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四十六章 我所能做的事情

    “嗯,你的心思太好猜了,袁谭若来,必然带领着自家的亲卫,不会太多,但也会有几十人,你做好心理准备。”刘虞帮着公孙续分析道,“我给你画一条线吧。”

    公孙续闻言沉默了一会儿,随后点了点头,叹了口气,算是愿意接受刘虞的提议。

    “常规的武器随便用,但是弩这种东西,别上床弩这些了,用了这些有人想要帮你压下去都不好压,制式强弩是底线。”刘虞正儿八经的对着公孙续说道,“说实话,动用强弩其实放在律法之中已经属于造反无疑,但是这件事情有可原,而且我们也能压住。”

    公孙续点了点头,他没想过这么狠直接用床弩,说实话,刘虞不提,公孙续都不会动用床弩,因为他不想杀了袁谭,还给刘备留下一堆麻烦,动用了床弩就像是刘虞说的,谁也别想掩饰下去。

    “第二点,甲胄你随便用,但如果袁谭如果逃出蓟城范围的话,别穿着甲胄跑出蓟城辐射范围。”刘虞叹了口气说道,这个老狐狸已经确定公孙续并不想给刘备添麻烦。

    “这个没问题。”公孙续直接同意,甲胄这东西也是等同于谋反的,但是一般管的不严,在蓟城范围之内用的话,大不了说是士卒出来散心,但是到了其他城池范围那就犯忌讳了。

    “只要不出这两种情况,你在蓟城随便搞吧,能成则成,不过你成了的话,做好袁家报复的准备。”刘虞随口说道,公孙续当即心头一沉,但瞬间恢复正常神色,只是刘虞那句话,确实是落入了心坎。

    “既然敢做这件事,那就做好了被报复的心理准备。”公孙续冷笑着说道,但更像是给自己打气。

    之后刘虞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心如明镜一般,不出意外的话,公孙续绝对没有可能拿下袁谭了,袁家发展到什么地步没人知道,但是这次袁谭回来在公孙家本土和公孙续斗上一场,那么所有人也就能看看袁家到底还有多少本钱了。

    哪怕依旧不能看清,但窥一斑而见全豹这种事情大家也都心里有数,公孙续热血上脑,不瞻前顾后的话,此事可能还有点希望,甚至公孙续心中一横,直接动用军队的话,袁谭绝对跑不了。

    在幽州这地方,没有任何的军团能跑出白马的攻击范围,尤其是是袁谭亲来不可能带太多人的情况下,白马义从一个冲锋可能就解决的了所有的问题,然而公孙续考虑了太多的东西。

    “嗯,多想想你父亲在临死前将你们送往太尉那边的原因。”刘虞临走的时候拍了拍公孙续的肩膀,再一次给公孙续增加了一节压力,公孙瓒那么刚强的人物,为什么在自焚之前会让公孙续离开,不就是为了公孙家的传承吗?

    刘虞走了之后,公孙续站在大雪之中想了很多,有自己的父亲的事情,有自己的事情,有刘虞的事情,最后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然后将公孙家的私兵召集起来,让他们做好作战的准备。

    很快一则消息从蓟城流传了出来,袁家想要神速白马的练兵方式可以,我公孙续看在诸夏一体的份上可以给你们,但是你们袁家家主来家父坟前三拜九叩之后再说吧!

    袁家那边情报运转的也不慢,很快身处思召城的袁谭就收到了消息,随后袁谭也没有多说什么,带上五十亲卫就准备离开思召城再次前往中原,这次他是去了结这件事的。

    “主公。”许攸对着袁谭欠身一礼。

    “无需如此。”袁谭伸手将许攸扶了起来。

    “我等无能,只能出此下策。”许攸叹了口气说道,袁家发展的太快了,而且当时急迫之下用的方式也有些激进,现在再不了结这些事情,恐怕会留下隐患的。

    “没什么,当年给白马将军送葬的时候不也做过吗?”袁谭平静地说道,“而且我亲自去了,也没有拿东西,就直接离开,其他人也该明白我们袁家在这一方面可以做到什么程度了。”

    “为了诸夏一体这个概念付出的可不仅仅是他们几家,我们袁家同样也在维护着统一,而且从一开始我们就不没打神速白马的主意,先和公孙家了结了吧。”许攸叹了口气说道。

    到了许攸这种程度,不会特意的算计其他人,发展好自己比搞任何的阴谋都重要,但同样,如果有顺势而为的机会,许攸也不会介意顺手而为,神速白马确实重要,但袁家不是没有替代品。

    别的说,如果真需要的话,袁家去找皇甫嵩,自备钱款和物资,半年后,袁家就能从皇甫嵩那里拿到一个五百人规模的种子,之后照着抄就是了,根本不需要闹到现在这种程度。

    就算是皇甫嵩属于关西将门,和袁家不是一个势力范围,但皇甫嵩坐在那个位置上养老,袁家去求,别说皇甫嵩本身就有些政治投机的倾向,就算是没有,皇甫嵩也不会特意拒绝袁家。

    现在是什么局势,下面人可能还没弄明白,但是上层都是扪清,袁家去找皇甫嵩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也就是一个时间的问题,从公孙家那里要东西,只是一个说辞。

    “这次之后,我们应该就在大义不再亏欠公孙家任何的东西了,以后就剩两家的私仇了。”许攸叹了口气说道,“死后哀荣我们给公孙家了,凑成诸夏一体的大局势,我们也拉了一把公孙家,以后除了私仇,我们就不欠公孙家任何的东西了。”

    “嗯,以后就不欠了。”袁谭点了点头说道。

    “唉,只是这么做的话,半数的好处都给了公孙家,”许攸倾轻叹自语道。

    袁谭则是意外的平静,“这个时候不是算计这些的时候,公孙家就公孙家吧,只有我们这些人做到这种程度才能迫使其他人也动起来啊,已经拖到现在,他们还在扯皮,诸夏,唉!”

    从一开始袁家就没想过从公孙家手上拿走神速白马,甚至如果真要拿走的话,也不会特意张扬出来,偷偷用的话,其实公孙家也管不到他们袁家头上,说出来,只是为了了结一些东西。

    公孙家现在底子,撑不起来出国封建,公孙续也没有本钱,哪怕是刘备再拉公孙家都没用,公孙续要出门建国,自身必须要有足够的名望和本钱,公孙续配吗?不配。

    当然那是之前,接下来就配了,袁谭三拜九叩公孙瓒的陵墓,之后不提神速白马一事直接离开,表明这件事只是其他人空穴来风所致,而公孙续之前既然说来代父授予兵法,而且公孙瓒若活着确实会如此作为,公孙续必然说到做到。

    接下来袁谭只要将兵法退回去,谣言就会彻底消退,而且不管是袁谭,还是公孙续都会彻底全了民族大义。

    袁谭三拜九叩承认公孙瓒的功绩,承认对外一体,而公孙续公私分明,认同诸夏一体,孝悌忠义两全。

    后面公孙家就没有什么配不配这一说了,这个时代名就是利,名气到位,什么都能到位。

    如果说之前公孙家不够资格出门建国,做到这种程度的公孙续,其他家族就算是抬也必须要将公孙家抬出去。

    在其他家族还在斤斤计较的时候,和袁家仇最大的公孙家都认同了诸夏一体的大义,并且在整个汉室所有家族的注目之下拿出了最能体现民族大义的东西,你们还有脸继续在国内斤斤计较?

    还有脸再扯什么南北之争,关东关系,地方保护主义?

    有些事情,有些时候必须要有人迈出那一步,所有人才会跟上,而且这个大义到底举的有多高,看的就是第一个人。

    袁家不论如何算是放下了和刘备的私仇,至少在面子上放下了,认同了诸夏一体的概念,并没有给汉室在大局上添乱过。

    现在公孙家同样也和袁家一样,在这次之后面子上放下了私仇,认同了诸夏一体的大义。

    不管是什么样的原因,至少这些人都承认了民族大义大过个人仇恨,至于是否以后清算,那是以后的事情,至少现在诸夏一体这个大义必须要压过所有的仇恨。

    那么其他世家还有什么脸继续磨磨蹭蹭不为这个国家出力,袁家作为当年最大的世家,比其他所有人都清楚世家到底有多少力量,而现在这些人虽说被陈曦发动了起来,但到底出了几分力。

    呵,各家心里有数,整个汉室从提起这件事,到现在也没有彻底运转起来,多数世家看起来依旧有些被动,到底什么情况,袁家心中也多少有个猜测。

    到现在还没有迈出那一步,一个二个就开始担心自己人到时候会不会背刺自家,都想着再等等再看看,等到局势更好的时候再分蛋糕,可到现在说句老实话,在前线拼命的家族有几家?

    除了袁家是真挡在一线,陈荀司马是在后方支援,其他的家族到底在干什么?在扯皮!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