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一十九章 失败的伏兵

    是夜,蒙康布率领本部精锐准备再次骚扰文伽故都,然而下船的时候,看了看那皎白的月光,心中一动。

    “阿鲁诺,让士卒都下船。”蒙康布突然驻足对在船上目送自己登岸的阿鲁诺吼道。

    “哈?”乘着小船准备离开的阿鲁诺愣了愣神,不是说好了自己守家,蒙康布带人去捣乱,靠着超强的实力,先手一步,可以保证说走就走,谁也拦不住吗?现在怎么突然让所有的士卒下船。

    “我觉得我干了这么多年,对方也该有心理准备了,再这么骚扰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看看今天这个皎白的月光,就跟白天没有什么差别,我们直接带兵去莽一波如何?”蒙康布一副热血上脑的神色。

    “……”阿鲁诺看了看月光,又看了看蒙康布,觉得对方说的确实是有那么一些道理,毕竟骚扰了这么多次了,对方也该有准备了,而且今天月光这么好,士卒也都能看到,全军出击莽一波的话,说不定战绩会很不错。

    “说句话啊,我这个计划不错吧。”蒙康布结合自己的直觉,外加分析得出的结论,略有自得,然而眼见阿鲁诺毫无反应,不由得有些不爽,远远的喝道。

    “我觉得这个注意不错,不过这样的话,我们放在这里的船就有些危险了。”阿鲁诺缓缓地开口说道,他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让水手将船移动到河心就是了,我不回来不靠岸就是了。”蒙康布满不在乎地说道,“唯一可以担心就是汉军那个能在水面上行走的军团,不过看到了直接跑就是了,他们在水面上奔行的速度,还有我们大船顺流而下的速度快了?”

    “唔,这样的话,确实问题不大。”阿鲁诺算是认同了蒙康布的提议,“我去接人,你在这里等一下。”

    “速去速回。”蒙康布搓了搓手兴奋的说道,只见在这阿鲁诺的艨艟像是离弦之箭一样朝着大船冲了过去,恒河毕竟不是长江那种大河,哪怕是靠近入海口,蒙康布的大船也不能靠的太近,这也就导致蒙康布每次登陆都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

    以至于之前的时候,陈到在发现这一点的时候,还兴奋的找李优,想让李优想想办法,让他能在对方正在登陆的时候进行伏击。

    然而李优只是解释了一下贵霜舰船出现的范围,然后又解释了一下陈到的白毦精兵短腿的程度,以及贵霜艨艟必要时爆发性的以东速度,就让陈到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阿鲁诺回到大舰上之后,很快就阻止人手再次登陆,等到三四波人乘船登陆,并完成列队之后,原本靠近恒河沿岸的大舰快速的朝着恒河河心行去,处在那个位置,对于他们最为有利,进退自如。

    “早知道今天月亮这么明,我就应该将所有水网的精卒聚集起来,那里会像现在这样只有两万五千人。”蒙康布咂吧了两下嘴有些可惜的说道,“打明旗号,这波我们不骚扰了,看对方乱不乱,乱就趁乱攻城,不乱就武装游行。”

    “我觉得你还是小心一些,虽说之前每一次对方都是在严防死守,除非你闹得太凶才出来和你动动手,但这么多次了,要说对方不打你的主意,我想你都不信吧。”阿鲁诺斜视了一眼蒙康布说道。

    “嘿嘿嘿,你觉得他们会带多少兵马?”蒙康布一挑眉询问道。

    “就现在的情况看来,文伽故都里面应该也只有不到两万的汉军士卒,而且据我们数次试探的情况来看,实际数字应该在一万五左右。”阿鲁诺叹了口气说道。

    “所以说,完全不用担心,他们既要守文伽故都,又要来收拾我,他们能拿出多少士卒?五千,一万,还是一万两千?”蒙康布笑着说道,“而不管是哪个数字对于大军齐出的我们都无用。”

    阿鲁诺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事实,正因为猜到了这个事实,阿鲁诺才会赞同蒙康布这种近乎胡搞的行为。

    对方如果是五千人马来伏击,准备收拾蒙康布,那么等看到现在这等规模的大军,恐怕只能调头跑路,问题在于这个时候是那么容易跑得吗?只要能在对方城下重创对方的军团,那么胜利就不远了。

    “说不定还能捞一把。”蒙康布笑的像是偷到了鸡的狐狸一样。

    “走吧,磨蹭太久的话,也不太好。”阿鲁诺看着蒙康布的笑容也不好再说什么,对方确实很厉害。

    另一边陈到蹲在灌木丛里面,一众士卒也都趴在那差不多有腰这么高的灌木丛之中,也亏这边是热带,换成长安现在一月份接近零下十度的温度,恐怕就算是有棉袄,趴上几个时辰怕也受不了。

    “军师,在这里真的能等到蒙康布吗?”陈到蹲在灌木丛中看着已经阖眼,身上盖着些许灌木的李优一脸无奈的说道。

    “能。”李优眼睛都没睁开,随口回答道,他有这么一个自信,之前那几次当孙子,蒙康布差不多都应该知道文伽故都里面汉室的情况了,这次跑来肯定是奔直线,恶心一波就跑。

    “能就好,我就怕蒙康布走其他的方位,要知道现在的文伽故都真的没有人防守,对方如果走其他的路,这城今天就丢了。”陈到一副安心了的表情,然后偷偷试探道。

    “你放心,这城丢不了,我还等着靠这座城吊民伐罪呢。”李优神色冷淡的说道,“就看对方什么反应,这战放开手脚打,让我看看你的水平,有什么招数就用什么招数,不要怕。”

    “放心,到时候我肯定有什么用什么。”陈到点了点头说道,“话说既然知道对方肯定走这个位置,我们为什么不把床弩推过来。”

    “因为太容易被发现。”李优的口气里面已经充满了敷衍的意思,甚至话音也变的慢了起来,就像是要陷入沉睡一般。

    陈到无言以对,看了一眼一旁安心入眠的李优,深深的叹了口气,这和华雄说的完全不一样啊,这要是睡了,敌人打过来了怎么办。

    就在陈到胡思乱想的时候,李优突然坐了起来,就像是诈尸一样,直挺挺的坐起身,“做好准备,对方来了。”

    “什么?对方来了?”陈到愣了愣神,然后突然听到了远方的脚步声,不由得一愣,然后才明白李优之前躺着敷衍自己不是在睡觉,而是在听大地的震动。

    “好了,做好准备,很不幸,对方不是一个军团,按照我的经验估计,对方怕是有个两万人朝上?该你上了叔至。”李优拍了拍陈到的肩膀,面上浮现了一抹笑容,但是在陈到看来,那笑容充满了让自己去送死的意思。

    “不就是两万人吗?”陈到极其硬气的说道,“看我埋伏他!”

    “先说一句,你现在冲出去还有列阵而战的机会,现在不冲出去,等一会儿你头上会挨箭雨的。”李优镇定无比的说道,“你没有发现因为我们这群人蹲在这里,这边少了一些东西吗?”

    “什么东西?”陈到不解的看着李优。

    “果然,你还需要多磨练一二,虽说现在才是一月,但是这个地方并没有明显的春夏秋冬,所以虫鸣什么时候都有,你觉得呢?”李优看着陈到反问道,瞬间陈到毛都炸了。

    “兵法这种东西,是需要因地制宜的。”李优依旧平淡无比,然而陈到很清楚,自己在李优这边已经失分了,恐怕之前李优一直再等陈到自己发现这一事实。

    “冲出去,列阵对敌!”陈到当先一步起身,直接从灌木丛中跃起,身后的白毦精兵也随着陈到的动作在瞬间回归成了一个粗散的阵型,而后随着陈到的迈步恢复成了原有的阵型。

    说来也就只有丹阳精兵这种天赋点在组织力加强的军团能瞬间做到这一步,换成其他军团八成还需要乱一会儿,才能列阵成功。

    而其他士卒也在白毦兵的率领下,逐步的列阵成功,等到陈到升起疏疏密密的云气,蒙康布已经率领着大军出现在了不远处。

    说起来,蒙康布也是挺尴尬的,在看到白毦兵从灌木丛中跃出的时候,其实是还有些兴奋,这个军团已经和他交手了几次了,虽说每次都是浅尝辄止,但蒙康布对于白毦兵也有一个准确的定位——很不错,但是不如全力以赴的自己。

    可不管怎么说这个军团确实是一个实打实的精锐,这等精锐在贵霜有几种,蒙康布也是心里有数,除了拱卫白沙瓦,不容轻动的那几支禁卫军,贵霜这边甚至都凑不够十根手指之数。

    要知道这还是算上了现在已经晋升双天赋的自家本部,由此足可见双天赋超精锐的门类之稀少,毕竟真要说的话,双天赋这个层次确实无愧超精锐之名,不能因为汉室解散了五十多支,就说弱!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