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四十五章 危如累卵

    这些家族确实是做好了出国封建的准备,但是到现在有几个放开手脚去大干了一场?

    别说缺人缺兵缺钱,袁家出去的时候也只有二十多万,三十万愿意追随袁家的百姓,当然这些人更多是袁家本部将校的家属,可要说真占了多少便宜,袁谭,以及追随袁谭一起西进的将校士卒,怕是都做好了战死的准备。

    这个规模,一个豪门拉不起来?往少了算,十万人,这些家族每一个都能做到,至于说养兵的钱粮武器,说的好像袁谭在出门之后还主要依靠汉室获得一样,他们自己也在努力的自给自足。

    等迁人的时候,袁家已经建起来了思召城,许攸冒雪翻越乌拉尔山已经和斯拉夫人谈妥了,诚然这里面有很大的侥幸原因,但其他人没做到,袁家做到了这就是本事。

    至于说迁人,也只是等完成了这些之后,袁家才进行迁人的,甚至真要说的话,作完这一步,如果袁家只考虑自己,当一个枭雄的话,大可将袁氏从中原迁走了事,迁什么百姓,甚至发展的不会比现在慢多少,天高皇帝远并不是一句空话。

    不考虑诸夏一体的前提下,袁家依托东欧蛮子,教授汉家文明,逐步同化,建立以袁家为核心,以当年追随者为封臣的势力圈,在不挑战罗马霸权,甚至和罗马虚与委蛇的情况下,袁家依托自己统合的斯拉夫人,背靠东欧平原,当一个春秋五霸的楚王又有多大的难度?

    然而袁家从一开始就放弃了这个选择,到底是因为信了诸夏一体,还是因为在蛮荒沃野之中带着自己的子民建立起思召城的过程之中认同了上古先贤的作为,认同了诸夏一体的理念。

    没人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袁谭确实是放弃了枭雄称霸的道路,走上了显现开拓华夏文明的道路。

    可正因为是这样,袁谭才会愤怒!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朝堂上让人代替袁家发声,一而再,再而三挑战中原所有的世家,甚至到最后袁家直接赤膊上阵,一定要拉着所有世家一起走。

    袁家走出去,正因为走出去了,他比现在的陈曦还清楚外面到底有什么,有腾飞的机遇,也有破灭的危险。

    至于陈子川怎么看待世家磨磨蹭蹭这件事,袁谭这些人早已心中有数,陈子川大概不在乎吧,在陈子川看来只要到现在这一步,这些人出去只是时间问题,在国内多呆少呆也不影响大局。

    然而作为曾经的世家扛旗人,袁家比任何人都清楚世家到底是什么情况,不影响大局?

    哼,再这么磨蹭下去,这件利国利民的好事恐怕也就是这么一回事了,许攸荀谌等人不知道陈曦是怎么想的,但按说以陈曦的气度不至于在这方面特意给袁家挖坑,毕竟之前一直都是在拉着袁家。

    然而唯有世家外迁这件事上,陈曦一直没有特意进行政策性和强制性执行的命令,整个世家外迁,在北迁之后,一直都是袁家在弄。

    袁家将能使用的办法全都用了一遍,金砖铺地,斩断后路,组建世家议会,甚至拉一些小家族出去,放开通道,让其他家族的人能看到袁家现在的发展,然而呢?

    谁出来了?看不惯袁家到处伸手,看不惯袁家坑蒙拐骗?呵呵,我跟罗马鹰旗军团拼命的时候你们在哪里?我跟罗马军魂军团照面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

    说一句过分的话,思召城也是我袁家一块一块烧砖建立起来的,没拿你们其他家族一文钱,确实我家是从你们手上购入了人口。

    可是说句老实话,老袁家做了这么多,陈子川是瞎子吗?编撰户籍的李文儒是傻子吗?都不是,他们都不是傻子!

    同样老袁家也不是傻子,许攸,荀谌到现在如果还猜不出来东欧平原是毒饵的话,那他们也别说自己是智者了。

    给了这么多东西,老袁家现在差不多钉死了位置,就只能在那里,那么对手是谁,还用说?

    袁谭在确定自家最后要挡的对手是罗马之后差点破罐子破摔,原来陈子川给的好处真的是不能乱拿的。

    那个时候袁家的谋臣想了很多,为什么是自家在来到这个地方,为什么不是曹操,为什么不是孙策。

    最后所有人都明白了,一方面当时只有袁家适合来这个地方,另一方面曹孙如果来到这里,怕是会滋长出不必要的野心。

    这地方说一句帝国之基并不是什么问题,只是袁家拿到手二十年也没办法将之转换成战斗力,但是另外两家就未必了。

    也许在无灾无难的情况下,袁家花费两代人,也能将这片地方变成帝国之基,但问题是罗马在侧啊,曹孙的本钱可能足够让曹孙在这种危难之中,成就帝国,但是袁家不行,袁家的本钱不够了。

    这个时代成就帝国,和酝酿了上百年,其他家族裂土分茅一一建国,成就完整汉文化圈的情况完全不同,两百年后一个文化圈成就两个帝国,和文化圈还没有成就的时候成就两个帝国,完全是两个概念。

    袁谭很清楚,如果曹孙在这里,哪怕是曹孙现在能忍住,等他们壮大起来之后也忍不住,毕竟曹孙是一个势力的代表,他们不仅仅代表着个人的利益,还代表着他们整个团体的利益。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野心也是随着权势的增长而增长的,人心不可试,陈曦不傻,自然不会去赌所谓的个人德操,没用的,到了那一步,就算是不想做,也不可能不做了。

    曹孙不可能来此,那么就只能是袁家了,实力有欠缺,但底子还在,在背后有输血的情况下,拉住罗马西北部分并不是不可能,而且也能免于东欧平原被罗马侵占。

    至于说多难兴邦,那是实话,但有一个前提条件是这个灾难没有超过承受上限,而且国家本身基础雄厚,而袁家在那个位置,怕是只能用来作为阻挡罗马从北方下手的一道防线。

    许攸等人又不是傻瓜,稍微计算一下就明白,一旦自家暴露,将会面对什么程度的兵锋,四到六个鹰旗军团,以及超过十个蛮子军团,这种规模根本就是袁家不能承受之痛。

    然而这种事情即将在安息倒下之后发生,更糟心的是,汉室内部的那些世家,还在扯皮,袁谭就想问一句,我在外面拼死拼活,就一个不让你们扯后腿的要求,你们都没办法达成?

    你们到底想要啥,能不能直接说出来,我袁家有对不起你们的地方?你们知不知道如果东欧平原暴露了,罗马就算自己占领不了,也要往那里砸上十个左右的鹰旗军团和大量的蛮子。

    到时候老袁家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退出东欧平原,滚回思召城,反正地盘够大,那片地方不要了,乌拉尔山脉以东也足够袁家活着了。

    要么就是按照陈曦的规划,在东欧平原和罗马死撑,撑到罗马累了退回去,问题在于袁家撑得住吗?

    撑不住,袁谭可以摸着良心说,根本撑不住,如果有背后汉帝国给输血的话,袁家可能还能撑住,然而现在连输血的血管都没有建立起来,到时候一个袁家硬顶罗马主力?

    袁谭只想说一句,你们实在是太能看得起我们袁家了,我家要是能顶住罗马,之前那些丢人的事情我家一个都不干,默默的看你们扯皮就是了,然而顶不住,完全顶不住!

    这次袁谭已经想好了,自己坑蒙拐骗偷拿到的那些人口在其他人看来可能非常多,但要是用来对抗罗马,那就是说笑,如果这次他做到这个份上,汉室的输血管还是没有解决的话,东欧平原就放弃吧。

    到时候被罗马发觉,占领就占领吧,强过汉室就强过汉室吧,自家做到这种程度也该够了,父仇,家恨为了那句承诺,我差不多都放弃了,当年在幽州的时候,匈奴南下,我袁家二话没说顶在第一线,刘备要借道,我也借了。

    中间多少仇恨,我袁谭一句话没提,直接离开了幽州,选择西进,而西进计划,我得到了什么?

    诸夏一体,扩土开疆,一致对外,裂土分茅,这些话确实触动了我,而且在思召城建土的时候,你们要出兵,我袁谭亲自去了。

    说一句老实话,我到底为的是什么,难道都是眼瞎,私欲,公心?我又不是圣人,而如果是圣人的话,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是什么意思懂不懂,我也是凡人。

    袁家有私欲,但在国家层面该做的事情我们一个都没少,放纵袁家?笑话,你看看陈曦敢不敢让曹孙分封这里,都不是圣人,就别站在道德制高点来说这话。

    这一次了结了和公孙家仇怨,将诸夏大义摆在台面上之后,如果汉室还是这个情况,那么袁谭觉得自己就有必要做好率领大军在东欧平原和罗马大战一场,折损十余万,大败而归的准备。

    不过做完之后,心也就凉了,第一个封建的,第一个站出来的,第一个在父仇之下承认诸夏一致的,落到那种情况,那还维护个屁的大义,谁爱做这件事,谁去做吧,本身就吃力不讨好,随他们去吧。

    至于说罗马发觉了东欧平原的意义,并且占住了开始扩张,国内鞭长莫及什么的,袁谭只想说一句,到时候思召剑挖出来送给刘备,袁家不迁,死这里算是当年眼瞎,让后人引以为鉴算了。

    到时候后人读史,到底是觉得袁家是智障被忽悠,还是觉得大义不可信,人类的道德也就是这种程度,所谓的诸子后裔,华夏一体,只是吹出来忽悠傻子送死的,那就是后人的事情了。

    “你觉得能成吗?”袁谭心中很多东西流转了一遍,现在袁家看似红红火火,然而袁谭很清楚,现在的袁家根本是危如累卵。

    如果说其他人拉安息一把是道义,那么袁家拉安息一把那是唇亡齿寒,葱岭基地是靠不上了。

    一方面是道义的问题,一方面是正统的问题,其他渠道输血可以,但汉室直接站场,袁家就等着被罗马祭旗吧。

    在汉室出场之前,袁家应该就被罗马搞死了,嗯,没错,袁家很强大,但灭了安息的罗马,大概在其攻击范围之内,汉室都不能轻挫其锋,那是一个强大到巅峰的帝国。

    “不知道。”许攸摇了摇头说道,“也许我们从一开始就被忽悠出来送死了,还剩四个月的时间了吧,如果说的是真的话,我们应该会输,但是不会死,如果之前的一切都是虚言的话,那么取出镇压在思召城之下的思召剑,封剑送回长安吧。”

    “越到这种情况,我越能理解当年白马将军在前面杀敌,被人掐断生命线的感觉了。”袁谭反倒彻底平静了下来。

    “孤悬于外啊。”许攸的神色平静的让人心寒。

    “汉室给我们站台的话,我们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了,当年最正确的方式就不是不参加对罗马战争,然而那个时候别无选择。”袁谭带着些许的怅然说道。

    “没什么了,我们死了也好,死了就让那些中原世家绝了所谓的诸夏一体的心吧。”许攸平静地说道,“其实已经来不及了,正南谋求的阿尔达希尔的天命,恐怕也不可能入手了,如果有那个在,可能还有一线希望,可惜了。”

    “若使天命如此,那就如此吧。”袁谭无比平静的说道,随后笑着岔开话题,“不知道公孙家会出来吗?唔,大概是出不来了,不过也算是理解了白马将军当年的感受。”

    “其实出来一搏的话,有我们挡在最前面,其他家族也不会翻船的,可惜了,大概陈子川自己都没想到吧,或者是想到了,他们没想到这么危险吧,我们也被逼到了那种程度了。”许攸轻叹,极尽升华的不仅仅是安息啊,袁家也没路了,汉室来不及了。

    s:

    。m。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