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零九章 朝哪下手

    “……”黄忠看着李优愣了愣神,随后点了点头,这不就跟吴楚七国之乱的时候一样,梁王顶住主力,等打疲惫了,等候多时,埋伏多时的周亚夫,上去一个背刺,直接就干掉了。

    只是这种做法实在是很容易得罪人,援军来了不救人,看友军在前方打生打死,等到最后时刻跳出来,捡便宜,那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不需要做到那种程度,只需要有把握将那些人干掉,就直接下手,这次的目标不是胜败,而是杀敌,尽可能的杀伤对方的有生力量,对方是海路运兵,一批次就那么多人。”李优扫了一眼黄忠,就像是猜到了黄忠内心深处的想法一样,冷冷的说道。

    黄忠闻言点了点头,给个这么一个话,他就安心了,虽说周亚夫那一套毫无疑问是正确的,但是以现在的汉军形势,其实不太适合做那种事情,现在士卒已经不是简单的消耗品了。

    “到时候只要逮住机会,能造成极高的杀伤数目,那么变更计划,当场暴露这些,都可以出现在选择之中。”李优摆了摆手说道,给了黄忠更大的权限,可以让他随意的施展。

    这波赌了一把,赌对了,李优也安心了很多。

    毕竟文伽这个地方,估计是守不住了,黄忠的效率很有保证,成功将文伽的水网图给制作了出来,然后看着那密密麻麻的水网李优果断放弃了,现实点,这地方肯定守不住。

    就这水网密布的地形,三万人根本别想守住,十万人勉强还能一试,要稳妥的话,怕是得二十万大军起步,才能封锁住各处要害,避免贵霜渗透,毕竟相比于需要防守的汉军,贵霜现在明显处于主动。

    这么一来,若是强自防守文伽地区,不过是疲于应付,还不如换个思路,守什么守,统统杀了,没人能攻击,那不就不存在防守不利的问题了,因而李优在发现守不住之后,直接转换了思路。

    文伽能守住就守,守不住,就放进来,靠着射声和长水配合盾卫进行诛杀,反正现在迁移的百姓还没来,将这一批杀完了,我就不信你们贵霜短时间还能再凑一批过来。

    换了这个思维之后,李优原本防守的想法,就完全贴近于另外一种,也就是剿灭对手的想法了。

    这样一来主动性就可以落在自己的手上,至于清剿对手,这个李优非常有自信,不过现在还需要先做一件事,那就是将三摩呾吒那边极大可能出现在的贵霜军团全歼掉。

    “全歼吗?”黄忠想了想,歼灭战的难度还是很高的,哪怕是谋算到位,也很难打出来,毕竟不是谁都跟白起一样,什么势均力敌,都给打成歼灭战。

    “嗯,难度不会太高,射声营,长水营和刀盾兵都给你,我要一个结果。”李优神色冷漠的说道。

    “军师,难道你不过去?”黄忠不解的看着李优,这些主力军团加起来差不多一万四千人,都占了李优手下的一半了。

    “过去与否没有什么意义,你去就行了,我看看贵霜能玩出什么招数。”李优扫了一眼黄忠说道,“青州的刀盾兵并非是顶级精锐,有可能挡不住对方的冲击,你自己小心。”

    黄忠点了点头,到时候他还有其他的手段,刀盾兵的问题先放在一旁,不算太重要的事情。

    李优也是无奈,本来这个时候如果有盾卫在侧那就再好不过了,是不是双天赋都不重要,反正盾卫的防御强度只跟自身的体重有关,双天赋的盾卫,真比纯粹的防御力,和单天赋没太大的区别。

    最多是双天赋的盾卫战斗能力更强,而且适应性更好,更适合于多种战场什么的,其他方面并没什么太大的不同,反正这兵种靠的就是装甲防御,有钱,搞的起装备,防御力就够强。

    然而李优是奔袭过来的,盾卫那种兵种就算是再怎么训练,看那甲胄的厚度就知道,这兵种不适合进行长途奔袭,而李优当时又着急,只能带着刀盾兵上路了,盾卫什么的,现在大概还在后方。

    至于所谓的双天赋盾卫,一共就只有两支,一支在孙观手上,一支在臧霸手上,臧霸的那支盾卫本来是跟李优一起跑过来的,后来掉队了,现在还没跑过来,估计再有半个月应该就过来了……

    嗯,再有半个月,没办法,当时其他兵种都在江南,就盾卫因为过于酷炫,被带到了长安,然后一步慢,步步慢,后面更是需要押运粮草辎重进行行军,以至于臧霸的盾卫明明是双天赋,现在依旧憋屈的在路上往这边跑。

    不过话说回来臧霸的盾卫也是李优拿来对付贵霜水军的利器之一,李优最头疼的其实不是贵霜的大船,他最纠结的其实是贵霜那些和汉室走舸,艨艟一样大小,跑得贼快,来去匆忙的小船,有了盾卫之后,直接上水,收拾不了大船,限制住小船,李优就能赢。

    “去通知叔至过来,接下来一段时间,我需要和叔至将所有的兵力集中到一处,等待贵霜对这里下手了。”李优已经彻底再无丝毫的疑虑了,这家伙一贯就是如此,只要下定决心,就会有绝对的意志将自己的计划推行下去。

    “是!”黄忠抱拳一礼,李优给了他一个面子,他自己不会当作没看到,这也算是让他独掌一面,接下来,是龙是虫,就看第一战的表现了,对此,黄忠可是抱着强烈的自信。

    目送黄忠离开之后,李优想了想可能的局势,对于三摩呾吒那边他还是有自信的,接下来就看自己的应对了,十个指头伸出去,不如握拳去打人,贵霜会如何应对,李优很好奇。

    孟加拉湾东部的某处小岛旁,蒙康布的水军尽皆停在这里,大约在半月之前,蒙康布便已经抵达了孟加拉湾。

    如果是孙策和马超那种家伙,这个时候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莽一波,根本不管文伽地区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过蒙康布毕竟是有脑子的将帅,当前文伽地区情况不明,只知道是落入了汉军手中,到底情况如何,蒙康布可谓是一无所知。

    在这种情况,赶上去莽一波的,不是没脑子,就是战场直觉爆表,天生的大心脏,顺带一提这两者差的差距,前者一般会被打死,后者一般会将对手打死,战场嘛,简单粗暴,谁赢谁有道理。

    “三摩呾吒城那边虽说有防守,但是防守空虚吗?”蒙康布听着自家斥候的汇报,点了点头,和他估计的略有出入,不过这也正常,他也不是料事如神的顶级智者。

    “将军,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蒙康布的副将瓦纳那询问道,“算上船上装载的步兵,我们现在有七万的兵马。”

    “攻打三摩呾吒城,只要打下那里,我们就有了拒城而守的资格。”阿鲁诺沉稳的劝解道,相比于蒙康布和瓦纳那,他看的更清楚,虽说比起智力他不如竺赫来那群人,但是跟随塞西赛利安那个老家伙多年,他的经验可是一点都不啻于那些沙场宿将。

    因而靠着相对靠谱的智力,配合上远远超过普通将帅的经验,自身又当得起谨慎沉稳,阿鲁诺在战场上的表现一直不错。

    “我担心,他们那边有防备,斥候被发现,进而用假情报诱导这种事情,并非不可能发生。”蒙康布看了一眼阿鲁诺,其实到现在蒙康布已经猜到教他海战技战术的那位其实是塞西赛利安,但有些事情看破不说破,对于所有人都有好处。

    一开始蒙康布,还担心塞西家族又有什么手段要用,到现在基本确定事实真如韦苏提婆一世当时的回答一样,小一辈的碰撞,没必要闹到整个家族身上,尤其是塞西赛利安倾囊相授,蒙康布也懒得再追究塞西家族挑事的事情了。

    反正只要塞西家族的小伙子别给自己脑袋上撞,蒙康布才懒得管塞西家族的小辈会不会上窜下跳。

    因而蒙康布对于阿鲁诺这个塞西赛利安临走时硬塞进来的家伙,还是愿意给与尊重的,哪怕是意见相悖,他也没有直接否定。

    “被发现这一点并不重要,我们能刺探他们的情报,那就存在我们情报泄漏的可能,然而情报泄露最多是应对方式的变化,有些时候就算是情报泄露了,也不会造成影响。”阿鲁诺笑着说道。

    “三摩呾吒只有三千守军,我们可以出动六万大军去攻打三摩呾吒,一鼓而下,之后拒城而守。”阿鲁诺款款而谈,“相比于攻打文伽地区掐断汉室的后勤和后路,我们现在最适合的方式其实是打下三摩呾吒,然后拒城而守,那里对于我们而言防守更为便利。”

    “我担心的是他们已经有准备,这样攻打的话,未能一鼓作气将之拿下。”蒙康布略带犹豫的说道,实际上蒙康布不仅仅是这个原因。

    s:

    。m。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