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四十九章 利弊

    “所以做好准备吧,罗马人的素质也不差,当初你给我们提的四大帝国,到现在勉强也都能认同,而其中最让人吃惊的大概就是罗马了。”贾诩神色凝重的说道。

    当初陈曦拉着这群人立志统一汉室,从龙飞天的家伙开眼看世界的时候,可劲的吹了一波周围的帝国,当时确实是将这群人镇住了。

    然而等真的开了地图,出去和其他帝国动手之后,这群人反倒不那么怕了,什么安息,不就是焚烧天赋镇压帝国吗?有什么好怕的,眼看着就要倒下了,虽说也有那么一点本钱,但真要说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不过这国家的皇帝倒是真有点魄力。

    至于贵霜,那不就是我们小弟大月氏建立的藩属国吗?一手好牌,手握印度河,恒河流域这等顶级产粮地,也就发展成这种肥猪样,一百多年没见光长了膘,没见多少肌肉。

    帝国?呵,我觉得安息都比你们贵霜像帝国,当然了解的比较透彻的比如贾诩等人都知道贵霜其实挺强的,只是内部管理混乱,文化冲突又太大,还没有一个能领头的人物。

    真要说的话,确实是挺强的,但就跟军团一样,基础素质是一方面,意志是一方面,发挥是一方面,刹帝利武士军团的基础可谓是天下一绝,可是连顶级双天赋都打不过。

    双意志属性的屯骑营则是强的时候能打穿天花板,和另一层次的军团过过手,弱的时候搞不好连说不定连双天赋地板砖都当不了。

    同样发挥问题,李傕和万鹏都带的是西凉铁骑,李傕带的铁骑不管对手是什么玩意儿,遇到了都敢莽一波,而且管他是什么玩意儿都能莽的有声有色,而万鹏的话,上次差点让羌王护卫军给打了。

    这就是自身实力和实际战斗力的区别,放在帝国层面也是这么一回事,贵霜要说硬素质还真不差,但是贵霜一没有意志,二没有发挥,明明挺强的一个帝国打的那都是什么玩意儿,连快死的安息都不如。

    说实话,如果以沃洛吉斯五世现在的状态统治贵霜,搞不好恒河下游汉室占着的地方,都要被这货逆推回去了,然而贵霜现在还在内战,让贾诩深深的怀疑这个国家是不是一个整体。

    至于说最后一个帝国,也就是罗马,贾诩已经不想评价了,这个国家是真的拽,强的简直让贾诩都头皮发麻,如果说哪个国家有可能能在陆战将汉室主力干翻的话,贾诩觉得现在也就罗马了。

    别看安息的阿尔达希尔,阿特拉托美,巴巴克都是人杰,但是在贾诩看来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了,强则强矣,一个国家只有那么几个能拿出手的人物,其他的那些中坚呢?

    罗马让贾诩肝痛的地方就在于,罗马这国家的中层很靠谱,还都多多少少有点能力,至于说曾经的实力不足什么的,现在就算是汉室估计都不能稳压对面了,罗马-安息战场可不是没死过高手,一场帝国之争,罗马也磨砺出来一批真正的强者了。

    在这种情况下,了解得越多,贾诩就越觉得罗马难对付,这个被汉室称为大秦,自称为罗马的帝国,真的是朝着巅峰发起了冲锋,而且气势之刚猛,就算是汉室也很难压制住对方。

    可能也是感受到了贾诩的忧虑,陈曦不由得笑了笑说道,“话虽如此,但是真要说的话,罗马文明存在着一个致命的缺陷,确实他们现在强大无比,但他们的缺陷也明显无比。”

    “他们现在走的还是我们春秋的老路,虽说变更过了,但最明显的地方并没有改变。”贾诩点了点头说道。

    罗马的公民制度,换到中国春秋时代那就是国人制度,而这个制度在中原算是被废掉了,秦朝更是横推了六国,彻底将之终结,这个制度的好处很多,但弊端同样不少,而最核心的就是国人的数量。

    罗马公民享受的待遇和义务其实和春秋时期的国人差不多,他们的级别放在后世都算是骑士阶级或者武士阶级,这种明确可以归入到“士”这个层次的低等贵族。

    曾经春秋时期,华夏也是这种制度,而且也曾出现过国人因为国君干的实在是太过分,直接将国君驱逐出去这种事情,那个时候的国人是正儿八经有着义务和权力的。

    甚至可以对国君废立、贵族争端进行仲裁,参政议政,可以说那个时候的国人说一句贵族其实没有任何的问题,然而后来这个阶层消失了,或者说是被取缔了。

    从春秋到战国,一直在消除这些人的影响,虽说确实是有一部分统治者维护统治的意思,但最核心的还是在于人口问题,到先秦的时候国人这个阶层基本消失了,等到先汉的时候门客养士这个也逐渐消失了,很多在春秋战国很流行的东西都逐渐消退在历史当中。

    这些东西有利有弊,但是从大一统的角度讲,确实都是有害处的,当然现在开了分封,难免还是会出现国人这个阶层,这一点很难避免,裂土分茅,于蛮荒建土立国,和第一代开拓者一起开拓的那些人必然会享受到一些特殊的待遇。

    这些待遇在这群人之中自然是具备着普遍性,但放到大范围之中就不那么普遍了,不过以华夏一直以来的发展,国人这个概念就算是再出了,最多三代,在开拓期结束之后就会消退。

    毕竟都是经历过大一统,都明白,国人这个阶层的存在对于整体有着什么样的影响,能消除都会逐步消除的。

    而罗马现在依旧保持着他们的公民制度,以贾诩的眼光,这个制度迟早将他们拖死,而且罗马发展到这么大,公民能活的跟贵族一样说白了不就是靠着剥削那数千万的蛮子吗?

    福利这种东西发的时候好发,但是你想要取消的时候就非常困难了,一旦有一天罗马没有办法给公民继续维持现有的福利,恐怕罗马距离崩塌就不远了,而罗马要继续维持现有的福利,就必须要剥削自己治下的蛮族,而这就是矛盾的根源。

    哪怕是开放公民制度,准许蛮族之中的有能之辈进入公民阶级,也只能延迟推翻罗马之人的到来,而不是真正的解决这问题,公民制度和国人制度,本身就是一种非常明显的剥削制度。

    哪怕剥削无处不在,但隐性的剥削,还显形的剥削,那个更容易被盯上还用说,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世家努力在本地保持好名声的重要原因,就算是剥削者,其实也是可以穿上仁善的外套的。

    然而公民制度这种方式,完全没办法套上一层外套,毕竟这个制度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于成为公民而获得什么什么样的福利,而具有什么样的权力等等,粉饰的话,一旦将这些粉饰掉,那这个制度就完了。

    更糟心的是,这种制度是明目张胆的剥削非公民阶层,正因为这种剥削,才让罗马公民全部活的人模狗样,也正因为这种制度,罗马公民也才发自己内心的拥护着这国家。

    反过来的话,也是一个道理,不过罗马现在势大,蛮子没办法,不过祸根早就埋下去了,除非罗马公民一直强势,否则一旦被掀翻,罗马十有八九就再难爬上来了。

    “是啊,所以很多人更有兴趣挖罗马人的历史了。”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毕竟有商周时期的相关记载,而罗马人用的制度有特别像是当时自家祖上用的,大家还都长得这么像,不想歪了才怪。

    “不过这一方面的进展,我觉得除了伪造历史以外,其他的都完全没有办法了。”贾诩则是面带不屑的说道,对于那群研究历史,努力想办法考证的古典学者甚是不爽,贾诩很讨厌史学造假,因为这种造价很容易给后人留下极大的麻烦。

    “先看这吧,罗马这边我觉得就算是有危机要爆发,也不是这一代的事情。”陈曦很自然的岔开话题,他其实对于汉室这边考证罗马史什么的还是很有兴趣的。

    “这一代完全看不到希望,塞维鲁这个皇帝不管是能力,还是气魄都不简单,而且手下的执政人员也都不差,还有元老院从旁辅助,根本没希望。”贾诩随意的说道,“说起来罗马的制度真不错。”

    “我觉得你大概是将注意力都放在罗马元老院限制皇帝上了。”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那个不能说不好,但也不能说太好,像我们现在这个时代,长公主完全不管事确实是很好,但其他时代不行。”

    “只能说是各有利弊。”陈曦总结道,“罗马的制度和我们的制度都有优缺点,但都是经历了数百年的验证,贸然结合对方的制度,对于我们不仅没有好处,可能还会有弊端。”

    “我只是提一下而已,不用说的那么严厉。”贾诩摆了摆手说道,就当自己没说过。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