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四十二章 评价

    罗马那边到底在玩什么本质上对于汉室而言影响不大,汉室现在就死盯着贵霜,想要将贵霜摁死,只不过受限于投放能力的影响,汉室这边就算是有战斗力,也有些施展不开。

    就跟后世美国打中亚一样,明明实力强了不止十倍,结果那地方硬生生打到美国自己撤军了,汉室和贵霜的差距一方面没达到后世美帝和阿富汗那么大,另一方面汉室贵霜也不止那么一点版图。

    几百万人丢到那种规格的版图上,只要散开,可能要找都不是那么好找,因而汉室虽说相对较强,整体还是非常谨慎。

    这也是诸葛亮通知袁家那边的重要原因,这等大事通通气也好,就算到时候顺风顺水,也就当做一个保障,诸葛亮天生的谨慎,哪怕是本钱足够,在有足够资本冒险的情况下,他还是会做好防备。

    不过审配能跑过来,诸葛亮确实是安心了很多,这次兵力出动,基本将葱岭这边抽空了,虽说打蛇打七寸的情况下,北部贵霜应该会处于疲于应付的状态,但万一腾出一只手,就算诸葛亮有所准备,也会很麻烦,有些东西能不暴露,还是先按着比较好。

    “那么仲达这边还请高将军多多指教。”诸葛亮对着高览一礼,不管怎么说高览现在的水平已经完全出乎了诸葛亮的预料,作为极少数能看出一个人深浅的诸葛亮,很清楚,现在高览非常强。

    而且不同于以前那种只是身体,内气方面的强大,现在的高览真的是方方面面都很强,强到有些让诸葛亮怀疑高览是不是直接换人了,这种引而不发的意志,有点让人吃惊啊。

    “责无旁贷。”高览拱手无比郑重的说道。

    “审军师这边,若是不忙,可以在葱岭这边多呆一段时间,刚好合计一下双方储备的物资,看看是否有重合,或者短缺。”诸葛亮眼见高览点头,对着审配笑着说道,他也有些话想要问询一下了。

    “也好,毕竟接下来这边将会是汉室跨出西域的桥头堡,理所应当的事情。”审配并没有拒绝,他也想看看诸葛亮将葱岭这边兴建到什么程度了,袁家那边有荀谌,许攸,高柔等人忙里忙外,这边撑场子的不少,但真正主政也就是诸葛亮。

    司马懿虽说也很离开,但按照审配得眼光,诸葛亮应该在一开始就给司马懿安排好了范围,否则的话,两人很难和谐相处。

    诸葛亮这边敲定之后,葱岭这边第二支军团便出发了,以高览和魏延为主将副将,以司马懿为军师,南下走帝国坟场尝试通过兴都库什山脉,从北方直接攻击贵霜的要害。

    送司马懿离开之后,守护葱岭的也就剩下万鹏一人,可以说这是有史以来葱岭基地最弱的时候,但诸葛亮却没有任何的担心。

    至于审配则是在司马懿和高览离开之后,未让诸葛亮带领的情况下,四处探查了一遍葱岭兴建的各种工矿业设施,花费的时间并不多,但审配看完却对诸葛亮佩服有加。

    如果说之前诸葛亮率军前去支援安息,攻打两河,并且成功在罗马兵锋之下撤军成功展现了诸葛亮那优秀的统兵能力,那么现在审配所看的就是诸葛亮那比治军更让人震撼的治政能力。

    “怪不得,不管是陈子川,还是李文儒那些人对于诸葛孔明评价都高的可怕,甚至在弱冠之龄扶诸葛亮坐镇这里,原来如此。”审配看完诸葛亮在葱岭的一众工矿业布置,就一个感觉,这家伙的治政能力已经不弱于荀谌,甚至可能已经超越了荀谌。

    那可是荀谌啊,那可是从荀家神仙局之中杀出来的得胜者,比诸葛亮大一轮还要多,而且本身还是天下闻名的智者,哪怕治政并非是对方最拿手的,这么多年的经验结合自身的智力,居然没压下一个不及双十的少年人。

    【这家伙怕又是一个陈子川。】审配看完那些井井有条的布置,以及到处开拓好的牧场,田亩,不由得叹了口气,诸葛亮的表现已经让他明白,为什么李优等人要将这个位置给诸葛亮。

    这些该有的工厂,矿业,冶炼司开起来之后,以后走出来的世家从这里拿物资的成本远比从长安拿物资的成本要低的太多,自然到时候怎么分配就看诸葛亮的心情了。

    然而就以审配现在看到的情况而言,诸葛亮到时候八成能将那些豪门世家制的服服帖帖,并且各个记得诸葛亮的好。

    自然做到这一步之后,诸葛亮退回去,基本不用什么磨练,就能接手丞相位置,再不济也能直接接手尚书令,可以说这个位置直接就是给诸葛亮准备的一个过度位置。

    在这里诸葛亮头顶没有婆婆,想做什么只要能力足够就能做到,而自己做出来的功绩,在接下来自然可以随意使用,换取更大的利益,可以说这地方只要能力足够,平步青云并不是不可能。

    同样这地方也最讲究能力,想想看荀谌建设的时间和比这边还早一些,结果现在诸葛亮居然都能赶上来,虽说双方都属于什么矿都有的工业基地,但先兴建哪个,再兴建哪个,如何使用每一分钱,如何使用人力,这都属于需要学习的东西。

    要知道在八年前的时候,整个汉室能做到指挥百万人进行劳作,还不出现人命级别失误和错漏的只有两个人,一个叫陈曦,另一个叫鲁肃,当然鲁肃是被赶鸭子上架,但能力够强,又有陈曦在侧,算是真正体会了一个进行百万人安置,劳作所需要的花费的精力智慧。

    再之后就是钟繇了,钟繇是真正意义上见钱眼开了,李傕砸了一车蔡伯喈书法让钟繇给摆平自己的黑历史,然后钟繇思来想去,表示李傕都这样了,洗白怕是没可能,但是让人毁誉参半还是可以的。

    李傕当时觉得可以接受,然后钟繇表示方法很简单,咱们将雍凉六百万的百姓,不管是羌人,还是汉人都养起来,这件事就成了,还能给你李傕铸造一个金身。

    李傕就想了想,自己连西凉铁骑都快养不活了,如何养得起这么多人,当时就靠纵兵抢粮才能活下去,你说让我养活,我就能养活。

    钟繇表示重新开挖郑国渠和六辅渠,然后将雍凉变成沃土,这不就能养活了,李傕表示没钱没粮怎么修。

    钟繇想了想给了一个计划,李傕自己做不到,然后表示你提议的你来干,干好了我再给你找一批真货。

    钟繇见钱眼开,直接接了这活,然后干成了,说实话,那次可谓是汉末最大规模的人力总动员,钟繇也是拼了,一年时间硬生生干成了,然后李优给钟繇送了一车蔡伯喈书法。

    甚至为了这个玩意儿,一口唾沫一口钉的李傕连钟繇的朋友都抢了,没办法,凑不够一车,所以只能假装自己是贼匪,冲到据说有这个东西的家里去,直接抢回来。

    将钟繇的那位朋友气的差点自爆,当回头在钟繇手上看到这东西,那位朋友差点当场暴毙,表示钟繇你给我将东西还回来,我们还是朋友,不还回来,我们就学前两年的管宁和华歆割席断交。

    钟繇当场割袍断义,将那家伙赶走,朋友?我钟繇的朋友会有蔡伯喈的书法,那不都是我的吗?你居然敢假装是我朋友,我没有你这种朋友,有多远滚多远,这都是我的,别打扰我欣赏蔡伯喈书法。

    钟繇那个朋友气的半死,直接摔门而去,表示自己认错了钟繇,钟繇不屑一顾,早知道这东西在你手上,我就是派人偷也要偷到手。

    当然钟繇的朋友并没有想到钟繇的思维模式是这样的,更没想到如果他不是这次运气好被李傕打听到将这东西收走,等过几年钟繇知道了非缠死他不可。

    甚至等他凉了要不放手,钟繇亲自去盗墓都要拿到手。

    所以不要和粉丝扯犊子,钟繇这种极端粉丝,你根本不知道对方在追星的情况下,到底能爆发出什么样的潜力,为了一车蔡伯喈书法钟繇都能做到管理上百万人进行大规模工程修建,搞的曹操都怀疑蔡伯喈书法是不是能提高人类上限。

    然而貌似对于正常人没用,倒是对于钟繇极其有效,反正用荀彧的话来说,当时为了那一车书法管理上百万人进行大规模工程修建,还按时按质按量完成的钟繇,可能比自己都要厉害一些。

    哪怕是直到现在正儿八经管理过百万人进行建设规划的也就这三个,其他人最多是有这个潜力,至于说能力,你没这么做过,谁敢保证你能做到,上一个最接近的应该沮授,如果没死的话,思召城现在应该是由他主政,将上百万人的力量发挥出来。

    然而荀谌毕竟不是荀彧,内政只是他兼职,而一个兼职要做到当代都只有一个手的人能做到的程度,怕是想多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