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三十三章 请司空指点

    刘桐从韩信那边离开之后就赶紧让人去找曹操,虽说对于手上这玩意儿还是有很大的怀疑,但韩信既然表示可以让曹操帮忙检测一下,刘桐哪怕有所怀疑,也会找曹操试试。

    和自家朝堂上那些将军不同,刘桐根本不懂兵法,而且还不是陈曦那种不懂,而是完全不懂,对于兵法的认知简单的讲,也就俩字,输和赢,输了就是弱,赢了就是强。

    至于其中的变化什么的,刘桐又不是按照皇帝培养的,更何况就算是按照皇帝培养的,懂兵法的皇帝也寥寥无几。

    去找淮阴侯帮忙,也是因为韩信被吹了好几百年,刘桐觉得韩信好厉害,应该能帮上忙,回头觉得有问题,只是看到了兵法之中自相矛盾的部分,可惜由于自身在这方面差的太远,只能说两句,就被韩信说服了,表示感谢之后就准备离开。

    真正发觉不对是丝娘的那句话,韩信输给陈曦了。

    你让一个菜鸡认识到输的原因是什么,是很艰难的,有其实是对于刘桐这种抓不住聊天主题,而韩信这种情商低到没办法交流的家伙,于是两人将天聊死了。

    不过最后刘桐决定还是听韩信的,毕竟她自己根本不懂这玩意儿,找一个专业人士来验证一下就行了,至于专业人士是谁,那当然是曹司空了啊,爱岗敬业,随叫随到的曹司空。

    “呼呼呼。”刘桐深深的吸了口气,将禁卫军传召了进来,“去通知曹司空过来,就说我有东西需要他查阅一下。”

    “这东西到底能不能用啊。”刘桐在禁卫军走了之后,抓起自己好不容写完的东西,有些心累得想到,在她看来这里面满是冲突,甚至根本就是前言不搭后语,前面都说了要立于不败之地而后胜,后面就开始哔哔说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这兵法根本就是有毒好吧,这样一个东西送给陈子川真没问题吗?虽说刘桐不介意自己给陈曦送一个错误的兵法,但是能送给正确的话,最好还是不要送个错的,这样对大家都好。

    “不知道诶。”丝娘摇着小脑袋连连说道。

    “这可是你提议的啊,如果用不了,我就在你脑袋上绑个铃铛。”刘桐捏了捏丝娘的脸蛋说道。

    “为什么要绑个铃铛?”丝娘不解的看着刘桐。

    “这样摇一摇,听到铃铛声,我就知道某人曾经蠢过。”刘桐抓着丝娘的脸蛋扯了扯,而丝娘歪了歪头,刘桐莫名的觉得丝娘变得更为可爱了,然后不等刘桐开口,丝娘的脑袋左右的环髻上就多了两个铃铛,之后就开始铛铛铛,铛铛铛了。

    “是这样吗?”丝娘的摇了摇头,环髻上的四个铃铛就开始叮叮当了,看的刘桐目瞪口呆。

    “你这怎么突然就有铃铛了。”刘桐无语的看着丝娘说道。

    “我见过铃铛啊,然后制作四个铃铛啊,我觉得铃铛挺不错的。”丝娘完全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至于刘桐发觉自己根本没有话说。

    “铃铛还行……”刘桐沉默了一会儿,决定还是承认这个事实,铃铛还行,铃铛还不错。

    另一边在刘桐开始研究丝娘脑袋上出现的四个铃铛的时候,曹操也正在和荀彧品茶,而期间荀彧难免又开始给曹操传播关于香料的一些知识,总之荀彧对于熏香的了解水平远超正常人。

    “文若,我觉得熏香你还是少点一些,当年华医师说过,这种东西难免有毒啊。”曹操安安静静的听完荀彧的讲解之后,叹了口气告诫道,自家手下最看重的谋臣,除了超级喜欢熏香以外,没有任何的不良的嗜好,但这个嗜好,真不好啊。

    “这都是我开发的第十三款熏香了,那次被华医师说了之后,我就去重新调配了,虽说香味是一致的,但里面的配料一样发生了变化,现在完全无毒了。”荀彧略有得意地说道。

    有毒咋了,有毒我不会换无毒的啊,我荀彧就算是不靠脑袋吃饭,出去去混一个调香师,我也能活的好好的啊。

    对此曹操完全不想发表任何的感言,在曹操看来,荀彧别说不依靠脑子和调香了,就荀彧这张脸,就足够了。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荀彧却一定要靠脑子吃饭,而且还吃得让很多人绝望,这水平之高,除了遇到了陈子川那个bug,其他人基本都不可能是对手,荀彧实在是强无敌。

    “无毒的东西,就这么点着,是不是也有些其他影响啊。”曹操带着劝慰的口吻说道,至于荀彧能不能听进去,曹操觉得肯定是听不进去,别的方面都还好说,就熏香这个,荀彧是真有毒。

    “全都是正面影响啊,可以平心静气,可以恢复精神,可以消解压力,等等,效果非常不错。”荀彧平和的神色上,带上了一抹得意,对于熏香这条路,荀彧是引以为傲的,其他人统统不如自己。

    “……”曹操无话可说,一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心下无奈的安抚自己——荀彧开心就好,开心就好。

    “对了,我最近闲暇时间又研究出来了新的熏香,这次使用的是龙涎香进行的定香,应该更有效一些……”荀彧想起自己构思的新版本,面带向往之色,没办法,除了调香以外,荀彧已经没有其他爱好了,或者说爱好已经被荀彧的主业逼死了。

    说起来荀彧也就只有和曹操在聊熏香的时候,不懂聊天的乐趣,其他时候,情商高的爆表,这到底是因为沉迷于自己的世界看不到呢,还是因为对于熏香的爱,而扭曲的人性呢?

    就在曹操准备发表感言的时候,侍从突然前来通知曹操,说是长公主邀请曹操前往未央宫,那一瞬间曹操就感觉自己的头有些疼。

    “文若,你在这边稍待,我去一趟未央宫,很快就回来了,长公主那边有些事找我。”曹操哪怕是头疼,也保持着对于荀彧的笑容。

    荀彧点了点头,目送曹操离开,住在曹操这边什么的,荀彧也干了很多次,一点尴尬都没有。

    曹操问了禁卫军两句,然而这次禁卫军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也就没有办法给曹操提示,因而曹操只能将之当作小女孩心性不定又出了什么幺蛾子之类的事情了。

    说起来曹操对刘桐还是相当可以的,虽说曹操的脑壳疼,有不少都是被刘桐气出来的,但整体而言,曹操对于刘桐确实非常可以。

    一般情况下都是随叫随到,而且有任何麻烦曹操都是直接顶上去,真出事了,曹操也二话不说直接背锅。

    这也是为什么刘桐经常有事就找曹操的原因,相对而言曹操更全能,而且更靠谱,什么麻烦都能解决,找刘备的话,刘桐好几次找刘备,刘备解决问题的方案在刘桐看起来有些奇葩。

    更何况兵发这种东西,刘桐觉得还是曹操更靠谱一些吧。

    “见过长公主。”从雪地里面走过,进入温暖的未央宫之后,曹操眼见在哪里正抓着丝娘环髻摇来摇去的刘桐,眼角不由得抽搐了两下,然后就当作什么都没看到。

    这么久了,也该习惯了,要是看到这种情况都头疼,曹操觉得自己大概早就应该天命将近了。

    “曹司空,坐这边吧。”刘桐指了指一旁的位置说道。

    这个时代只要不是罪臣,都是有座位的,这个习惯一直从先秦延续到唐朝,区别只是座位的高低,以及座位的位置,外加待遇而已。

    汉朝三公坐而论道的意思是,我不仅仅坐着,你们还要给我在我面前的几案上摆上茶水。

    至于丞相的话,位列三公之上,不管是在什么地方,丞相拜见皇帝的时候,皇帝都需要起立,然后赐坐给丞相。

    不过这个礼遇在宋朝的时候彻底消失了,唐朝的时候,诸大臣,宰相也是有座位的。

    “司空,此物乃我抄录于书阁的兵法,还请司空品鉴。”刘桐有些无奈的说道,“因为此兵法在我看来总有一些前言不搭后语,自相矛盾的地方,因而不得不将司空请来,代为指点。”

    “长公主稍待。”曹操点了点头,心下满意,看了看这兵法的厚度,今天不错,下朝之后,刘桐没有胡来,抄兵法也算是一种磨砺,不错不错,蔡琰教的的确实不错,性子很是有所收敛啊。

    至于说兵法自相矛盾,前言不搭后语什么的,曹操根本不在意,要不自相矛盾才是怪事,所谓的“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这话十个将军怕是有十个做法,兵法这东西,就是这样。

    统一的准则什么的,基本都是一些比较空的废话,什么兵者诡道也,什么能而示之不能,近而示之远,知道为什么兵法不告诉你怎么做到这些事情吗?因为谁能知道你遇到是什么情况?

    写的虚一些对于大家都有好处,反正都是理论,虚一些,实一些都没有什么问题,那何必写实了给自己挖坑?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