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一十三章 秋风扫落叶

    三声怒吼之后,黄忠一马当先,率领自己的亲卫朝着瓦纳那的方向冲了过去,区区一万列阵大军,我黄忠之前已经在几个呼吸之间重创了两万人规模的后军,现在面对一万士卒又有何惧。

    兵力不如我,气势不如我,斗志也不如我,你又有什么资本和我一战?今日此地便是你的死地!

    “枪盾兵收缩防线,弓箭手放箭,覆盖性射击!”瓦纳那眼见汉军直扑了上来当即怒吼道。

    前中后三军的布置确实不错,但是任谁也没想到汉军居然能在接战之后极短的时间内冲毁掉最为庞大的后军,甚至还有余力像是驱赶绵羊一样,将整个后军倒卷到中军。

    这期间时间之短,甚至都来不及让前军和中军汇合,而现在倒卷的后军虽说让瓦纳那强行逼的从左右散开,但是那万余溃军的崩盘,恐怕已经足够让前军那规模不过五千的整编军团动荡不安。

    更重要的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后军被倒卷,中军被汉军强行拉入战局之中,不管是气势,还是规模都落入下风的情况下,瓦纳那根本不敢让前军并入中军和汉军进行对抗。

    因为乱,如果在这种乱战之中瓦纳那还能一边顶住黄忠这种顶级猛将的带队冲锋,一边将后军收拢起来,前军并入中军进行阻击的话,那瓦纳那就不会是蒙康布的副手了。

    以那种程度的指挥能力,就算是瓦纳那不会练兵,他也足够像拉胡尔一样成为左右这个国家的棋子之一。

    然而瓦纳那只是一个比较优秀的副将,虽说天赋、能力、经验皆是不差,但和名将还有相当的距离。

    因而在这种乱局之下,靠着自身军团的硬素质硬顶黄忠,等待汉室一鼓作气,再而衰,还可能有点逃出升天的机会,但要是敢尝试将前军并入,恐怕距离全军崩溃也就是前后脚的问题了。

    瓦纳那可能也是知道这个事实,在交手之后,直接派传令兵阻止前军前来救援,命令前军尽可能收拢后军的溃兵,在后面组建防线,做好中军撤退时的阻击工作。

    胜利什么的,瓦纳那直接没敢想,能在极短的时间崩毁后军的组织力,哪怕是现在尚未来得及和后军的主要将帅进行沟通,瓦纳那也差不多能猜到汉室怕是动用了某些杀手锏之类的东西。

    也亏后军帮忙挡了这东西,瓦纳那实在不敢想如果自己的中军挨到了那种汉室的杀手锏,会不会导致整个军团崩溃。

    也许靠着远比后军更强的组织力不会崩溃,但瓦纳那估计那种能让后军在极短时间崩溃的杀手锏,中军挨上,恐怕也讨不了好。

    不过现在汉军并没有使用之前的招数,那么毫无疑问杀手锏这种玩意儿是存在一定的恢复期的,这是一个好消息,至少在恢复之前,他们只要和汉军拉开距离,他们就算是损失不小,也不至于搭在这里。

    只是这种不知名的杀手锏,就是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让瓦纳那难免提心吊胆,毕竟是能在极短时间摧毁半个军团的招数,由不得瓦纳那不谨慎,不过还好,还好。

    如飞蝗一般的箭雨,密密麻麻的朝着汉军覆盖而去,如此密集的箭雨近乎失去了躲避的意义,双方近乎都只剩下了硬扛这一选择。

    而冲在最前方的黄忠更是被几十名精锐弓箭手盯住,然而黄忠那可怕的动态视觉,以及对于箭矢弹道的辨识能力,哪怕是被几十名精锐弓箭手盯住,也轻易的将之或是闪开,或是挡住。

    和关羽那种挡箭经常失败的情况不同,黄忠哪怕是在箭雨之中,也如正常行军时那般轻松写意,作为当世最顶级的神射手,黄忠靠着直觉就能判断出箭矢的落点和弹道。

    因而哪怕是密密麻麻的箭矢朝着黄忠飞过来,他也没有因此而产生丝毫的动容,依旧保持着应有的气势冲杀到了距离贵霜中军帅旗差不多五百步的位置,这个距离对于黄忠来说足够了。

    “诸将士看我断其帅旗!”黄忠一马当先,赤血刀扫落了正面飞过来的所有的箭矢,黄忠当场搭弓射箭大吼道。

    瓦纳那在看到黄忠掏出宝雕弓的时候就心生不妙,然而不等他开口,黄忠已经将十石强弓拉到如同满月一般,怒吼一声,箭矢如流星一般划过了双方之间的距离,然后射在了帅旗的旗杆上。

    不同于正常人在云气之下不依靠外力无法拉开十石强弓,或者就算是能拉开十石强弓也无法命中数百步外的旗杆,黄忠完全不存在这种问题,他的箭术早已通神,就算是吕布,赵云那种强者,也不可能闪避他的箭矢,硬扛近乎是唯一的选择。

    而如果说其他将校可能存在因为距离的问题,一箭射中旗杆,也很难射断那经过整个军团强化温养过的旗杆,那么这些对于黄忠来说绝对不是问题,黄忠有着足够的经验判断出自己这一箭的威力有多大,是否能射断对方的帅旗。

    帅旗折断的那一瞬间,汉军的士卒皆是高呼,而贵霜中军原本就不太高的士气骤然下滑一截,瓦纳那几乎在瞬间就判断出来,不可再战,撤退才是正道。

    然而不等瓦纳那吼出撤退,黄忠再次搭弓射箭,这一次就是朝着瓦纳那而去,那一瞬间瓦纳那近乎寒毛倒竖,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从他的脑海之中生出,冷汗瞬间浸湿了他的内衫。

    这一刻瓦纳那的双眼死死的盯住那支朝着他射杀来的箭矢,双手持刀,怒吼着朝着箭矢射杀过来的方向斩去。

    那种临战无数次积攒下来的直觉让瓦纳那清楚的感觉到,不能闪,闪的话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叮!”一声清脆的响声,瓦纳那怒吼着斩在了黄忠那一箭的箭矢之上,然而箭矢尖端传来的巨力远远超乎了瓦纳那的估计,毕竟他本身就不是猛将,那如同潮水一般涌上来的巨力,让瓦纳那如遭雷击,更是当场坠马。

    从战马上滚落下来的那一瞬间,瓦纳那只感觉双臂发麻,虎口开裂,但是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第一时间朝着战马上爬了上去,然而未等瓦纳那爬上战马,黄忠的怒吼已经传递了过来。

    “敌将已死,众将士随我杀敌!”黄忠心知那一箭并没有干掉瓦纳那,毕竟云气压制的太狠,距离又太远,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气势,重要的是兵不厌诈!

    话说黄忠来到贵霜已经数个月了,然而贵霜通用语基本没学会几句,他心通珠子又有些紧缺,黄忠现在也没有,但是某些战场很必要的话,黄忠可是努力的学过了。

    而现在黄忠努力学过的那几句话终于发挥出来应有的效果了。

    一句敌将已死,真的将贵霜中军给镇住了,之前帅旗被黄忠射断的那一幕尚且还在眼前,而之前黄忠又是一箭射出,之后更是吼出了这样的话,由不得贵霜士卒不回望一眼。

    然而之前瓦纳那的位置,现在只剩下一匹战马,原本因为帅旗折断而低迷的士气,这一次直接跌落到了冰点。

    与此同时汉室的士卒看着那手提宝雕弓,气势如龙,威压四方的主帅,皆是心头大振,怒吼着朝着自己的对方发动了更为狂猛的攻击。

    一时间原本就落入了下风的贵霜中军,当场节节败退,甚至处在边缘位置的士卒已经开始了溃败。

    等到瓦纳那上马怒吼表示自己还活着,拼命稳住大局,勉力撤退的时候,一支箭矢划过天际,哪怕是周围的亲卫先一步发现,拼死将瓦纳那推开,那附带着黄忠必中信念的箭矢,也从瓦纳那右胸穿胸而过,将对方再次带下了战马。

    这一次原本因为瓦纳那站起来勉强恢复了一点组织力的贵霜军团彻底崩溃了,同时由再一次站起来的瓦纳那而组织起来的防线也瞬间垮掉,所有人都看到了瓦纳那中箭,完了,全完了。

    “撤退!”瓦纳那吐了口血,彻底放弃了且战且退的想法,再不撤的话,恐怕连他自己都需要搭在这里了。

    “追!”黄忠怒吼着下令道,现在双方都是两只脚,谁怕谁,今天我就要将你们全部干掉,要知道军师那里我接的可是全歼的命令。

    哪怕瓦纳那的前军还有五千人的整编军团,但是在面对这种主力崩溃的情况下,也已然无济于事,黄忠简直如同秋风扫落叶一样在极短的时间之内摧毁掉了贵霜中军后军三万正卒的组织力。

    现在黄忠要做的就是将这接近三万的溃军彻底全歼,消灭贵霜的有生力量,这可不仅是李优的命令,更是黄忠初战完美的收官,因而在确定贵霜主力崩盘之后,黄忠就疯狂的开始了追击。

    “所有人追击,传令兵前去通知三摩呾吒,派兵进行阻击!”黄忠当先冲出,拨马对着汉军一众将士怒吼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