕了。

    毕竟是刀尖上跳舞的好手,这点胆量还是有的,心态很稳。

    “婆罗门那边摆平了?”李优也没反驳董昭,随口询问道。

    “婆罗痆斯城以东大部分算是搞定了,剩下小部分,交给大部分作为投名状算了,之后我们打算重组婆罗门祭祀团体。”董昭舒了一口气说道,他之前就怕出事,还好顺风顺水完成了,否则怕是真要命了,李优这家伙,说话经常是不带开玩笑的。

    “速度很快啊。”李优略有点吃惊的看着董昭。

    “嗯,徐元直一刀捅在婆罗门的要害了,虽说我这边并没有什么证据,但是这个时间点,这么巧合,十有八九应该是徐元直了。”董昭摇了摇头说道,“本来如果是我的话,大概还需要大半个月。”

    “算你好运。”李优不太管运气不运气这种事情,只要能完成任务,次次都是运气都无所谓。

    “嗯,我在这段时间看出来一些其他的东西。”董昭眼见李优不太过问细节,也没多说怎么干的,转而提起了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李优扫了一眼董昭询问道。

    “沙门。”董昭眯着眼睛说道,“并非是我们之前理解的和尚,佛教这些,而是更久远的存在,或者说是这些教派的前身。”

    “直接说结果。”李优对于卖关子没什么兴趣,看了一眼董昭追问道,“沙门涉及的是谁,或者说是背后是哪个阶层。”

    “你还是这么敏锐啊。”董昭嘴角抽搐的说道,他可是花费了不少的时间才得出了结论,结果刚说出来,李优直接就追本溯源了。

    “刹帝利是吗?”李优突然开口说道。

    “不,应该说是不完全是。”董昭摇了摇头,给了一个否定的答案,然后李优眯着眼睛,像是明白了什么。

    “我之前就有些奇怪为什么韦苏提婆一世不往北边跑,毕竟真要说的话,韦苏提婆一世也是正统的皇室后裔,北贵才是他的基础盘,原来还有这么一个操作。”李优眼中划过一抹厉光。

    “嗯,韦苏提婆一世给沙门站台着。”董昭带着些许的思虑开口道,“该说是能坐到这个位置的都不是省油的灯,韦苏提婆一世看起来也未尝没想过要掀翻婆罗门啊。”

    “这样反过来思考的话,贵霜的局势倒是更清晰了,拉胡尔不是被韦苏提婆一世舍弃了,相反韦苏提婆一世怕是堵上一切压在拉胡尔的背后了。”李优神色凝重地说道,“小看对方了。”

    “嗯,说实话,要不是我之前翻阅了一些贵霜的典籍,我就算心中有一些疑惑,也不可能想到这一点。”董昭无奈的说道。

    “沙门啊,回头将那册典籍给我也看看。”李优收敛了神色之后平静地说道,有些东西书上就有写,但是找不到对应的书啊。

    “刹帝利阶层反叛婆罗门阶层啊。”董昭笑了笑从袖子里面将自己抄录好的典籍递给李优,然后将原件的树叶也给了李优。

    说起来一开始的沙门就是政权对抗神权建立起来的,反过来说的话,沙门背后站立的就是刹帝利,而现在这个情况,貌似有点意思啊。

    “将消息传到婆罗痆斯以西的婆罗门阶层掌权者耳中。”李优冷笑着说道,他还真就不信婆罗门没防备着刹帝利。

    毕竟之前那次叛乱,婆罗门暴露出来什么,李优这边也曾有耳闻,想来除了这些神权方面的力量,应该还有一些其他的力量。

    否则的话,这个掌握了恒河中上游的数百年的阶层也太弱了。

    “我已经做了,说实话,我很希望看到韦苏提婆一世因为这个消息而倒下,那样的话,我的功绩说不定能让安全养老。”董昭哈哈大笑,但是在笑的时候却用余光瞟过李优。

    李优闻言面色几乎无有任何的变化,对于董昭那种先斩后奏的方式也没有什么评价,毕竟李优这家伙在战场的作风简单粗暴到只分胜败,只要能赢,你随便操作,理由都不会在乎。

    “可能性不大,按照这上面的描述,这件事已经是一个隐约的事实,婆罗门肯定有防备,混乱一下有可能,但以这个为杀手锏怕是想多了,这种决定国家命运的角力,最后落到实处还是各自的权柄和力量的对碰。”李优浏览完叶子上的内容之后,随手将之丢在一边。

    说起来也多亏了精神量加强了各自的记忆力,让这群本身处于人类顶点的智者能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学会新的文字,勉强做到读写,否则的话,光一个搜集情报就足够让这群人绝望了。

    “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全面拉拢婆罗门。”董昭弯指虚敲,过了一会儿缓缓地开口说道,“相比于韦苏提婆一世成功,一个松散,而且没有领头人的阶级成功,更符合我们的利益。”

    “你可以去接触,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可以帮你,但实际上就我现在看到的情况而言,应该是不会有任何的影响。”李优翻了翻董昭抄录的典籍,看到了一些其他的内容,皱了皱眉头回答道。

    “能不能成都无所谓,闲棋随便下一下就是了,万一成了呢。”董昭也是一副无所谓的神色,“又没有多少成本。”

    “嗯,那就交给你了。”李优又看了看典籍上关于沙门的描述,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明白了董昭的意思,寻思了两下没多少投入也就丢给董昭去搞了。

    董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命令之后没在李优这边多呆,毕竟他现在还没混到性命无忧的情况,多赚点资本,省的被这群人算账的好。

    “沙门……”李优在董昭离开之后虚敲着几案,看着上面关于乔达摩悉达多的描述,又想了想对方所在的位置,“刹帝利和婆罗门的争锋,怕不仅仅是如此吧,更像是王权政权和神权的争锋。”

    “北贵不管从什么角度讲都是一个劲敌,刹帝利和婆罗门这些说强的话其实并不强,整个贵霜南部真正能和汉室正规军动手的军团并不多,说一句势如破竹都没问题,反倒是北方那些人数次挡住了我们。”李优虚敲着几案将自己印象之中的东西组合起来。

    “南方难道是拿人海战术挡住了北方?如果是这样的话,南方有拿什么限制北方?就算是韦苏提婆一世要拉架,至少南北也应该是平衡的,现在的北方远远强过南方啊。”李优神色陡然凝重了很多。

    诚然有刹帝利武士军团,孔雀军团,南方在最顶层并不算太弱,但是战争比的不是那几个最强者,比的是庞大的中坚力量。

    就跟高览所谓的超重步打五倍左右盾卫没问题一样,这话确实是实话,问题在于像超重步这种顶级军团能有多少。

    甚至说一句过分的话,罗马帝国这种近乎已经快要破格的帝国能不能凑出十五个超重步这种级别的军团都是问题。

    仅仅只有两个足以称之为顶级的军团,中层全部上不了台面的情况下,南部贵霜到底是凭什么和北方贵族谈和的?王室调解?笑话!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