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二十八章 局势

    “实际上确实是在原地,我觉得你也是这么飞的,否则的话,实在是不能解释你为什么飞了这么多年才回来,其实方向这个问题很好辨识的,山阴和山阳,河道侵蚀的方向,甚至是在不行,你把你丢在海里面,随着海水运转都该漂的认完大陆了。”甘伏无语的看着紫虚。

    对于甘伏来说紫虚的状况怎么搞都不可能搞到需要这么多年才能回来,毕竟是个仙人啊,又饿不死,丢海里面自己漂都应该能漂回来,至于草原啊,山地啊,沙漠啊,更是不是问题。

    只要有太阳的地方都不是问题,好吧就算是没有太阳,有树木也没有问题,没有树木,有草也行啊,没草是荒漠戈壁也行啊,水脉啊,水脉懂不懂啊,沿着地下水脉,迟早能找到大河。

    好吧,如果连地下水脉都没有,也就是说属于那种彻底的生命荒漠什么的,那么就找植物以及本土的动物,总不能什么都没有吧,如果真什么都没有,那天上肯定有太阳。

    生命荒漠的地方意味着缺水,缺水也就意味着湿气低,也就意味着有太阳,也就意味着可以测影子,反正甘伏实在是不能理解一个人如何能丢五六年,这完全不是迷路不迷路的问题了,而是智力的问题。

    于是甘伏详细的给紫虚解释了一堆相关测定方向的简易方式,每说一种紫虚绝望一分,最后全部说完之后,紫虚对于自己的智力产生了不可逆转的怀疑,六年啊,六年的时间啊,这么多方法啊,自己一个都没有想到,自己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最后紫虚甚至已经没有击杀贾诩的兴趣了,只能一脸发木的复述着“我真傻,我真傻,当初的我真傻!”

    “这家伙没问题吧。”甘伏彻底击溃了紫虚之后,一脸不解的看着陈曦询问道。

    作为一个专业搞天象的家族,对于甘伏来说这些东西都是一些近乎本能的低端玩意儿,完全不知道自己给紫虚带来了大多的心灵创伤,不过眼见对方发木,一副了无生趣的表情,甘伏还是带着善意询问了两下,生怕给紫虚留下心理阴影。

    “大概没有问题吧。”陈曦带着些许的不自信开口说道。

    “肯定没问题的了,我来劝说一下紫虚,”贾诩拍着甘伏的肩膀说道,没想到紫虚居然会被人打击成这样,这个时候就该他贾诩站出来给喂鸡汤了,“紫虚不要多想啊,你要记得仙人是没有脑子的,想不到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啊!”

    “啊,仙人没有脑子的,啊,对啊,我没有脑子的,我想不到这些也是很正常。”紫虚彻底放飞自我了,接受了贾诩的好意,然后整个人的画风都变得智障了起来。

    “对,就是如此,脑子什么的没有不也活得好好的,你看当年得你没有脑子也不也很快乐吗?何必想这么多。”贾诩继续灌鸡汤,反正有多毒就多毒,反正紫虚过两天肯定就恢复了,先毒两下试试。

    陈曦嘴角抽搐的看着贾诩的胡扯,对于紫虚的表现不由得叹了口气,这家伙被贾诩玩死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哦,对了紫虚,脑子这个你没有的话,可以去华医师那边啊,华医师最近正在研究开颅啊,说不定可以给你送一个脑子啊。”贾诩趁热打铁,反正紫虚现在处于失魂落魄状态,有什么毒鸡汤赶紧喂。

    紫虚像是中毒了一样,听到送脑子这话双眼发光,没办法,实在是被打击的不行了,加之从不知道的地方杀回来,本身就丧失了大半战斗力,而言辞这种东西,有时候真的是能改变别人的意志的。

    而紫虚现在就处于被石家和甘家轮番打击,打击的怀疑人生的状态,然后贾诩给紫虚指明了方向,让紫虚再一次有了前进的道路。

    甘伏见此表示自己乐意承担起带紫虚一起过去的任务,当然主要是甘伏得知紫虚是一个战斗力极强的仙人,虽说智商低了一些,但是很多方面都能给与甘家技术支持。

    毕竟仙人有很多特殊的使用方式,而现在貌似是一个相当不错的诱拐仙人的机会,虽说蠢了点,不过有的用总好过没得用啊。

    等到甘伏将紫虚弄走之后,贾诩才反应过来,“子川,你说我们脚下的这个大地是个球?那我们为什么没掉下去呢?”

    “掉没掉下去跟你有什么关系,是个球你还能上天了?”陈曦没好气地说道,贾诩是否了解到这些东西根本没有意义,作为战略家,战术制定者,地球是不是球根本不影响他们进行作战。

    “唔,也是,不过大地是个球这个,有些怪啊。”贾诩略有些不解的说道,随后陡然振奋了一节,“虽说没有影响,但是光想想大地是个球,我就有些比较不错的想法。”

    “我觉得你还是收起来你那些不太好的想法比较好。”陈曦没好气地说道,感觉贾诩的画风和正常人的画风完全不同。

    其他正常人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是感觉到震惊,进而产生不理解的想法,然而贾诩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按照陈曦现在的观察,对方貌似想要将地球是一个运用到计略方面。

    虽说陈曦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将这个消息运用到计略上,但是陈曦看贾诩的表情,对方貌似就是这么思考的。

    “我回头找甘家和石家了解一下算了。”贾诩看了一眼陈曦不爽的说道,既然陈曦不愿意说,他就去找专业人士。

    “随便你。”陈曦摇头连连叹息道,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接贾诩的话了,天知道对方之后能搞出来什么。

    “今天这雪,貌似下得不小啊。”贾诩伸手接了一片雪花说道。

    “瑞雪兆丰年,外加雪后我就迎娶甄宓,都是好事。”陈曦笑着说道,“听说曹司空有一些想要离开中原的想法?”

    “嗯,这个我也有收到,不过也正常,再呆在中原迟早被以你带头的某些人气死。”贾诩眼角微微下弯,带着些许的笑意说道。

    “说的好像你不是这样一般。”陈曦笑骂道,“不过曹司空的心眼确实太小了吧,学学玄德公啊,你看玄德公从来不管这些小事。”

    “呵。”贾诩翻了翻白眼,随后又带着些许的怅然说道,“其实不是曹司空不想学主公,而是学不了啊,主公现在的情况已经无所谓放权不放权了,所有的大军都是主公的拥簇,而曹司空没有这个本钱,更重要的一点在于曹司空更负责一些。”

    “负责吗?”陈曦缓缓的开口说道,隔了一会儿点了点头,“确实挺负责的,不过说起来与其说是我们让曹司空头疼,还不如说是荀文若,荀公达等人让曹司空头疼。”

    贾诩闻言也是笑了笑,伸手弹了弹肩膀上的雪花,“我们已经适应了这种工作方式,缓节奏,高效率,分工明确,将荀文若等人带进来也让他们沾染了我们的习性,毕竟学好三年,学坏三天。”

    “听说孔明已经抽走了之前在安息练兵的那些军团,现在罗马和安息进入了最后决战了。”陈曦很自然的岔开话题。

    “这次安息躲不过去了。”贾诩带着感慨的语气说道,“不过汉军并没有彻底撤走,袁显思那边依旧在努力支撑,不过大厦将倾,独臂难撑啊,更何况我不认为审正南会那么压上那么多的资本。”

    “说起来有些奇怪,审正南按照华医师的说法,撑到现在应该已经到油尽灯枯的程度了,就算是意志通神,现在也该结束了。”贾诩说起审配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想起来了一件事。

    “是吗?审正南按照医学上的说法已经该到油尽灯枯的程度了吗?”陈曦叹了口气说道,随后又想起现在还在一线支撑的审配,唏嘘不已地开口,“不过现在还没有倒下啊。”

    陈曦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不知道是惋惜,还是伤感的语气。

    “那可是审正南啊。”贾诩肃然的说道。

    陈曦闻言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轻声的重复了一句,“是啊,那可是审正南啊!”

    审配本人的才华要说绝顶其实不至于,但也算得上一流朝上,不过这家伙恐怖的是意志和觉悟,这么说吧,现在这个时代能和李优拼意志的恐怕也就是审配了,这俩货都属于从死亡的边缘爬回来的智者,比其他的智者更狠,也更坚决。

    荀谌,许攸的智慧确实不差,但如果没有审配那种觉悟,老袁家现在也同样很难走到这一步。

    “但愿他能活着看到袁显思建立封国吧。”陈曦叹了口气说道,对于审配这种人物,他还是很尊敬的,只可惜,真的是没办法了,比郭嘉当前这种情况还要严重,鬼知道审配为什么还能战的天翻地覆。

    “如果是他的话,肯定能看到,毕竟现在他已经撑过了医学上的极限,他肯定会撑到那一天吧,恐怖的男人。”贾诩叹服不已地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