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四十八章 即将到来的麻烦

    贾诩看着大致在属于白沙瓦的位置,叹了口气,“我之前就在思考,如果是曹司空的话,大概会被分封在什么位置,没想到居然还真是这里,你就不担心到时候他反攻我们直辖的这边吗?”

    话说间贾诩指了指恒河中下游,这片地方汉室是准备直辖的,不管其他人怎么说,这片地方汉室都不打算分封,甚至特意修通道路都是为了保证将这片地方纳入国内体系。

    毕竟一片可以供养整个国家的产粮地还是非常重要的,有这样一片地方在手,很多时候都能更为沉稳的处理的国内诸事,封建社会,粮食的问题只要能解决,没钱都能运转的下去。

    这也是陈曦明知道这几年天象不可能出问题,依旧在收粮,甚至某些粮食已经陈化了,陈曦也依旧在收,没什么好说的,粮食问题不论在什么时候都影响着国家整体的安全运转。

    这也是恒河中下游被拿下之后,汉室这边直接直辖的重要原因,这地方从一开始就没人敢提分封,有些位置是不能动的。

    贾诩之前就曾思考过曹操会分封在什么地方,结果现在终于确定了,和他所估计的几乎没有多少偏差,印度河流域,开伯尔以南白沙瓦地区,极其之上的帝国坟场,最多再有一部分原本的贵霜精华区。

    “陈荀司马这三家到时候会成为缓冲带的,而且相比于将曹司空放在内圈,还不如让这群人在外圈去,到时候只要不回身动手,随便他们打哪里。”陈曦看着地图缓缓地说道,他可是清楚这个时代的版图上可是有着不少自己懒得计算的杂鱼国家。

    “提前告诉对方分封位置,让对方去谋划,作为交换,将伊犁那片的中继站收归国有是吗?”贾诩敲了敲桌面,在寻思这件事值不值得,提前知道分封位置的话,曹操力量的投放方向就明确了很多,而且也会自然的平衡整体和个人的利益。

    “没什么大问题的,放心吧,那片地方曹孟德并不好拿下,而且从北方下手的话,很麻烦,到时候就算要攻打,也需要很多人出力,甚至难免要借手孙伯符。”陈曦轻笑着说道,“所以那片贵霜精华区虽说到时候会落到曹司空手上,但怎么分配就看他们自己了。”

    “大局上你做的确实相当优秀了,只是细节上习惯性的疏漏一些东西,不过就这样吧,也不是不能接受。”贾诩沉吟了一会儿之后,决定还是相信陈曦的判断,毕竟大致的情况自己也能看明白。

    “我本身就不喜欢做细节,再说不是还有你们吗?”陈曦笑了笑说道,“和玄德公那边通通气,这件事必须要由玄德公那边发声,而且曹氏和袁氏那边也有一些东西需要了结,袁公路看起来是放下这件事了,毕竟又有了新的子嗣,但还是弥补一下的好。”

    袁耀算是死在了曹氏的手上,当年袁术恨不得杀曹操报仇雪恨,毕竟就这么一个孩子,结果还死了,然而袁耀死前帮孙策和周瑜抹平了袁术心中的那根刺,袁术将自己的基业直接送给了孙策。

    当时孙策连袁耀的事情都接了过来,说过必杀曹操这种话,然而后面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汉室归一,曹孙还需要抱团取暖,这件事也就只能按下去了。

    袁术虽说也默认了这一事实,加之自己的妻子又给自己生了一个儿子,袁耀当年的事情也就看淡了一些,没再提这件事。

    可本质上这件事还是一个刺,而孙策虽说也没提这件事,但陈曦可以保证,孙策绝对记着这件事。

    曹操去帮袁谭,哪怕别的什么话都不说,也有解决隐患的可能,毕竟私仇这种东西,还是很麻烦的,大义虽说能压下去的,但隐患还是隐患,就跟现在如果刘备落魄了,跑到袁谭那边,袁谭能杀还是杀。

    同样袁谭回中原拜公孙瓒的时候,公孙续在蓟城做的准备,根本就不是让袁谭活着回去的准备,那是真要杀人的准备。

    北境重镇的蓟城,公孙家的一亩三分田,还出动了私兵强弩,储备了几十年的云气一开,本身又是坚城,袁谭进得去,绝对出不来。

    私仇这种东西,本身就有一部分属于绝对不能看开的玩意儿,正史凌统因为甘宁的救命之恩看开了杀父之仇,就这一点凌统在书中的评价直接掉了一大截。

    按照古代的做法,恩是恩,仇是仇,你杀我父,但救了我一命,那么我杀你报父仇,之后自杀偿还你的救命之恩,这种事情古代又不是没有出现过。

    因而陈曦对于私仇并没有彻底要求握手言和,这根本不现实,他能做的也就是尽可能的让这些人团结在大义周围,别给自己添乱。

    至于说公孙续配合袁家作战,省省吧,陈曦又不是猪,何必将有仇的人弄到一起,脑子有病吗?

    没看陈曦在派遣将校的时候,都没有将那些有仇将校派遣到一起,为的就是省事,虽说大义很重要,但是真的没必要给自己添堵啊。

    “主公那边我来说和吧。”贾诩略微思考了一会儿开口说道,陈曦闻言安心了很多,李优虽说不在,但是贾诩在侧,他也能省下很多的心力,也亏当年将这俩弄过来了,否则真的会烦死。

    “这次是我的疏忽。”陈曦叹了口气说道,“我其实真没想明白为什么罗马不打葱岭,反而要打袁家,按道理来说,打正体,不是比打副手更能体现自身的强大吗?”

    “只是很正常的失误而已,有些时候人心是很难把握的,你一直使用阳谋,背靠积累的大势,压着大局往过走,这次只不过是罗马的势头比我们更高,难免碰壁而已。”贾诩扫了一眼陈曦说道,在他看来这属于很正常的情况。

    阳谋,阴谋都是谋略,阳谋更多是因势利导,光明正大的依靠自身的资源调整,提高上限的发挥,达成自己想要的结果。

    陈曦以前一直使用的都是阳谋,但真要说的话,这里面有一个先决条件,陈曦本身的势要能压住对方,否则的话,陈曦就算想要压住对方往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一次失误了,现实点讲就是,陈曦错估了罗马的力量层次,对方从某种程度上讲比现在汉室还要强大,毕竟汉室就算是有陈曦也是从泥浆之中往出爬,就算是底子厚,也是跌落巅峰后的恢复期。

    哪怕现在已经恢复到曾经的巅峰期,也比不上罗马一直朝着自身的巅峰在迈进,现在这个时代比潜力汉室肯定强过罗马,两者贴近,陈曦磨都能将罗马磨死,但如果比摆在桌面上的棋子,罗马看起来确实比汉室更强一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算我的失误,习惯了以势压人,结果这次碰上钢板了,也是我的疏忽。”陈曦叹了口气,甚是无奈的说道,“罗马这边,除非我们能集中所有的力量,否则能不招惹,现在还是别招惹的好。”

    “哼,你说不招惹就不招惹?”贾诩撇了撇嘴说道,“有些事情不是上层主观意向能改变的,至少这次之后,袁家和罗马见面了不动手才是怪事,更何况宪和当初带回来的消息,可不是很好啊。”

    “罗马啊。”陈曦敲了敲桌面,伸了伸懒腰,当初简雍回来的时候说的一些消息,陈曦现在也还记得,比方说罗马其实是已经同意和贵霜结盟了,那么等安息覆灭之后,罗马除了收拾袁家,会做什么,汉室这边也有一定的猜测。

    “你觉得罗马会拉贵霜一把吗?”陈曦突然开口询问道。

    “我们毕竟在安息落了罗马的颜面,罗马去贵霜落我们的颜面也不是不可能。”贾诩神色淡然的说道。

    “问题在于,罗马人连安息都不想占,帮贵霜的意义何在,为了落汉室颜面这种话说说笑也就是了,没有足够的利益,罗马人也不会真做这种事情的。”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

    “有足够的利益的,一方面是落颜面,一方面是罗马真的能供养起这样的军势吗?就算是掠夺来安息的一切,罗马真的能供养起几十万的正卒吗?”贾诩看着陈曦反问了一句。

    “减负啊。”陈曦想了想历史的发展,毫无疑问正史罗马确实是被这种庞大的军势拖垮的,而以塞维鲁穷兵黩武的习惯肯定不会主动裁军,那么蓬皮安努斯迂回求助的方式,貌似很有可能。

    加之塞维鲁又不是真傻,他也知道军势庞大到这种程度,对于国家财政有着极大的压力,到时候蓬皮安努斯顺手一推的话,塞维鲁说不定还真会给汉室来一个礼尚往来。

    甚至再想想蓬皮安努斯在安息战场上表现出来的减丁倾向,搞不好塞维鲁这边打完安息,真会将贵霜战场当作给蛮子减丁的好地方,毕竟他们还有一个收回亚历山大故土的由头在,还跟贵霜是盟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