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二十六章 咱们换个历法吧

    最后郭嘉还是选择了保守治疗,没办法,毕竟这个开颅手术还有很大的问题,虽说拿动物验证的时候基本已经可以保证,动物开颅之后不死,但是脑疾这玩意儿华佗也就见过几例。

    之前见到的时候华佗还没有开颅这个程度的医术,也没往这方面想过,现在基本有了这个医术,但是只有两个例子,说实话,在这个时代要确诊脑子有病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华佗自然找不到练手的对象,虽说给动物开颅之后,能保证动物还活着,而且看起来也没有太大的影像,但那些动物本身就是很正常的动物,而不是脑子有病的动物,所以开颅治疗脑疾这个,理论华佗是认可的,但实在是没有验证过。

    说起来这三个大佬之中,唯一一个验证过给人开颅的也就盖伦了,当年在罗马角斗场旁边开医院,天天有人送过来一些半死不活的奴隶,然后就在盖伦的手上,为欧洲医术发展添砖加瓦了。

    问题在于凡是被盖伦开颅用来研究的对象都凉了,盖伦自己也没把握,这里要说一点啊,盖伦虽说对于奴隶下手的时候感觉有那么一点灭绝人性,但这家伙对于罗马人还是很靠谱的。

    这一点华佗和张仲景也知道,因为一开始就发现盖伦对于解剖学太溜熟了,五分钟卸掉一个大腿化脓,只能截肢的病症患者的大腿,这速度简直超越了华佗和张仲景的想象。

    之后还有切除一些病变的内脏什么的,一开始的盖伦习惯性的没用麻沸散,上去几下将神经截断,然后在华佗和张仲景梦瞪口呆的眼神之中,直接将病变内脏切除了,效率之高,给华佗的感觉,自己八成得练习个二十年以上才能达到。

    实际上华佗完全不知道,当年盖伦还没有现在这个稳定切断痛觉神经,并且在事后联通的手段的时候,没有麻沸散的盖伦照样给人作手术啊,这种无麻醉的大手术,追求的就是速度。

    盖伦当年可是好好练习过如何快速给人做手术。

    虽说因为这个时代有天地精气,盖伦发展的比历史上的那个自己更快一些,点出来了截断神经的方式,但十几年练出来的手速可不是吹的,虽说没有达到后世徒子徒孙Robert  Liston那种恐怖的速度,但是对于华佗和张仲景来说已经非常震撼了。

    另外一提,欧洲那边因为一直没有点出来麻药,以至于手术难度非常之高,医生手速直接决定了手术者的生命,因而发展出来了某些神一般的手术速度,Robert  Liston,十九世纪的英国医生,三分钟之内就能完成截肢到缝合的全部过程。

    盖伦作为这些人的祖师爷,走的也是这个路线,虽说没有后世的徒子徒孙那么厉害,但效率之高也着实让华佗和张仲景震惊。

    说实话,华佗表示他真的是第一次见到人类做手术居然能做的那么快,这根本不科学。

    后来闲聊的时候,才知道盖伦已经解剖了上千尸体,当即华佗就问盖伦罗马不管这件事吗?

    解剖这种东西,没有什么好说的,学的再好,不如上手试试,之后不用多说,盖伦大谈自己在角斗场隔壁开的医院每天都能收到死掉的和半死不活的角斗士什么的。

    对于角斗场什么的华佗和张仲景并没有什么诋毁的意思,人类的兽性作为医生都是有所了解的,汉室这边只是没将这些东西搬到台面上,要说没有,你信吗?睁只眼,闭只眼而已。

    之后盖伦就表示自己靠着拼接将一个半死不活的人救活了,什么胳膊腿啊,统统都换了,华佗和张仲景当时都快给盖伦鼓掌了,表示这简直是医学的奇迹。

    然后盖伦表示之后的全部完蛋了,华佗和张仲景直接不想接话了,不过后来这件事也就翻过去了,毕竟盖伦也就只是不把奴隶当人而已,罗马人盖伦还是很在乎的。

    这么一想的话,华佗和张仲景也就翻过去了,没再追究,道德底线什么的他们确实有,但是道德洁癖,说实话,从他们解剖尸体开始,他们就在这一方面看的更开了一些。

    盖伦在发现华佗和张仲景并没有排斥他之后,就开始讲解自家超多的研究,不过大多数都是没有结果的研究,汉室这边也有一些同样的研究,双方的思维模式不同,对一对之后,有一部分卡死的研究直接就过去了,至于其他的也都有了很大的进展。

    有其实是显微镜的引入,哪怕只是光学显微镜也让盖伦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新世界,虽说之前盖伦也有见到过,但是当初那个的倍率和华佗手上的这个的倍率差距真的是太大了。

    靠着这些东西,双方都感觉自己大有所获,之后很快就混到了一个圈子里面,没办法登顶的角色都是很寂寞的,能和他们坐一起谈天说地的本身就少,现在有一个,他们自然不介意和对方分享知识。

    至于说对方是不是外族这些,得了吧,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还是赶紧研究医术的好。

    总体而言,三人里面盖伦最为激进,张仲景最为保守,而华佗则是拉着这俩,别让这俩刚起来,不过开颅这个,确实是这三个最近一直在研究的玩意儿,只可惜,谁都没有把握。

    如果只是打开脑壳的话,这三个都有把握,但是打开脑壳进行治疗的话,这三个都属于半吊子,试过的在曾经全部翻船了,没试过的,更是没有把握,因而看着积极,但三人还真需要考量考量。

    “也就是说,你们现在也才在研究啊。”陈曦一边将郭嘉放出来,一边无奈的看着华佗等人说道。

    三人皆是无奈的点头,他们要真有把握,还能让曹操天天在自己等人面前跑来跑去,早将曹操忽悠瘸了。

    郭嘉听到这个消息安心了很多,开颅什么的,听听就很可怕了。

    然而还不等郭嘉说话,医院外面又传来一片吵吵嚷嚷的声音,听着挺熟悉的,石家的人。

    眼见一群人扶老携幼而来,陈曦一脸无奈,这两家这是打架了吗?怎么又是一群人跑过来了,上一次还是弄了望远镜之后,全家闪瞎了眼才集体跑过来了,这次又是出了什么幺蛾子?

    又闪瞎眼了?不可能啊,华佗可是给他们的眼睛里面加了东西的,不可能再闪瞎眼睛了。

    “见过尚书仆射,诸位尚书,郭将军。”石家人扶老携幼进来看到这群人抱拳勉强施礼,然后就赶紧让华佗给人看病。

    “这是被大锤给锤了吗?”华佗看着石鲍胸口的凹陷,叹了口气,“先给正骨吧,之后调理一两个月就好了。”

    “你们这是又怎么搞成这样了。”陈曦将石涛拉出来一脸诡异的询问道,“而且怎么所有人都像是带着伤?”

    “我们这些伤是和甘家动手的,他哪个是被摆动的小球砸中的。”石涛一脸抑郁的说道。

    陈曦扶额,感觉石家每天的工作不是在怼甘家,就是在怼甘家的路上,至于说小球砸的,胸都凹陷下去了,这小球多大。

    “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们将那个常数算出来了,后来发现用坡度抵消阻力就能算出来,为这事我们和甘家打了一架。”石涛叹了口气说道,甘家和石家是离得远了过段时间要见见,离得近了,难免就要动手,简直是欢喜冤家。

    “这么快就算出来了啊,你们也确实是非常厉害了。”陈曦一脸叹服的说道,这群怪胎,果然要不是被伤寒挑翻了的话,这俩家族迟早逆天证道。

    “这些东西毫无难度,只要反应过来,就差不多能算出来。”石涛摸着胡子得意的说道,“唔,对了,我们和甘家准备重制历法,现在的历法我们感觉不太准确。”

    陈曦一挑眉,看向石涛,古代历法这玩意儿一般是不能动的,因为牵扯的太多,一旦搞砸了那死的就不是几个人了,不过这两家一直都是在搞这个,经验丰富,不太可能搞砸,只是陈曦有些好奇,怎么突然要修订历法了。

    “我们打算以冬至日后九天为一元复始的开端,取颛顼帝复始名曰元旦。”石涛缓缓地开口说道,陈曦闻言嘴角抽搐了两下不由自主得看向石涛,你这是要逆天啊,冬至日后九天为一元复始的开端,你溜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那你的节气怎么排?”陈曦嘴角抽搐的询问道。

    陈曦虽说能理解石涛的做法是怎么回事,也能明白为什么选择冬至日,甚至也明白为什么要加九天。

    毕竟古代历法对于时间有着相当细致的讲究,冬至日作为一年之中白天最短的一天,作为首的话,确实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加九天这个这就涉及华夏的习惯了,九为极,九天的叠加也就意味着至高无上了,只是这个点啊,有那么点神奇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