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二十三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正在甲板上休息的蒙康布看着天边的二十多个小点愣了愣神,随后就反应过来,这是汉军又来恶心自己了啊。

    不过没啥,区区二十几根床弩打击什么的,根本不是事,且不说床弩的命中率低得让人绝望,基本只能靠数量来堆,区区二十根弩矢要是能射中他们,这脸好的都快要爆炸了。

    然而下一刻,蒙康布看清了箭矢,愣了一瞬间,没反应过来,他还在思考这箭矢怎么比正常的床弩弩矢小了那么多。

    严重的思维误区,让蒙康布硬是没想到这是超视距打击,毕竟能干这种事情的精锐,蒙康布的记忆之中也有一个孔雀,自然很难在这一瞬间反应过来,处于发木状态。

    不过也如同蒙康布所预料的一样,二十余根箭矢只有两个好运的落在了他们舰队头上,并没有造成任何的伤亡。

    看着光影秘术之中延伸过去的二十余根箭矢,确定其中最佳的弹道之后,所有做好准备的长水士卒皆是模仿之前那名命中了贵霜舰船的那两个射手的角度进行射击。

    相比于罗马因为用惯了光影秘术,开出两个不同角度的光影秘术,靠着视角的偏差,就基本能算出来大致距离不同,汉室到现在还没有这个思维,虽说这玩意儿如果作为数学题来考试的话,汉室不少的数学家都能算出来。

    可是战场上这些人没有一个有这个认识,否则的话,根本不需要校射,计算出来距离,然后发力就是了。

    “见鬼了,这是弩矢吗?”蒙康布让人将落到自己船上的箭矢拿过来,看了看之后,有些不解,比普通弓箭用的箭矢稍大一些,但还是弓箭的范围,大概算是重型箭矢之中的超大号吧。

    “不是弩矢,反倒像是箭矢。”阿鲁诺一挑眉说道,“箭矢这种东西怎么回事?总不是弓箭手射过来的吧。”

    蒙康布听到这句话,全身一震,“所有人撤回船舱,躲避箭矢!”

    蒙康布最多是进入了思维误区,没想过超视距的问题,而不是完全不知道这种恐怖的能力意味着什么,要知道连瓦纳那都听说过孔雀的超视距,都明白这种军团对于一个帝国意味着什么,蒙康布又如何会不知道?因而在反应过来之后大吼道。

    与此同时,在蒙康布前方迎面而来的小船之中,瓦纳那麾下三万五千士卒晋升的几个士卒这个时候皆是疯狂的划船朝着蒙康布的战船靠近过去,然而天空之中那近乎飞蝗一般的箭雨已经朝着蒙康布的舰队覆盖了过去。

    八千根带着尖啸的箭矢划过天空,出现在了贵霜军团所有人的视野之中,一时间贵霜舰队的士卒皆是怒吼着往船舱里面撤退,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射声营的必中和长水营的洗地图,几乎在箭矢覆盖贵霜舰队的瞬间就将贵霜甲板上所有的未能进入船舱的士卒统统干掉了。

    一波箭雨之后,哪怕是开启的舰队集体防御,贵霜的战船上每一艘都扎了不少的箭矢,至于人,则是都死了。

    箭雨清洗了甲板上的对手之后,黄忠直接开了一个数百丈高的巨大外相,那一刻就像是神魔一般顶天立地,当然这个只是虚影,要弄这么大一个实体,怕是只能找吕布和赵云了。

    “蒙康布,洗干净脖子等死吧,瓦纳那已经被我全歼了!”如同神魔一样脚踏大地,一举一动仿佛带着天威一样的黄忠,带着浩浩荡荡的雷音朝着海面上的贵霜舰队吼道。

    那种不可一世的气势,那种如神如魔的巨大外相,配合上黄忠说的话,那种不可力敌的形象深深的刻录了不少贵霜士卒的眼中。

    “去死!”蒙康布这时已经出离的愤怒了,虽说直觉告诉他黄忠说的话不假,但是瓦纳那追随他多年,就这么被全歼,就算理智可以接受,感情也不能接受。

    因而当场蒙康布直接从大舰里面飞了出来,手提宝剑,怒吼着抽调舰队云气朝着黄忠那不可一世的巨大外相斩去。

    毕竟之前那一波射击蒙康布的舰队并没有受到什么致命的打击,甲板上本身也就一两千人,还有一半多逃了,小半有经验的士卒直接跳海了,真正死的也就是那些没经验的信任,加起来甚至不到一千。

    说伤筋动骨什么的,还差的太远,战舰毕竟不同于其他的东西,更何况贵霜战舰还有非常出名的集团防御式在侧,要射穿甲板,打穿战船防护什么,射声和长水还差的太远。

    恐怕就算是巅峰孔雀,也只有近距离射杀才有可能打穿,远距离的话,恐怕和现在的长水,射声不会有太大的区别。

    蒙康布暴怒而出,手提佩剑抽调云气一剑怒战,然而百余丈的军团攻击面对黄忠那巨大的外相简直就像是一个甲壳虫拿着一根长长的树枝去抽打人类一样。

    当场黄忠自己也开始抽调云气,然后暗扣箭矢,之前蒙康布在旗舰上,舰队防御式隐隐以蒙康布为中心,普通动能攻击可以穿过去,但是像黄忠那种想要射杀蒙康布的攻击绝对会被消除到根本无效。

    本来黄忠一波箭雨落地,扭头就跑,对方连自己被谁打了都不知道,可以仔细感受一下装完就跑的刺激什么的。

    然而黄忠准备跑的时候突然想到,自己为什么不撩拨一下对方,听说蒙康布是一个年轻人,年轻气盛,说不定对方脑子一抽就跳出来了,在舰队里面有集团防御式他没什么办法,但是万一出来了呢,出来了那就白捡一个人头!

    至于说这么做是不是不要脸什么的,黄忠根本不放在心上,战争就是战争,没有什么那么多脑补,有机会干掉对方老大的话,黄忠完全不在意下手将之咔嚓掉,多省事的。

    面对蒙康布斩出来的军团攻击,黄忠冷笑着将云气抽调到自己的手心,然后巨大的外相伸手直接用手挡住了蒙康布的军团攻击。

    “来而不往非礼也!”挡住了蒙康布的军团攻击之后,黄忠带着滚滚雷音开口说道,然后压在手心的一箭直接朝着蒙康布射去。

    原本已经做好了黄忠军团打击的蒙康布只看到了一道乌光从下自上而来,心中充满了震撼,躲不开,闪不了,必中的一箭。

    “给我挡住啊!”蒙康布的反应并不慢,但是架不住黄忠的箭太快,要不是双方离得远,这一箭,蒙康布就算是想要挡也来不及挥剑。

    全力出手,调动身后大军的云气,集团防御式扩张性笼罩,防御强度小范围强化,蒙康布的大脑运转近乎攀升到了极致,璀璨的光辉从蒙康布的手中朝着那一箭斩去。

    然而哪怕是摧毁了箭矢的实体,那种恐怖的力量依旧朝着蒙康布贯穿而来,这一刻蒙康布目呲俱裂,温养多年的佩剑直接横放,右手持剑,左手按在剑脊之上,横剑挡在箭矢必然通过的道路上,碧清的集团防御式直接笼罩了蒙康布。

    “咔嚓嚓……”轰鸣声带着兵戈碎裂的脆响,黄忠神色凝重的看着天空之中的蒙康布,对方手中温养了多年的宝剑已经碎的只剩剑柄,但蒙康布自己去仅仅只是吐了一口血,身上那种隐约和身后舰队连成一片的辉光,让黄忠明白了到底是什么挡住了自己的攻击。

    与此同时黄忠那句来而不往非礼也才落入蒙康布的耳中,没偷袭,只是箭太快,不服不行系列。

    “哼,这次给你一个教训,下一次,战场上再见。”黄忠一副“我是你爸爸,在教你做人”的狂傲神色,随后直接收了那巨大的外相,带着长水营,射声营,刀盾手直接转身离开。

    蒙康布有心要追,但是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哪怕是加强了集团防御式对于自己的保护,毕竟是离得有些远了,如果是在旗舰上他有把握无伤用脸接这一箭,但是现在不行。

    看着只是吐了一口血,实际上,蒙康布清楚,那一箭自己五脏六腑全部都为之震动了,那一箭的威力如果由现在已经改良过的集团防御式承担,那么根本不算什么大事,完全不可能动摇到舰队。

    可要是换成他自己来承担,那一箭估计能将自己射成渣渣。

    因而蒙康布虽说愤怒的要死,但也果断落回旗舰,作为印度洋海军的主将,对于蒙康布来说没有什么地方会比自己的旗舰更安全。

    不过原本的好心情已经被黄忠彻底浇灭,跟何况最后黄忠说的那句话,更是让蒙康布火冒三丈,理智上他在看到超视距打击的时候,就认为确实是有这个可能,但理智只是理智,感情上根本过不去。

    因而蒙康布落回舰队上之中,面带沉默,竭尽一切说服自己之前只是黄忠为了使自己分神,而诈唬自己的手段。

    然而等蒙康布回到旗舰上没多久,他就收到了准确的消息,瓦纳那麾下最后的几个残兵已经回来了,全军覆没!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