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二十一章 前路

    真上了战场,蒙康布真的能靠着战场直觉辨识出对方防线的缺失,这种天赋堪称一绝。

    陈到则是因为要分心指挥,以至于原本强过蒙康布不止一头的带兵冲锋能力也废了大半。

    不过随着李优接手指挥,陈到直接放开了手脚,之前要分心,我拿你蒙康布没办法,毕竟要总揽大局,现在的话,去死吧!

    因而在李优接手了指挥之后,陈到直接率兵不管整条防线的死活,怒吼着率兵朝着蒙康布的方向怼了过去,加持了天赋的情况下,还会存在所谓的天赋之间的相互克制。

    可现在双方都是人,拼的就是指挥调度和人员配合,陈到就不信自己会输,白毦精兵本身就是丹阳精锐转化过来的,升华到极致的配合能力诞生了组织协调的天赋。

    现在就算是砍掉了这个天赋,白毦精兵也具备人类极限的组织协调能力,而这就够了!

    李优接管了军团指挥的第一时间,直接放开了陈到和蒙康布那一片范围,转而全面专攻军团防线。

    贵霜军团的规模已经全面压过了汉室,而且因为排布的问题,对方的士卒已经有大多数能发挥出来自身的战斗力。

    因而李优接手之后就开始压缩普通军团的防线范围,压缩接战规模,这是李优从韩信手上学到的东西,被对方狠虐了那么久,李优也不是没从对方手上学到一些。

    虽说韩信掌握的那些东西,大多数都属于对于天赋需求极高的玩意而,但并不是完全没有人类能掌握的技巧。

    李优在梦中和韩信开战,被对方狂虐了一年的过程之中,李优就专精一个玩意儿,那就是现在李优使用的技巧。

    论如何调整防线,压缩敌方接战面积的同时扩大我方接战面积,让对方十个人只能发挥出一个真正的接战单位,然后我军十个人能发挥出来七八个,乃至更夸张的超过十个人的上限。

    当然后者李优觉得除非是将自己回炉重造,怕是这辈子都达不到了,但是前者李优勉强还是学会了。

    伴随着自身防线的压缩,贵霜士卒很自然反压过去,虽说超凡能力被消除之后,贵霜士卒还恐慌了一会儿,但是由于蒙康布堪称惊艳的表现,让贵霜士卒在随后就恢复了正常。

    反正自己没有了超凡能力,对方不也没有了吗?不怕,不怕。

    因而李优压缩防线之后,贵霜士卒在阿鲁诺的指挥之下直接反压了上去,他们已经能看到胜利的希望了。

    然而这个过程怎么说呢,在李优压缩防线的同时,贵霜士卒也被动的降低了自己和汉军的接触面积,直到这个面积缩小到某个限度之后,李优也靠着收缩防线将自己需要的士卒聚集了起来。

    像韩信那种在乱军之中胡乱调动,抽调自己所需要的士卒的做法李优是做不到,但是李优可以取巧一些,将自己的士卒聚集起来,将中间的敌军咔嚓掉,靠着收缩阵型,在中间构造自己所需要的士卒。

    虽说这种做法在面对韩信的时候,很容易被韩信打死,但这是韩信的很容易,而非是正常人的很容易,李优在被韩信在战场上按在土里面摩擦了一年之后,早就冷静下来了。

    也即是,我就按照我的套路干了,你韩信批评我是弱鸡,我李优认了,你韩信拽的简直是炸天,拽的简直都没有合理度了。

    我这么玩能被击溃的也就是你们这群怪物了,真在战场上遇到了这种情况,或者说真在战场上遇到你们这种人,我不这么干也是死,这么干还是死,那我为什么不干?

    从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李优偏执的一种表现,虽说被韩信虐了好几次,但是李优至死不改,打不过你我认了,而且你也不用我来对付,定位准确,心态沉稳,说的就是李优。

    随着李优的战线不断的压缩,阿鲁诺甚至快要将整个汉军防线吞了下去,胜利就在眼前,对于这一幕,阿鲁诺虽说有点不解,但是想想双方的兵力对比,以及汉军最精锐的核心已经被蒙康布咬住,就算心中有一些疑虑,也没有因此而产生动摇。

    “就是这个时候了。”李优看着已经负压到两侧的贵霜士卒,接下来就到了撕碎对方展现,反压制的时候了。

    伴随着汉军鼓点的变化,原本已经被死死压住的汉军防线直接从最中间裂了开来,而后箭矢爆射,大量的枪兵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从裂口冲了出来,然后就像是火山喷发一样,化作了洪流,在箭雨的掩护之下,撕开了贵霜军团的防线。

    而后原本在两侧死死抵抗贵霜军团汉军士卒骤然顺着枪兵冲杀的方向撤退了出去。

    那种因为中间中空,腾出大量空间而得以快速撤退的情况,完全出乎了阿鲁诺的预料,而防线因为过于注重汉军两翼的压制,以至于被汉军枪兵重中折断的一幕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估计。

    而李优则是冷笑着看着这一幕,依靠着枪兵撕碎贵霜战线带来的喘息之机,他也得以和之前陷入半包围的军团,而在脱身的一瞬,李优就如之前贵霜所做的一样,直接反压贵霜军团。

    一时间贵霜军团的指挥出现了相当的混乱,折成两半的防线,真正的攻势全部都是对内的,而现在汉室已经跳出来了,开始趁乱反压制贵霜士卒,更重要的是之前贵霜的主力全因为这一手被自己的防线以及汉军的攻势压制到了最中间。

    如果这时候李优不直接在外侧反压贵霜防线,这些贵霜军团的主力战卒用不了多久就会反向渗透出来。

    然而这等大好时机李优怎么可能不去做,被韩信虐了那么久的他怎么可能放过这种大好时机,因而在冲出去的瞬间,就转身背刺了贵霜军团,相比于内圈那些甚至能压制汉军正卒的精锐,外侧的这些一方面没有反应过来,另一方面本身素质就有一些差距。

    一时间贵霜的外围战线很自然的对内的压缩,毕竟现在贵霜是一个中空的对内防线,而外部受到攻击,自然的朝里压缩,以至于阿鲁诺有心要调动精锐战卒渗透出去,重新收拾汉军,结果却发现自己最能打的主力,全被自己人给堵住了。

    “怪不得淮阴侯总喜欢用这种手段。”李优在接连数下挤压贵霜军团,直接将对方的精卒挤死在贵霜军团内部最深处直接出不了之后,嘴角少有的浮现了一抹笑容,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打对方最弱的对手,然后将对方最强的主力,像是丸子一样裹到他们自己人中间,让他们既不能动手,也不能杀出来,只能看着对手在击杀他们的自己人。

    这种憋屈,可是真正能消磨士气的,而在这一过程之中,以小博大的军团也能不断的积累气势,最后一击完成蛇吞象。

    这个时候阿鲁诺虽说没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自身落入了下风他还是知道的,有心想要反攻,但是外圈没有一处能打过汉军的,而能打过汉军的精卒全都被挤在中间当丸子了,这怎么打?

    另一边放手一战的陈到,还是被蒙康布压了一个半死,军团组织协调能力不够,主帅指挥调动来补足,如果不够还可以靠战场直觉来补充,在这种情况下,陈到还真没打过蒙康布。

    说实话陈到有点吐血,按照自己的估计,自己就算不是最强的那一波,也不至于弱到随便遇到一个贵霜将帅就被按着打的程度。

    不过这种怀疑没生出来多久,就被陈到直接掐灭,他现在已经有些理解李优的那句,多战过几场你就会明白自己缺少什么,现在你连自己缺少什么都不知道。

    虽说陈到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和自己的军团缺少什么,但这并不能动摇陈到死死咬住蒙康布的决心。

    【有点大意了,看来吞不下去。】蒙康布随意的扫了一眼战场的形势,另一侧李优以少数兵力压制贵霜大部局势让蒙康布确实吃惊,又看了看身边麻烦到极限的陈到,果断决定撤退,再打下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陈到是吗?下一次再和你们交手,但愿接下来你们不要太心痛!”蒙康布收回了目光直接率领亲卫朝着李优那边尚未封闭的防线冲了过去,陈到怒吼着率兵追了过去,然而蒙康布根本不放在心上。

    “阿鲁诺,撤!”蒙康布神色无比的平静。

    “撤?”陈到冷笑连连,其他三个他听不懂,但是撤这个他还是能听懂的,“后路已经被我们断绝,你们还想撤退?”

    蒙康布阻住李优延伸过去的防线之后,用他心通带着浩浩荡荡的声音说道,“后路?不,你猜错了,是前路!”

    陈到闻言一愣,随后猛然抬头朝着远方望去,莫名之间他才发现,不管是李优,还是他自己已经在之前的交战之中和对方交换了方向。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