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四十五章 久远的算计

    “这样的话,我倒可以作为中人。”诸葛亮想了想说道,公孙续是什么样的性格他并不确定,但是审配敢提这件事,也自然是有一定把握,而且之前否了审配好几次,也该同意一下对方了。

    审配闻言面色骤安,随后开口说道,“孔明大可在里面明说,就算是袁家完成白马义从,也不会用于内战。”

    诸葛亮闻言点了点头,原本最后的犹豫也消失殆尽,这一条附带上的话,如果公孙瓒尚在,绝对会应下,那位的性格过于分明了。

    从诸葛亮手上拿到了信件之后,审配也没有再说其他,这件事达成了,其他的事情就算是败了也不算严重。

    【恐怕孔明其实已经猜到我们被公孙续卡住了,只是愿意促成此事而已。】审配带着密信往出走,而诸葛亮在审配的背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审配说出刘虞的时候,诸葛亮就猜到了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不过也如审配预料的那样,诸葛亮确实是愿意促成此事的。

    和其他人不知道东欧平原不同,诸葛亮和陈曦是有书信往来的,东欧平原到底意味着什么诸葛亮也知道,虽说一开始诸葛亮并不认同陈曦这种管理模式,但后来罗马这边的军势却让诸葛亮明白陈曦的做法说不定更正确一些。

    毕竟真要向恒河那样进行迁徙,以罗马人的实力,说不定感觉到危机感之后会和汉室见个生死。

    罗马的蛮子不算人,而汉室的百姓可是人,还不如像现在这样先行维持下去,不让罗马产生危机感,只是在相互恶心,相互消耗,等到实力足够的时候再彻底拿下这里。

    毕竟那片地方,如果不能一口气拿下,期间被罗马确定那片地方的价值之后,汉室要攻占的难度就大的让人绝望了。

    毕竟罗马可不是贵霜这种政令不和,管理混乱的帝国,那是这个时代实打实的最强者。

    汉室虽说有足够的潜力磨死罗马,但那指的是双方贴边的情况下,东欧和罗马的距离,可要比和汉室的距离近的太多,在那种地方开战,除非有一战决定局势的本钱,否则还不如现在这种。

    这也是为什么不管是诸葛亮,还是陈曦都看出来一些东西,但都没有在这一方面说什么,放任袁家施为的原因。

    “但愿能成吧,现在想来这件事应该是从袁家离开北方,前往思召城的时候就定计的吧。”诸葛亮写完信之后看了看,叹了口气。

    虽说袁家这么干有些道德绑架的意思,但是如果真的是在数年前就定计到这一天,那么这次公孙家八成只能允了,如果没有估计错的话,公孙瓒的死后哀荣为何在袁家离开之后突然起来了,想来本身里面就有袁家的谋算吧。

    “这种方式,不知道是许子远的手段,还是其他人的手段。”诸葛亮将信件封好叹了口气自语道。

    如果没猜错的话,公孙续现在说不定已经收到了不少说和的信件,甚至不出意外的话,刘虞已经亲自前去说和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审配出了政院之后轻声的说道,诸葛亮这封信过去之后,应该就能搞定这件事了,刘虞应该已经到了给公孙瓒前去进香的时候了。

    实际上在审配和诸葛亮谈拢的时候,刘虞就已经亲自前往辽东。

    公孙续在成年之后,刘备便放对方出去磨练,而公孙续选择了辽东,刘备思考了一番之后,便放公孙续去辽东任职蓟城太守。

    毕竟公孙瓒的名望在辽东并没有消散,说一个比较诡异的事情,那就是不管是公孙瓒,还是刘虞,在幽州名声其实都不算差,都相当有人望,因为公孙续接任蓟城太守一职,并没有出什么问题。

    加之公孙瓒当年是真有恩于刘备,公孙续虽说只是一个太守,但是和其他的太守完全不同,公孙续手下有一个满编六千人的骑兵团,并且公孙续还兼任着国营大牧场下面一个大型牧场的场主,大运河北段也涉及到蓟城,所以这一方面公孙续也有涉及。

    因而公孙续虽说只是一个太守,但真要说实权的话,并不比普通的刺史差多少,更重要是划归到蓟城名下的大牧场,给公孙续提供了足够多的利益,让他并不需要考虑钱财的问题。

    加之这几年,公孙瓒风评渐好,公孙续也不再那么偏激,性格也逐渐变得稳重起来,支撑公孙家在这一代不倒没有任何的问题。

    “大鸿胪,续这番有礼了。”公孙续在蓟城十里之外接到了刘虞,曾经公孙续因为自己父亲的原因很看不惯刘虞,虽说公孙续不至于向公孙瓒那么夸张,但子类父几乎是必然。

    因而当初的时候,公孙续对于施行教化胡人的刘虞非常看不过眼,不过等公孙瓒倒下,刘虞正儿八经跑来给公孙瓒上香,而且礼仪方面没有任何的缺失,甚至在公孙瓒坟前承认了公孙瓒的功绩。

    表示当年你公孙瓒一开始杀胡人的时候,我为什么不仅没有阻止,还给你钱粮,为你表功,因为我也知道胡人畏威而不怀德,需要一柄钢刀让他们明白这天下是谁的天下。

    可是你公孙瓒之后做的太过了,那么杀下去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所以我才阻拦你,我们之间是路线的争执,而不是私情的争执,所以你倒下了,我没倒下,我回每年来给你上柱香,这个国家需要你这种刀,没有刀在头顶,道理是教化不了敌人的。

    公孙续自此对于刘虞再无任何不满,尤其是后来刘虞每年还真跑来给公孙瓒上个香,公孙续对于刘虞反倒尊敬了很多。

    甚至公孙续继承自公孙瓒那种杀胡务尽的思维,也在刘虞的感染下开始偏向于一手屠刀,一手孔孟,而刘虞见此更是大为得意,更是时不时将自己如何教化胡人,将他们融入汉室的理论教授给公孙续。

    话说刘虞这货内心深处总有一些,“公孙瓒那个家伙我没办法,但是我可以让公孙瓒的儿子学我啊”,这样有毒的想法,但是大致看来公孙续和刘虞现在关系反倒是真不错。

    就像现在公孙续出城十里,冒雪迎刘虞,不管从什么角度讲都是最高级别的礼遇,同样刘虞在开年之前,冒雪北方去辽东给公孙瓒上香也确实是够够的了。

    “伯珪当年要是不那么刚烈,也不至于如此。”刘虞冒雪去给公孙瓒上香之后,回到公孙家的宅子里面,再次老生常谈,反正这话,每年刘虞都要感叹两下。

    公孙续则是轻叹,没有回话,在他看来刘虞老了,有些喜欢缅怀过去了,至于自己的父亲,当年是可以退的,但是公孙瓒的尊严让他宁死不退,甚至公孙续怀疑,如果当初不是刘备派人一定要接他们离开,恐怕自己的父亲会带着他们所有人自焚。

    不过饶是如此公孙续也是非常佩服自己父亲的,公孙瓒的朋友很少,但力挺的刘备在现在真的没有亏公孙家一点,四时节气也派人过来问询,中元节的时候也会过来看看,而且连自己父亲的对手也都承认自己父亲的功劳。

    “宣继,我听人说,最近有人来找你说和。”刘虞在公孙续这边吃了中饭,留下自己最近因为教化胡人而总结出来的思想,端着茶杯轻声的询问道。

    公孙续闻言一皱眉,明显的出现了些许的阴郁之色,“袁家背后指使的,如果袁谭亲来对着我爹的坟三拜九叩这件事还有的谈,其他方式我不会认同的,我可以看在诸夏一体的份上将我公孙家的神速白马完整的练兵之法给他,但袁谭亲来三拜九叩这是底线!”

    公孙续在李条那边补全了神速白马之后,他这边也就成功复原大约一千多的神速白马,本身幽州精骑就有公孙瓒的底子,只是不知道接下来怎么走,素质也够,路通了之后很快就恢复了过来,自然所谓的完整练兵之法并不是胡说。

    加之前前后后那么多人来说和,公孙续又不是真傻,自然明白是谁在后面做推手,说实话公孙续并不介意教授其他人神速白马,但这个其他人之中绝对不包含袁家。

    说实话,第一次确定有人是来为袁家说和的,公孙瓒只是将对方打出去,而不是干掉,已经是这几年被刘虞教育的脾气收敛了,放在前几年,说什么说,直接捅死!

    不过最近来帮说和的人实在是不少,而且有些话确实是扎心了——公孙伯珪若在,必然会在这个时候拉袁家一把。

    公孙续看到这话的时候面色阴沉的简直跟锅底一样,实话,这确实是实话,如果公孙瓒活着,袁家现在在国外和蛮子对抗,公孙瓒绝对可以放下当年的私仇带着白马义从去帮袁家,这是事实!

    可这种事实的先决条件是公孙瓒活着,但是公孙瓒倒下了,倒在了袁家的兵锋之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