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三十七章 看与不看

    因而在其他人眼中袁家也还就是那个曾经的袁家,说强很强,可要说和罗马过手,差得远。

    实际上,现在的现实情况是罗马只要不派正规军过去,就日耳曼蛮子拿东欧那片斯拉夫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毕竟这个时代的东欧平原一直属于斯拉夫人的自留地,而斯拉夫民族是一个有露天矿,有肥沃土地,但是靠着渔猎,使用石斧等石质武器混到五六世纪还是部落的奇葩民族。

    一般来讲欧洲三大蛮子的鄙视链底端就是斯拉夫人,人家凯尔特人好歹是世界史上最早点出冶金,使用铁器的民族之一,日耳曼民族也算是青铜器使用成员的佼佼者,唯有斯拉夫人用石器……

    不过毕竟占着一片好地方,人多,长得壮实,天生能打,东欧平原除了冬天难过点,其他时候吃的东西随便找找就有,加之在斯拉夫人没有组建萨摩公国之前,这个民族相当团结。

    当然自从建国之后,这个民族逐渐变成了史上最不团结的民族。

    总之斯拉夫人被袁谭一人喂了二斤酒,团结的他们要么集体不抱袁谭大腿,要么集体抱袁谭大腿。

    看在高度酒的份上,斯拉夫人选择了集体抱袁谭大腿,之后斯拉夫人瞬间就起来了,日耳曼人什么的想要打进来,开什么玩笑,让你罗马正规军来,其他渣渣,谁也别想进去。

    按照现在斯拉夫人和欧洲蛮子的冲突剧烈程度,审配估计着,罗马干掉了安息,肯定要找斯拉夫人算个总账,当然这里面十有八九也有敲打袁家的想法,就跟审配这个局外人能看清楚安息的情况一样。

    审配还真不信罗马看不出来现在这种情况到底是谁在搞事,就算到时候签了同盟条约,互不侵犯,罗马拿走所有的钱粮物资,汉室接收所有的土地人口,想来回头罗马也会揣着明白当糊涂,狠狠地打上一波斯拉夫人,不说打死,至少也要临走之时爽一下。

    老袁家在这段时间跳的有些太欢了,而且东欧这地方接手了两个和罗马有仇的民族,并且给与了庇护。

    斯拉夫人这个勉强还可以算是新仇,打一下解决问题就是,但凯尔特人和罗马的仇太大了,双方的积怨可以延伸到罗马刚刚建国的时候,不过现在风水轮流转,罗马已经有了算总账的本钱。

    到时候,罗马肯定要和凯尔特人算账,而以现在的情况,袁家如果将凯尔特人交出去,那肯定什么事情没有,问题是审配不想将凯尔特人交出去,毕竟袁家手上的每一张牌都是他辛辛苦苦攒下来的,罗马就算是强,袁家这边也不会说低头就低头。

    怎么样才能收获人心,共患难,同生死,思召城已经建起来了,百姓也逐渐的迁过来了,但内部的矛盾冲突还有很多,谁是自己人这个问题也到了必须要考虑的时候。

    人心总是最难琢磨,要吸收,要融合,仅仅靠着袁家现在的力量根本不够,而以罗马为推手的话,倒是很有可能完成,只是选择这种方式的话会非常的危险,甚至袁家覆灭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反过来说的话,这件事要是能做好,袁家最后一块拼图就会完成,毕竟这个时代,真的是时间不等人啊。

    当然这些话,审配并不会告诉司马懿,也许到时候司马懿会知道,但是现在就算了吧,李傕倒向加纳西斯之后,汉室这边也有一部分的情报透露出去了,因而到时候只要演得好,问题不大。

    至于说为什么具备判断对错的加纳西斯会因为正确情报做出符合审配计划的判断,这就是各家智谋之士的能力了。

    毕竟李傕当时已经表明了,汉室也不是铁板一块,自己这个池阳侯要说也够强了,有实力驻守边郡,但驻守这边不光自己一个。

    罗马对于汉室的制度不太了解,虽说研究了两下,但就跟汉室拿着贵霜的体系看了好久,还是一片混乱一样。

    最后罗马还是套了自家的模板才勉强弄明白——也就是边郡公爵作为国家边境军事政治一把手,侯爵作为公爵的副手。

    然后对比一下汉室,哦,没有公爵,侯爵分了三级,问一下李傕的爵位,池阳侯,哦,乡侯,以前是县侯。

    加纳西斯回头问了一下为什么掉级了,李傕给回了一句,当年在国都作死作得太严重,跑路了,能留个乡侯的位置,都是给面子了。

    加纳西斯也没往严重了想,只是想了想李傕的实力,麾下貌似有两万多人,特别能打,还有一堆蛮子,整体比自己这个边郡公爵差点,但武力确实不下于按照规定的三个鹰旗军团,算是比自己弱点。

    有了这个对比加纳西斯就心里有数了,然后就问了两下关于那个死都不撤走的袁家是什么鬼,李傕嗤之以鼻的表示,那家和人在国内争帝位,算是最有希望的两家之一,然后被打出来了。

    瞬间加纳西斯就懂了,原来是争帝的失败者,罗马前些年也争帝啊,塞维鲁就是其中的成功者,而想想敢于争帝的侯爵,在失败之后尚且未死,这实力哪怕是削弱了一些应该也很强。

    而且对方和汉帝国当前最上层对抗过,那么现在跑出来不听指挥也是理所当然的情况,同样这么一来加纳西斯对于所谓的邺侯也就有了几分了解,实力上先给李傕乘个二,再算算其他的,加纳西斯就有些头疼了,这样一个顶级侯爵不好对付啊。

    上报了塞维鲁之后,塞维鲁表示汉室邺侯这件事先放在一边,等解决了安息再说,现在要对付袁家的话,虽说也能做到,但是现在的心腹大患是安息,等弄死了安息腾出手来再说其他的话。

    对此加纳西斯表示理解,他也是这个想法,这也是为什么袁家在冬都泰西封东北的位置跳的非常欢的重要原因。

    不过这种这种欢实,审配和荀谌等人也看出来了其他的危险。

    那就是罗马已经将这件事记在本本上,等着日后算总账,不过对于审配等人来说,只要不是现在算总账,后面再算,他们扛过去的把握还是有几分的。

    只是这些东西有些随机应变的意思在里面,审配现在也有些担心接下来的事情会怎么发展,说起来,审配有一种直觉,一种因为长时间关注阿尔达希尔而产生的直觉。

    那就是,如果在接下来的泰西封决战的时候,汉室没有特意针对阿尔达希尔的话,就算是泰西封陷落,沃洛吉斯五世战死,这个青年人也绝对不会死在那里。

    这种直觉完全是审配观察阿尔达希尔太久,产生的一种见多了奇迹,自觉奇迹还会在阿尔达希尔身上发生的直觉。

    甚至因为这种直觉,审配对于阿尔达希尔都产生了一种重视,说实话,如果不是他早已将一切献给袁家,就他这么长时间关注阿尔达希尔,他自己可能都会因为阿尔达希尔的魅力投向对方。

    如果说曾经的阿尔达希尔只是一个骄狂的青年,一个庇护在祖辈余荫之下的青年人,那么现在阿尔达希尔已经有几分王的气度。

    甚至审配怀疑,如果沃洛吉斯五世战死在冬都泰西封,阿尔达希尔身上最后的几根束缚被斩断,这家伙可能真的会一举化龙。

    “唔,孔明对于阿尔达希尔怎么看的。”审配突然转移了话题。

    “孔明啊。”司马懿想起现在越来越沉静,甚至连他都看不出深浅的诸葛亮,摇了摇头,“不知道,他很少提阿尔达希尔,对于阿尔达希尔的情报搜集也告一段落了。”

    “原来如此。”审配闻言沉默了一会儿,他已经明白了诸葛亮的意思,看来对方比自己发觉的还要早,而且比自己还要果决。

    审配在下手不下手之间来回徘徊,他非常看好阿尔达希尔,因为观察的太久,审配甚至认为阿尔达希尔有重塑安息帝国的可能。

    罗马-安息在冬都泰西封的大决战,阿尔达希尔虽说绝对会参加,但就审配现在看到的情况而言,哪怕其他所有人都战死,阿尔达希尔怕是也会杀出来,那么杀出来的阿尔达希尔如何安排呢?

    审配考虑的就是这个,杀,或者扶持。

    审配也曾想过将阿尔达希尔招纳到袁家麾下,但是观察了那么久,试探了两句,审配就放弃了,袁谭现在的表现就像是一块还算不错的钢铁,经过千锤百炼成就了一柄神剑,但这等神剑,和某些从材料上就超越了极限的神器还是有本质的差别的。

    袁家虽大,容不下阿尔达希尔啊!

    杀得话,可以说这是审配极少数不敢保证自己能击杀掉的对手,一旦没有拿下,那么落井下石,会更招人恨。

    因而一直以来审配并没有下定决心,没想到诸葛亮这边居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既然看的多了会影响判断,那么就不看了,到时候杀或者扶持,哪个好处多,就是那个!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