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四十五章 大义孝悌

    公孙续自己也明白自己父亲的思维模式,但是在当前这种情况下,到底是什么重要?

    公孙续想了很久,最后想通了,诚然我父活着这个时候肯定拉一把,没问题,我也愿意为诸夏一体做贡献,也认同我父的意志,这些都是我公孙家的诚意,那么袁家也拿出你们的诚意。

    没特别的要求,你袁家家主袁谭给我过来,来我父亲面前三拜九叩,作完这些,我公孙续给你们袁家神速白马。

    我公孙家可以为诸夏一体牺牲,那么你们袁家也要拿出足够的诚意,这个世间没有平白无故的付出,想要什么,就要付出什么。

    我认同我父亲为华夏征战,诛杀胡虏的意志,所以我可以给你们这些为诸夏扩土开疆的诸侯神速白马的练兵之法,我相信我父亲活着也会这么做,也愿意为国家尽上这一份力量。

    同样身为子嗣,百善孝为先,袁家想要可以,三拜九叩于我父坟前,练兵之法给你,以后我们双方见面该动手,继续动手,有仇报仇即可,给你兵法只是看在诸夏的面子上而已。

    我们之间没有交情,三拜九叩只是你从我父亲手上获取而已!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么就不要再说那种话。

    早在之前不断有人来说和的时候,公孙续就已经有了一些想法,他能看的开,继承了自家父亲爱恨分明的特点,公孙续自是能看开这件事,但同样公孙续能看开也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袁家先拿出诚意。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这一点我们都知道,别的话没有,从我这里拿走这东西没可能,我同样认同我父亲会教授给你们练兵之法这一事实,因而只要你在我父坟前三拜九叩,我代我父亲给你练兵之法。

    只是这一过程之中,你做好身死蓟城的准备,公孙家就在这里,我代我父给你练兵之法是为了全我父诸夏一体的大义,我杀你是为保全华夏千年的孝悌之道,没有多余的意思,就这么简单。

    想通了这些,公孙续起伏动荡的内心自然安定了下来,你袁谭想要就来,我公孙续刚好少一个杀你的机会,你人在东欧,我公孙续要支撑公孙家分身不得,只能努力发展,以待机会降临。

    可你要来了蓟城,我公孙续还不下手,我公孙续努力发展公孙家的意义何在,你敢来,我就敢杀!

    说起来袁家本体其实距离公孙家并不远,但是公孙续并没有去那边捣乱的意思,因为古代的逻辑是父债子偿,袁家又没灭公孙家满门,公孙瓒的儿子要报仇正儿八经也就是找袁绍那一系。

    袁绍有好几个儿子,但是按照宗法,现在袁谭才是正统,反过来说就是,袁谭接收了袁绍所有的资产,同样也就接受了袁绍曾经的一切因果,要报仇,找袁谭那属于所有人都认同的事情,但是找袁熙,袁尚,袁买,那就有些起伏孤儿寡母的意思了。

    当然也不是没出现过这种情况,只不过这个时代还是讲究脸面的,所以公孙家和袁家大本营虽说离得不远,但是公孙续要下手的话,最正确的选择,其实还是袁谭。

    这也是公孙续为什么说是让袁谭来三拜九叩,自己代父亲全诸夏一体的大义,其他人来都不够资格。

    想通了这些之后,公孙续再无丝毫的迷茫,神色平静的看向刘虞,而刘虞眼见公孙续再无动摇,当即换了一种询问的口吻。

    不过公孙续倒也没有怀疑刘虞有什么不良想法的意思,只是以为对方听到了一些风声,所以借着这次上香的时间过来问两下。

    年轻公孙续完全没想过,刘虞其实也是被袁家说动之后,请过来进行说和的成员,虽说当时拿了金矿的许攸非常清楚结果如何,但他依旧选择了推进这件事。

    走到当前这一步,对于许攸来说,有些私仇和算计也到了结的时候了,这次之后,袁家自是拿不到白马,可也足够让其他人明白什么叫做诸夏一体,什么叫做步调一致,绑架公孙家?笑话!

    能在东欧平原纵横不败的骑兵除了白马,还有越骑,何必低三下四的找那么多人来通气,甚至闹到近乎人尽皆知的程度!

    有些事情到了了结的时候,三拜九叩而已,又不是拜你公孙续,当年给公孙瓒收尸,风光大葬的可是袁绍,没有昏庸的袁绍可是承认了公孙瓒的功绩,并借此收拢了民心,死后哀荣可不是乱说!

    自然对于袁谭而言,祭奠公孙瓒并没有任何问题,而且白马义从能得到最好,得不到也无所谓,反倒是去蓟城这一点非常危险,不过正因为危险所以才要去,同样也正因为危险才能了结之前所有的一切,不仅仅是对于公孙家而言,而是对于整个天下世家而言的。

    否则袁家何必将这件事闹到这么大,要通气的话,袁家找不到靠谱的中人,非得几次三番的前去说和?

    难道袁家的谋臣蠢到了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怎么可能!

    刘虞听着公孙续的话,心知这件事已经不是他能再继续接手的了,因而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表示此法可行。

    公孙续也长舒了一口气,他就怕这话说出来,连刘虞这个年年来给他爹上香的人都认为不行。

    “就依此法吧,哪里只有公孙家付出,袁家不低头这种好事。”刘虞端着茶盏缓缓地说道,原本心中的说辞也整理的七七八八,不再打算劝说,公孙续已经做出了答复,他也不需要再给袁家当说客了。

    “我随后就会放出声去。”公孙续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有了刘虞的认同他这边也安心了不少。

    “放出声去就行了,也别和袁家隔空斗法了,没什么意思,袁谭能来最好不过,不能来也别提这件事了,对双方都有好处,见面了下手那是孝道,没见面就出手,只能让别人捡便宜。”刘虞平淡地说道,说实话,这话还真是为了公孙续进行考虑的。

    “嗯,我知道了。”公孙续拱手一礼,表示自己受教了。

    “不过你做好心理准备,你如果这么放出声的话,袁谭很有可能亲自过来的。”刘虞很是郑重的告诫道,袁家的摊子到底有多大刘虞不知道,但是袁家能搞的红红火火,作为家主的袁谭该有的气魄绝对不会太差,三拜九叩这种事情,只拜公孙瓒的话,袁谭未必不会做。

    “他未必敢来啊,我就在蓟城。”公孙续摇了摇头说道,“我只说了在他袁谭来到蓟城三拜九叩之前不出手,并没说过他作完这些之后不出手,他不可能听不出来这话的意思。”

    “话是如此,但是以我之见袁谭回来了,而且你如果不动用大军的话,拿不下对方的,而动用了大军就过了。”刘虞摇了摇头劝解道,公孙续对袁谭下手的话,卑鄙一些也没人说,毕竟父仇就在那里,但动用私兵和动用公器是两个概念。

    前者公孙续做的再过,最后刘备都会站出来给公孙续收拾那个烂摊子的,但是后者的话,公孙续一旦动用了军团,那么恐怕就是刘备也很难保住公孙续了,毕竟动兵的条件是什么大家都清楚。

    公器私用这种事情,是犯忌讳的,有其实是调动大军这种事情,一旦做了,就算是刘备恐怕也只能保住公孙续本人。

    “……”公孙续闻言面色一沉,他确实是想过动用蓟城外的那个整编军团,等袁谭三拜九叩之后,将袁谭弄死在自己父亲坟前,但是刘虞现在这么一说,公孙续才反应过来,动用私兵,闹得再大,也是孝道,而动用了军队,那就过线了。

    “收手吧,袁谭来不来是两说,如果来了,他三拜九叩之后,你动用其他手段都无所谓,军团绝对不要动,私仇是私仇,在这件事你做的过一些,其他人都能理解,甚至违约别人都能看得过去,但动用了军队,公孙家怕是完了。”刘虞叹了口气说道。

    “多谢大鸿胪指点。”公孙续在刘虞的点拨下也明白这件事不能这么干,反应过来之后对着刘虞又是一礼。

    “不必,伯珪就你一个儿子,我能帮忙的话,还是会尽力帮忙的。”刘虞摆了摆手说道,“袁谭以我之见,来的可能性很大,你提前做好你的准备,到时候出手与否就看你了。”

    “我肯定会出手。”公孙续神色执拗的说道。

    “这点我没什么好劝的,虽说我希望你将公孙家做大做强之后再做这件事,但毕竟有令尊之事在前。”刘虞叹了口气说道,看起来确实是理解了公孙续的思维模式,公孙续大为感动。

    “就这一次,如果这次袁谭来了,我在蓟城都拿不下袁谭,那么我也不说什么多余的话了。”公孙续闻言沉默了良久之后,缓缓的说道,他也明白,这个时候如果拿不下袁谭,以后应该是没希望了。

    s:

    。m。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