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零四章 最坚固的堡垒总是从内部攻破的

    老陈家对于这一方面极其有自信,只是不敢在中原玩,怕被人打死,一堆黑材料就这点不好,胡搞的话,只要对方看不懂你的操作就会有一群人来旁观,然后人多了,迟早会被看穿。

    除非你老陈家有把握在一群大佬的围观下搞事,还将所有的大佬踹到坑里面去,不过一般来说这种人就算是陈家这种奇行种,也很难出现,而且一般出现了也不会出现在嫡脉,这就很无奈了。

    不过出了国门之后,各种恶心的手法便都可以拿出来随便搞事了,反正那群总是像苍蝇一样绕着他们老陈家观察的世家,肯定不会来捣乱,出了国门,那就各凭本事了。

    陈忠这群人还真不信他们家经过数百年验证的手法会被贵霜这种杂鱼掀翻在地,说笑呢那是,肯定不会翻船的,这都快成老陈家传承千年的自信了,就是欺负你们大月氏这些乡下人怎么了,俺们世家套路深,不服不要完啊。

    实际发生的事情也如陈忠和司马彰两个阴货猜测的那样,贵霜果然一点一点的开始疑神疑鬼了,干掉一个帝国,从外部入手,那就跟汉室刚匈奴,罗马干安息一样,百多年出不了一个大结局。

    对付帝国当然要从内部入手啊,层层削弱,让这坚固的堡垒从内部爆破,到时候对付起来就容易的太多了。

    硬刚什么的,这完全不符合陈家的美学,老陈家那可是正儿八经讲究窃国者侯,并且将之践行了一番的正统贵族。

    这种高超的手段,当然不是贵霜这种穷乡僻壤没见识的家伙能理解的东西,当然换成匈奴的话,匈奴人估计靠着历史底蕴还能有点印象,毕竟当年汉室在武帝时期虽说将匈奴打废了,但自己也五劳七伤了,没办法,匈奴的底子也不薄。

    当年最拽的时候从东亚都吃到了中亚,左贤王和右贤王,一人一个方向,单于坐镇中央,照样力压天下,也就是遇到了武帝被强行车飞了,换个普通点的皇帝,谁输谁赢还是两回事。

    诚然武帝的堂口将匈奴砍得就差成为植物人,但是毕竟底子在哪里放着,怂了一波之后,武帝倒台,匈奴又喘了口气复活了。

    毕竟匈奴除了智力问题,其他方面吹帝国确实没什么问题,战斗力严重超标的那种,武帝死后匈奴人又开始挑事,而汉室当时也才缓过气,毕竟硬刚了一个变态赢了也不容易,寻思着继续吧,怕是要完。

    匈奴当时虽说也挑事,但已经不像之前那么丧心病狂一口气十几万人,让汉室感受一下匈奴全方位的热情了,毕竟也才从植物人缓过来,也就几万人撩拨撩拨汉室。

    汉室也肝痛,打吧,不是打不过,认真起来肯定能赢,可打完自家刚喘过来的这口气就没了,不打吧,这匈奴实在是太恶心,双方仇太大,于是昭帝的时候,人年轻,心一横,你们是不是欺负我年轻,今个你敢进我家堂口,我就砍死你。

    于是当时的单于,派了两万骑兵,以及一堆杂胡,外带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兵种,兵分四路去撩拨汉室。

    从这一方面说,这个时候匈奴其实已经有一部分战斗力,就当时的战斗力,不去撩拨汉室,而是去收拾西域,收拾大夏什么的,基本没啥压力,但还是那句话,汉匈之间的仇太大,正儿八经的飙出过势不两立,以及有你没我,不共戴天这种狠话。

    汉室憋了口气在张掖郡将匈奴那群人全砍死了,匈奴瓯脱王被活捉,这事才过了一个段落,匈奴短期也就没闹什么大新闻了。

    再之后便是乌丸崛起,当时乌丸觉得匈奴被汉室这么干,八成是废了,以后草原就是他们的天了,然后就撩拨了一下匈奴,当时的匈奴单于派了两万嫡系将乌丸整个部落平的七七八八。

    回头汉室收到消息,觉得匈奴怎么还有人,果断压榨己方潜力,努力的榨出来了两万骑兵去追砍灭了大半乌丸的匈奴,不过这一代单于比较苟,发现汉军之后,直接跑了,不跟汉室玩。

    汉室出兵毛都没捞上,追吧,对方也是六条腿,没人阻击的话肯定希望,而找人帮忙阻击的话,这草原上没有一个能上台面的。

    没办法前些年汉匈之战的时候,匈奴和汉室将能砍死的都砍死了,我砍不到你们匈奴人(汉人),还砍不到你们的盟友,去死,最后包括西域那群倒霉孩子都废了,基本上现在还活着的都被这两家砍的差不多废了。

    大月氏和东胡那群人那么拽,前者直接搬迁了四千多里,硬生生跑出了汉匈的攻击范围,东胡跑得慢,直接被匈奴砍得连渣都不剩了,这可是春秋,战国,乃至秦朝时期,中原人的大敌,李牧主要干的就是东胡,就这也都没干翻。

    巅峰期吹牛号称控弦之士二十万,于是他死了,因为匈奴实打实控弦之士四十万,当时汉匈就这么乱。

    同样不追吧,我汉室出兵两万人啊,还都是骑兵,从幽州冲过来粮草废了那么多毛都没捞到,这不亏死,我军亏损就是匈奴的胜利,怎么办,一涨一消,匈奴感觉距离我们更近了。

    因而汉室很肝痛,于是大将军霍光拍板,“兵不空出,即后匈奴,遂击乌桓”,简单来说,大军都出来,没逮住匈奴,那就看看旁边有什么能打的吧,我觉得乌桓不错,于是乌桓被砍死了。

    史书记载那次汉军砍死了了乌桓人三个王的首级带了回来,勉强算是补偿了损失,总之当时的情况明摆着,匈奴没死透,还在一个统一的老大的率领下,虽说因为汉匈之战惨烈了一些,但是战斗力远远高过普通的垃圾。

    不过那个时代罗马正在被帕提亚往死了搞,塞琉古王朝基本快要完蛋,印度的安度罗王朝就跟个渣一样,总体来说,当时的匈奴就算是掉了水平,也是世界前三的水准,反正帕提亚未必能打过。

    当然汉室当时是妥妥的第一,可这个第一和隔壁堂口的匈奴一样,都是因为互砍伤了元气。

    可以说,这个时候如果不是匈奴被汉室玩了一个阴的,匈奴跟汉室,搞不好和帕提亚跟罗马一样,死磕上几百年……

    说来帕提亚和匈奴都是倒霉,一开始这俩都强过自己的对手,然后都被对手砍死了,并且自家最自豪的一切都被对手学完了。

    因为怎么说呢,在汉宣帝的时候,汉室终于恢复了大部分的元气,实力也达到了鼎盛,而匈奴依靠着自家的单于,也恢复了元气,整体综合国力,除了脑子,全面恢复到帝国水平。

    当时的单于是壶衍鞮单于,如果说的话,这货才算是正儿八经匈奴统一时期最后的一位单于,后面那位算是坑死了匈奴。

    在壶衍鞮单于时期,匈奴并没有太多叩关的记载,只是默默地窝在老家舔伤口,挖矿搞武器装备。

    当然主要是这货有一个谋主,叫做卫律,是个胡人,当年中行说教了老上单于一堆霸道王道,外加数学冶炼什么的,匈奴差点真横压天下了,没办法,还是那句话,倒不是汉室的智者比不上中行说,而是在于中行说资源爆炸,还可以一个人随便用。

    就跟官渡之战,袁绍如果只有一个谋臣,早赢了一样,匈奴的资本配合上一个能使用这种资本的不差的谋臣,顶一个文臣团没问题。

    卫律也是这样一个角色,这货教壶衍鞮单于“穿井筑城,治楼以藏谷”,简单点讲就是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别和汉室刚刚刚。

    在这种苟苟苟,家里有矿,地盘又大,不和敌人死磕的情况下,壶衍鞮单于后期匈奴的战斗力已经恢复了一大部分,虽说没达到巅峰期,但也有控弦之士二十万,作为汉室的对手丝毫不弱。

    然而这货最大的问题就是没继续苟,卫律死了之后,这货看手上一堆SSR果断出来浪了,打明旗号要娶解忧公主。

    然后汉宣帝发兵十余万骑兵,外加乌孙出兵数万,超过二十余万的兵力再次击败了匈奴,当然也就是击败了,要说击杀还远点。

    不过这个时候宣帝终于发现了一个坑爹的事实,那就是这么干下去,自家能赢八成也得几百年,匈奴居然还在吸收汉室的冶炼铁技术,武器强度居然追上了,没办法,匈奴老家也有矿,资本还是很厚实的,吃了亏苟一波发展发展,耗着就是。

    因而宣帝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努力一波,给匈奴贵族各种喂鸡汤,送恩情,然后一把下去,匈奴单于来了一个分身术,变成了五个,每个手下都有好几万人马,打小国那当然是无压力了。

    但是汉室就等着这个时候,一边通知比较亲善的来长安面见皇帝,一边逮住那些死扛的往死了锤,狠狠地搞了一段时间,匈奴终于分崩离析,双方都沾了自己人的血,叛徒比敌人还可恶系列……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