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三十二章 简直有毒

    眼见着已经要倒霉了,陈曦自己还是一无所知,不过就算是知道了陈曦也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反应,毕竟这件事真要的说话,本身就属于那种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的事情,挣扎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早死晚死都是得死的,当初给甄宓写诗的时候,陈曦就做好了万一那一天被发现了,然后给繁简和陈兰也写的心理准备,未雨绸缪嘛,虽说用个方向有些不对,但确实是未雨绸缪。

    另一边在长安纷纷扬扬的雪花飘落的时候,在温暖的未央宫翻滚的刘桐和丝娘也开始讨论着到时候给陈曦送点什么礼物了。

    虽说她们两个人未必要去,但是东西还是可以送过去,只是送啥也需要考虑考虑。

    “丝娘,你说我们送点什么好呢?”刘桐摸了摸脸颊,她到现在也没想好该给陈曦新婚的时候送点什么贺礼。

    “不知道啊,我又不是人啊。”丝娘一脸萌萌的表情,每当到了需要人做的事情,而自己又不想做的时候,丝娘就会一脸萌萌的承认自己不是人,然后刘桐毫不客气的伸手捏住丝娘的脸蛋。

    “你又是这话,就算不是人,也给我来挑礼物。”刘桐一脸不开心地说道,你说你不是人,就能逃过这次的事情,开什么玩笑,只要你还是个人型,都该跟我来干活。

    “问题是我真的不是该给他送什么东西了。”丝娘将刘桐抓着自己脸颊的手拉开,然后一脸怨念的说道,顺带着揉了揉自己的脸颊。

    “我也不知道。”刘桐直接扑倒在床上,她是一点也不想去思考这种没意义的东西。

    “可又不能不送,要不我们找个人参谋一下吧。”丝娘抬头望了望房梁,然后陡然下定决心说道。

    “找谁参谋?”刘桐不解的看着丝娘。

    “淮阴侯啊,不是说好了,男人总是能理解男人,以及男人总是喜欢和男人玩吗?你们淮阴侯不是天天和其他男人玩的不亦乐乎吗?想来淮阴侯是知道男人需要什么的。”丝娘突然大脑灵光闪过,一副智商上线了的神色。

    和紫虚,南斗这些仙人不同,其他的仙人都是气态脑子,而丝娘可是真正有脑子的,虽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仙人有脑子这个设定根本就不合理,不过刘桐也没觉得丝娘是个正版仙人。

    早在很久之前刘桐就怀疑丝娘压根就不是仙人,然后被人忽悠的以为自己是仙人,你说这不合理,呵呵,其实很合理。

    刘桐完全不觉得忽悠丝娘有什么难度,那家伙蠢萌起来被忽悠瘸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倒是个好主意,说起来丝娘你脑子上线啊。”刘桐惊喜的说道,其实很早的时候刘桐就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仙人貌似经常脑子不在线,而丝娘虽说并非是正宗的仙人,但也被仙人传染了。

    大致情况在刘桐看来也就是修仙有毒,会掉智商什么的。

    “我们去找找淮阴侯吧,应该问题不大。”丝娘想了想说道。

    “好。”刘桐点了点头,从奢华的大床上爬了起来,伸手拉着丝娘也起来,然后两人就打算前往侧殿的淮阴侯那边。

    最近韩信的生活有那么些单调,调教新人,或者直接说事屠幼什么的在一开始是很有意思的,但是时间久了,就算是韩信也有些无所事事,虽说吕蒙和陆逊的资质确实有那么点可怕,但韩信表示要是天才能击败自己,自家这个兵仙称号还不成水货了?

    所以陆逊和吕蒙最近隔个几天被韩信逮住按在土里面摩擦一次,完全没有反手之力,天赋虽好,但是差距太大,以至于陆逊都有些怀疑人生,全靠大姐姐的温柔才保持了心态的稳定。

    至于吕蒙,那属于头铁,完全不怀疑人生,输就输,迟早我会赢回来,现在所有的失败都是为了未来的胜利储备的力量,你等着我迟早要干翻你,总之吕蒙很铁,就算是输了也不会忘了放话。

    对此韩信不想说什么,这俩人的天资就像是周瑜当初介绍的那样,确实非常好,但是很容易腻味啊,主要是这俩都太年轻,还没成长起来,如果再有个七八年什么的,情况还行,现在打起来不带感啊。

    实际上韩信也不想想,如果他要是打着带感了,那得什么级别的对手,而二十几岁的毛头小子要是能让韩信打的带感了,哪怕是韩信迟早要翻船的节奏好吧。

    “人生真的是寂寞如雪。”再一次将陆逊打的怀疑人生,跑去求大姐姐安慰,韩信顺了顺自己的发丝,一副高手寂寞的唏嘘之色。

    然而这种状态还没有保持几分钟,韩信就再一次恢复了自己二货的状态,开始开自己唯一的秘术,到处偷窥,看看有没有什么乐子之类的东西,人生在世,连离开未央宫都做不到,韩信也就剩下这点乐趣了,没办法,不这么做,韩信迟早把自己逼疯。

    “噫……”就在韩信左右窥视的时候,突然降临了一股极强的威压,那种凝滞之感让韩信瞬间脸色苍白,抱头蹲在一边,“不是我招惹了你,我可没有窥探你们家,不是我,不是我。”

    吕布的战斗力由于猛地有些不太科学,加之对于仙人的克制实在是太强,以至于韩信这种仙人之中的菜鸡远远看一眼吕布就有些发寒,更何况像是现在这种情况,当然是有多远死多远了。

    毕竟以韩信的性格,如果怂能解决问题,韩信绝对不会介意怂一波的,尤其是吕布这种强度的人物,韩信实在是太有兴趣的,虽说惹不起,但作为当年被项羽打过的家伙,韩信也想拥有这种级别的人物。

    过了一会儿,吕布的气势消失了,韩信赶紧跳起来,开地图进行窥视,看看是谁惹了吕布,然而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噫!”韩信看着贾诩旁边的紫虚大吃一惊,这世间居然有和张良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然而之后事情的发展让韩信摸了摸自己的脸,还好自己没跳出去欢呼两下。

    白瞎了张良那张好脸了,这货根本就是一个智障,张良会是智障?哦呵呵呵,怎么可能,虽说上一次推演的时候,张良和萧何都被陈曦给锤了,但韩信还是拒绝承认这俩水平低于陈曦。

    作为战友,韩信对于自家俩队友的能力还是信任的,虽说这俩也确实是坑货,但是能力还是很靠谱的,哪怕是被陈曦吊起来锤了一顿,韩信也只是表示,自己输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心象只是模仿了这俩,而不是真正的这俩,等有机会将这俩找回来,再打一次。

    “以后等张良那小子回来了,我一定要带着这家伙去见见张良,这家伙简直就是反面教材,实在是太他娘的有意思了。”韩信偷偷窥视着紫虚,发现这货根本就是在来回作死,反反复复的作,好在实力颇强,到现在还没死。

    直到刘桐和丝娘来看韩信的时候,韩信依旧偷窥的津津有味,实在是紫虚这家伙太有趣了,有趣的让韩信根本停不下来。

    那边窥视感一断,紫虚就停了下来,然后面色发黑,自己作了那么多死,就是为了确定对方的位置,结果好不容易就要发现了,你现在跑了,这是拿我紫虚开涮呢是吧!

    “见过长公主。”韩信微微欠身以示恭敬。

    毕竟住在别人家的地盘上,对方还管吃管住,面子还是要给点的,更何况和女人对着干这种事情韩信实在是有些做不出来。

    “淮阴侯无需多礼,我们此来是为寻求淮阴侯帮助。”刘桐顺了顺发丝微笑着说道。

    韩信无奈,他就知道只要刘桐和丝娘来就没有好事,反正一般没事也不找自己,而一旦找自己肯定要帮忙,毕竟吃喝用度都是人家小女生提供的,总不能出事了装死吧。

    “是这样的……”刘桐将大致的情况说了一遍,然后双眼眨巴着看着韩信,“还请淮阴侯赐教。”

    “这个简单,等一会儿我来念兵法,你来写就是了,我随便写一本五千字的兵法,然后弄过当礼物,你就说是挖出来的淮阴侯兵法就是了,很简单的。”韩信听完还以为是什么事情,直接大包大揽。

    送礼啊,这简单啊,这世间最贵重的礼物就是知识了,而典籍各家各户都非常看重,我韩信别的不会,我会编兵法啊,更重要的是编出来还能用啊!

    你以为兵法三篇真的是我花费了几十年写出来的?你说笑呢,其实就是随便写写,反正这种东西我随便写写的也是珍宝!

    “……”刘桐无语的看着韩信,还有这种操作?

    “公主你别拿这种眼神看我啊!”韩信眼角下滑甚是无奈的说道,“这可是重礼啊,而且你说哪里有问题?”

    “……”刘桐无话可说,这还真是淮阴侯原典兵法,还是自己手抄的,确实是重礼,但是看看韩信还在自己身边,总觉得有毒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