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一十四章 机会

    “将军我们怎么办?兄弟们再这么被追下去,就彻底垮了,我们现在必须要要有一支断后的军团来争取时间,否则的话,只要再被咬一口,我们就会全军崩溃了!”扶着瓦纳那的副将在收到汉军再一次追上的消息之后,面带慌乱的问询道。

    黄忠追击的很猛,哪怕之前瓦纳那在撤退的时候来了一次断尾求生,到现在也再一次被黄忠追击了上来。

    毕竟这一次黄忠可是抱着全歼对手的想法,因而在瓦纳那断尾求生,主力的云气退走之后,黄忠根本没有丝毫的耽搁,直接在残破的云气之下强开破界级实力,引导云气形成军团攻击。

    进而在很短的时间内直接击溃了瓦纳那留下来进行断后的残军。

    正因为这种惊人的决断能力,贵霜将帅根本没有来得及喘口气,调整一下状态,就被气势如虹的黄忠率领的大军再一次咬住了尾巴。

    哪怕这个时候真要说的话,汉军因为军团攻击整体水平已经下滑了一节,但是狂猛爆发带来的心气,却支撑着平均实力已经快要降到和贵霜士卒差不多水平的汉军,追杀着总量超过自身的贵霜军团。

    甚至更进一步,就像是狼群追赶绵羊一样追赶着贵霜的精锐。

    “往恒河撤退。”瓦纳那在听到副将的回复,尽可能的保持着冷静下令道,现在他麾下的军团正处在被黄忠衔尾追杀的状态,对方什么根本不需要多做什么,就能将他们现在彻底追到崩盘。

    至于说用前军来断后,现在还不到时间,瓦纳那就算是右胸中箭,失血过多,但他的到脑依旧保持着相当的清明,让他清楚的知道,在没有找到正确的撤退方向之前,前军那五千人绝对不能动,否则的话,连最后的撤下去的机会都会损失掉。

    贵霜援军虽说整体崩盘,但是由于前军的五千人还保持着应有的组织力度,在这种情况下,组织反击对于贵霜来说过于困难,但是如果说是在前军的率领下,往某个方向撤退的话,还是相对比较容易的。

    虽说期间肯定会发生某些士卒失散的情况,但大体上贵霜溃军基本都跟着前军往恒河的方向撤退。

    “追!”黄忠带着些许的狂傲之色,持刀一马当先,他已经能看到贵霜大军的尾巴了,哪怕知道其中还有一支整编军团维持着贵霜基础的组织力,黄忠也没有任何的担心。

    “射声营和长水营恢复的如何了!”黄忠一边追击,一边询问道,这两个军团的超强爆发力和毁灭打击能力,让黄忠非常的满意,只等这俩军团恢复,给前面的贵霜溃军送上一波。

    可以说只要这俩军团恢复过来,那么接下来,全歼贵霜军团那就只是时间问题了,砍瓜切菜绝对不是形容词。

    “不行,还没有恢复过来,虽说还能飙射箭雨,但是不管是长水营,还是射声营都很难再驱动之前那种爆发性的射击了。”马忠远远地吼道,这一战顺利的程度近乎超过了在场大多数人的预料,长水和射声的洗地攻击,让黄忠等人终于理解了孔雀到底是如何的强横。

    堪比射声的长距离爆发,媲美盾卫的超级防御能力,加上大象力量带来的加持,黄忠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孔雀军团自负只要先手,就算是军魂军团,只要不是互相克制,他们都能稳压一头。

    【迟早找机会干掉孔雀,仅仅只是一个超大威力弩箭的运用,战术都需要为之修改,甚至如果射声和长水的数量还能再多一些,恐怕战争的模式都需要修改了。】黄忠望了一眼追击时尚且时不时射击的弓箭手,内心不由自主的想到。

    长水和射声之前的那一波爆发让黄忠看到了零伤亡全歼对手的可能,拉开距离的攻击,在对方靠近之前全歼对手,这些在长水和射声这边都不是不可能,所需的只是更高频次的射击,以及更大的规模。

    “让他们想办法尽快恢复。”黄忠怒骂道,“如果一场战争他们只能使用一次,对手如果足够精锐的话,现在死的就是他们了,让他们赶紧想办法恢复!”

    “在想办法,也在尽力恢复,但是能不能在之后射出第二发,没人能保证!”黄叙虽说因为这一战对于他爹敬佩的无以复加,但是再怎么敬佩也需要符合现实。

    “靠着意志撑一撑啊!”黄忠怒斥道,“他们的基础已经足够了,现在所缺的就是也就是觉悟了,人家孔雀军团数年未能参与战争,被婆罗门差点养废,但是在拉胡尔的率领下,再次登场的时候,就能射出第二发超大威力的跨视距攻击啊!”

    黄叙和马忠无言以对,问题在于做不到啊,从一到二,这可是翻倍级别的难度,虽说基础达标了,所需要的就是觉悟,问题在于到底什么程度的觉悟才能让这些人射杀出第二箭?

    “算了,没有射声营和长水营也能打,李通何在!”黄忠眼见黄叙和马忠皆是面带苦涩,也知道现在不是纠缠此事的时候,当即扭头对自己的副将下令道。

    “李通在此!”李通瞬间出现高声回答道。

    “我看这群人八成要去恒河,现在他们还在绕路,你给我率领三千刀盾兵先行去恒河那边进行布置。”黄忠头也不回的吼道,他也不怕被贵霜士卒听到自己的吼声,反正他说的是汉语。

    “三千刀盾兵走后,将军这边能近战的士卒都没有三千了啊。”李通当即反问道。

    “不用怕,现在贵霜如同惊弓之鸟,绝对不敢回头!”黄忠侧头给李通回答道,“你且速去恒河沿岸进行防线布置,能不能全歼贵霜这支援军就看你的布置了。”

    “将军,对方还有一支整编的前军在溃军之中,当前射声和长水都未恢复,一旦对方用前军断后,我军可能就存在被对方反击溃的可能。”李通面带担心的再次劝诫道。

    “我意已决,文达不用多说,速速带兵前去恒河建设防线。”黄忠一挥手,示意李通尽快去布置,而李通有心要再说什么,但是看看现在的形势,直接带兵沿直线朝着恒河的方向冲了过去。

    “汉军的攻势好像变弱了很多?”瓦纳那在李通率领三千刀盾兵离开之后,很快就察觉到了后面的变化。

    “对,与我们接战的人数大幅减少。”副将赶紧回答道,瓦纳那闻言单手捂住右胸的伤口,直接望向后军的方向。

    汉军的箭雨密度并没有出现明显的下降,但是接战的范围却出现了缩小,贵霜的短时间战损同样也没有降下来,毕竟汉室这边追杀的方式一直都是弓箭补射,近战砍杀能干掉的数量并不多。

    只不过相比于弓箭补射对于溃军带来的压力,汉军刀盾手衔尾追杀给与的心里压力更大,而现在大量的刀盾手离开了,贵霜哪怕依旧挨着箭雨,但那种明显更大的心理压力却消散了很多。

    “对方应该是分兵了。”瓦纳那想了一瞬之后,直接开口说道。

    “分兵?”副将面带惊喜之色。

    “对,应该是分兵了,他们的一部分刀盾手已经前往了恒河,尝试对于我们进行阻击,然后前后夹击全歼我们。”瓦纳那的神色有些说不清的复杂,但是眼中却出现了些许生的希望。

    “这?”副将当即心头一凉,连撤退方向都被猜到了,他们这是要完蛋的节奏啊!

    “不,我们的机会来了,汉军的规模并不大,而且近战的刀盾手规模偏少,弓箭手反倒才是主力,而现在的情况,我们其实已经无所谓乱不乱,损失不损失了,前军的五千人直接倒卷溃军顶上去,损失会很大,但我们绝对能遏止住汉军的气势。”瓦纳那冷静地说道。

    这也是瓦纳那的优点之一,他拥有着在任何情况下不自我放弃的心理素质,又能在大多数的情况下保持着冷静,因而哪怕是仅有的一点生机,在这两种品质之下,他也能成功把握。

    “现在抽调前军的五千士卒,不知能不能做到啊。”副将面带慌乱的说道,“前军现在被后军和中军的溃军裹挟着,要倒转出来,会让原本就乱作一团的溃军,变的再无组织啊!”

    “我之前已经说了,无所谓乱不乱了,这是最后一个机会,甚至都不需要压住这支没有多少近战的汉室精锐,只需要与之碰撞一波,我们就能撤退成功,这是断后的最佳时机了。”瓦纳那双眼带着精光说道,然后直接调动被裹在中央,努力维持军团组织力的前军。

    从一开始溃败,瓦纳那就直接让前军在保持完整建制的情况下撤退了,并且将前军尽可能的压在中间位置,避免汉室的攻击。

    其目的就是为了在有可能成功撤下去的时候,有一支军团进行断后,说实话,哪怕是现在汉军的近战军团有大半已经撤走,瓦纳那也没报丝毫一点能将汉室击退的想法。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