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一十二章 都是大鱼

    【看来,贵霜的援军对于可能出现的遭遇已经有了猜测,这可不是什么好事。】黄忠带着思虑看着光镜上缓缓通过的贵霜中军,他麾下的士卒有什么优势和劣势,他可是很清楚的,而要以全歼为目的进行作战的话,就对方这谨慎程度,不好打啊。

    瓦纳那带着自己的三万五千精锐小心谨慎的进行着行军,反应加持性的神佛之力也隐隐启动,不知道为什么在之前的时候他的心头莫名的升起了些许的阴霾。

    “班戈,你带人去后军,将大军统合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些担心。”瓦纳那将自己的手下的军团长找来,一一安排之后,随后便将自己的兄弟安排到了后军作为指挥。

    相比于先锋和前军,后军的规模比两者加起来还要庞大,派遣一名精锐将校作为统帅,瓦纳那也能安心一些,毕竟战争不是儿戏,哪怕是没有发现任何的隐患,但些许的调整能增加整个军团的战斗力和生存力的话,瓦纳那现在非常愿意去做。

    “是!”班戈点了点头,策马朝着后军奔去,他们同样没有多少骑兵,就算是蒙康布的本部亲卫也只是步骑混成,船运战马什么的,很容易出现水土不服,进而将好好的一匹战马废掉。

    贵霜和汉室一样,有马的地方战马非常便宜,但是没马的地方,战马的价格足够让人崩溃,而贵霜南部就属于缺马的范围。

    “但愿不要出什么事情,将军可是还等着我拿下三摩呾吒,吸引汉军的注意力,进而集中兵力,依靠水网将之重创啊。”瓦纳那看着班戈策马从中军朝着后军奔去的情况,安心了很多。

    另一边黄忠看着影像之中的班戈,手上的大黄弓数次拉开,但是却又将之放下了,他又把握一箭将之诛杀,哪怕对方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内气离体,但以黄忠的本事,就算是关羽,吕布这种神人,想要躲开他的箭矢都不可能。

    至于说躲不开,硬扛,这可就不是一般强者具备的能力了。

    只是现在还不到时机,黄忠的箭矢能跨越十几里命中对方,但射声营和长水营要是跨越十几里去攻击对手,那真就要命了。

    毕竟不是巅峰期的射声和长水,现在黄埔嵩也就是吹一吹弩机三连发,还不敢说是中型以上的床弩,要是跨越十几里去攻击,按照之前的说法,恐怕就跟现在的孔雀一样,也就是一发,撑死两发。

    可这一战的目标是全歼对手,而不是所谓的震慑对手,自然后者不可取,射声和长水两营,还是靠近一些毕竟靠谱。

    “命令所有士卒,行动。”黄忠放下弓箭之后,彻底冷静了下来,他心中已经有了主意,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将主意转换成现实。

    “我给你说啊,黄将军啊,您的武力在那里放着,走计略其实没有什么意义,而且您也受制于天赋,我给您说一招,特别适合与您的招数。”黄忠想起了当时法正喝大时给他敲酒樽要酒时的话。

    “什么招数?”黄忠看着已经喝大了法正,也没认为对方敲酒樽要酒是侮辱自己,毕竟黄忠已经过了年轻气盛的时候,而且法正看着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但是法正的官职爵位比黄忠还恐怖,所以给倒杯酒什么的,黄忠还真没多想其他。

    “您是一个弓箭手,眼力特别好,帅旗在大军之中您肯定能看清,而射断帅旗在其他人看来做不到的事情,您肯定能做到。”法正端着酒樽,两下喝完之后,兴奋的说道。

    “这个没什么问题。”黄忠带着自负说道。

    “帅旗下面有护旗官,而一般主帅不会距离帅旗太远,毕竟正常人指挥大军还是要靠帅旗的动作来执行的,当然遇到了高手,那我就没办法了,话说,要是遇到帅旗断了,还不慌不乱的,还是跑吧。”法正嘿嘿傻乐的说道。

    黄忠的脑子反应的比较慢,没明白法正后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回头一想,帅旗断了,大军还是不慌不乱,那对手是什么级别还用说?遇到那种人当然是有多远,赶紧跑多远。

    “后者遇到了就展现出你的气势,将你的大军拉成锥形,做出要莽穿一切的状态就行了。”法正摆了摆手,随后再次将话题拉回来,“继续说之前,帅旗到的那一瞬间,黄将军仔细盯着帅旗附近那片人,看那群人反应,肯定会看到不同。”

    “之后要做的事情就是带上自己最精锐的本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趁着局势微乱的时候冲上去,而那个时候帅旗已断,对方的将帅不想大败,那么要做什么就清楚了很多。”法正笑眯眯地说道,黄忠那个时候是真懂了这句话。

    败中求胜当然是放手一搏了,除非对方有把握挡住他的冲锋,更何况他估计的方向不错的话,直接就是对方的主将,哪怕是方向有着些许的差错,大致也是主将的方向。

    那么在局势不太妙的情况下,对方不想溃败,败中求胜的最佳方案就是率领自身本部亲自来挡住他这个锋头。

    至于说随便组织一队大军,靠着指挥将他这个锋头压制什么的,那就像法正之前说的,遇到了就想办法跑吧,那种人,真心不是正常人能打过的,帅旗只是装饰品,本人才是定海神针什么的,那就意味着对手已经赢得,麾下大军之中的每一个人都对其有着绝对自信。

    这种规格的对手,已经不是一部将校或者一部偏军所能击败的,需要的是倾尽所有的实力,与之戮战一场,订下胜负。

    不过后者这种将帅一般而言也不可能遇到,黄忠也不觉得他之前看到的那位将帅有这样的本事。

    “斥候来报,我军后方大约十里的地方发现了汉军伏兵。”后军埋锅做饭之后,散落出来的斥候,在发现突然从后方出现的汉军之后,紧急给班戈通知。

    “速速将情报送往中军,命令后军各部紧急收缩,做好对抗汉室伏兵的准备。”班戈在听到这一消息的第一时间当即下令道。

    “汉军的伏兵,怎么会跑到我们的后面去?难道是之前侦查时漏过了?”瓦纳那收到了班戈的消息之后,不由得一愣,一遍安排前军驻足进行防御,一边命令中军组建侧边防线,防御可能的偷袭。

    虽说瓦纳那估计汉军也不可能有大量的骑兵,但是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组建了侧翼的护卫防线。

    “去,通知斥候队长,我有问题要询问。”瓦纳那思虑了一会儿之后,没想到任何的可能,当即命令传令兵去通知斥候队长。

    “汉军从我们后边出现的消息,你收到了没有?”瓦纳那威严的看着斥候队长,而这个时候官职等同于汉室都尉的斥候队长一头的汗水,他之前的斥候全部都回收成功了,没有一个发现特殊情报的,正因为这样,他才给与瓦纳那了回复,结果现在汉军从后面出来了。

    “收到了。”斥候队长面色极其难看,恢复的时候也明显有些发涩,但是却没有任何掩饰的意思。

    “你确定当时没有发现任何的特殊情报?”瓦纳那追问道。

    “并没有,所有的斥候都按时归来了,并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斥候队长仔细的回想了一遍之后在回答道。

    “好了,这不是你的责任。”瓦纳那点了点头,让斥候队长先行离开,随后副手跑了过来,“将军,你说会不会是意外,汉军运气极好的在后方埋伏,然后他们的斥候发现了我们的行军痕迹,并且依靠痕迹追上了我们。”

    “确实是存在这个可能,但是按照他们行军过来的方向,除非是中途变道了,否则他们一开始就是冲着我们来的,要是这样的话,我们不可能没有发现他们的斥候。”瓦纳那叹了口气说道,“估计对方是有一些特殊的侦查方式,让班戈那边小心一些。”

    另一边,黄忠将刀盾手安排在左右两侧,将射声营和长水营全部放到了中央,这种排布的方式和正常作战时的阵型有着极大的差别。

    可以说如果这个时候对方有一支强悍的骑兵,尤其是越骑那种奇葩逆克制骑兵,数量不要需要太多,哪怕只有三千人,就足够将黄忠团灭掉了,因为黄忠麾下的弓箭手根本没有任何的保护。

    “师父,这么布置是不是太冒险了?”马忠拉了拉弓弦,带着些许的犹豫询问道。

    “不,一点都不冒险。”黄忠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的班戈,他已经能看到对方了,也看到了其他几个军团长,这种好运,让黄忠拥有了绝对的自信,战场上相互进行招呼,正儿八经的施礼,是怕对方认不出来自己的身份吗?

    “让李通率领好左右的正卒,等到时机到了就下手。”黄忠的眼光从班戈等人身上收了回来,用余光瞟着剩下几人,这些都是大鱼!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