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一十五章 觉悟

    别无选择了,唯有一战,抱着这样的想法,瓦纳那周围的那群贵霜将校反倒不再有丝毫的慌张,见识过了孔雀,他们都明白,在对方具备那种超视距打击的情况下,对方一旦恢复过来,逃,必死,战,尚且有赌命的资本。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于人,一时间之前所有听到瓦纳那分析的贵霜将士都彻底陷入了沉静。

    不扭身一战,他们必死无疑,也许汉军的弓箭手并没有孔雀军团那么恐怖,但对方到现在依旧有追杀他们的战斗力,那么也就意味着他们距离恢复到再次射击已经不远了。

    甚至更糟心绝望的猜测直接是汉室的弓箭手早已经恢复了过来,他们现在只是在猫戏老鼠。

    如果是后者,那么不管贵霜赌不赌这一把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不过既然反应过来了,所有的将帅自然的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要么死,要么有一线生机,选择哪个,还用说?

    伴随着瓦纳那从亲卫那边换马之后调头开始指挥反冲锋,贵霜那群已经明白了形势的将校也同样竭尽全力的去稳住大军,帮助瓦纳那进行反冲锋,能不能逃出生天就看接下来的反应了。

    实际上在瓦纳那翻身上马的瞬间黄忠就看到了这个好运到自己两箭都没有干掉的家伙,当即搭弓射箭又是一箭射向瓦纳那。

    然而这一次瓦纳那在看到黄忠一箭射来的时候却显得无比平静,手掐不动明王尊印,七轮乍现,然后硬抗黄忠一箭未倒。

    以至于黄忠自己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还有些愣神,第一箭没有射死是因为对方实力不错,自己被云气压制,距离的又远,被对方挡住。

    第二箭没射死是因为周围的亲卫帮瓦纳那挡了一下,又将之推开,射中右胸,没死也正常。

    毕竟内气离体的生命力还是很靠谱的,身在云气之下,受限于双方的距离,黄忠在当时又不可能射杀出那种附带绝对命中的箭矢,从右胸穿胸而过,别说是对内气离体,就算是普通人也不算太致命。

    只是前两箭还能合理皆是的话,那这第三箭直接从左胸穿过,对方依旧没死,就说不过去了,这可是连心脏一起钉穿了好吧。

    “好像是秘术的一种。”黄忠看着瓦纳那的方向皱了皱眉头,以他的眼力虽说在没有一箭将对方射杀的时候有点惊讶,但是缓过神,定睛一看便明白了几分,几十年的经验也不是说笑的。

    “想靠这种手段击杀我?”被一箭穿心的瓦纳那就像是受伤的野兽一般,双眼血红的用他心通怒吼道,“所有人随我杀敌!”

    【这有些像是先代的天人化生之法,但是又有些出入。】黄忠一挑眉,看着瓦纳那若有所思,毕竟苟了这么久了,什么玩意儿都见过。

    虽说瓦纳那显化的七轮和汉室那边仙人死前修炼的尸解之法有些不同,但大致原理黄忠也差不多能弄明白,毕竟他现在的年轻态,也算是借鉴那种方式的一种运用。

    当然黄忠这种是纯粹的武道,和仙人尸解飞仙的道术关系不大。

    毕竟当年黄忠为了保住黄叙损失的根基太多,现在想要再往上走着实有些困难,而作为上个时代的最强者,说个实话,要不是被儿子坑爹了,黄忠表示我比吕布还强。

    破界级对于当世绝大多数的人来说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高度,但是对于黄忠来说,破界级根本就是一个过渡阶段,至少他本身就能看到更远,可以说成不了至强者,破界级对于黄忠就没有意义。

    然而上个世代的至强者黄忠已经都快跌出第一序列了,而作为武人的骄傲,这绝对不可以!

    因而黄忠参考了道家尸解飞仙的道术创造出来了现在使用的秘法,等到秘法完成的一天,褪去这一层残躯,重铸无暇根基就是了。

    虽说现在这个秘法还是半截子,但相关的理论黄忠已经搞得七七八八了,因而在看到了瓦纳那使用的不动名尊印之后出现的七轮,很快就联系己身有了些许的推断。

    【看起来应该是将一身精气与性命化作其所观想的神祇,将身躯化作皮囊,唔……精气神转换的秘法?】黄忠反应过来当即一惊。

    精气神转化秘法到现在除了甘宁的军团天赋是实打实,其他的全都是扯淡,而甘宁的军团天赋还不是永久转化的,如果是是永久转化,哪怕有损耗,那对于很多人来说也意味着实力暴增。

    比方说关羽,神意志转化精气,赵云精气转化神意志,这要是能做到,很多问题就不是问题了,破界三道证一道,就能补足其他两道。

    因而黄忠先是一惊,随后大喜,不过随后他就发现了一个事实,这转化貌似是完全不可控制的,一旦开启,就会被观想神佛,接管精气和性命,而没有了这些生命也基本不可能维持。

    【和尸解飞仙有点相似,顶着神佛的外壳,如果能撑的起的话,说不准这能脱离身躯,成为另一种生命形态,算了,先将之擒下来再做研究。】黄忠看了一眼左胸右胸都扎了一根箭矢,然后顶着射声营的箭雨怒吼着冲锋的瓦纳那打定了主意。

    主将尚不畏死,贵霜士卒又如何能扭身溃逃,一时间衰落的士气,在瓦纳那那悍不畏死,身中六箭依旧迎头冲锋的气势下略微回升。

    “神佛观想其实也就是神意志的另类驱动啊,这样的话转化成神意志来驱动的话……”黄忠看着冲起来不知死活的瓦纳那默默地伸手扣住一根箭矢。

    不过随后黄忠就停手了,他确实具备诛杀神佛的能力,只要还是意志体,他就能干掉,既然是意志驱动精气性命,那么干掉最核心的驱动意志,这人也就凉了,

    而干掉意志的手法,黄忠并不缺少,一箭灭神什么的黄忠也是能做到的,只不过没必要,现在还不到诛杀瓦纳那的时候。

    哪怕只需要一箭黄忠就能干掉现在这个在普通士卒看来如神如魔,身中十箭,依旧未有丝毫衰败,保持着一马当先状态率领着贵霜士卒冲击汉军战线的贵霜主将,但是没有必要。

    【接下来就靠你们了。】黄忠平静的放下弓箭,换上赤血刀,怒吼着率领着不足三千的刀盾兵冲了上去,一副要击杀对方的气势。

    既然已经有了一箭结束这一战的绝对自信,那么便拖着,拖到射声营和长水营觉悟。

    哪怕这样的做法可能会多死几百人,黄忠也会选择继续拖着,慈不掌兵,上了战场的黄忠有着这样的觉悟。

    毕竟在这里节省了这一步,那么后面迟早会被补上这一战,那么还不如现在在他的控制下进行蜕变,至少胜在安全。

    在黄忠看来身为帝国禁卫军团,那么就必须要有着相对应的觉悟,仅仅是当前这个档次的双天赋,虽说靠着那逆天的天赋效果,撑起了自身那绝强的震慑效果,但是这不够,远远不够!

    帝国禁卫军意味着什么,黄忠可是有着自己的认知的,三河五校,手撕帝国意志,哪怕是放到这个时代,上个世代的三河五校就算是面对当前的军魂军团也绝对不容轻辱。

    郭嘉在白沙瓦南部的那一战,贵霜的禁卫军展现出来的是什么样的素质,黄忠可是从郭嘉那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之中听出了什么叫做失败可以,但战斗的意志绝对不容动摇。

    关羽当时率领的刚刚晋升的三天赋精锐强不强,非常强,斩断一切的说法绝对不算错,以当时郭嘉的描述,当时气势如刀的关羽本部,怕是真能一刀斩断盾卫的防御。

    那种恐怖的气势,那种恐怖威势,在杀穿韦苏提婆一世精挑细选的王族虎卫军,在怼穿枪盾手之后,气势到底攀升到了什么程度,黄忠也是心里有数,他可是见过当年浴血而战的铁骑。

    然而作为在战场上刚刚晋升,并且是由缔造者率领的三天赋精锐,在登临的那一刻绝对是强到可以压制军魂的程度。

    甚至按照杀出来的强过冷静下来的这一理论,关羽当时率领的本部精锐,应该是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的巅峰期。

    然而就在那种情况下,不管是贵霜的禁卫弓箭手,还是禁卫精骑,根本没闪没避,二话不说直接怼了上去。

    那可是巅峰期的三天赋精锐,号称连军魂都能屠掉的超级精锐,然而在局势到了那一步的时候,依旧处在双天赋的贵霜帝国禁卫军根本没有任何的动摇直接怼上去了。

    弓箭手不闪不避,贴脸反击,精骑直接正面碰撞,这已经不是基础的问题了,而是意志的问题了。

    面对理论上完全打不过的对手,直接撞了上去,打败自己能打败的对手那已经是常人的极限了,绝大多数的人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而打败自己理论上绝对不能打败的对手,那就是军魂!

    看盗文的来起点这边的活动点赞啊,我怕是最废的万订了,才六千赞……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