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四十七章 道义和信念

    元凤三年开年之前,陈曦迎娶了甄宓,虽说不算是大婚,但往来之人比当初迎娶繁简和陈兰的时候多了数倍。

    地位和权势的变化确实是改变了很多的东西,而繁简对于诗词歌赋的问题也没有纠缠太久,算是放了陈曦一条活路,毕竟再继续下去,陈曦自己也很难写出来足以与之相匹配的诗篇了。

    至于甄宓也算是得偿所愿,不过相比于繁简已经放松了对于陈曦的束缚,甄宓还是小心翼翼的盯着陈曦,看起来还是非常担心陈曦溜到蔡琰那里,不过还好,技高一筹的陈曦什么把柄都没有留下。

    蔡琰那边同样也谨慎了一些,大概应该是没有问题了,也许吧。

    刘桐这边大手一挥,直接表示陈曦可以休息到大朝会,然后刘桐自己也请了接近一个月的假,准备就等大朝会的时候上朝算了,少一个人盯自己,就一个曹操,完全不用担心。

    大致就是这样的思维模式,曹操则是血管跳了跳就过去了,就像刘备说的,摊上这样一个公主,不习惯点的话,早就死了。

    之后国内的工程依旧在往前推行,根本不管是不是冬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年朝会大概要讨论是否要缩短,甚至免除百姓徭役这一已经执行了上千年的政策。

    话说回来汉朝的徭役还算比较正常的那种,先秦的时候,除了兵役以外,每年还有九十天的劳役,而汉朝只有三十天,还是在当地进行劳役,要说的话,其实已经非常靠谱了。

    然而这里面要说一下,先汉是征兵制度,要求每个成年男子都必须要进行军事训练,而且战争紧张的时候,这个时间还会延长。

    刘秀将征兵制度变成了募兵制度,出了一堆问题,等陈曦接手兵制之后又改成了募兵制度和征兵制度相互结合那种,毕竟全民进行军事训练这一条陈曦觉得还是有必要的。

    有钱的话,给成年百姓都进行一次军事化训练,至少以后真出意外了,这些人也不至于什么都不懂,更何况进行一次军事化训练也确实有利于这些百姓的集体向心力,军队确实是一个熔炉。

    因而陈曦倒是将征兵制度这一条给维持了下来,不过不同于以前那种不发钱的情况,陈曦多多少少还是给发钱的。

    倒是徭役这条,陈曦这边真的是觉得没什么必要了,一个月的本地徭役,要技术没技术,要规模没规模,组织管理也就是那么一回事,还只是在本土搞一搞,还不如集中起来大搞一波算了。

    更何况徭役这种玩意儿,百姓干的时候积极性都一般,这两年好点也是因为汉室愿意给你们投钱作为诱惑了,否则,百姓还是那副磨洋工的样子,没办法,徭役这种事情,再怎么说也不是给自家干活啊。

    要不是这玩意儿涉及的面太大,陈曦都想一把将这玩意取缔了算了,同样一个人,干同样的活,给钱干的质量和速度比徭役的时候靠谱的太多,太多,所以在之前陈曦就和一群人通气了,准备动徭役。

    不过三十天徭役,陈曦也不打算全免了,先免成二十天试试,别回头搞的自己手忙脚乱,毕竟徭役再不靠谱,也不花钱啊。

    组织人手,讲究技术质量,组建工程队,要求专业人士什么的,那都是需要砸钱才能干的事情,陈曦手上钱虽说不少,但接下来的汉室和贵霜之战,那真不是几十亿钱能解决的,光永固性的奇观级别建筑怕是都要有不少,哪怕以后也能用,陈曦也得算算了。

    当然这件事提前已经和长公主也通过气了,省的刘桐到时候大手一挥,统统免了,那陈曦就坐蜡了,汉帝国的颜面还是要维护的,在大朝会上长公主说出来的话,除非是真不合理,尽可能还是要认同的。

    说来这也是刘桐比刘协靠谱的一点,刘桐貌似不会在大事上胡来,虽说在细节上经常气的曹操去扎针,但大事上并没有做的出格过。

    “你这日子过的真好啊。”贾诩穿着皮袄,罩着大氅从大雪之中走了过来,看着陈曦侧躺在卧榻之上,居然不来迎接自己,不由得摇了摇头,随后将卷宗丢给了陈曦。

    “我感觉你窝了一个冬又胖了一节。”陈曦起身坐正,看向贾诩笑着说道,“之前还不显胖,现在是真胖了。”

    “你应该说是富态了。”贾诩笑了笑说道,“公孙家那边的事情,你听说了吗?袁显思居然真的三拜九叩之后离开了,根本没进蓟城,而公孙家居然也真送了过去。”

    “袁显思又不蠢,进了蓟城,除非他能和温侯一样破碎虚空,否则必死无疑。”陈曦看了看内容冷笑着说道,“公孙家可以维护大义,但公孙家杀袁显思是合乎孝义的,袁显思进得了蓟城,出不了蓟城的,他又不傻,何必进去。”

    如果一城之主连几个内气离体都没有办法,那这个时代早就成了强者恣意肆虐的时代了,别说是蓟城这种边郡重镇,一个五六万人的小城,数十年积累下来的云气,普通内气离体都不可能震碎。

    袁谭又不是不知道自家和公孙家的私仇有多大,除非他愿意带着大军过来,但那样的话与其说是拜祭,还不如说是以势压人,反倒有可能激起公孙家的逆反心理。

    到时候袁家就算是能压住公孙家,怕是一切都得成空了。

    “公孙家将白马义从的练兵之法送过去了。”贾诩平淡地说道,“北境的世家现在都在议论这件事。”

    “哦。”陈曦点了点头说道,“还回去了?”

    “瓜田李下,还回去了又能如何?”贾诩冷淡地说道。

    “现在还差谁?”陈曦看了看就贾诩说道。

    “谁都不差了,文儒弑帝之事已经放下,凉州系霍乱司隶一事,大朝会的时候长公主会予以赦免,孙伯符当年干的那些事情,主公不会计较,孙伯符和周公瑾也明白,再下来就是一些比较小的私仇了,我们,袁家,公孙家压下去之后,就结束了。”贾诩平静地说道。

    “曹司空,来年就西进吧。”陈曦轻声地说道,有些事情过去了,但是不能当做没发生,人都需要为自己的事情负责的。

    汉室可以为了帝国重生和开拓放下之前的耻辱,免除李优和凉州系当年施加在皇室的耻辱,哪怕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是刘备施加的影响,以及刘协现在依旧活在泰山,但事实上就是大义在前,私仇在后。

    袁家可以不在这个时候计算和刘备的私仇,转头依旧奋战在对抗罗马的第一线,给汉室建立汉文化圈做准备,

    公孙续可以将父仇放在一旁,以全民族大义。

    刘备可以不计较自己娶妻之时,孙策奋而北伐,丝毫不顾及颜面,在归一之后,依旧给与对方可以发挥出全部力量的信任。

    关羽可以将自己从颜良文丑那里夺来的战利品交给恨不得杀了自己颜朴和文箕,这些人都有自己的信念和道义。

    不是他们没有能力扼杀这些人,只是他们有自己的觉悟,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一个人是撑不起诸夏一体的这个盘子的,但如果没有人站出来的话,永远也举不起这个盘子。

    “我们现在确实是没办法给袁家站台了,同时面对两个国家确实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这还多亏奉孝将贵霜从根子上重创了,否则的话,我们现在会更麻烦。”陈曦面带涩然的说道。

    放袁家去后世叶卡捷琳堡那个地方确实是陈曦的主意,曹孙皆是不合适,人心经不得考验,袁家虽说当时受创不浅,但底子尚在,至少那数百能统兵的炼气成罡,拉起一道防线还是没有问题的。

    东欧平原对于汉室来说确实是鞭长莫及了,哪怕是修通了道路,那里也太远,太远了,而且过于靠近罗马,普通家族去了那里,如果罗马确定东欧的价值,那么去一个死一个没什么说的。

    汉室如果在安息本土和罗马争锋还可能能占到上风,可要是在东欧进行争锋,就算是有陈曦,也改变不了战局。

    更重要的是那个地方不能放弃,如果罗马占了那里,恐怕汉室除非花个两百年点出工业化,否则要拿下罗马基本等于扯淡了。

    甚至就算是点出来了工业化,占了本土优势的罗马,可能也只是败,而不是亡。

    之前陈曦当时想的是,罗马打完安息和汉室正式结盟之前,清算的对象肯定是葱岭,而葱岭山高陷深,又有诸葛亮,自己下的本钱又不少,罗马又不可能玩真的,距离又远,恶心两下就走,没啥大不了。

    两个军魂军团,两个三天赋,数个顶级双天赋,罗马打完安息就算是上天了,也没什么好怕的,对方又不是来翻脸,只是来算算账,彰显武力而已,不至于真下死手,结果现在这是罗马不打葱岭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