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二十四章 对喷

    “你小子要是真觉得恒河水最珍贵,等回头打下恒河,我给你搞一桶,你喝掉,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做最珍贵的宝物。”陈曦黑着脸说道,真以为他不知道恒河是什么鬼吗?

    恒河在婆罗门神话之中是怎么诞生的陈曦都很清楚,正因为清楚他才明白,只要印度还有婆罗门这个宗教存在,这条河就是一个坑。

    “哈哈哈……”郭嘉打了一个哈哈,没说什么,恒河在这个时期还是非常清澈的,虽说因为恒河在印度神话之中的定位,致使印度人依旧往恒河里面水葬,抛尸,沐浴什么的,但毕竟这个时期人少,没超过水体自洁的极限,整体还算靠谱。

    只不过看了一次印度人上游抛洒骨灰,旁边就有人饮水之后,郭嘉对于这条河还是有些犯恶心,不过郭嘉一开始那句话,并不是说笑,恒河确实是贵霜最珍贵的宝物,只不过陈曦和郭嘉都在偷换概念。

    “恒河那地方怎么样?”贾诩看了看嬉皮笑脸的郭嘉随口询问道,“看你的样子,除了面色苍白一些,好像也没有什么太严重的问题,你不是在信中说是你已经废了吗?是脑子的问题?”

    “堪舆相地的专业人士都快疯了。”郭嘉无可奈何的说道,“那地方不需要换种,一年种两次稻谷,然后再种点季节性的东西,一年三茬没有任何的问题,而且那边播种的周期更为随性一些,不需要像我们这边订的那么死。”

    “那就好,你的问题看起来确实是这里啊。”贾诩看了看面色苍白的郭嘉,略有好奇的指了指脑袋的位置,郭嘉甚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刘晔嘿嘿的探头过来看着郭嘉,“最近刚好华医师和张医师他们在研究大脑,据说打算开个颅试试,前段时间我们都觉得可能是曹司空,这波你这情况看起来很严重,说不准是你的,如何,要不要试试。”

    “呵呵!”郭嘉黑着脸说道,在头上动刀子这种事情,就算是郭嘉也绝对不能接受。

    “说不准按照华医师和张医师行医的习惯,将你和曹司空凑到一起,说不准第二颗半价啊。”陈曦这个时候也是一脸调笑的口吻。

    “滚滚滚,你们有多远给我滚多远。”郭嘉瞬间怒了,什么叫做第二颗半价,你家脑袋还能有两颗,切一颗送一颗?

    “看起来还是很精神的,应该不太严重吧。”陈曦眼见郭嘉还能做出怒目状,当即笑了笑说道,就这精神头,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其实很严重,但是只要不动脑子,就不会有事。”郭嘉一副得意的神色,甚至都开始用鼻孔看人了,“哼哼哼,我发现我给你在一起完全不需要用脑子,原来我不需要脑子也能和你们交流,哈哈哈。”

    瞬间一群人脸都黑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是认为我们是智障吗?你不知道这是我们照顾你这个伤残患者吗?

    “对了,听说最近罗马来人了,我们和罗马谈谈说不定局面更好,安息这边棋子下一下也该收回来的,你说这局势接下来会是什么鬼样?”贾诩突然话锋一转,正经了起来,连陈曦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自然陈曦接话的时候明显有些期期艾艾,而郭嘉这边已经开始脑壳疼了,然后面色漆黑的看着贾诩,就算是不能动用脑子了,本能也在,瞬间明白这是贾诩在给他下黑套。

    “看来奉孝伤的真的有些深。”贾诩收了笑容之后,神色回归沉稳,看着郭嘉明显有些凝重。

    “废话,你以为这一年时间好争取啊,我可是实打实用命赌了一把,能向现在这样安稳回来已经是天命加身了。”郭嘉没好气地说道,“估摸着我得修养一段时间了,之后就靠你们干活了。”

    “也行,到时候你还是接手你之前的那些工作,我们将孝直和公琰安排在你手下,其实你什么都不用管,孝直自己就能干完的。”陈曦眼见郭嘉的神色,也知道郭嘉确实是到极限了,很自然的就重新调配了一下工作。

    “好吧,反正以前这些也是我在做。”法正摆了摆手说道,然后面带兴奋的看着郭嘉,“你说我现在给奉孝挖一个坑,奉孝能不能跳出来?会不会直接摔下去。”

    然后不等贾诩和陈曦开口,郭嘉一副悲叹的神色,伸手按在法正的肩膀上,“孝直,你变了啊。”

    那种拉着长音哀叹,带着失落的神色,让法正不由得一愣,然后不等法正辩解,郭嘉就继续开口说道,“曾经的你不是这样的,以前你可是傲骨嶙峋,百折不挠,屡败屡战,一贯保持着锄强扶弱的意志,以打到我为目标,结果你现在怎么能变成了这样。”

    郭嘉一脸的暗叹,将法正震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一脸发木的神色看着郭嘉,直到郭嘉突然哈哈大笑,法正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这家伙玩了,顿时一脸恼怒,就要拉住郭嘉来一场辩驳。

    郭嘉则是当场后跳,一脸怪笑的看着法正,“孝直,你现在打过来我就直接往地上一躺,到时候我不丢人,你丢人,毕竟我可是一个病患,欺负病人这种事情,我可不记得我教过你。”

    法正一脸骂人的话,气的涨红,最后硬生生的憋了回去,一甩袖子,直接离开,“你等着,我迟早让你好看。”

    “你这家伙,一回来就撩拨孝直,不怕出事吗?”陈曦眼见法正跑路,叹了口气对郭嘉说道,“你就不怕他真趁着你现在废材了给你挖一个坑。”

    “哈哈哈,你觉得法孝直这种家伙是这样的人吗?就算是当年性子有些偏激的时候,这家伙都会堂堂正正的和我开搞,更何况现在,说句过分的话,蝼蚁咬了法孝直一口,法孝直反应过来,也会找到正儿八经的理由将之踩死。”郭嘉笑了笑说道,完全不当一回事。

    “你这家伙,这么跳,迟早被收拾。”贾诩侧头看了一眼郭嘉,随后左右看了看,“回头我将我儿子也借给你干活吧,我之前还在想怎么安排那家伙,本来说是外放磨练,但现在这个情况,外放并不是什么好选择,还是先放在眼皮底下吧。”

    “好,多个人也好干活。”郭嘉浑然不在意的说道,他现在也就是镇镇场子了,真干活的,在脑子的问题解决之前,怕是扯淡了。

    “好了,好了,放心吧,孝直就算是要和我算总账,怕也只会等我恢复的时候才会算。”郭嘉眼见陈曦还在远望法正的方向,笑了笑说道,“那家伙跳的欢,但是那家伙很自负,比自己弱的对手,他随便找个时间收拾了就收拾了,但真正的对手,他不会出手的。”

    “也是,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别撩拨,虽说他不会对病患出手,但是你撩拨的太过了,他可能忍无可忍,然后就将你揍了。”陈曦笑了笑说道,“毕竟你现在脑子,很难把控到准确的度了。”

    “噫,这也是一个问题。”郭嘉点了点头,然后又朝法正招呼了两下,“孝直刚刚是我辜负了你的好意,来帮我干活啊!”

    法正表示我认识你郭嘉真的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孝直,其实不是你变了,是我变了,没办法最近脑子受创,学不会和你聊天啊。”郭嘉顺手又扎了法正一下,陈曦当场都开始捂脸了,他觉得自己信郭嘉会不撩拨法正这件事,也是吃了降智了。

    贾诩已经默默地和郭嘉拉开了距离,最近还是不要和郭嘉聊天了,对方脑子受创之后,战斗力不降反增,对敌我双方开始降智打击了,太伤人了。

    “好了,好了,奉孝你就放过孝直吧,孝直都快气炸了,你没脑子无所谓,我们有脑子就行了。”老实人鲁肃眼见郭嘉都开始乘胜追击了,决定不能再这么乱来下去了,果断去当和事佬。

    鲁肃话说完,法正就笑了,然后连连点头,“嗯嗯嗯,子敬说的对,奉孝没有了脑子,我们不能没有脑子,需要体量奉孝,体量。”

    郭嘉一脸骂人的话,扭头看向鲁肃,鲁肃还是那副不温不火的神色,仿佛自己之前什么也没说一样。

    我,郭嘉,想怼鲁肃!

    鲁肃面无表情,郭嘉看了看老好人,决定还是战略性撤退算了,撩法正这个小暴脾气他有把握,可是换成鲁肃,且不说干不翻,就算是能干翻郭嘉也需要掂量掂量,干翻了鲁肃谁加班啊。

    “好了,好了,都站好,等一会要上朝了,不知道长公主今天上朝不?”鲁肃努力的安抚着一群人,然后将这群人按照顺序排好,也亏有鲁肃在场,否则的话,今天荀彧那一堆就不说了,陈曦这边这一堆怕是八成要玩完的节奏。

    然后郭嘉在回来的第二天就见到了最近因为天冷不大想上朝的长公主刘桐,顺带对方还真是专门为询问贵霜诸事而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