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四十二章 隐患

    早先时候罗马元老院确实偷偷摸摸的想要召唤罗马历史上那些伟大的皇帝,然而还没有开始,只是有这个想法之后,就被塞维鲁叫停,之后罗马元老院算是给了塞维鲁一个面子没在这方面做文章。

    一方面是元老院也觉得这么做有些不对头,另一方面元老院现在还勉强算是由精明能干的那些人掌控着,帕比尼安那群人还没死,元老院就算是有些群魔乱舞的意思,但好歹大方向是没什么问题的。

    这群人要眼光有眼光,要能力有能力,自然知道降临一个神圣最多是武力能不能解决的问题,而降临一个大帝那就成了罗马政治问题,所以塞维鲁叫停这件事之后,元老院那些干活的元老也帮着塞维鲁将这件事压下去了。

    总体而言,罗马的爱国教育确实是不错,至少罗马上层在三世纪之前确实很少有为了个人私欲而颠覆这个国家的,

    就算是凯撒和马可斯?布鲁图斯之间的问题,导致的马可斯?布鲁图斯强杀凯撒,本质上也是帝制和共和的矛盾,真要说两人之间的私人矛盾还真不大。

    甚至凯撒本人非常看好马可斯?布鲁图斯,甚至在对方出现在暗杀现场的时候,长叹了口气,直接说出了“还有你吗,布鲁图斯?”

    由此可见凯撒对于对方的看法,而实际上在一开始布鲁图斯也是承认凯撒的伟大,但是后来随着凯撒越来越伟大,他生出了终结共和的想法,进而双方才分道扬镳。

    元老院这边要说的话,历来就是和罗马皇帝对抗的急先锋,但大体上是越往后元老院越作死,越往前元老院越冷静,而二世纪末刚好是分界点,等这一波元老死后,元老院里面大概剩下的都是商人了。

    自然现在的元老院还算是为了罗马考虑的元老院,一群大佬发力叫停了这件事之后,元老院之中虽说还有人不太甘心,但是实在是没有人敢做这件事,因为盯得人太多了,最后大多数元老也就放弃了。

    可以说,接下来要不是克劳狄乌斯家族作死,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可惜有些时候就是事与愿违。

    其他元老都算是放弃了这件事,唯有克劳狄乌斯家族上心了,毕竟这个家族的姓氏源泉之一就是凯撒,而且十三蔷薇的覆灭,让这个家族面上无光,得知了有这种方式能见到先祖之后,克劳狄乌斯家族难免想要一试,毕竟那可是自家的先祖啊!

    失去了十三蔷薇之后,克劳狄乌斯家族虽说还是罗马最顶级的大贵族,但是已经和曾经那种掌握着一个顶级军团的家族有了很大的不同,更何况,从某种角度讲十三蔷薇是这个家族的颜面。

    因为十三蔷薇军团算是历史上在凯撒讨伐高卢的时候,在大军全部懈怠之后,凯撒亲自率领渡河,并且获得极大胜利的军团,也即是说这军团是先祖率领的近卫,近乎就是这个家族颜面。

    然而全军覆没了,鹰旗也没有了,后备的士卒全部转到了第二辅助军团,和曾经的第二辅助抢天赋,抢旗号。

    为了这些后备士卒,为了让十三蔷薇还能再留下一些痕迹,克劳狄乌斯家族将自家所有的青壮全部压在了第二辅助军团之中,帮扶十三蔷薇的后备士卒,尽可能的让他们反吞掉第二辅助。

    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自己家族做的孽,自家来摆平,哪怕是十三蔷薇的鹰旗没有了,十三蔷薇也不能彻底倒下。

    然而他们都知道十三蔷薇是真的没有了,以后就算是这些后备士卒真的达到了巅峰,那也不再是十三蔷薇,而是第二辅助军团,他们克劳狄乌斯家族的颜面已经在那一战之中消失了。

    这种感情,促使这家族在禁令之下迈出了那一步,他们想要召唤凯撒,召唤他们先祖之一。

    这种事情理所当然的失败了,一方面罗马皇帝并非是想要召唤就能召唤,现世帝国的先帝,也是有着相当的保护,避免被打扰的,另一方面凯撒的情况过于复杂,正常的方式根本无效。

    克劳狄乌斯自然是失败了,可这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很快就有风声传递了出来,之后便是塞维鲁生出危机感,蓬皮安努斯回罗马去和元老院接触,然后确定这件事克劳狄乌斯家族搞的鬼。

    这就很纠结了,蓬皮安努斯收到这个消息之后,一方面是感觉到经验,另一方面又觉得理所当然,毕竟他也是这个姓氏出身的,自然能明白凯撒对于这个姓氏到底意味着什么,也能明白和凯撒一同渡河作战的十三蔷薇对于这个家族意味着什么。

    走到这一步,对于蓬皮安努斯来说也不算是出乎预料,勉强也算是情理之中,只是蓬皮安努斯也头疼如果凯撒真降临了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毕竟蓬皮安努斯就算是爱国,也是有私欲的。

    就算是这家伙天天想将克劳狄乌斯这个姓氏从自己脑袋上拿走,但如果现在是凯撒领头的话,蓬皮安努斯未必不愿意承认这个姓氏。

    凯撒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罗马军制体系,鹰旗体系最后的完成者,意味着罗马当前大多数能打的军团的建立者。

    甚至说一句不好听,罗马现在所有能打的军团,基本上都和凯撒有着相当的联系,除了极少数鹰旗军团,其他甚至可以说是由凯撒直接组建或者赋予其战斗力的。

    罗马皇帝护卫官军团,这军团虽说是从一开始就存在的,但是定性为皇帝护卫官军团,定型为军魂,这都是在凯撒手上完成的,凯撒之前罗马可是共和制度,有个鬼皇帝。

    因而只要确定凯撒已经下场,蓬皮安努斯就需要审时度势,到底选择塞维鲁,还是选择凯撒了,这家伙是一个聪明人,能从康茂德那个时代活下来,还活的更好的,都不是省油的灯,除了能力,还需要对于局势的把控能力。

    一旦凯撒进场,蓬皮安努斯就必须要争取时间,不管是为塞维鲁争取时间,还是为凯撒争取时间都是需要争取时间,这一点不可改变。

    实际上这些在蓬皮安努斯回罗马的时候就已经想清楚了,然而来到罗马确定了局势之后,蓬皮安努斯长舒了一口气,凯撒没下来。

    克劳狄乌斯家族现任的族长还没能力在蓬皮安努斯的眼皮底下说谎,凯撒确实没有下来,这是一个好机会。

    当然对方也承认自家确实是这么干了,但是没有将先祖拉下来,蓬皮安努斯听闻这话之后,便也没有追问,果断决定将这个锅甩给元老院那些商人,洗清克劳狄乌斯家族身上的嫌疑。

    相比于之前上脑了的克劳狄乌斯家族,蓬皮安努斯很清楚这件事到底有多大的影响,一旦塞维鲁的位置动摇了,那么塞维鲁绝对不介意下狠手,克劳狄乌斯家族要是暴露了,那么迟早出事。

    就算是蓬皮安努斯每天跳着表示自己一定要摘掉克劳狄乌斯这个姓氏,可真要说的话,他对于这个家族还是有着相当的敬畏,毕竟这是他血脉的源泉,他也不想让这个家族就这么倒下。

    更何况最近蓬皮安努斯抵押矿山拿到了大笔的款子,但是由于来回抵押欠的款子有些多,蓬皮安努斯寻思着要不要将借款人干掉算了,这样就不用还钱了,刚好清洗一下罗马元老院里面,减少一下里面那难闻的铜臭味。

    蓬皮安努斯的执行能力很强,本身又是位高权重,在接触了克劳狄乌斯家族之后,果断开始清洗嫌疑,然后快速的给那些罗马元老院里面的大商人上黑材料,很快就将克劳狄乌斯家族摘了出来。

    这一过程之中,虽说有一些罗马元老院的元老看出来了一些东西,但也都当作自己眼瞎了,帕比尼安直接病了,乌尔比安则是和帕比尼安一起住院了。

    作为罗马帝制时代最后的两大法学家,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算是对于蓬皮安努斯的纵容,毕竟他们一直以来修正完善的法律,就这么被蓬皮安努斯在践踏,然而处于爱国情怀,这俩货直接来了一个眼不见心不烦,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至于其他真正干活的元老,也都多多少少看出来一些东西,但是一方面因为不断涌入的商人将元老院弄得乌烟瘴气,一方面也是觉得蓬皮安努斯不会做的太过分,看出来的所有人都各干各的活,统统都没有发言,然而蓬皮安努斯面无表情的开搞。

    在一众顶层元老的放纵之下,蓬皮安努斯实锤了元老院三分之一元老的黑材料,就等着塞维鲁一回来,大军军管,直接咔嚓,到时候将这群蛀虫全部干掉。

    至于其他人连敢往这一方面想都不敢,估计在事情发生之前,绝对没有人会想到蓬皮安努斯会疯狂到这种程度,这可是三分之一的元老啊,就算大部分都是腐化的商人,但也是这个国家的上层,而蓬皮安努斯笑眯眯的准备下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