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三十一章 闻香识人

    正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原因,陈曦直接抱着蔡琰的长子就丢在蔡家让蔡琰来教导养大就是了。

    反正蔡家虽说就剩一个人了,但明显不是养不起子嗣那种家庭,而且蔡琰自身的教育能力陈曦也能放心,何必抱回来,自己多去看看让他知道谁是他爸爸就是了。

    也正是因为这种想法,陈曦才能在蔡琰不开口的情况下,完全不提将对方接回来见见面这句话。

    “夫君,其实带回来真的没什么问题的。”陈兰的想法很简单,完全没思考过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到底会发生多大的麻烦。

    “你还是别想了,养在外面对大家都好。”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

    至于说繁简偷偷派人跟踪自己,看看能不能找到陈曦的外室什么的,一方面韩琼不是吃素的,另一方面就算是无意间看到了陈曦去蔡琰那边,繁简潜意识也不会怀疑。

    反正陈曦以前偶尔也去蔡琰那边,毕竟有些活是需要蔡琰帮忙一起作一作的,虽说也在也是,不过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理论上来讲,以前蔡琰表现的太正派冷淡,以至于繁简虽说怀疑陈曦对于蔡琰有一些想法什么的,但是看蔡琰那种态度,繁简还真没有想过陈曦有得手的可能,尤其是这都多少年了,蔡琰对陈曦的态度,根本就没有起伏……

    疏离或者亲密都说明有些事情发生,就跟爱和恨一样,都意味着有着经历,但是忘了的话,那真就是没救了。

    如果说以前繁简还有一些担心的话,等生了长子陈裕之后,繁简冷静下来注意到蔡琰的态度,对于蔡琰的敌意已经彻底消除了。

    完全没有威胁哈,我已经赢了,而且看起来昭姬姐姐并没有对我家夫君产生兴趣什么的。

    自然蔡琰在繁简这边就上了白名单,人畜无害系列,然而刚上了白名单,觉得无害的蔡琰就被陈曦拿下。

    陈兰摸了摸脸颊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劝陈曦,随后叹了口气,“夫君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

    陈曦不解的看着陈兰,陈兰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昭姬姐姐的时候,最好还是和姐姐透个底,省的那天姐姐自己发现了。”

    陈兰又不是真蠢,她最多是放空大脑不去思考而已,实际上她要说的话,在某些事情也是很精明了。

    陈曦一愣,毛都炸了,完全不知道怎么暴露的,虽说有几个人知道,但是这件事绝对传不到这边,而且蔡琰常年都是大门不迈,二门不出,也不会有几个人见到,就算是去宫中,也是直接乘车,知道这件事的人肯定不会乱说的。

    “夫君,有些事情是做不到完全没有遗漏的。”陈兰摸了摸自己面上有些微红的脸颊。

    陈曦表示自己这一刻大脑是空白的,我是怎么暴露的,我什么地方出现了疏露,不是说好天衣无缝吗?

    “夫君,这么说吧,只要现在的昭姬姐姐和简儿姐姐见面,简儿姐姐瞬间就知道一切了。”陈兰无奈的说道,“还有,你别抱倩儿和裕儿去昭姬姐姐那边了,我为了给你掩饰也很麻烦啊,尤其是抱裕儿过去,真的很容易暴露啊。”

    “我完全不知道哪里有问题啊!”陈曦苦笑着说道。

    “你没发现现在昭姬姐姐开始喜欢小孩子了吗?她会抱裕儿和倩儿的,以前从来不会这么做的。”陈兰扶额,她觉得自己有必要让自己的夫君小心一些,至少别让甄宓和繁简知道。

    “好像是啊,我记得以前辛宪英的时候她从来没抱过,现在我带裕儿和倩儿过去,她经常会抱一下,而且很喜欢裕儿。”陈曦想了想说道,蔡琰当然喜欢陈裕了,甚至抱陈裕的时候都会想想以后自己的儿子,这也是为什么最近蔡琰不大喜欢羊徽瑜,开始喜欢羊祜了。

    “这方面是因为她想当母亲了,就跟当初的我一样,这一方面不太重要,只要她不出门看不出来,主要是另一方面,她抱的久了,就会有熏香的味道,她的熏香是自己调出来的,和我们家的不一样,被子,床垫,衣料,自身全都是。”陈兰很是无奈地说道。

    “有区别?”陈曦愣了愣神,然后抬手闻了闻自己衣料,又抓了抓陈兰的衣料闻了闻,害的陈兰当场脸颊红了半圈,“完全没区别。”

    好吧,陈曦已经不否认自己确实是拿下了蔡琰。

    “有区别,而且区别很大。”陈兰叹了口气说道。

    陈曦甚是无语,隔了一会儿又问道,“那宓儿的熏香和你们的也有不同吗?”

    “有,甄家的熏香里面加了某些药材,总之各家的熏香都有一些区别。”陈兰点了点头,然后无奈的给陈曦解释道。

    【因为都是壕,所以你们才各家才搞的完全不同,哦,对了,我就说闻香识人是怎么回事,原来是这么玩的,然而我还是分不清。】陈曦很是无奈的想到。

    “有人能靠香味分辨出人?”陈曦好奇的询问道。

    “这个好像不太难。”陈兰想了想,自己好像是能分辨出来的。

    陈曦面无表情,他发现了男性和女性的又一大不同,男性对于颜色的区分,红就是红,不需要分辨那么多种红,它们统统都是红,而香味,男性貌似也就是一个香,至于是什么香,对于男性来说,大概应该问一句,香还要分那么多种?不都是香吗?

    “然后你就根据这个发现了昭姬?”陈曦目瞪口呆,这游戏没办法玩了,“这不合理啊,我以前也有和昭姬呆大半天的时候啊。”

    “以前不在床上呆啊……”陈兰的面色殷红的说道,“能将身上的熏香味道弄混,那就不是一点点接触能做到的,需要相当的时间,而床笫之间的话,昭姬姐姐所有的物品大概都熏香了,难免沾染的。”

    “诶,那也不对啊,要这么说的话,倩儿和裕儿应该不会混太多的香味吧。”陈曦不解的询问道。

    “很淡,但是能分出来。”陈兰笃定的说道,陈曦这一刻真的对于这个现实绝望了,他真的分辨不出来有任何的差别。

    “其实我和姐姐很少在夫君身上闻到其他熏香,不过那都是和阳翟侯出去吃野食带回来的,没见过一直没换过的那种,来长安后不久发现了新的熏香还吓了一跳。”陈兰想起才来长安时的情况笑了笑说道,陈曦也不由得一愣,才来长安什么鬼?那个时候他没作死啊。

    陈曦才来长安没多久,每天回来都带着一种陈曦自己闻不出来的熏香,繁简当时还有些好奇,后来知道了事实,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是荀令君。”陈曦还没开口,陈兰就回答了。

    “哦哦哦,那家伙啊,我们政院的香都是他点的,他本人不仅自己带熏香还到处点这东西。”陈曦想了想荀彧一脸无语的说道,荀彧也是个强迫症,走到哪里就往哪里点熏香。

    一开始陈曦甚至还有些不太习惯,不过看那玩意儿熏蚊子很有一套,而且也不算烟雾缭绕,陈曦也就接受了,到后面甚至习惯了。

    “后来夫君身上多了另一种熏香,一开始我和姐姐都没在意,但是后来夫君的时间开始乱了。”陈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所以我和姐姐都知道夫君在外面浪。”

    陈曦抹了一把冷汗,“昭姬自己难道没有这个意识吗?”

    “因为昭姬姐姐恐怕没往这边想过,她只是结婚过,并没有真正嫁人,对于身上有其他熏香味道并没有任何的认知。”陈兰无比平和的说道,陈曦默默地点头,以蔡琰的情况,貌似很有可能如此。

    “我们能分辨出来的,而且很容易。”陈兰给与了最后的结论,同样姐姐现在如果遇到了昭姬姐姐,大概也会瞬间分辨出来,也许对于夫君来说没有任何的区别,但是对于我们来说真的很好分辨。

    “你不会告诉简儿吧。”陈曦一脸希冀的看着陈兰,他现在的大脑运算速度已经爆表了。

    “这件事只能夫君自己去说。”陈兰给了另一个回答,不过这个回答却足够让陈曦满意。

    “这样就太好了,如果简儿知道的话,怕是真要出大事了。”陈曦一脸惊悸的说道。

    别看繁简来来回回的说是“妾身又不是恶魔,夫君将对方带回来啊”什么的,要是带回来一个陈芸级别的,那繁简当然是尽显主母风范,过几天入门的甄宓肯定会有点小脾气,而陈兰依旧如当前这般。

    要是带回来一个甄宓级别的,那繁简的脸怕是要挂住都很艰难了,而甄宓本身怕是嘴瘪的恐怕都能挂油瓶了,陈兰的话大概没变化。

    可要是带着蔡琰过来了,当场繁简脸都吓白了,而甄宓怕是真只有哭哭啼啼一条路,反倒是陈兰怕是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夫君,你这样隐瞒,很难持续隐瞒下去,而且昭姬姐姐没有名分的话,她的孩子怎么进门?”陈兰眼见陈曦的表情追问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