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一十三章 三声怒战

    这一刻黄忠一身精气神已然攀升到巅峰,原本以为在生活之中早已丧尽的热血,在这一刻骤然燃烧到了极限。

    鼓囊囊的肌肉在这一刻变得更为有力,胸腔之中的热血鼓入了心脏之中,黄忠的气魄在这一刻无极限的攀高,这一刀,无人可挡,就算是吕布在前,这一刻的黄忠也敢一刀劈下。

    “给我死啊!”同样和黄忠对面的班戈也怒吼着爆发出自己所有的气力,愤怒,耻辱让他的实力攀升到了曾经未能触摸到的极限,甚至在云气之下都显露出来了隐隐的光辉。

    神佛观想的极限又能如何,愤怒与羞耻,以及数年的积累,在这一刻尽皆燃烧到了极限,这一刀,班戈不惜经脉尽断,不惜用生命去推开那曾经的极限。

    绝对不能辜负瓦纳那的信任,这一刻班戈脑中仅剩下的就是这样一道执念,这一刻为了这个信念,他可以燃烧掉自己的一切。

    与此同时,身边那百余名追随班戈近十年的亲卫也都怒吼着冲着单枪匹马杀过来的黄忠杀了过去。

    然而黄忠看也不看那几名更为靠近一些的亲卫,只是一夹马腹直扑班戈而去,手中赤血刀划过一道血红的轨迹,气势如同山崩地裂一般,狂猛而又势不可挡。

    在靠近班戈的那一瞬间,黄忠一声大吼,如同天雷炸响,不等班戈反应,赤血刀已从班戈身上划过,策马而过,班戈的上半身连带着周围数名亲卫一同被黄忠一刀斩断。

    燃烧一切的信念确实足以让一个高手迸发出超越极限的实力,但信念要是具备绝对的效果,哪还要基础力量干什么?

    诚然之前班戈那一击,足够秒杀掉正常时的自己,但是面对黄忠这种已经足以和当世最强者过手的顶级猛将,哪还差的太远。

    信念终归只是放大器,而倍率再高,原本的基数太小也是无用,就像罗马十四组合,拥有着时间最强大的天赋效果,但其过低的素质,在正面作战的时候,根本不足以和最顶级的精锐过手。

    同样的天赋效果,在不同基础的军团手上,完全是两个效果,罗马第二辅助军团其核心天赋不过是力量解放,但在这些士卒手中发挥出来的战斗力力挫军魂都不是不可能。

    而班戈也是如此,最后那一击,燃烧了一切之后,甚至在杀伤力上叩开了破界的大门,但也仅仅就是如此了。

    “众将士出击,敌酋已死!此为吾为诸将士第三贺。”黄忠伸手一捞,直接提起班戈的上半身,大声的吼道。

    伴随着黄忠一声大吼,原本后军之中还在勉强支撑,尽力撤退的六个副将也瞬间崩溃,战场之中,穿着过于引人注目的衣服,确实容易被人打死,但同样,穿着过于引人注目的衣服,你做的事情,也更容易为人看清,而黄忠的金甲无比吸引人眼球。

    自然所有人都看清楚了黄忠的三个步骤,射断帅旗,重创贵霜士气,射断副旗,瘫痪指挥体系,阵斩班戈,彻底废掉了贵霜反击的可能,这三幕所有活着的将士部分敌我都看的清清楚楚。

    贵霜为之失去了一切,而汉军因此而拥有了全歼数倍于己方规模的精锐士卒的可能,哪怕汉军最强的主力已经失去了大半战斗力。

    斩将夺旗,摧锋破阵,短短几个呼吸,黄忠便已经做到了一个猛将所能做到的极致,哪怕麾下最精锐的士卒在之前那一波爆发之中已经失去了大半的战斗力,但是战争并非是最简单的战斗力对抗的数字游戏,战争很多时候打的都是士气。

    而当前汉军主力虽说基本不可能再爆发出这样的战斗力,但已经因为恐惧而崩溃的贵霜军团更是失去了所有的战斗力,天平已然被汉军之前堪称恐怖的表现直接压翻。

    “所有人随我杀敌!”黄忠举刀怒吼道,金色的甲胄在夕阳下灼灼生辉,将黄忠照耀的简直如同神祇一般,手上的赤血刀每一次挥出,都带走一名贵霜的士卒,贵霜后军已然彻底崩溃。

    所有的汉军士卒在这一刻皆是高吼,气势如龙的朝着贵霜士卒追杀了过去,贵霜的后军在这一刻已经彻底的崩溃,包括后军的指挥在内,皆是进入了将不知兵,兵不知将的状态,彻底的失去了组织力。

    他们现在所能做的事情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跑路,拼命的跑路,然而大量的士卒裹在一起,根本无法散开,拥挤,踩踏,而他们身后更是不断飙射过来足以致命的箭矢,两侧更是不断的有刀盾手涌来。

    长水营和射声营哪怕是因为之前的一波爆发失去了绝大多数的爆发力,但剩下的力量,也足以保证他们维持着一个精锐射手应有的素质,每一箭就正中一名贵霜的士卒,每一箭都带走一名中低将校。

    贵霜军团的组织力就在这样的力量之下彻底被摧毁。

    中军的瓦纳那之处,在刚刚调整好自己的军阵,尚且还没有发动的时候,就发现后军已经朝着他们的方向倒卷了过来,那如同潮水一样的人潮,让瓦纳那手脚冰凉。

    他不知道自己麾下的精卒需要遭遇到什么样的打击,才能在接战都没有多久的情况下,直接陷入崩溃,但在战场上,未知的事件,自己所不能做到的事情,都意味着危险的降临。

    “所有两翼收缩,枪兵在外,弓箭手抛射,逼溃军从两侧离开!”瓦纳那虽说手脚冰凉,但是脑子并没有因为这种事情而陷入慌乱,多年的沙场经验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当断则断。

    溃军崩溃的速度简直超过了瓦纳那的想象,那种慌乱之下冲锋的速度更是不亚于大军全速的急行,这种疯狂的撤退速度,不由得让瓦纳那自然的去想象后面的汉军到底是如何的恐怖。

    “所有溃军沿左右两侧撤退!”在溃军靠近到两百步的时候,瓦纳那对着对面的溃军怒吼道。

    然而完全无效,已经陷入了恐慌的溃军,根本听不进人话,恐惧充满了心田的士卒,所能做的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压上自己的生命,也要远远的离开危险。

    “放箭!”瓦纳那看着在自己吼声之下,几乎没有任何反应的贵霜士卒,原本激愤的神色彻底变得冰冷,然后带着某种不容置疑的铁血,对着对面怒吼道。

    三波箭雨爆射而出,冲在最前方的贵霜士卒直接被箭雨射杀,死亡带来的震慑性,让因为恐慌而陷入大脑空白的士卒终于记起了少许的本能,然而后面涌来的士卒,直接将前方挡路的士卒砍倒,踏倒。

    “放箭!”瓦纳那的脸色这时已经彻底变作铁青色,看着不断涌过来的贵霜士卒,再次下令道,而且之前留手的想法也彻底消失,箭雨迸射而出,死亡不断的在瓦纳那的命令下出现。

    崩溃的贵霜后军在死亡的震慑下,终于记起来了自己曾经所学的一切,冲击大军正面并不可取,从两侧逃离才是一直以来所执行的军令,而瓦纳那也表现出来了绝对不容动摇的决心强行逼退了溃军。

    依靠着瓦纳那的铁血手段,贵霜后军丢下了近千尸体之后,终于回忆起来了那无数次的训练,也终于放弃了冲击中军。

    崩溃的后军士卒依靠着死亡威胁带来的些许残留理智,从左右两侧溃败而去,然而这时已经失去了意义,汉军那杆大旗已经出现在了大军之后,甚至瓦纳那也已经能看到那血染金甲的黄忠了。

    “居然还有点本事。”青年状态的黄忠看着对面的瓦纳那冷笑着说道,不管怎么说,对方能狠辣的直接放箭,逼退溃军,使其从左右两侧撤退,保证军团的阵型确实是很有本事的,但这并不能解决问题。

    哪怕现在黄忠因为冲击贵霜后军,导致自身麾下的士卒在这一刻的阵型略显凌乱,但是那种从尸山血海之中冲杀出来的气势,却弥补了阵型上的不足,从大军冲杀出来,和瓦纳那相对的那一刻,气势就死死的压住了瓦纳那的大军。

    黄忠策马向前,看着对面列阵而对的贵霜大军,心知这个时候若是射声和长水犹在,只需要几个呼吸就能将之打的七零八落,但是现在长水和射声皆是未有恢复过来,想要再现之前的局面已然不可能。

    黄忠望着瓦纳那的方向,思虑了一瞬,心知当前这个时候,要么一鼓作气继续冲上去,将之打崩,要么就直接退走,再等其他的机会,磨蹭什么的根本不能解决任何的问题。

    回想了一下法孝直的给自己讲的战术,黄忠心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犹豫,当即举刀问天,“诸将士可能再战?”

    “战战战!”三声怒吼,气冲霄汉,一时间汉室的气势近乎将对面贵霜压垮,那种迎面而来的铁血和肃杀,让瓦纳那面色泛冷,而正面面对汉军的贵霜士卒,这一刻皆有些压力倍增。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