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一十八章 脑子不要啦~

    “也对,如果等黄将军回来,蒙康布还不离开,那么就该我们小心了。”陈到慎重的点了点头,不过随后哂笑道,“不过更大的可能是蒙康布在收到消息之后,直接退走。”

    “所以现在是一个好机会,哪怕文伽故都丢了,我们也不用有任何的担心,放手一搏的话,现在是最好的时候了。”李优望向窗外,就像是看到了未来一般。

    陈到闻言,点了点头,李优确实说的非常有道理,在已经确定黄忠大胜,基本全歼瓦纳那的情况下,放弃文伽故都并不是什么失败,如果能以文伽故都换取蒙康布散落在文伽水脉的士卒聚集起来,那么等黄忠回来,毕其功于一役并非没有可能。

    “确实,现在是最好的时机了。”陈到缓缓地开口说道。

    “就今晚,所有士卒都出动,按照蒙康布的作息习惯,今晚丑时之后极有可能来骚扰,到时候我们放弃文伽故都,全军压上就是。”李优无比平静的做出了决断。

    “这样文伽故都就空了啊,我们在这里花费的一切,就有可能化为乌有,虽说用文伽故都作为诱饵,引诱蒙康布将士卒聚集起来确实是非常正确的选择,只是对方未必会这么做啊。”陈到毕竟不同于其他不怎么动脑子的将帅,因而少有的问询了一句。

    “化为乌有也好。”李优阖眼之时带着些许的慈悲,愣是让陈到没明白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也好?

    陈到没明白意思,有心要问,不想看到的却是李优那张慈善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陈到心中发寒,进而不敢再多问一句。

    “叔至,你尽全力的话,有没有把握击败蒙康布的亲兵?”李优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慈悲之色已经尽皆消散,陈到也没有什么发寒的感觉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陈到在李优面上看到慈悲之色,比在李优面色森寒,带着杀机还要惊惧。

    “之前遇到了两次,我没尽全力,而对方也是随便打了打,甚至我都没见到过所谓的蒙康布,要说有没有把握击败,有。”陈到思虑了良久之后缓缓地说道。

    “有就好,今晚开你的专属天赋。”李优随意的说道。

    “没问题,到时候看我剿灭蒙康布。”陈到带着跃跃欲试的口吻说道,对于自己的本部,陈到有着绝对的自信。

    “我先问一件事,解除了一切特殊能力之后,是不是连你的军团也只能使用基础的素质进行战斗?”李优追问了一句。

    “确实,但我的军团是丹阳精兵转化过来的,就算是消除了特殊能力,其最本质的组织调度已经刻录在本能之中,虽说没有了特殊效果,但是最基础的还在。”陈到点了点头回答道。

    “那如果是唯心天赋呢?”李优看向陈到再次追问道。

    “这就要看各自强度了,不过唯心肯定还是存在的,如果真的能成就背水的话,开了专属天赋之后,不说天下无敌,就算是与军魂率领的大军相对,也绝对能阻住。”陈到带着绝对的自信开口说道。

    陈到到现在基本上算是已经明悟了自己未来的方向,而且也在一点一点的朝着那个方向努力,汉室比起其他国家最大的优势也就是底蕴了,汉朝之前,诸子百家极尽升华,将能破开的道路全试了一遍。

    之后又有四百年汉室大业,传承尚在,底蕴雄厚,前人正儿八经的开拓出来了数条通天之路。

    丹阳第一次崛起时,留下来的背水天赋,在一众唯心之中并不出众,但是配合上陈到现在的专属天赋,绝对足够拦住军魂军团的前进方向,强不强这种东西,真的要看是什么人来用。

    “那现在呢?”对于陈到未来能走到什么程度李优并没有兴趣,作为缔造过军魂,三天赋的李优而言,陈到和他完全不是一个套路,更何况他并非是皇甫嵩那种正统,接近科班出身,他更多是杀出来的。

    真要让李优再走一遍之前的血路,出来的东西可能还是非常强,但绝对不会和现在的西凉铁骑是一个天赋,准确的说李优就没有捏天赋的能力,李优只有带兵强上双天赋的能力。

    至于说双天赋会开出什么,李优根本没有保证,刚就是了,刚翻了对面的双天赋,我们自然就是双天赋了,刚翻了对面的决战兵种,那么我们也就肯定是决战兵种了。

    天赋效果,这很重要?完全不重要,能手撕了对手就可以了。

    因而对于李优来说陈到的亲卫到底走到了什么程度,距离下一个层次有多远,根本就是一团雾水,但是李优能分辨出来陈到军团的强弱,相当不错的水准,不过肯定打不过西凉铁骑。

    讲道理的话,丹阳精锐号称在白天不怂任何的同级别精锐兵种,没有任何的短板,远程,中程,近战,观察,索敌,追杀,全都能做到,然而李优敢保证,真拼命,丹阳打不过铁骑。

    “现在的话,背水天赋还是一头雾水,按说当年三天赋的丹阳并没有被灭绝,也就是现在所有的丹阳精锐,通完背水的道路都应该是平坦的,只要素质达标应该就行了。”陈到皱了皱眉甚是不解的说道。

    “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李优闻言神色恢复冷淡,“从来有没有铺平了道路这一说,距离那个高度越近,你越会明白差什么,现在的话,你连差了什么都不知道,多进行几次大战你会有一些体悟的。”

    李优确实是野路子,但就算是野路子,能走到巅峰的野路子那也是正道啊,自然李优的指点陈到是一点也不敢小瞧。

    毕竟李优是谁,陈到隐隐也有些风声,虽说当前中原知道李优是谁的人不少,但知道还敢乱外传的基本没有,陈到也是因为作为刘备的护卫,才有幸了解到一些隐藏在历史之下的迷雾。

    李优居然是李儒!

    陈到想起来自己第一次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要爆炸了一样,李儒那种凶人怎么会是李优?

    然而将李优代入李儒的身份之中,陈到想想李优为人做事的方式,莫名的生出了认同之感,虽说李优很靠谱,做事稳重,博学多才,给人一种无所不能感觉,但李优做事的时候,不经意间展露出来的心性,确实是有一些李儒当年的决绝和狠辣。

    当然陈到什么都没敢说,只是将之默默地记在心中,有时间偷偷了解一下,他和华雄关系不错,而华雄对于李优的尊重完全不像是对于其他文臣那般,华雄开口叫军师特制的就是李优,叫其他人都加个姓氏,或者直接叫字,唯有见李优的时候一直都是军师。

    正因为确定李优的身份,陈到对于李优在军事,练兵上发言没有任何的不满,因为陈到深切怀疑,自己除了打架能打过李优,搞不好军事指挥还未必能比过李优。

    甚至说句过分的话,别看陈到训练丹阳兵这么多年了,可真要说对于丹阳兵的了解的话,可能还没有李优了解的透彻。

    当年跟西凉铁骑平羌人的时候,丹阳兵可是跟着李优吃了很长一段时间饭,更重要的是据说西凉铁骑是李优搞出来的,外带听说李优军事指挥水平非常不错。

    好吧,后者在年前长安放影像的时候,陈到可是看到了,虽说由于对面那个神人强的都有些不合逻辑,李优全程被按在土里面摩擦,但是陈到估计,大军团指挥自己肯定不是李优对手,而直接带兵作战的话,自己可能还有点希望。

    自然,李优发话之后,陈到思考了一二,表示自己在战场上试试。

    李优见此便打发陈到去调动兵马进行布置,顺带对于陈到的回答略有些吃惊,毕竟陈到之前总有一些刺头的意思,没想到干活的时候还是挺乖的,李优对此甚是满意。

    实际上真要说的话,李优很喜欢那些有能力的刺头,就跟佩伦尼斯很喜欢非常皮实的马超一样,能作,能折腾,还跳的欢,多修理修理,既能给国家培养出一名优秀的将帅,还能满足自己蹂躏小朋友的想法,可谓是一举两得。

    然而之前有些刺头的陈到,在干活的时候却出乎预料的听指挥,这种李优就懒得收拾了。

    “用大战来磨砺吗?”陈到离开之后,带着些许的思虑,对于李优的话他还是信奉的,毕竟对方的身份除了黑了点,震慑力和能力方面都有极大的加成,自然这种话在李优说来自然就很有说服力了。

    “今晚就用蒙康布来祭我率领的白毦精兵。”陈到想了一路,没有想通,但是既然信李优的话,那么陈到也就不再多想,简单粗暴一些,就像华雄当年说的,想什么想,脑子有用能顶得上军师?

    这话虽说俗气,但是陈到觉得甚是有利,自己的大脑再开发恐怕也达不到李优的水平,既然这样,可以借用一下李优的大脑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