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零八章 祸心

    好吧,那个风声其实是徐庶释放出去的,连带着释放的还有徐庶现在告诉孙观的这个消息,以及一些其他真真假假的消息。

    只有一条风声的话,很容易让婆罗门对此做出极端反应,真真假假的好几条,足够让婆罗门感受汉军内部确实是在思考这件事,进而也就会逼着婆罗门也开始思考自己该怎么选择。

    “以伽蓝神赏赐的名义给婆罗门修建一座居所,那群人不傻就应该明白我们的意思,本身实力就不如我们,和我们硬刚不会有太好的结果,更何况我们已经释放了善意,他们如果还不同意,那我们下手也是理所当然。”徐庶无比平静的说道。

    孙观想了想,大致明白了徐庶的操作,这确实是一个逼婆罗门在短时间做出选择的方式,而仓促之下,要做一个和汉军对抗的决议,不是疯子,就是要有大智慧,而后者,很难。

    “婆罗门的高种姓身处在各个地区,对于其他种姓有着先天性的管理能力,而且比起中原的世家,这群人具备司法权,具备收缴税收,具备收取奉献的资格,这导致他们在本土具备着太多的优势。”徐庶想起自己之前搜集到的情报,面色凝重的解释道。

    “我们确实具备摧毁这种体系的能力,但是我们的人太少,一旦分开了,而且对方真的生出了对抗的想法,我们就算能赢,也得不偿失,而从国家层面,权力收归中央很有必要。”徐庶神色威严的说道。

    这也是徐庶这波要解决婆罗门的重要原因,如果不将这群人带走,依旧由这些高种姓代为管理中下层,很多对于百姓有利,对于国家有利的政策都无法得以执行。

    解决本土高种姓已经成了现在摆在徐庶面前的第一大问题,只有解决了这群人,后面才能大规模的垦荒,精耕细作,为后面更多人的到来储备下足够的粮草。

    而要解决高种姓,在这个时间段,用暴力的方式绝对不可取,毕竟汉室这边多少需要点这些人进行配合,说起来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婆罗门的高种姓在汉室治下,才有些拿捏身份的行为。

    “所以,释放善意,外加倒逼其他种姓,将婆罗门从民众基础之中拉出来,强迁到新城,毕竟他们是婆罗门,是远远超越其他种姓的拥有神之口的婆罗门。不应该让其他种姓距离婆罗门太近。”徐庶冷笑着说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这种事情,他也是懂的。

    婆罗门和其他种姓本身就不住在一起,双方的居住区都是分开的,但这不够,这不够显现出婆罗门的高贵,高贵的婆罗门就应该居住在神赐予他们的城市之中,和垃圾们远远的拉开距离。

    毫无疑问,这个说法是正确的,婆罗门之中不少人会发觉这里面是包藏祸心,但他们有口难言,他们自身的规定就是如此,低种姓和高种姓不能混居,而伽蓝神认同了这一点,并加强了这一点。

    “我怎么感觉这一招有些眼熟呢?”孙观在徐庶说完之后,就觉得这招自己好想再哪里见过一样。

    “很正常,陵邑制的做法便是将所有富人集中起来,这样他们的钱也就不是钱了,同样婆罗门集中起来,他们的特权也就不是特权了,而且他们也就没办法搞事了,而我们这边也便于管理一些。”徐庶摆了摆手说道,“派一批人去修城,让婆罗门感受到我们的善意。”

    陵邑制什么的,孙观好歹还有点印象,这不就是西汉当年压制豪强地主的招数吗?这波翻版一下,换成婆罗门,好像也没有错,这群人比拼中原的豪强地主什么的,画等号貌似也没有什么错误。

    孙观离开之后,徐庶再一次拿起了自己的书,相比于曾经觉醒精神天赋之后的兴奋,这次挨了迎头一击的徐庶再一次恢复到了以前那种奋进的程度了,徐庶再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弱小。

    哪怕是郭嘉并没有说什么刺激徐庶的话,但婆罗痆斯一战也让徐庶明白了很多的东西,相比于最顶级的那些智者,他现在还有相当的距离,不过这种事情并没有将徐庶打倒,反倒让他更为振奋。

    不懂就去学,有什么问题,对于自己的资质徐庶还是有着相当的自信,郭嘉什么的已经定型了,而他尚且还可以二次发育,超进化干不了大佬,那就究极进化,徐庶自忖自己是有这个潜力的。

    【下一次,绝对不会再出现之前那种愚蠢的失误。】徐庶回想起在面对北贵援军时的表现,心中不由得发狠,那一战,如果不是自己低估了北方贵族的决心,低估了尼兰詹的觉悟,只想着以更小的损失拿下婆罗痆斯,根本不至于拖到那个时候。

    战争,能早一刻结束,那就尽可能早一刻结束,没有人知道在战场上,你的下一秒会遇到什么。

    “还是不够谨慎,我需要更慎重,并且需要看破更多的可能,我的天赋并非是看破阵型,而是看破,那么只要我的基础更高,高到我自身能看破局势的时候,我的精神天赋必然也就能在处理政务的时候进行使用。”徐庶默默地低声自语道。

    郭嘉以前给他讲的那些,他不太在乎的东西,现在全部印入了自己的脑中,并且开始了仔细的分析,人生,只有经历过某些事情,才会成长,而徐庶现在可算是开始成长了。

    婆罗痆斯以东的婆罗门在收到徐庶散播出来的风声之后,心下多少已经有了猜测,虽说这群人之中确实不乏被自家搞出来的东西,坑到智障,以至于对于关羽伽蓝神身份深信不疑的家伙。

    可要说的话,大多数婆罗门,好歹是有点眼光的,更何况,神佛降世是和婆罗门争权的,而权势这种东西,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旦你动了,那么你就是救命恩人,也得死。

    因而婆罗门虽说一直是借用神佛的名义才管理贵霜,但真当神佛降世之后,心思最为复杂的也会是婆罗门。

    关羽的威势确实不是吹的,见过的人,对于关羽自称是伽蓝神确实是没有多少怀疑的,婆罗门同样是如此,但婆罗门哪怕是一开始被震慑住,但在有足够多的证据的情况下,婆罗门还是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人,而不是神的。

    只是婆罗门有能力给自己证伪,但不这并不代表婆罗门有能力给其他低种姓进行证伪,而且现在这种情况下,婆罗门如果给其他种姓尝试证伪,那跟直接和汉室怼上没有任何的区别。

    而不能证伪的话,那绝大多数人相信的伽蓝神就是伽蓝神本尊无疑乐浪,这可以说是婆罗门当前最为尴尬的地方。

    他们之中除了某些脑残粉,某些真正被自家信仰搞的智障的家伙以外,其他多数婆罗门其实已经确定所谓的伽蓝神关羽,其实就是汉将关羽,但他们不能说出来。

    毕竟婆罗门这个高种姓,在种姓制度之中,占据的人口仅仅只有百分之一左右,他们配合着刹帝利虽说掌握了近乎九成的权力和财富,但这些都是依托于他们的信仰。

    他们靠信仰建立了种姓制度,那么神佛就先天性立于他们头顶,因而就算他们发觉了某个事实,但是在伽蓝神自身没有失误的情况下,他们的证据只能动摇自己的位置。

    到现在汉军治下的婆罗门一直没有太过明确的反应,也是因为无法对于伽蓝神造成冲击,以及汉军并没有动摇婆罗门的权势,他们依旧是各地的土皇帝,这群人才一直装作自己很冷静。

    实际上在汉室麾下的婆罗门怎么可能不慌,汉室举伽蓝神大旗,自己掀不翻,就意味着对方已经踩到了自己的头上,落了自己的面子,只不过汉室表现的实在是太强,婆罗门这边也不好反驳。

    更何况在头上踩一脚,落了面子什么的其实并对于活着没有太大的影响,自家如果依旧还能当土皇帝的话,婆罗门这边不介意怂一波,毕竟汉室表现出来的实力,确实是他们惹不起的。

    只是一直以来汉室并没有给出反应,所以婆罗门这边也不好跳出来试探汉室的意思,毕竟比起自己跳过去求汉室,还是等汉室开个价,他们回价好,后者好歹回留点脸。

    而现在汉室的反应终于出现了,别的不说,光传来的话,就让婆罗门感受到了诚意,高低种姓不混居,这一点明摆着是认同了婆罗门一直以来的高贵,有这一条这些婆罗门的成员就觉得可以谈下去了。

    他们不介意头顶上多一个神,但他们绝对不允许低种姓跑到他们婆罗门的头上,这是他们婆罗门最基础的要求,只要这一条不动摇,那么其他的方面就有谈的基础了。

    好在等了这么久,等到的汉室回复还算不错,至少婆罗门的通知基础没被动摇,那么就算是这么混下去也可以接受,他们婆罗门的同化能力,可是一等一的说!

    s:

    。m。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