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三十一章 不生气,一点都不生气

    “为什么要进门?姓蔡不就好了。”陈曦翻了翻白眼以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

    “什么?”陈兰直接愣住了,惊叫一声之后,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隔了好一会儿一边看着陈曦一边整理话语,最后忘了该说什么了。

    而陈兰这一声惊叫也将之前自己打发到远远一边去的陈芸,陈英那些侍女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不过毕竟离的远,也听不到什么东西。

    说起来不管从任何角度讲,蔡大家的儿子不入陈家的家谱,这都是一个好的不能再好的解决方案,只要不入陈家的家谱,那么掩藏起来就属于非常简单的事情了。

    同理蔡琰的子嗣如果不进门的话,那么蔡琰自己要隐藏自己也就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甚至日后就算是知道了,很多事情也能过去。

    问题在于在这个时代,这种事情怎么说呢,不说是大逆不道,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也属于无法认同的方式。

    “所以大小姐那边你就别管了,帮我隐藏一下熏香的问题就可以了,以后我会小心一些。”陈曦眼见陈兰被自己镇住了,当即岔开话题,再在这方面纠缠,陈曦总有些担心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这样的话,那孩子会不会有些可惜。”陈兰试探着询问道,她已经被陈曦的大消息镇住了,毕竟这可是陈曦自己的儿子啊,说送给蔡琰姓蔡就姓蔡了。

    “有什么可惜的,不还是我的儿子吗?”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

    陈兰默默地点头了点头,有些心乱如麻不知道该怎么交流了。

    毕竟这个时代和后世有着非常巨大的差别,单就最简单的一点,也就是子嗣的问题,在后世这种事情并不会有任何的麻烦,就算是知道了撑死也就是多看两眼,但在这个时代,那就完全不同了。

    “怪不得昭姬姐姐会任夫君施为。”陈兰叹了口气说道,在她看来陈曦都做到了这一步了,蔡琰不点头才是怪事,毕竟两人本身也有一定的感情基础,哪怕一直看起来没有什么暧昧关系。

    陈曦无语的斜视了一眼陈兰,“好了,兰儿以后帮忙打打掩护,我回头也给昭姬说说,省的被发现了。”

    陈兰默默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尽力帮忙,至于其他的话,陈兰也懒得说了,毕竟蔡琰的儿子入的都是蔡家的族谱,陈氏的主母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在陈曦这边稳住陈兰的时候,这段时间没怎么出来的繁简,莫名的收到了一些其他的风声。

    毕竟这世间就没有不透风的墙,蔡琰这边倒是没有什么,问题是陈曦的诗篇和文赋暴露了,毕竟相比于宫闱秘史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万一,诗词歌赋在这个时代可是代表着个人的素养。

    哪怕是陈曦之前都交代了不要外传,但是架不住某些大佬在家中不断的研习观赏,最后被家中仆人流传了出去。

    就跟钟繇中了蔡邕的毒一样,某些人也中了陈曦的毒,比方说陈琳,比方说徐干,这些历史上属于建安时代的大佬,见证了陈曦横压当世,璀璨无比的文赋之后,无不生出吸取其中营养的想法。

    毕竟那两篇赋的水准实在是高的都快要可望不可即了,而两首小诗更是相互呼应,紧扣心中的思念,实在是高妙得让人不得不佩服。

    因为封锁的严密,繁简其实并不知道陈曦写了什么让甄宓回心转意了,只是知道有这件事,至于更往前的阿房宫赋和洛神赋更是完全不知道了,虽说繁简很好奇陈曦是怎么让甄宓回心转意的,但没见到原文,实在是想不到自己的夫君到底有多厉害。

    然而这次出来繁简终于见到了自家夫君有多厉害。

    “长相思,在长安。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繁简看着从不认识的人手上拿到的诗篇,读了一遍之后,瞬间不开心了,自家夫君居然没给自己写,居然去写给甄宓那个小妖精。

    “不是说还有一首吗?”繁简毕竟也从那些唱诗之人手上了解到据说还有一首,于是好奇的追问道,心中暗暗告诫自己不要生气,自己是嫡妻,要有威严,回头这些东西可以找陈曦要。

    然后唱诗的少女配合着乐曲又唱了另一首。

    “此曲有意无人传,愿随春风寄燕然。忆君迢迢隔青天。”繁简重复了一遍之后,叹了口气,“确实是一首好诗。”

    之后便让人给唱诗的少女送了一份赏钱,随后转身厉害,心态还好了,没什么大问题的,也就是用来劝甄宓小妖精回心转意而已,我不生气,一点都不生气。

    然而就在繁简要走的时候,唱诗的表示,今天他们终于将陈子川的文赋凑全了,稍等片刻就会有专业人士来朗诵。

    说起来,陈曦要是在这个地方,恐怕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这群人真的是闲得慌啊,没事唱自己的诗,朗诵自己的文赋作甚啊,这不是给自己挖坑吗?

    早已采购完所有的婚嫁物资,并且也逛完了,听了两首诗,感觉自己一点都不生气,准备回家让自己夫君给自己也写两首的繁简,在听到场上的主持人这么说,原本迈出的步伐又收回来了。

    说起来这家铺子也不容易,阿房宫赋就在汉庭朝堂挂着,但是这群人没机会见到,而洛神赋看到的人很多,但没人会为这个去得罪陈曦的,到现在收集全,还是从各家仆人那边一点点整理起来的。

    反正差不多就是,今天收集一句,明天收集一句,最后一点点拼成完整的文赋,挺辛苦的,不过老板看完表示写的这么好,当然要与所有人分享,于是今天就拿出来了。

    繁简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上面的人能朗诵出来什么,不过要说的话陈曦的运气不错,第一首是阿房宫赋。

    其雄浑的气势,工整凝炼的辞藻,富丽而不浮华的篇章,配合上文中那种忧国忧民、匡世济俗的情怀,再以豪放不羁的风格叙述出来,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穿越时光的千古名篇的魅力。

    听完之后,繁简嘴角上划,什么甄宓小妖精,哼哼哼,夫君真正的水平可比给你写诗的水平高的太多,回去我就找夫君,按照这个水准给我也写一篇。

    当然这种事情繁简也就是想想,她也知道文章这种东西,讲究的文章天成,妙手偶得,就算是神人也很难保证自己每一片都是传世之作,不过一般来讲,这种说法是将李白开除了人籍了。

    从某种程度上讲,就算是穿越者穿到唐朝和李白斗诗,拿着外挂金手指恐怕都斗不过李白。

    现实这种垃圾游戏,有些时候终会因为运行出问题出现bug人物,还美其名曰:永运而生,说白了不就是地球OL这个垃圾游戏出了运行bug了吗?

    就跟一世纪的罗马大佬希罗点出蒸汽机,并且做出自动售货机,汉室开出电磁学,并且还都点对了方向一样,一副我家不倒下,这玩意迟早被我们点出来的气势,什么游戏没有bug,习惯就好。

    繁简现在的心性确实稳定了一些,没有以前那么急躁了,相对而言沉稳了很多,在听完阿房宫赋之后就冷静了很多,虽说还有要在诗篇上折磨陈曦的想法,但是淡了很多。

    毕竟在这个时代,好男儿该做的事情并非是舞文弄墨,也许后世舞文弄墨才是男儿的出路,但是这个时代,对于男儿的要求更多是胸有家国,封侯拜相,舞文弄墨不过是小道。

    用来讨好甄宓在繁简看来也不过分,阿房宫赋之中的气度,让繁简对之前的诗篇看淡了很多,相思和这种宇内包容之心相比,和这种望穿千年,忧国忧民之心比起来,太小了,小到让繁简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夫君一直以来追求的是什么。

    【相比于女色,夫君更看重的是这千秋的伟业啊。】繁简想起自家夫君一直以来的情况,嘴角不由得上划,不过随后就想起来自家夫君最近身上的熏香味,烦躁,不开心,决定了,回去让夫君写诗!

    就在繁简下定决心回去要让陈曦写诗的时候,第二篇文赋的朗诵开始了——洛神赋,好名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繁简听到这个名字就想起来某个磨人的小妖精,对,就是甄宓。

    等到繁简听完之后,抓着手帕不由自主的发力,好啊,你个小妖精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我都没有享受到这种待遇,你居然享受到了,果然夫君有些过于宠溺甄宓了。

    至于说文赋之中的某些细节,繁简到没有注意到,一方面这篇赋不在当场的话,确实很难发觉不对,另一方面,没有相互做对比的人,先入为主之下,当然是甄宓更合适了。

    不过作为平心静气了好久,认为自己心态很稳的繁简努力的告诫着自己不生气,不生气,我一点都不生气,啊啊啊啊,回家,回家让夫君给我也写一篇,我生气了!

    s:

    。m。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