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一十四章 撤退唯有死亡

    毕竟汉室气势如虹,而贵霜前军哪怕一直被保护的很好,现在随着一路撤退也有些气势低迷,在这种情况下,能趁乱反打一波,断后成功,瓦纳那都觉得是侥天之幸了,至于说是反打压垮汉军什么的。

    别做梦了。绝对没有可能!

    不过,当前在瓦纳那看来确实是最后的机会,汉军的近战兵种太少,很难给贵霜造成绝对的压制,进而形成绝强的心理压力,箭雨什么的强归强,但要形成绝对的心理压力,需要的上限太高了。

    可怜瓦纳那因为之前中军后军接连崩溃,到现在都不知道,贵霜后军在之前到底遭遇了什么。

    “速速派人去通知三摩呾吒,让他们调兵过来和我们进行配合,拿上我的将令,速去速回。”黄忠在看到贵霜大军出现的些许变化之后,当即将自己的将令丢给传令兵。

    身为近战压制主力的刀盾手被调走,意味着什么黄忠还是清楚的,但有些时候,他必须要做出选择,别看贵霜这一路偏军被他打崩了,可要是没挡住,得以逃出升天。

    说实话,下一次再战的时候,不管是长水,还是射声的效果都会直线下降,这世间不存在无敌的军团,哪怕是最近接近无敌的霍去病本阵和十四组合军团都分别受限于心灵和身体的极限。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两者确实有成就无敌的资本,但是两者却又分别受限于自身身为人的极限。

    射声和长水虽强,但要说在被人了解了能力之后,是否还能打出这样恐怖的战果,那真就未必了。

    弓箭手毕竟是弓箭手,他们的短板一直存在,因而这波要不能全歼这支军团,只要让对方撤回去,黄忠相信以贵霜的底子,肯定能找到破解的方式,毕竟他们现在所面对的是一个帝国。

    因而在发觉贵霜溃军之中的反应之后,黄忠第一时间命令传令兵前去三摩呾吒城进行求援,必须要上一个保险,这是先决条件。

    诚然赌一把射声和长水的觉悟确实是非常必要的事情,但如果作为交换的是让贵霜逃出生天的话,那么黄忠觉得还是需要掂量掂量。

    “放箭!”黄忠看着从溃军前方转头移动过来的贵霜援军在此处的最后一支整编军团,冷漠的下令道。

    箭雨爆射而出,长水和射声两营的士卒都有着相当的射术,哪怕是当前已经不具备天赋爆发效果,但是神射手的箭雨也不是那么好应付的,只不过没了那种洗地图的能力,贵霜硬扛也是可以做到的。

    毕竟蒙康布麾下的本部确实不是杂兵,哪怕是放在中原,那也属于正卒那个级别,之前的崩溃并不是他们太弱,而完全是因为汉军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实在是超越了可以承受的极限。

    不管是射声和长水洗地图级别的攻势,还是黄忠直接斩将夺旗的高效,这些都超越了古典时代军团所能承受的极限。

    在这个时代,能硬扛射声和长水洗地图级别攻势,并且进行反攻的,不管是一波重创到之前贵霜军团那样,还是像盾卫那样硬扛之后,还剩下绝大多数,只要依然能反击,那绝对都不是易于之辈。

    贵霜前军的回转,难免裹挟回来了一部分之前溃逃的贵霜士卒,而依靠着这些原本后营的贵霜士卒,瓦纳那得以明白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贵霜的精卒会说崩溃就崩溃。

    “什么,你是说他们的弓箭军团在一瞬间干掉了正面进行防御的刀盾手和枪盾手?而另一支弓箭手军团射杀出具有爆炸效果的箭矢在呼吸之间覆灭了我们的弓箭手军团?”瓦纳那听着后营会转过来的千夫长的汇报,头皮发麻。

    “是的,将军撤吧,再不撤我们恐怕就完了,一旦对方再次进行一波射击,我们最后一支整编军团就没了,他们具备瞬间歼灭军团的战斗力。”后营的千夫长带着慌乱劝诫着瓦纳那。

    “不,不能撤,这是最后的机会了!”瓦纳那陡然反应过来,双眼带着寒光看向周围的副官和千夫长说道。

    贵霜毕竟是见过这样的军团的,当年的孔雀也是如此,远攻一波箭雨洗地图,五发跨地平线射击,每一发都堪比中型的弩机,五连发的威力足够覆灭任何一个精锐军团。

    孔雀的无敌也是这样建立起来的,因而在反应过来是什么样的箭雨,什么样的效果之后,瓦纳那甚至连汉室有超视距侦查方式这一点都猜测了出来。

    毕竟这样的弓箭,这样的攻势,这样强悍到极限的攻击,如果只是用以近战的话,弓箭的威力巨大到这种程度,在瓦纳那看来并没有太多的意义,虽说孔雀近战的恐怖杀伤力,用弓箭足够瞬间覆灭另一支精锐,但没有意义,孔雀其本身更多的是战略意义。

    加之,瓦纳那在之前就怀疑汉室侦查的方式可能有些不对,毕竟他们一路行来未见到一个汉军的斥候,但是汉军却正确的寻找到了他们,而现在配合上这样的一个军团,瓦纳那瞬间就猜到了,汉军怕是具备和拉胡尔天眼通一样的侦查方式。

    在确定这一点之后,瓦纳那便明白了,自己已经退无可退,哪怕是退往恒河,哪怕是有恒河隔断对于这种军团来说都没有意义。

    超视距打击的意义就在于,他们的攻击范围巨大到对手既冲不过来,也不可能跑出去的程度。

    因而在确定对面的弓箭手和孔雀军团的远程是一个级别之后,瓦纳那直接熄灭了撤退的想法,没有溃军能从巅峰期的孔雀军团手下逃出去,因为孔雀军团的攻击范围太大了,大到无法击溃孔雀的情况下,逃跑只有死路一条。

    同样反过来说的话,身后的士卒如果确定是和孔雀军团一个级别的弓箭手的话,那么他们也不用挣扎,一瞬间剿灭一个军团的战斗力,对于这种顶级弓箭手军团来说并不是笑话。

    孔雀的神话,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那超级大的攻击范围,在对方未发觉自己自身之前,击溃对方,在对方崩溃逃窜的过程之中毁灭对方,超视距的打击,再没有直接对抗的方式之前,谁来谁死!

    “全军出击,由我亲自率领,对手具备孔雀的超视距打击,这是最后的机会了。”瓦纳那在想通这一切之后,已经无比的坦然了,没什么说的了,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什么!”一众千夫长和副将皆是头皮发麻。

    “我们没有发现汉军的斥候,汉军却能直接堵住我们,那么他们用什么观察还用说,怕不是和拉胡尔将军天眼通相媲美的能力吧,而箭矢的超大威力,也就意味着超视距的基础。”瓦纳那无比平静的讲述着,他已经坦然了。

    所有听到这个推论的将校都手脚冰凉,孔雀意味着什么他们还是明白的,只要孔雀愿意,没有任何军团能杀出孔雀的包围圈。

    当然这话并非是真的,孔雀的出手次数有上限,能扛过六波攻击不崩溃的话,从孔雀军团的攻击范围只能撤出去还是有可能的,但六次中型弩机洗地图级别的打击啊!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我们要么赌汉军是在猫戏老鼠,明明有再次射杀出超越弩机威力的箭矢,但是却故意不射杀出,给与我们生的希望,然后在最后一刻将我们击杀。”瓦纳那的神色已经平静的像水一样,他已经有了死的觉悟。

    这一刻贵霜所有的将校都因为瓦纳那的话冷静了下来。

    因为他们都猜到了另一个可能,那是唯一生的希望。

    说起来也是奇怪,在所有人都清楚必死无疑的情况下,原本慌乱的贵霜将帅反倒冷静了下来。

    “反攻吧,由我带队,你们也各自率领士卒进行带队。”瓦纳那平静地说道,这是最后一搏了,要么汉军还能在射杀出来一波足以将他们全军覆没的箭雨,要么汉军之前那一波已经到了极限。

    前者不用多说,贵霜全军覆没基本是理所当然,后者奋死一搏,基本上就是他们最后逃出生天的机会了。

    这一刻不说是士卒,至少在场所有的贵霜将校都明白了这一事实,赌一把调头反攻,尚且有一线活路。

    而不赌这一把,等对方恢复过来,孔雀那句孔雀对面无溃军可不是说笑的,那是真正能将一整个整编精锐军团彻底全歼的恐怖军团。

    那么对面这个汉军弓箭手军团有吗,有,他们之前已经展现过了。

    “杀!”瓦纳那提刀再次上马,直接带上他已经不多的亲卫冲了过去,要么他赌对,汉军射不出来第二发,他们有可能逃出升天,要么汉军直接给他第二发,让他们别抱希望了。

    与此同时之前已经慌了的贵霜将校这时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不赌这一把是不可能了,撤什么的是撤不下去的,在具备超视距打击的对手面前,撤退怕是只有死亡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