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二十章 且等尘埃落地

    “亲卫随我上。”蒙康布冷笑着提剑带着亲卫杀了上去,陈到军团的操作在陷入局中的蒙康布亲军看来确实非常厉害,但是在蒙康布看来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并不难破解。

    “给我死开!”蒙康布率领着最精锐的五百亲卫,以锥形阵直接撞上了陈到之前的布置的防线上。

    哪怕是在陈到看到蒙康布朝着这个位置冲杀过去的时候,就调动兵力进行防御,但这一刻双方在调度指挥上的反应差距却真实的体现了出来,蒙康布直接拉人怼到防线上的时候,陈到抽调的精锐还没有抵达,致使蒙康布那个位置的汉军直接自发抽调其他位置的汉军。

    “看来并非是汉军主将指挥大军进行的反应,而是士卒自发应对打来的协调组织能力,这样被动的反应能力……”蒙康布在正面冲击被白毦精兵自行收缩防线阻住之后冷笑着分析道。

    而后在陈到出乎预料的眼光之中,蒙康布率领的亲卫直接从侧后两侧勾连麾下亲军,从后侧的两遍发动了攻击,就像是三叉戟一样朝着白毦精兵的防线捅了过去。

    这一刻在之前连蒙康布亲自带队的攻势都能勉强挡住的白毦精兵,面对从侧后方延伸出来的两支小队却被轻易的撕开了防线,进而蒙康布的方向全力攻击,很快汉军在那里的防线便崩溃掉了。

    身处在大军中后位置的李优看到这一幕,心下有些感叹。

    靠着之前的观察,李优已经发现了一些东西,毫无疑问,蒙康布的亲卫有三个天赋效果,但就现在展现出来的战斗力放在双天赋之中都不算是绝对的巅峰,那么对方是什么情况,李优差不多已经明白了。

    镜像那个天赋带来的翻倍攻击,还不至于让蒙康布亲兵具备接近违规的攻击能力,那么除专属天赋之外,原本的天赋有一项绝对是锋锐属性的攻击加强,而另一个按照李优的观察来看,应该是自身素质加强,或者自身素质解放这种天赋。

    不过按照李优估计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如果是第一种,那么蒙康布在双天赋的路上已经走的太远了,距离更上一层应该非常近了,而就现在李优的感觉而言不至于,连双天赋的极限都没到的水平。

    那么基本就能确定是自身素质解放类型的透支天赋,不过看现在增幅并不是非常巨大,李优估摸着蒙康布也是扼制着这个天赋,尽可能延长战斗时间,毕竟这种透支性天赋,一旦时间到了,还未结束,那么真就距离完蛋不远了。

    这些天赋组合起来便是当前蒙康布的亲军,但真要说这些天赋组合起来真的能强过丹阳的话,其实也就是说说,现在陈到率领的丹阳被蒙康布压制,甚至撕碎防线,更多是陈到自己的问题。

    大军作战,拼的不仅仅是士卒,还是主将自身的底蕴,而很明显陈到在自身底蕴上没拼过蒙康布,简单的说法就是,指挥调度方面被蒙康布给压住了。

    丹阳精锐确实是自带指挥协调能力,甚至不需要将校指挥,自己就能进行作战,但如果丹阳精兵真强到可以不需要主帅的话,那么为什么丹阳的成名战都是依靠主帅完成的?

    实际上丹阳是需要主帅的,丹阳精锐自带的指挥协调能力很强,但是丹阳需要一个主帅纵览大局,看不到整体形势的丹阳精锐,只能靠着士卒之间的相互配合进行调整,这样的自发调整,在看不到整体局势的情况下,很容易被引到坑中。

    蒙康布的做法很简单,其实就是主力拉动丹阳自发聚集,然后调动偏军捅穿丹阳自发集合导致的薄弱点,如果陈到的指挥能力蒙康布强,或者略逊蒙康布一筹,这个时候都是能补回来的。

    可惜两者在指挥调度上有着相当的差距,现在的蒙康布虽说已经被周瑜甩开了几个身位,但蒙康布的对比对象可是周瑜这种水平的怪胎,陈到的天资更多是点在凶猛这个方向上。

    以至于虽说发现了蒙康布的动作,也调动了士卒去补防,然而在补防成功之前,就被蒙康布撕开了防线。

    “给我杀!”蒙康布撕开了白毦精兵的防线之后,气势骤然攀升一节,剑指陈到的方向带着狂傲怒吼道。

    “杀我?”陈到双眼一冷,蹬鼻子上脸是吧,当即陈到举起长枪,枪尖升起一缕白光,然后璀璨的光辉从陈到的枪尖绽放了出来,而后无极限的朝着四方延伸而出。

    白毦精兵被那璀璨的光辉隐没,蒙康布,以及蒙康布的军团也是如此,而后等所有的光辉隐没,贵霜军团骤然一乱,他们的内气,他们的天赋,他们一切超越凡俗的力量全部消失了。

    只是蒙康布的脸在这一刻都变得惨白,直到白毦精兵一枪刺了过来,蒙康布本能的挡了一下,才恢复了正常的神色,额头的冷汗也尽皆消退,刚刚在白光扫过之后,蒙康布确实快吓死了。

    甚至心脏都有些承受不住这种压力,在跳动之中发出了闷响,因为实在是太恐怖了,在刚刚,他蒙康布精修十余年的内气消失了,军团天赋消失了,精研的不动明王加持也消散了。

    那一刻蒙康布的感觉就是自己曾经努力的一切都化作了梦幻泡影,那种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的感觉,让蒙康布的意志甚至都出现了动摇。

    然而随后蒙康布就想起来了大觉禅师甘宁当年教他闭口禅时的所说,尘埃未定之前,一切当如闭口禅。

    当年蒙康布并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在自己的一切努力化作梦幻泡影,汉军的长矛朝着自己刺了过来,然后失去了曾经一切超凡智力的蒙康布以远比正常缓慢太多的速度,将之挡住之后,蒙康布终于从中理解了一切。

    尘埃稳定之前,一切当如闭口禅!

    喵喵喵,甘宁表示自己都忘了自己还曾说过这句话,至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甘宁要是知道蒙康布的想法,大概会认为当时只是被对方问烦了,随便回上一句话糊弄一下对方。

    至于说蒙康布从这么一句自己随便糊弄的话之中提取出来这样的智慧,甘宁表示自己只能说一句,文学评论家实在是厉害的无以复加,他当年只是随便糊弄两句,这都能从中提炼出来大智慧,厉害厉害,说不定我真的有称宗道祖的资本啊。

    挡住那一枪之后,蒙康布再一次恢复了自信,但是他镇定了不代表自己麾下的士卒能恢复镇定,和汉军已经演练过,心里有准备不同,当前贵霜这边几乎可以说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在战场上自身赖以生存的力量被剥去了一大半,如何不慌?

    “所有人随我杀穿他们!”这一刻蒙康布就像是心灵得以洗炼一般,战马之上身躯无比的挺拔,甚至不等陈到先行开口,蒙康布就以大范围他心通的方式先行开口道。

    那种气度,让原本因为力量褪去而有些散乱的贵霜士卒皆是一静,而后只见蒙康布将剑刃收回剑鞘之中,单手抓起一旁的大旗怒吼着朝着前面冲去,和之前那种温润的儒将形象出现了极大的差距,在单手抓起大旗的时候,整个人身上展现出来的尽是霸者的气度。

    “众将士随我杀敌,对方已成凡人!”蒙康布从大军之中一跃而出,一马当先的杀向了汉军,那高举的旗帜让蒙康布的亲军皆是怒吼着朝着汉军发动了攻击。

    “杀!”陈到心知自己小视了蒙康布,当即不敢多拖直接率领自己的亲卫朝着蒙康布的方向顶了上去。

    而中军略后的李优则是抽出自己的佩剑,看着蒙康布的方向,将是兵的胆,兵是将的威,毫无疑问不管是胆,还是威,陈到都落入了下风,在气度和胆魄上蒙康布确实厉害,配合上自身那相当优秀的指挥调度,这一战要赢已经很难了。

    “陈叔至的军团效果确实是很不错,但是面对这种对手……”李优半眯着眼睛看向已经开始将战旗作为武器,而以自己为旗帜的蒙康布,“想法不错,但是对方直接能莽穿啊!”

    “通知陈将军,让他拦住蒙康布,其他的位置交给我就是了。”李优看不下去了,虽说之前就做好这一战打输,捞便宜,做好吊民伐罪的准备,但要是被碾碎了阵型,那恐怕就要诈败变真败了。

    陈到收到消息之后,果断将指挥权交给了李优,他的指挥能力确实不差,但架不住蒙康布更强,而且现在蒙康布直接带队顶了过来,陈到也很难分心进行指挥。

    毕竟不是谁都有孙策,马超那种在战场上不靠观察分析战场形势,而凭战场直觉直接莽穿对手的能力。

    这也是为什么,蒙康布压上来之后,指哪打那,凭感觉一阵横冲直撞,也将陈到死死压住的原因。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