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一十二章 吾为诸将士贺

    这一刻黄忠已经有了绝对的自信,大军的气势隐隐的压在了他的肩上,但这不仅没有让黄忠感觉到疲累,反倒还让他更加的意气风发。

    五十载的风雨,长子十余年间长卧床榻的疲累,让一名顶级武将从沙场远去,而这一次黄忠再一次有幸踏上了战场,而且相比于曾经的内战,这一次的战场更为宏大。

    “虽说在战场应该穿得跟杂兵一样,但是在这种场面……”黄忠望着对面的大军,直接撕掉了外面罩着的普通步兵外罩,露出来了里面的黄金甲,随后从马背上拽起披风,在肩甲处挂好。

    “父亲……”黄叙眼见黄忠扯掉了外罩,不由得愣了愣神,不是一直说好了,要在战场上低调,穿的跟杂兵无二吗?怎么您撕拉一下,就换了一身金甲,有没有搞错。

    太阳西斜,黄忠那一身璀璨的黄金甲耀眼到对面所有人的都能看清,一时间所有的贵霜士卒,不管是是将校,还是后军统帅都自然的看向了黄忠,战场上穿的这么花骚,这是不想活了是吧!

    “等一会组织人手就给我盯着那个穿黄金甲的,那家伙就算不是主将,也是一个头目,杀了对面动摇军心。”班戈对着身边护卫的精卒交代道,而所有的精卒皆是点头。

    这种智障当然要先行诛杀,已夺对方的气势。

    “原本殿后的刀盾手,枪盾手都做好准备,前突给我干掉对面那群弓箭手,汉军,哼!”班戈半眯着眼睛看着黄忠的方向,汉军的规模,和汉军布置的阵型都看在心中,评价就俩字——渣渣!

    话说间班戈已经指挥着大军缓缓地推进,虽说不能做出太多的变化,但是依靠着之前行军时谨慎的殿后安排,只用调转方向,便能保证专业克制弓箭手的刀盾手正面应对汉军的弓箭手。

    密集的阵型缓缓地推进,防御型的金刚加持已经出现在所有的士卒身上,黯淡的辉光带着隐隐的压力,朝着汉军缓缓地推进,能被瓦纳那看重也不仅仅是裙带关系,更是因为有着相当的能力。

    黄忠冷漠的看着贵霜大军的推进,左右两翼由李通统帅的刀盾手感受着对面隐隐传来的压力,略微有些晃动,而正中央的射声营和长水营就像是没有感受到对面传递过来的杀机一样,只是保持着单手扣住箭矢的动作,面色无有任何的变化。

    黄忠缓缓地绽放了自己的军团天赋,那种冰凉凉的感觉覆盖在了所有士卒的箭矢上。

    而后黄忠缓缓的动了起来,身边的数百亲卫也都紧紧地跟随着黄忠开始了运动,前方的射声营士卒和长水营的士卒就像是自然的感受到了身边的涌动,给黄忠裂开了一道通路。

    很快,黄忠就到了阵前,而这个时候贵霜大军距离长水营已经不超过两百步了,黄忠冷冷的看着那一幕,灰沉沉的云气已经朝着汉军覆压了过来,而以黄忠为核心的冰蓝色内气则像是僵化了一样挨了上去,双方的大战一触即发。

    “吾为诸将士贺!”望着已经开始加速,面上露出骄狂之色的贵霜士卒,黄忠胯下的青骢马直接人力而起,而黄忠半立于马上,搭弓射箭带着昂扬之色大吼道。

    搭弓,射箭,那一瞬间黄忠面上的皱纹已然尽数褪去,略微有些花白的头发再一次恢复了黝黑,原本穿着有些宽松的黄金甲,也因为筋肉的归来,再一次变得鼓胀。

    短矛一般的箭矢,如同流星一般从弓弦上迸射而出,带着尖啸跨过了数百步的距离,直接钉断了班戈身后的帅旗。

    “此为诸将士第一贺!”黄忠大吼,人立而起的青骢马前蹄踏地,溅起一圈尘土带着黄忠如箭矢一般飞了出去。

    伴随着黄忠一声大吼,长水营和射声营都像是收到了命令一般搭弓射箭,以自身最巅峰的状态射杀出来了第一箭。

    一时间因为黄忠气势如虹,射断帅旗,尚且未反应过来的一众贵霜士卒,对上了新生的长水营和射声营。

    蒙康布训练出来的正卒素质并不弱,哪怕是被黄忠气势所夺,帅旗被射断,也只是恍惚了一瞬间,之后靠着多年厮杀产生的本能,自然的将盾牌挡在了身前,而班戈也在下一刻吼出了箭雨反击的命令。

    可惜在命令吼出的瞬间,长水营的速射已经覆盖了贵霜的弓箭手,虽说长水营并非是射速出众的弓箭手,但是区区一秒五箭长水营的士卒随便练一练都是能做到的,甚至急速情况下,靠着已经形成的本能,甚至能一秒七箭。

    这并非是长水营的天赋,这只不过是在数个月之间射了上亿发箭矢之后训练出来的本能,人类历史上的顶尖的西亚射手本身就能达到这种水准,虽说那些人用的是短弓轻箭。

    因而班戈的命令在吼出的瞬间,贵霜后军布置的弓箭手便已经遭遇了致命打击,长水营士卒一箭落地,形成的爆炸虽说并不算太强,但是那是对于顶级双天赋的防御兵种来说。

    对于大多数脆皮的弓箭手而言,哪怕不是直接命中形成爆炸,而是在身边形成天地精气的爆炸都足够将周围一圈全部炸死,炸废。

    更何况长水营的士卒毕竟是陈曦砸钱砸出来的士卒,和皇甫嵩那种扣扣索索的作战方式不同,三发爆裂箭下去,更是每人补了两发速射,近乎一个呼吸,贵霜的弓箭手阵型就基本没有几个站立的士卒了。

    同样,正面面对射声营的刀盾手和枪盾兵,也遭遇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射声营本身就属于除了少数实在是啃不下的顶级精锐,基本克制一切特殊兵种的顶级弓箭手。

    其本质就是超大威力追踪箭,根本就不是用来对付双天赋以下兵种的超级精锐,现在用来杀贵霜正卒,其效果堪比屠龙刀杀鸡。

    弓箭平射,天赋附加,不带追踪,威力直接攀升到理论极限,也就是三连弩机威力,合并到一发直奔中型弩机。

    五千发堪比中型弩机的平射箭矢,别说是贵霜装备的普通盾牌,就算是盾卫的大盾,在现在这个距离也是可以射穿的。

    因而那五千发箭矢迸射而出的时候,对面的士卒的盾牌,甲胄就像是纸一样,甚至最前方的那些人在箭矢命中的瞬间,就像是被机炮打中一样,直接被轰碎,普通士卒的防御在面对这种超越极限的攻击的时候,除了闪避,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射声营的箭矢飙过,延伸了小半个贵霜军团的纵深,正面的士卒但凡挨到了攻击的,全部都像是收麦子一样全数倒下。

    一时间贵霜的后军简直就像是机枪扫射了一遍,所有认为自身防御力靠谱的刀盾兵,枪盾兵,只要挨上的,都死了。

    “此为吾为诸将士的第二贺!”黄忠在青骢马踏上贵霜那被射声营的箭雨碾碎的血浆上的前一瞬间,黄忠的战马再一次立起,六根箭矢化作流光飞向了后军六根副旗,而后副旗尽折。

    帅旗折断,副旗折断,前军在接触的一瞬间被箭矢碾碎,弓箭手甚至没有出手,就全军覆没,双方尚未接触,贵霜的军团便在黄忠麾下那如同鬼神一般的杀伤力之下被抹除了三分之一。

    全军崩溃,恐惧,极度的恐惧,所有活着的人都看到了之前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从黄忠策马前飙,一箭射断帅旗,到长水营,射声营箭雨狂飙,再到黄忠搭弓射箭,六根副旗尽折,不过数个呼吸。

    可在这短短数个呼吸之间,贵霜的弓箭手军团已经全军覆没了,正面刀盾手和枪盾手之前站立的地方,已经为残肢断臂所覆盖,恐惧,恐惧,发自内心的恐惧。

    超高效率的杀伤力,超越极限的交换比,比神速白马那璀璨刀光更为震撼的杀伤效果,近乎在瞬间就毁灭掉了贵霜士卒的心理防线。

    将校的指挥无效,多年的训练无效,督战队无效,恐惧近乎已经摧毁了士卒的一切,这一刻他们因为那恐怖的杀敌效率已经进入了恐慌状态,剩下的一万多人瞬间崩溃,转头就跑。

    身穿着璀璨金甲的黄忠策马直接在贵霜的乱军之中直奔班戈而去,胯下的青骢马早已明白了黄忠所思所想,迸发出极限的速度朝着贵霜后军主将奔赴而去。

    手脚冰凉,内心冰凉,作为深受蒙康布和瓦纳那信任的内气离体将校,班戈这一刻大脑已经一片空白,败了,他已经败了,阻止不了,绝对阻止不了,他已经完了,后军崩毁,倒卷中军和全军,全完了!

    不同于前军的规模,后军的规模甚至大于前军和中军之和,作为最后屏障的后军崩毁了,全完了。

    不,还没有完,还有翻盘的希望,班戈双眼带着杀意看向孤身一身已经冲到了自己五十步之内的黄忠,还有希望,对方的主帅就在眼前,而他还有亲卫,还有内气离体的实力!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