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零八章 这差距

    婆罗门这边的反应并没有超出徐庶的估计,其内部私底下的传言在徐庶收到之后,也安心了很多。

    只要不发动百姓硬刚,他们汉室现在能力还是具备着绝对的优势,不过很明显婆罗门这边处于投鼠忌器状态,这是一个好事。

    虽说现在婆罗门内部还在扯淡,不过已经正儿八经的开始思考徐庶的建议,这样的结果徐庶已经相当满意了,现在受限于兵力,不能搞的太过分,不过很快就不是现在这种情况了,

    这波之前熬过去,等汉军的援军抵达之后,徐庶自忖自家这边应该是具备了将婆罗门搓圆捏扁的能力。

    在华氏城这边徐庶逐步将婆罗门摆平的时候,三摩呾吒这边垦荒的规模在陈炽的率领下,已经极大的得到了增加。

    和其他地方不同,这地方,婆罗门是被干掉的,虽说这些家伙不能全杀,但是杀上某一个地区的某些人,只要方式不太过分,婆罗门自身又没有具备绝对的优势,出头的人不会太多。

    当时郭嘉便是直接下手将三摩呾吒城的婆罗门全干掉了,原因很简单,这地方是郭嘉留下的大后方,同样也是郭嘉留下的饵料,既然是饵料,那么就存在被攻打的危险。

    郭嘉本身又不是李优那种变态,虽说以别人为饵料,还不通知别人的做法确实是有些过分,但总是好过李优那种在有必要的情况下,以别人为饵料,不通知对方,还不给对方解决隐患的方式要强太多。

    不过哪怕是郭嘉离开的时候,三摩呾吒城这边也没有遭遇到贵霜的攻击,毕竟郭嘉的手脚有些过于干净利索,就算是贵霜这边也没有反应过来,因而陈炽对于自己是诱饵一事根本没有任何的估计。

    到现在李优的三万援军从东方抵达文伽之后,陈炽对于自身的定位也从防备三摩呾吒城可能出现的贵霜海军变成了后勤保障人员。

    相比于陈炽这么一点本身实力就不那么强的人马,李优这一波派遣过来的大军,不管是战斗力,还是规模,亦或者其首脑,都要远远的压过陈炽,因而陈炽也抱着省事的想法,将自己的定位彻底变更。

    毕竟三摩呾吒城从陈炽接手之后,确实是就没有遭遇到攻击,现在汉军更是来到了文伽,陈炽自觉自己这边已经基本没有了被攻打的可能,进而陈炽开始带着自己的士卒,以及三摩呾吒的百姓进行垦荒,给李优的大军积攒粮草辎重。

    毕竟打架什么的,陈炽确实不行,但是种田这个,陈炽还是很不错的,更何况粮草辎重的价值可是一点都不啻于他这点兵力的价值的,因而在李优过来之后,陈炽就疯狂的扩大垦荒规模。

    也是多亏郭嘉当时干掉了三摩呾吒的婆罗门势力,现在的垦荒没有受到一丁点的阻止,加之恒河流域的水土够好,陈炽在垦荒的时候恨不得将所有地方统统种上。

    可惜人少地多,陈炽带人垦荒,垦到就差过了播种时间之后才收手,整个三摩呾吒城外围全都被陈炽搞成了汉室那种标准的阡陌纵横的状态,这么好一片地,不种点什么简直对不起。

    不过就算是这样,陈炽也有些痛心,他手上的人不够,哪怕是将三摩呾吒的百姓编入到民屯之中,强制种田,也才垦荒了那么一片地方,还有非常大一片都依旧处于杂草丛生的状态。

    那种浪费的心理充满了陈炽的内心,虽说现在站在城头上,一眼望去,那边全都自家的良田,四个月后,这片良田的产出,绝对够供养李优那些人进行高强度训练,到下一次收割。

    然而就算是这样陈炽也不甘心啊,这么好的土地不统统种上简直对不起中原人的身份。

    以至于现在陈炽已经不再研究该怎么防御好三摩呾吒城,而是转而研究,该怎么样才能在更短的时间内,耕种更多的土地,牛这种东西在这边地位很高,但是数量很少,进而耕牛就更少了。

    “真的是太浪费了。”陈炽沿着自家开垦的良田走到了极限的位置,看着外围的杂草和小灌木非常的心痛,这要是在中原,这么好的土地要是荒着,绝对会被告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播种期就那么长,我们垦荒几乎动用了整个三摩呾吒城的人力,但这地方一贯都是地多人少,我们现在垦荒的范围,据说已经是有史以来三摩呾吒城拥有的最大规模的良田了,他们以前最多的时候都没有现在一半的水平。”罗市扯了扯嘴说道。

    当年要是在中原他有这么一片田,他当年绝对不当黄巾,准确的说,当年的那些黄巾士卒,如果再初平年间拥有十来亩,现在恒河流域这种既能当水田用,又能当旱地用的沃土,谁闲的没事造反啊。

    当年那是逼得没活路了,不造反就得饿死,反正横竖都是谁,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话大家都知道,既然你不让我活了,那我也就临死搏一把,成了封侯拜相吃肉喝酒,不成不也就是个死吗?

    实际上现在还活着的黄巾渠帅,在当年都属于那种没有野心,只是想吃饱饭的混子,但当年的情况,吃不饱饭啊,所以反了。

    那个时期说起来,有桓灵卖官鬻爵,十常侍弄权,外戚干政,邪教煽动等等问题,但其本质上就一句话,锅里没饭,看着办吧。

    要是锅里有饭,有几个愿意跟着张角干这种脑袋挂在腰带上的事情,这不是逼急了,没有退路,大家一起玩完的节奏吗?

    正因为经历过这些,当年干过黄巾的渠帅,在这片战场都非常的拼,他们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才在当年造反的,而来到恒河流域,他们根本不需要任何人驱使,他们就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这片地方可以解决他们内心之中隐藏在最深处的痛,。

    “给这群懒人真的是太浪费了。”陈炽暗骂一声,这要是在中原组织民屯,就这水土,给分田的情况下,很多百姓都愿意没日没夜的干,同样的人数能垦至少现在两倍的面积。

    “真的是废物。”罗市也是暗骂一声,教你们种田吃饭你们都不努力,这还是人?

    “这么下去,估计就算是继续垦荒,到现在一次播种的时候也到极限了,这群人自身主动性不高,我们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陈炽黑着脸说道,“又没什么办法?”

    “我要是有办法的话,我现在就赶着他们来垦荒了,哪怕是过了播种期,也可以补种一些其他的东西,菜叶子也行啊,吃点草也好过不能吃啊!”罗市同样面色漆黑的说道。

    “这群人和我们汉室的百姓完全不是一路人,而且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于这群人每天都需要花费那么多时间在诵经祈祷上,这简直就是要命啊。”陈炽很是崩溃,带着这群没有土地的百姓垦荒,说好了,垦荒出来的土地可以自己种,交税就行,可这样他们都不激动。

    这要是换成中原,一个成年的青壮,当年就能垦一百亩以上,这还是不带耕牛,就靠个人,然而换成这群人,陈炽想要打人了。

    “看着他们这么浪费,我真的很想打人啊。”罗市不满地说道,“这群人肯定没经历过当年我那种连土都啃两口的日子。”

    “话说,土到底是怎么吃的?”陈炽没吃过土,大小是个世家,虽说不是豪门,但还真没混到需要吃土度日的时候。

    “当年饿极了,附近的树皮草根都吃完了,要不是家里还有妻儿,我当时都跑到其他地方去就食了。”罗市想起当年的情况,面色陡然阴狠了很多,“然后我出去找吃的时候,回来我妻儿被人吃了,我当时也不知道哪里生出一股力气,将那群人全拍死了……”

    “……”陈炽没敢再问,罗市身上已经有些隐隐危险的气息,陈炽也不好再继续追问当年的事情了,不过他确实有些好奇土是怎么吃的,不过翻战友伤心事什么的,陈炽还是做不到。

    以前陈炽和这些黄巾渠帅混的一般,后来熟了之后,也明白这群人都是一些豪爽的汉子,只是当时世事难料,走到了那一步,因而也就逐渐的接纳了这些人。

    “没什么,那群人全让我杀了,杀完之后,我一把火将我家烧了,离开了那个地方,那是我第一次离开老家,然后在路上饿的吃土,然后就遇到了黄巾,那个时候黄巾还行。”罗市想了想说道,这些事情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反正前些年安定下来他又重娶了一门老婆。

    “这边的这些百姓和我们不是一路人,我们那边的百姓,如果活不下去就会造反,这群人太懦弱了。”罗市抱臂冷笑着说道,“大好的良田,落在一群不会种田的家伙手上,真是浪费,我现在越来越认同李尚书和贾尚书的话了,老天爷也就那回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