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四十九章 即将到来的胜利

    “唔,钟元常最近在干什么?”陈曦突然岔开话题,他发现除了自己在逃班以外,钟繇也在逃班,按说钟繇都干了这么多年的尚书了,早就该固定下来位置了,而且长安令的位置还没有卸任,为什么这家伙天天这么闲,这很奇怪啊,曹操不管吗?

    “应该是在研究字帖。”贾诩略微思考了一会儿说道。

    “蔡中郎的?”陈曦无语的看着贾诩说道。

    “是啊。”贾诩点了点头说道。

    “整个汉室的蔡中郎书帖应该都被他收集的差不多了吧。”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让他出来干活,大家都在干活,走了一个文儒,留了一堆活,奉孝现在又没恢复,曹司空可能又要动一动,也该让他出来接班了,不能这么浪费着。”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你没发现钟元常和我们其实有很大的区别吗?”贾诩摆了摆手说道,钟繇虽说跟着曹操在干活,但是钟繇其实并不算是曹操势力的人。

    “保皇派啊,我理解啊,中立党也很正常,混了这么多年,我也明白这种心态。”陈曦无所谓的说道,和原本的历史不同,这一世的钟繇其实有很多的功绩,至于说顺风浪,伪装自己人这种事情并不算什么,钟繇不怎么跳,能力又强,也没人惹。

    要说短板的话,大概也就一条,钟繇是一个保皇派,而且和荀彧那种保皇派还有所不同,钟繇大概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保的是什么皇,反正就这么保着,其他人也都习以为常,虽说也长和曹操麾下那群人混在一起,但钟繇还真不是曹操的人。

    当然加官的时候,钟繇也被提拔了,不过这属于非常正常的提拔,只不过等刘备等人入主长安之后,钟繇就有些想要退休的迹象,其实最明显的是繁钦,也就是陈曦的远房舅兄。

    这是真的将自己玩废了的家伙,一开始这货可是和荀攸那群人在颍川是一个级别的,后来水准掉了,也是和杜袭等人一个级别的评价。

    这还是正史给的早期评价,然而这货和其他人的不同在于,这货越混越废,最后真的走了寄情山水混日子的道路。

    这一世基本也没啥变化,刚出来的时候还行,结果几年下来,其他人经历了世事的磨练变得更加厉害,只有繁钦不进反退。

    眼见钟繇貌似也有这个想法,陈曦觉得还是将这货拉出来干活算了,别看现在人挺多的,但实际上能压倒钟繇这种层次的真不多,多一个出来干活,就能多一份效率。

    繁钦是自我放纵将自己养废了,否则依着陈曦和繁钦的连襟关系,陈曦肯定会拉一把繁钦,然而有些事情别人实在是没办法插手,繁钦算是极少数自行堕落的奇葩种,鬼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对于这些人来说,现在的生活已经是完成理想了,他们就是在混,太平盛世就是他们的追求,至于自己有没有在里面尽力,与有荣焉什么的,其实有些人不太在乎。”贾诩很是无奈地说道。

    “让人告诉钟元常,今年给我好好干一年,我这边也有蔡中郎的书法,给我稳住文儒那一片工作,不出问题,东西就给他。”陈曦黑着脸说道,这种个人追求的问题,陈曦也懒得说什么了。

    “这东西不是应该已经被钟元常收完了吗?”贾诩愣了一下,“市面上应该已经没有流通的了吧,你从哪里搞来。”

    “当年大小姐离开长安的时候,也带了一部分书,其中有一些是蔡中郎注释的,还有一些事之蔡中郎手抄的。”陈曦摆了摆手说道,以前蔡琰也听说钟繇的事情,并且以此为美谈,在收拾家中典籍的时候也曾想过将之送给钟繇。

    然而蔡琰和钟繇并不熟,互赠礼物这种事情也不符合现在的蔡琰,所以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了。

    “唔,这倒也是,我总觉得钟元常已经疯了。”贾诩叹了口气说道,“按说正常人不至于这样啊,他已经有些疯魔了。”

    “无所谓疯不疯,能干活就行了。”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回头就让他出来好好干活,哪里有我们这边还在思前想后,他那边就已经开始咸鱼了,让他出来干活。”

    “以利诱之倒也还行。”贾诩点了点头,爱一种东西爱到疯魔这种情况在顶级智者之中是非常稀少的,而像钟繇这种奇葩更是少之又少,就算是贾诩也很难弄明白对方到底是怎么想的。

    “文儒那边情况如何?按说现在大军屯田兵应该快要到了吧。”陈曦随口询问道。

    “按照文儒自己的说法是快到决胜的关键了,但实际上我也不知道,想来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那家伙可是李文儒啊。”贾诩面上浮现一抹冰冷,李优干活,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非常有保证的。

    “到了决胜的关键了?”陈曦闻言一愣,“这么快,也才几个月吧,文儒这么快就摆平了贵霜水路调动过来的援军。”

    “嗯,算是因势利导吧,手法不太适合你,但是结果还是不错的。”贾诩随口解释道,但并没有说李优到底是怎么干的,陈曦也没有追问的意思,出了国门之后,随便祸害,眼不见心不烦。

    “也不知道,现在分出结果没有。”陈曦叹了口气说道,“道路哪怕是不铺设路基,现在也没有办法修好,确实急了点。”

    “有些事情越快越好。”贾诩无所谓的说道,只要等哪方世家那群人过去了,就算是因为没有铺设路基,南方雨林轻易的毁掉了之前铺设的道路,隔断了中原和恒河中下游的通道,也没有任何的影响。

    毕竟等这一批人过去,就算是后路断了,也足够争取到下一次将路真正修通的时间,所以现在浪费的人力和物力在贾诩看来都是值得的,更何况这一次的迁徙,后面愿意站台的人太多了。

    贾诩不知道下一次汉室众志成城会是什么时候,但现在有这种机会肯定是要把握住,原本最大的民愤问题,现在都不是问题了,还不赶紧下手,打下百世之基,还等什么。

    在陈曦和贾诩扯淡的时候,李优这边也终于快将罗网给蒙康布编好了,不得不说文伽故都那一把火确实是一步好棋。

    不仅烧掉了文伽人最后的一丝妄想,也真正给汉室创造了吞并整个文伽的机会,陈到虽说一无所知,但是因为愧疚而做出的自然,真诚的表现真正的打动了文伽人。

    共同经历过困难,一起建设了居住点,重新开垦了土地,汉室得以真正被文伽人接纳,而后带来的效果便是原本应该靠着水脉到处恶心汉室的贵霜水军一点点的被限制了起来。

    诚然文伽人确实没有什么战斗力,但是文伽人比贵霜更熟悉自己居住了几十年的土地,更清楚水脉分布,而其本身零零散散的分布,在接纳汉室之后,就相当于李优多了成百上千个探子。

    这么一来贵霜这边随便做点什么,都会有文伽人给汉室这边汇报一下,就跟当年抗日战争时期一样,日本人只要出动,就有人给我共送消息说对方在哪条路,可能去哪里,情报单项透明。

    以至于没过多久蒙康布麾下的水军就今天被人伏击,明天被人伏击,这儿死上十个八个,那儿死上十几二十,数量不多,规模不大,但是满地图都是,几天凑下来一个曲的人就没了。

    蒙康布和阿鲁诺又不傻,很快就明白这是文伽人搞的鬼,可明白了又能如何,下狠手诛杀看到的文伽人?

    嗯,有一些蒙康布的麾下就这么干了,结果本来就对贵霜不满的文伽人更是倒向汉室。

    这个时候李优很是心平气和的告诉文伽的老乡,你们发现了贵霜之后不要动手啊,派人来汇报就是了,他们逮住你们,问你们,我们的主力在哪,你们就告诉他们啊。

    然后李优开始给文伽人发武器,而闹到这种程度,文伽人彻底倒向汉室了,直接跟贵霜开始刚,今天杀你三四个,明天杀你三四个,这俩月不到,蒙康布的兵力开始捉襟见肘了。

    没办法,一开始就折损了瓦纳那,后面又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没反应过来的蒙康布还到处镇压了一波文伽人,结果以前那种十几个贵霜士卒压着数百文伽人像鹌鹑一样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反倒是撒出去的贵霜士卒好悬没全部被打死。

    以至于折腾到现在,蒙康布的兵力已经不具备镇压水网的能力了,甚至别说像之前那样,不管水脉大小,其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贵霜士卒,现在在文伽地区最大型的几个水脉网络,蒙康布都无法维持了,从战略上已经输的一塌糊涂了。

    现在李优一直拖着没下手,有很大的原因在于李优对于自家的水战完全没有一点信心,否则搞不好现在蒙康布都被李优包围斩杀了。

    s:

    。m。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