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二十八章 维持的规则

    对此陈曦不置可否,审配的意志到底有多坚定,看看历史其实也能看出来,虽说对方有作的一面,但是对方至少在忠贞和意志上确实是让人动容,而在这个意志能创造奇迹的时代,审配大概本身就是一个奇迹的化身吧。

    “也不知道孔明那边情况怎么样了,虽说当年说是将他往丞相方面培养,但现在这个情况可真的是计划不如变化啊,孔明大概还是要难免往军事方面发展了。”陈曦提了两句审配,不由自主的就想起来了诸葛亮,毕竟诸葛亮现在在的地方也属于特别重要的位置。

    “这也没什么,孔明这个人,大概是我所见过的众人之中最天才的,如果你没有神人入梦的话,镇压这个时代的应该是孔明吧。”贾诩带着些许的敬服说道,没办法,诸葛亮的天资就连贾诩都没话说。

    “镇压这个时代吗?”陈曦想了想,缓缓的点了点头,这一点他是承认的,三国这个时代诸葛亮确实是有资格镇压的,可惜对方选择了最艰难,最逆天的一条路,单说资质能力,力压天下确实没问题。

    只可惜春秋战国之时,曹刿就说过了肉食者鄙,然而真要说的话并非是肉食者鄙,只是这些人因为一些利益的问题,难免因私废公,进而导致明明有这个实力却发挥不出来六七分。

    三国年代大概也是这种情况,多少的人杰,多少的智者,多少的将校,说是最为璀璨的时代之一也不算错,然而现实点讲这个时代却是华夏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人杰与人杰的争锋,智者与智者的碰撞,多少百姓化作了尘土。

    诸葛亮在这个时代比智力,比心性,比能力确实是有镇压这个时代的资本的,但资本不等于现实啊,道争,野心,等等让这个国家遭受了长达几十年堪称毁灭性的打击。

    明明有镇压当世的能力,可惜却落了一个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有些时候,最为重要的不仅仅是能力,而是大势。

    这些话,陈曦并没有说出口,其实一步一步走到现在,陈曦也能感受到自己的幸运,除了自身的能力,很多时候也确实是有几分运气在里面,汉室的大旗确实好用,世家也没经历最黑暗的篇章,就算是有争权夺利之心,也没有那种不这么干就死的急迫。

    魏晋南北朝之后,世家为什么再也回归不到汉末那种情况了,有太多太多的理由,诸如什么儒家霸权的确立,百家被打入末流,什么扩张之后,收不住脚步,不可能再退回来什么的,什么当年汉末伤寒大清洗的时候,将好多逆天的家族干掉了什么的。

    其实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原因,真要说的话,就一个字,怕!

    你家研究数学,研究天文,研究电磁,研究风水,研究堪舆,研究矿物,研究化学,研究光学,研究哲学,研究机械,这些加起来能让你们在魏晋南北朝的乱世之中保命吗?

    不能的,和春秋时候刑不上大夫已经不同了,和战国那种亡国灭种,但是始皇也没有下手消灭贵族体系也不同,和汉朝那种战天斗地,四夷皆是渣渣,死的都是平民,关我们世家什么事的情况也不同了。

    春秋的时候,研究这些玩意儿的人都是贵族。

    战国的时候,研究这些玩意儿的人还是贵族。

    汉朝的时候,换了一层皮,研究这些的叫做世家,但是他们和前两者有着血统以及文化上非常清晰的传承关系。

    这些人无所事事,又继承了自家祖上传承的智慧,欺男霸女的日子也过了,能玩的也都玩完了,剩下的只有两个方向,堕落,以及从智慧之中汲取快乐。

    自然有人堕落了,也有人从智慧之中汲取到了快乐。

    然而这些都需要一个条件,那就是社会整体的平稳,或者说他们自己不能受到致命性的打击。

    春秋战国这些先秦的时代,这些人都能保证这一点,汉朝同样,挑翻了匈奴之后,哪怕是汉室国内也曾经洗牌,但世家稳坐钓鱼台,看天下风云变动,该搞的东西继续在搞。

    哪怕是后汉伤寒瘟疫爆发,很大程度的搞翻了一堆很拽的世家,但倒下了甘家和石家,还有周家,王家这些人,倒下了王家,还有其他家族接棒,最多是开点倒车,不至于体系崩溃。

    而致使世家真正变态了的时代就是魏晋南北朝,因为从春秋秦汉一直流传下来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变化,战争真正波及到了这群人,五胡的南下,很大程度的冲击这些世家。

    不同于以前不管是怎么战争,死的都是泥腿子,南北朝的时候下来的可是异族,管你什么世家,什么千年豪门,说宰你就宰你,你想说啥,什么刑不上大夫,什么做人留一线,死吧!

    在这种情况,相比于家学,能保证传承,而且最有效的方式恐怕也就是权势了,这也是为什么后面五姓七望能搞到那么丧心病狂的程度,因为怕了,以前这些人一直是被国家保护着。

    春秋时代不用说了,东胡,月氏,羌人什么的很厉害,但是西秦,晋国,齐国也不是吃素的,顶住这群人,让中原那些贵族能活出同时代的贵族样子。

    战国时代同样,秦国,赵国,燕国,将羌人,匈奴,东胡按在土里面摩擦,让中原那些贵族活的还是贵族的样子。

    汉朝时代那就厉害了,几百年下来,不说百姓如何,这些世家最惨的时候也就是党锢的时候受点折腾,真要说党锢的时候灭族的,基本没有,所以所有人都过的很好。

    而正因为这种宽松的环境,吃饱喝足没事干,自发进行研究的研究员们,才能过一段时间出一些结果,过一段时间将自家的研究推进一些,就王家当时的那句话,我家研究电磁也才研究了一百五十多年,能这样已经不错了。

    诚然这样的速度很慢,但只要这么维持下去,每一代都有十几个因为兴趣,因为没有其他能玩的,只能从知识之中汲取智慧,满足自我的求知欲的年轻一代,一代代下来,迟早给你将路砍出来。

    愚公移山的方式虽说蠢,但是这种方式却真实有效,各大世家算上自家还是贵族的时代,少说有个千多年,超长的待机,让这些家族都认为自己以后永远都是这种生活方式。

    然而魏晋南北朝发生的事情,让这些上千年来几乎一直被国家保护着的家族突然发现,国家居然没保护他们,而没有了保护的他们居然这么脆弱,居然说被人干翻就被人干翻了。

    发生了这种事情之后,自然各大世家对于研究家学淡了很多,转而死死的抓住权势,不再像是秦汉那时,不行就来句去休,去休,然后就跑回去研究自家家学去了。

    同样越到后期,世家那种隐世不出的大佬越少,因为将大佬放在研究自家家学上产生的力量和放到官位上产生的庇护完全不同。

    说起来都是怕的,死死的抓住权势,不论如何都不放手,说白了,并非是迷失在了权力之中,只能说,魏晋南北朝的乱世让一众活下来的世家清醒了过来。

    原来他们一直都是国家养在瓶子之中装饰的花朵,原来他们在没有国家庇护的情况是那么的脆弱,既然如此,那就由我们自己来掌控国家庇护我们自己吧,没有什么比这种方式更安全的了。

    然后他们和国家的统治者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冲突,然后就彻底败亡了,很无奈,又很现实。

    世家到底有多强,依托着汉室足够让人绝望。

    世家到底有多弱小,没有了规则,一支大军扫过,便能覆灭。

    这群人毕竟是依托规则而存在的强大,只不过一直以来华夏建立的生存准则让这些人看起来强的无法对抗。

    实际上剥离了国家的光环之后,他们和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区别,最多是因为有家学,显得更为聪明,更为智慧一些,但也就是如此了。

    可以说如果不剥去这个千年以来的光环,不让世家感受到没有了规则之后的黑暗,当前的各大世家就算是侵蚀国家,也不会变成后世五大门阀那样,凭着本能性的做法,怎么可能会比得上因为经历过恐怖,而知道自己目标的后世世家。

    现在这些好歹还有点良心,还能被拉住,换成后世那些,恐怕怎么拉都没有意义了,见过了某些残忍,人就会成长,而一旦成长了,那么就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因而陈曦一直维持着国内的稳定,维持着长久以来的规则,为的就是让这群人永远别生出后怕的想法,也永远别丢弃自家的家学,生出研究无用,唯有权势可以自保的想法。

    只要不诞生这种想法,就按照这群人推进的速度,最多再有三百年,数学体系和物理体系就该建立了,之后自家要的一切,都会开花结果,而且还不会葬掉大半的自家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