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三十章 摊牌

    陈曦一贯对于汉室合理的经费要求都是直接批,但是秘术这种东西开发到底需要多少经费,陈曦自己也一直没有弄明白。

    不过看在这玩意儿的重要程度上,陈曦决定还是给汉室再补一笔款子,虽说陈曦对于这一方面有那么一点怀疑。

    一方面是很多从贵霜搜刮过来的秘术在陈曦看来有些过于夸张,要不是有那么几个成型的战略级别秘术,估摸着陈曦都要怀疑这些秘术的真实性了,不过有珠玉在前,陈曦也不敢去赌这是假的。

    至于另一方面则在于战争秘术大都好用的让人有些上瘾,确实能很大程度解决不少相关的战争问题,因而陈曦在经费多的时候也愿意赌一下看看汉室能开出来什么东西。

    感觉秘术这种东西,需要的想象力比开发能力还要重要一些,不过整体而言的话,汉室在这边发展得真不行,大概是因为积累薄弱吧,到现在能有这个水平,很大程度需要感谢贵霜管理混乱。

    陈曦这边点头之后,贾诩就准备明天将之拿到政院去讨论,流程什么的该走还是要走的,然后两人便在路口那边分开了。

    倒不是说贾诩和陈曦家没在一条路上,而是两人都要去找自家人,所以在路口转身的时候,两个家伙都是心照不宣的笑了笑,摆了摆手就离开了。

    陈曦拐到昭姬家门口的时候,贾文和也到了长安唐妃常住的院落,该说今天唐妃没去找昭姬真的是让两人谢天谢地了。

    “子川啊。”陈曦来见蔡琰的时候,蔡琰穿着一身毛皮白袄正在伸手接天空缓缓落下的雪花,而且看蔡琰双肩和帽子上的积雪,就知道蔡琰已经在雪地里面站了很久。

    “喂喂喂,现在不是玩雪的时候,你也不怕着凉。”陈曦眼见院子里面的蔡琰,赶紧将之拉回了自己的闺房。

    “以前没见你这么爱玩雪啊。”陈曦将蔡琰拉近温暖的卧房之后,一边伸手帮蔡琰拍打肩上和身上的雪花,一边拿下蔡琰的小帽子,而蔡琰则带着些许的慵懒,任陈曦随意施为。

    “以前不喜欢啊,今天是看到了雪所以出去了。”蔡琰贴着陈曦轻声的说道,哪怕是有了准备,看到了下雪,蔡琰也有些抑郁,好想下手去变天啊,可是那样的话,就过分了。

    “好了,不要想那么多了啊。”陈曦解开蔡琰外面罩着的皮袄,他和蔡琰相处的时间也不短了,自是能听出来蔡琰心情不好。

    至于是为什么而心情不好,陈曦也知道,但这种事情,陈曦也只能抱着蔡琰轻声的安抚,至于有效无效,真的只能看蔡琰的意愿了。

    “嗯,没什么了,只是有些伤感而已。”蔡琰也没有在看出自己心思的陈曦面前隐藏自己的心绪,她在雪降下来的那一刻,心情骤然变差,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的选择。

    好在,多年修心养性的结果让蔡琰尽可能稳住了自己的心态,而陈曦也是担心这个,在和贾诩分别之后便来了蔡琰这边,毕竟蔡琰也是人啊,哪怕再冷清智慧,总归还是人啊。

    “后悔吗?”陈曦叹了口气,他现在甚至想心一横直接将蔡琰抱回去算了,然而话还没开口就被蔡琰用手指堵在了嘴边。

    “别说出来啊,说出来了,我就没办法拒绝了。”蔡琰带着淡淡的厌弃说道,不知道厌弃的是自己,还是厌弃的是其他。

    “呃……”陈曦伸手抓住蔡琰伸过来的手,十指相扣,蔡琰那带着厌弃的神情,让陈曦将所有想说话的全部吞了回去。

    “嗯,你有这个心思我就满意了,但是不能做啊。”蔡琰轻轻吐气,带着些许的怨念说道,“如果你说出来,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我现在的心态不稳,你说出来了,我可能会不管其他直接点头。”

    “怕自己冲动做出来不该做的选择吗?”陈曦看着已经半靠在自己身上的蔡琰,不知道该说什么,蔡琰在很多时候都理智的超乎想象,不哭不闹,性情起伏非常之小,现在这种情况都算是很大的性情起伏了,不过蔡琰依旧能控制住自己。

    “不,有些事情在自己最冷静的时候就做出来了最正确的规划,那么在现在就绝对不能动摇,理智时的选择,绝对不能在心态大乱的时候掀翻。”蔡琰低眉顺首之间,眼中带着些许的智慧说道。

    “那样活着太累了。”陈曦将蔡琰抱紧一些。

    “但不那样的话,累的是所有人。”蔡琰轻声的说道,“今天要留下来吗?”

    “晚上怕是不行,下雪了啊。”陈曦叹了口气说道,对于怀中的蔡琰带着相当的歉疚之意。

    “是啊,下雪了啊。”蔡琰有些低迷的说道。

    等陈曦从蔡琰那边离开的时候已经下午了,而雪却越下越大了,这倒不是郭嘉或者其他人推手的问题,而是本身这次就会下这么大的雪,不过早已订好的时间是不会变化的。

    换车架绕道路过甄家的时候,甄家已经挂上了灯笼,而且里里外外进出的仆人也明显比其他时候看起来要振奋很多。

    在远处停了停,陈曦看向甄家那边不由得笑了笑,随后驾车离开,这个时候陈曦已经不可能见到甄宓了,而且他也需要回家进行布置了,想必他们家也已经开始了倒腾。

    “家主,主母请您归来之后先去内院。”陈曦回到自家之后,眼见着也已经开始了收拾,而且老管家找的管事在看到陈曦之后,当即欠身施礼道,陈曦见此点了点头便朝着内院走去。

    毕竟已经迎娶过繁简和陈兰了,所以流程什么的,陈曦现在也算是熟悉,最多是因为官职和爵位的变化,以及女方身份的变化,让婚礼变得更为繁琐一些。

    加之以现在陈曦的地位,恐怕来的人会多到让人头大,至于婚礼的司仪以及长者,原本陈曦打算找陈纪,也就是陈群的爸爸,现在七十岁,身份资历什么也够,而且和陈曦是本家人。

    可最后这个职位被赵岐抢走了,赵岐早早就表示自己来做这个司仪,虽说陈曦表示老太常辛苦了,您老不需要为我这么上心什么的。

    然而赵岐鸟都没鸟陈曦说的那通恭维的话,直接接过了司仪的工作,并且表示区区一个司仪,我可是太常,太常就是管礼仪这些的,我可是专业的,甩赵岐八条街。

    加之古代对于司仪和祝词的人要求是长者,一般值得就是年纪够大,资历够深的那种老人,而要说年纪的话,陈曦还真没见过几个比赵岐年纪还大的老一辈,而要说资历的话,赵岐也是上上上代九卿之一,算是最合适的人选。

    可以说除了老一些以外,其他方面都是上上之选,只不过这个老一些有些让陈曦担心,赵岐实在是老的有些可怕了,陈曦总是有些担心赵岐磕磕碰碰了什么的。

    毕竟之前陈曦可是听说过赵岐去某某家族碰瓷,直接往地上一躺什么的,这一招几乎能将各大家族逼疯。

    华夏一直讲究的就是尊老爱幼,仁义道德,结果赵岐占理的情况下,给你来这一手,真的能将人逼疯的。

    虽说陈曦觉得赵岐不至于在自己的婚宴上这么干,但是怕对方磕磕碰碰啊,万一出个事实在是不好解释。

    可惜就算是陈曦有这么多理由的情况下,赵岐还是当了司仪,挡不住啊,说不通陈曦,赵岐可以说动甄宓啊,其他人不可能去见甄宓,但是赵岐能啊,九十多岁的老爷子,基本可以为所欲为了

    加之古代婚礼越老的长者进行祝福,进行贺词,对于新人的祝福也就越重,甄宓自然是倾向于老爷子了,结果不用多说,赵岐摆平了甄宓之后,就剩一个对手,也就是陈纪,问题在于就陈纪在这种事情上能斗过赵岐?省省吧,怎么可能,最后司仪还是赵岐的。

    “兰儿,奇怪啊,居然是你,我还以为是简儿找我。”陈曦来到内院之后见到是陈兰,而不是繁简,略微有些惊奇。

    “姐姐去购入一些东西去了。”陈兰笑着说道,迈着小步子走到陈曦的身边,轻轻的耸动了两下鼻子,相比于繁简现在时不时想起这件事,还是一副“夫君将小姐姐带回来,让我见见啊”的好奇表情,陈兰现在已经确定了陈曦有事没事是和谁在一起。

    “这种事情我记得一直都是你在做啊。”陈曦略有好奇的询问道,自家俩夫人怎么分工的陈曦还是知道的。

    “这次还是让姐姐去吧。”陈兰摇了摇头说道,“夫君,你打算一直这样下去吗?”

    “什么?”陈曦不解的看着陈兰,但是内心一个突突。

    “不把姐姐接回来吗?”陈兰叹了口气说道,她不知道蔡琰是什么情况,但她真的不觉得将蔡琰养在外面是个好事,毕竟现在这么玩还行,过两年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