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三十二章 你被陈子川打败过

    “你想的太多了,只要内容是真的,署名也是真的,什么时候写的不重要。”韩信翻了翻白眼说道,“实际上你大可认为这是我几百年前思考出来的兵法,只不过现在写出来而已。”

    刘桐这个时候眼角已经有些抖了,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信才是见了鬼了吧,不过想想的话,韩信和鬼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一点刘桐的思维就有些飘了,毕竟韩信可是鬼啊,但既然韩信是鬼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怕呢?按说自己不是应该很怕鬼吗?为什么一点都不怕啊,更何况这鬼还和自己祖上有仇啊!

    想到这里刘桐不由得上下打量了一下韩信,大概是因为韩信被丝娘这种弱鸡逮住了都能往死了揍,揍到抱头蹲防,所以根本不恐怖,反而还有些让人发笑,因而自己才没觉得对方是鬼吧。

    “安心吧,兵法就是兵法,别想那么多。”韩信无奈的看着刘桐,眼见对方打量自己的眼神,还以为有些担心,心下不由得觉得这一代的长公主不行,和刘邦那老棒子比不了,脸皮不够厚啊。

    “这样真的行?”刘桐有些苦恼地说道,被韩信招呼了一下,刘桐也终于回神了过来,但是想想兵书这东西总觉得不靠谱啊。

    “肯定行,我再给里面加一些所谓的推测什么的,这玩意儿能流传一千年,我如果再往里面加一些思考的方式什么的,这玩意儿能流传到没人的时候。”韩信一脸猖狂的说道。

    兵法什么的,从古到今,韩信自负自己的水准绝对属于那种能数到的,比自己的强的根本没有!

    如果有人不服,觉得能击败自己,比自己年长的请从棺材里面站起来,我韩信别的可能不行,但是专治各种不服。

    “那就这样吧……”刘桐看了看韩信那猖狂的神色,决定还是信一把韩信,毕竟是个兵仙,不至于胡搞啊。

    “来来来,我来念,你来写,写完润色两下就好了。”韩信带着些许的得意说道,人之患在好为人师,就算是死了几百年的韩信也不例外,他也喜欢去指点别人,虽说他确实很有资本。

    韩信将自己复活之后的经验整理了两下,然后穿插一些自己活着时的看法和认知,将一整个兵法编撰了起来。

    “你这里面根本就是自相矛盾的啊!”刘桐写完之后,黑着脸说道,“你这样的话,会让人掉坑了里面的。”

    “自相矛盾?”韩信看了看自己之前说的东西,“哦,正常,兵法要不自相矛盾怎么赢?”

    “问题是自相矛盾了这个兵法不就完蛋了吗?”刘桐不满的看着还一副得意洋洋的韩信开口说道。

    “不,恰恰相反,战术的核心,甚至兵法的核心就是推翻前人的不能,基本上你能做到前人的不能,你就能将同时代依旧认为这件事是不能的人吊起来打。”韩信摇了摇头说道,“兵法的矛盾不是内容的矛盾,而是人思维上的矛盾。”

    “……”刘桐表示韩信说的自己完全听不懂,虽说每个字都认得,可连在一起——你丫能不能说人话。

    “有些东西你没经历根本不懂,等你经历之后,回首再看就觉得很容易了。”韩信摆了摆手,“如果你觉得这个兵法有问题的话,你可以招曹孟德看看,他应该能给你一些建议。”

    “哦。”刘桐看了看韩信,然后点了点头,说起来对于曹操,刘桐还是非常信任的,虽说刘桐很多时候将曹操气的想要自爆,但是不可否认流通确实是很信任曹操。

    有了韩信这句话之后,刘桐也就没继续找韩信的麻烦,转而拿走韩信口述,自己抄写的兵法准备找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多谢淮阴侯了。”刘桐回了一个半礼表示感谢,然后就准备带着丝娘离开,然而拽了拽丝娘之后,丝娘并没有反应。

    刘桐不由的看向丝娘,却见丝娘面带纠结之色,小拳头紧紧拽着,脑袋微仰,一副艰难思虑的神色,于是回身询问道:“丝娘你怎么这个表情,是想要吃什么东西了吗?”

    “不是诶,是我刚刚想起来一些东西。”丝娘极其艰难的说道,而且明显有些吞吞吐吐。

    “怎么了吗?”刘桐看向丝娘询问道。

    “他被陈子川打败了啊,而且败得很惨诶。”丝娘点着脚尖有些纠结的说道,“他都败了还有资格给陈子川写兵书吗?”

    韩信差点一口老血喷到丝娘身上,这话扎心了啊,你这口吻就跟所谓的“你一个失败者那里有脸指点胜利者”这种话一样扎心啊。

    “呃……”刘桐愣了愣神,抓了抓自己的发梢,这话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啊,转头不由自主得看向韩信。

    韩信表示自己这辈子没吃过这么大的亏,简直有毒,尤其是刘桐你这种怀疑的眼神太过分了啊。

    “我是输给了陈子川,但是我又不是战场上输了的,我是输给了盘外招了好吧,正儿八经作战,双方有相同后勤的情况下,我能打这么多陈子川。”韩信黑着脸比划了个一百,“一百个陈子川做主将我都能将他打的怀疑人生。”

    “可是你输了啊!”刘桐将丝娘抓过来捏了捏说道,都怪丝娘给出的这都是什么主意。

    “我韩信出陈仓,定三秦,以少胜多。”韩信黑着脸给刘桐说道。

    “可是你被陈子川和李文儒混合双打了,你知道的我很讨厌李文儒的。”刘桐掐着自己的手指一脸的不开心。

    “想我韩信擒魏、破代、灭赵、降燕、伐齐,背水结阵,天下无一对手。”韩信表示刘桐你这么说我不服啊!

    “可是你被陈子川按在土里面摩擦啊,李文儒作战水平都不如皇甫嵩,你都没赢啊。”刘桐表示你越说我越觉得悬啊。

    “我可是从出山到潍水杀龙且,垓下破项羽,四面楚歌,十面埋伏,无一败绩,天下莫敢与之相争,要不是当时天地压制,十个项羽都不够我打的。”韩信表示小女孩真的好麻烦,女人实在是一种他完全不能理解的生物,不是我韩信输给了陈曦,是我俩队友不行!

    “可是我听人说陈子川全程做好设定,梦中睡觉就将你打败了,你这样我更心虚啊。”刘桐死死的拽着韩信被陈曦锤了一顿这个要害开始扯淡,将韩信气了一个半死。

    “能不能不提我被陈子川用资源逼死啊。”韩信炸了,他表示不服,非常不服,那一战他有那个资源,陈曦早败了。

    “哦,你队友被陈子川用资源逼死了,而你被队友逼死了。”刘桐面无表情地说道。

    “……”韩信沉默,心中暗骂,萧何我迟早和你算个总账。

    “还有先祖吕皇后,丝娘,喂喂喂,感觉你输的有些多啊!”刘桐想起来自家人,感觉韩信越来越不靠谱了。

    “我们还是来说陈子川吧。”韩信一脸崩溃的说道,至少输给陈子川那一场他还算是心服口服,虽说是资源的问题,但是资源也是陈子川一点点的攒出来的,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纯粹能力问题。

    至于其他的萧何背刺啊,吕后背刺啊,以及丝娘压制啊,韩信完全不服,这些全都是耍赖好不好,如果不是耍赖,这群人完全不是对手,虐死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那还是打不过陈子川啊。”刘桐将手上写好的典籍掂了掂,有些无奈地说道,“这样送礼不好啊。”

    “我和他完全不是一个套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没什么问题的。”韩信甚是无奈的承认自己是个顽石了。

    “我还是研究研究吧。”感受到丝娘在拽自己,刘桐默默地点头开口说道,然后很自然的给了丝娘一个眼神,而丝娘回了一个,两人瞬间心有所悟,准备先将东西带回去找曹操研究研究,能不能送让曹司空看看就是了,到时候就说是无名兵法吧……

    韩信巴不得刘桐赶紧走,被扎心了好几下,韩信也有些糟心,因而眼见刘桐要走,赶紧恭送。

    “长公主啊……”等刘桐走了之后,韩信晃了晃头,他写的兵法确实没有胡搞,而且也就像他说的,我韩信依照着自己的经验随便写一篇兵法,都属于那种能传几百年的经典。

    更何况韩信还真没有觉得败给陈曦是什么耻辱,那一战完全是资源的锅,他能打成那样已经很厉害了,就跟李牧能跟王翦打成五战三胜,已经能证明自己的水平了,架不住背后资源不足。

    至于兵法内容这玩意儿,韩信是不怎么在意的,毕竟兵法这玩意儿,看的不仅仅是内容,看的更是作者的战绩。

    作者的战绩越猛,这书的价值越高,至于说内容晦涩什么的,那只能说是你没懂,至于说误人什么的,真正的名将不看这些古之兵法也能杀出来一条名将的路,而杂鱼,就算是全背过怕也是死。

    所以写兵法的名将一般都没有什么压力,我就按照我的经历、判断去写,后人怎么理解,那是后人自己的事情。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