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三十六章 无力回天

    “你如果也在安息战场的话,看着那三个人真的会有那种感觉,那种有些像是必然的感觉。”审配对于司马懿肝痛的询问只是随意的敷衍了几句,他还等着回去接收安息的部分遗产,至于阿尔达希尔,算了吧,就算是投过来,袁谭怕也压不住。

    “话说你现在认为就算是出了军魂,安息也没救了?”司马懿也能听出来审配话语之中的敷衍语气,但并没有在意,转而换了一个话题,“按说出了军魂,安息就算不能赢,也能逃出生天啊,到时候放弃冬都泰西封,撤往扎格罗斯山脉以东,再退往里海就是。”

    司马懿的方式完全是欺负罗马腿短,但是不得不承认罗马人的腿确实很短,这种方式放在现在确实是异常的有效。

    安息的版图并不小,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也就意味着有着极大的回转余地,要是能铸造出军魂的话,以空间换时间未必不行,

    “没救了,一方面是出了军魂,安息也打不穿罗马的包围圈,另一方面,据我的观察,罗马人大概对于安息的心思也有了准备。”审配缓缓地说道,他在局外,看的还算是清晰。

    “军魂毕竟是奇迹产物了,初一诞生的军魂能创造出什么样的奇迹我们又如何能确定?”司马懿皱了皱眉头说道。

    “军魂是奇迹啊,但是罗马有打碎奇迹的本钱。”审配带着些许的怅然说道,“毕竟不是无敌,按照我现在看到的情况,安息就算是有人在战场晋升军魂军团,也改变不了接下来的大局,除非安息能一次性晋升两支,才有可能能杀出去,而这种事情,也就是想想而已。”

    司马懿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这次他清楚的感觉到了罗马的恐怖,两只军魂军团,还是当场晋升的,都不说其本身的战斗力了,对于自身士气的加成,以及对于对方的士气的压制有多恐怖想想就知道了,这种情况都近乎天命加成了,然而居然也仅仅只是杀出去。

    不过要是真出了两支军魂,而且杀出去了,那么安息说一句卷土重来也就不算是虚的了,有些时候只要过了最致命最黑暗的时期,黎明和美好就会真正的降临。

    更何况要是在安息最接近完蛋的时候,罗马倾尽全国之力尚且都没有成功覆灭掉安息的话,那么罗马本身也会产生动摇。

    可以说接下来的角力会决定两个纠缠了数百年的帝国的命运,一切的恩怨情仇都会在此画上休止符。

    “终究安息是到极限了,说起来,我对于沃洛吉斯五世的评价很高。”司马懿感慨不已地说道,沃洛吉斯五世哪怕是不当皇帝,放在汉室也当得起人杰二字。

    可惜了,安息若败,沃洛吉斯五世肯定不会独活,拼到了这个程度,冬都泰西封现在依旧在拼杀的那些安息文武绝对不乏殉国的觉悟,不同于一开始的侥幸,不同于一开始的杂念,到了现在还在奋战的那些人,早已放下了生死。

    人类这种生物,理性和感性是很难分清的,但是到了这种程度,哪怕是曾经贪污受贿,曾经卑躬屈膝的那些人,在战火,在国破家亡的压力下,也早已成长了起来。

    也许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要战到这种程度,但是到现在泰西封的士卒每一个都知道就算是死,也绝对不能后退。

    战争打到这种程度,沃洛吉斯五世曾经奢求的安息脊梁早已铸成,然而这也才是第一步,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如何保住这足以让安息浴火重生,立于天地之间的脊梁。

    同样罗马要敲碎的就是这些已经觉悟了的安息人的头骨,这些人如果杀出去了,安息就算是输掉了冬都泰西封,他们也迟早会打回来。

    如绵羊一般的浑浑噩噩百姓有多少都不会对于罗马造成影像,但十余万筋断骨折,依旧不屈不挠的强者,哪怕日后肯定会堕落,但是在他们堕落之前,也绝对将安息这架即将的崩毁的车架重新拉回正道,人最渺小,同样也最伟大。

    “没用了,沃洛吉斯五世也到极限了。”审配平淡的说道,一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即将亡国的君王,为了那一线希望奋死一搏,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种感受,审配深有感触。

    “是啊,既然你都能感受到无可挽回了,他应该也知道吧。”司马懿神色变得更为阴郁,“而知道了,还拼尽全力,话说我们的历史上有这种皇帝吗?”

    “……”审配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说实话,还真没有,逆势敢拼的君主不是没有,但拼到让局外人都感觉到天命至此,如之奈何的还真没有,更可怕的是,都这样了,还在拼。

    “可惜了,生不逢时。”司马懿也只能对此表示可惜了,其他方面确实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在你看来,罗马接下来怎么走?”

    “罗马已经将自己数十万大军磨砺完毕了。”审配平静的说道,“而且塞维鲁的君主天赋,我们终于得到了准确的消息,安息倒下之后,我们怕是要面对一个堪称恐怖的帝国了。”

    “君主天赋?”司马懿愣了愣神询问道。

    “是啊,君主天赋。”审配叹了口气说道。

    “我记得之前孔明说过,塞维鲁的君主天赋是每消灭一个敌对势力,己方参战人员获得永久性加持……”司马懿想了想说道。

    “并非如此,据子远估计,永久加持是真的,但是不是己方参战人员那就未必了,因为以前覆灭的势力根本不足以给罗马全体提供加持,那么换成安息呢?”审配看着司马懿缓缓地问询道,司马懿的毛都炸开了,这么一想的话非常合理啊。

    “干掉一个帝国,获得全体加持!”司马懿头皮发麻的说道,然后看向了审配,“我想到了某个堪称恐怖的可能。”

    “很不幸,许子远已经基本确定了这个可能的真实性。”审配带着笑容,但是却让人丝毫感觉不到笑意,有的只是冰冷。

    “这不是作弊吗?”司马懿怒骂道。

    “不算是作弊,按照子远的说法,覆灭帝国本身就会有一定的加持,而塞维鲁的君主天赋只是加强了这个效果而已。”审配摇了摇头说道,“更何况,不管怎么说,我们也阻止不了这件事,哪怕我们现在直接和罗马翻脸,也来不及了。”

    “我们去覆灭贵霜!”司马懿双眼冰冷的说道,“既然弄死安息会有加持,那么弄死贵霜必然也有,贵霜这个国家看着糟心,但是根据我们的分析,这个国家只能说内部管理混乱,如果有一套高效的行政管理体系,绝对不弱于我们。”

    “怕是不行。”审配摇了摇头说道,“子远估计我们身上已经有了覆灭帝国的加成,更何况我们和贵霜的战争算不上帝国之间的碰撞,我们大概很难承认大月氏建立的这个国家是帝国吧,在我等看来大概也就是地方势力的斗殴,只是规模大了一些。”

    司马懿闻言陷入了沉默,虽说这话难听了点,但这话是实话,汉室可以承认罗马是帝国,可以承认现在拼到快灭国的安息是帝国,但是汉室绝对不会承认贵霜是帝国。

    哪怕贵霜这个国家拥有着不下于帝国的战斗力,在汉室这里贵霜永远都是自己藩属小弟,大月氏的五支之一!

    因为只有这样汉室打贵霜才是名正言顺,其他方式都存在法理问题,所以至始至终,汉室对于贵霜就没宣战,而是发了公文择人斥责!

    “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罗马壮大?”司马懿神色冰冷的说道,“我可不认为他们会永远呆在扎格罗斯山脉,也不会认为他们数以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都是别人送给他们的。”

    “短时间的话,我们和罗马不会有什么大的冲突。”审配平静地说道,“更何况,罗马就算是要找茬,也是找我们。”

    话说间审配指了指自己,司马懿瞬间领悟。

    “哼,诸夏一体,何来你我,敢打你,就是在打我们。”司马懿随后就否了审配的提议,“而且你也说了,短时间而已。”

    审配没说话,袁家的情况很复杂,东欧平原现在已经开垦,并且早在数个月前已经收割了,斯拉夫人虽说将很多粮食都拿去酿酒了,但是剩下来的粮食也足够这群人从今年吃到后年。

    毕竟东欧那个地方,再怎么说也是最大规模的黑土地,更何况乌克兰粮仓就在斯拉夫人手底下,以前是没有点种田这个技能,现在被袁家带着点出来了,很多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然而这里就涉及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那就是袁家收了斯拉夫人和凯尔特的遗民,并且袁家给谁都没说。

    陈曦虽说猜到了,但是陈曦抱着肉烂锅里的想法,也就袁家勉强有可能守住,自然没提这件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