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零四章 又一个

    将校之间的老带新是非常重要一种传承,虽说这种方式很容易形成山头,但是相比于整个国家的军团并不具备战斗力,相互别苗头什么的对于一个大帝国来说并不算是什么事情。

    就连汉室的将校之间也不是其乐融融的,不喜欢关羽性格的将校至少有两打,和赵云有仇的也在不少,相互之间互不顺眼的更是多了去了,但这种事情并不影响相互之间的配合。

    在为了一个所有人都认同的目标努力的时候,没人会因私废公,所以互相别苗头什么的,根本不是什么大事。

    然而贵霜现在的情况,出了点问题,二十年前那一代,参与过贵霜内战的将校,居然断代了,那些人之中并没有什么非常厉害的名将,但作为经久沙场的宿将,他们相当于这个国家的中坚。

    这群人可能不像天才将校那样技巧灵活,能抓住一线希望直接翻盘,但这些群人只要够多的话,天才将校迟早会被发掘出来的,而且数量够多的中坚将校,在贵霜这种兵力不缺少的情况下,意味着拥有着卷土重来的希望,然而,现在的问题就在于那些人没了。

    “你发现了什么?”韦苏提婆一世面色凝重的看着塞西赛利安。

    “没有,只是怀疑而已。”毕竟是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塞西赛利安虽说因为身体原因已经远离朝堂,但大体的事情,该知道的还是知道的,“婆罗门那边做的有些过了。”

    “你是说婆罗门打压那些将校?”韦苏提婆一世皱眉询问道。

    “至少有一部分是婆罗门在内战结束之后,下手用各种方式清理掉的,加之当时所有人都在争利益,很多将校都被放弃了。”塞西赛利安叹了口气说道,“但那个规模按说不应该伤筋动骨,可能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吧。”

    实际上这话完全是塞西赛利安低估了婆罗门的狠辣,在内战结束之后,婆罗门的核心就是斩掉那些在内战表现不错的中低层将校,贵霜将是婆罗门的贵霜,这可不是一句说笑的话。

    一直动某些中上层,甚至上层的人物,很容易被发现,进而会出现触底反弹,而中层那就一点都不显眼了,也正因为这种挖墙根的举动,婆罗门偷偷摸摸的真贵霜快挖垮了。

    最简单的一个说法,关羽带三万人,骨干全都是只经历了些许战争就被提拔上来的中层将校,和关羽带了三万人,骨干全都是打了几十战,甚至上百战,靠直觉就能带着自己周围反击的黄巾老兵,哪个战斗力高还用说?

    红军都有一个战斗力巅峰,和战斗力低估,见过血,上过战场,厮杀几十战还活着的骨干够多的话,别的不说,军团组织力远比普通将校率领的时候高太多,因为那群人本身知道大军应该注重什么。

    当然期间也靠着政斗干掉了不少相当有能力的上层,但由于下手的时机很好,北贵就算是有点犹豫,也没有倾力反扑,就这么没完没了的挖了十年,贵霜终于被婆罗门挖的快要出事了。

    一个持续扩张了九十一年的国家,一个在十多年前还有一群将校以帝国为棋盘厮杀了一局的地方,到现在居然凑不齐将校了,这是多么的可笑,多么的令人心凉。

    看看汉室同时期的黄巾之乱,以及之后的董卓乱政,到底崛起了多少能臣良将,就知道贵霜这倒霉孩子被婆罗门挖掉了多少的墙角。

    若非如此,贵霜就是惨,也不至于现在就逼到需要年轻人走到第一线的时候,这个时候本应该关羽那群三十多岁,快四十岁,经验和武力,以及精神状态最为巅峰的那群人在战场带着新人一同拼杀。

    可惜贵霜这边现在的情况居然是老的老,小的小,根本不成团体。

    “婆罗门在这几年搞的好事……”韦苏提婆一世心头一沉,他又不是蠢货,哪怕是前些年混日子,好歹也有些印象,很明显现在的锅,确实有一部分是婆罗门的锅,因为婆罗门没少对将校下手。

    与此同时竺赫来心头一沉,缓缓地开口说道,“除了婆罗门,我们内部应该还有一个以推翻陛下为目标的反动势力,这个势力的核心就是推翻陛下的通知,这里面必然还有他们的原因。”

    竺赫来想了想婆罗门搞的事情,又想起自己收到的那些荀祈紧急发布过来的情报——白沙瓦肃反的时候,有一些二十年前参与过帝国内乱的良将意外被杀。

    用荀祈的话说,这件事他已经将锅背下了,现在不能再继续乱下去了,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让竺赫来推荐点可用之人,帮自己查一查这件事,用荀祈的话说,他怀疑有人盯着自己。

    竺赫来给说了几个人,然而荀祈随后送来的消息是,那群人在之前自己肃反的时候,已经被意外干掉了几个,我背的几个锅里面就有这几个人,不过还好有几个剩下的能用,并且给竺赫来了一份肃反名单,其中居然还有竺赫来点的那几个人。

    瞬间竺赫来就悟了,这是有人针对着韦苏提婆一世的骨干在下手啊,随后荀祈就发来消息表示自己军管了白沙瓦,强行扼制肃反,怀疑国内有一支或两支以推翻陛下为目标的敌对势力。

    对此竺赫来直接给荀祈通气了,表示自己也有这个怀疑,而且很有可能敌对势力已经渗透入高层,要求荀祈想办法稳住白沙瓦,荀祈表示我最近一直军管着这里,白沙瓦绝对不能乱。

    竺赫来将白沙瓦发生的事情详细的告诉了韦苏提婆一世和塞西赛利安,两人都非庸俗之辈,自然瞬间就猜到了某些可能。

    “按说不应该啊。”塞西赛利安松弛的脸皮皱成一团菊花看向竺赫来,“这个时候下手,他们就不怕被察觉吗?而且这么频繁的举动,甚至连王族的小辈都发现了,这和他们之前小心潜伏的情况完全不同,作为一个我们到现在都不知内情的组织,不应该如此急迫。”

    荀祈特意发的信成功带歪了塞西赛利安和竺赫来这群人,他之前入手了白沙瓦,成功获得了大量自身本不应该能拿到的情报,靠着这些情报,荀祈也猜出来婆罗门在挖墙角这一事实。

    然后陈忠在知道这件事之后,果断让荀祈给竺赫来发信,就是为了创造一个隐藏势力——以推翻韦苏提婆一世为目标的隐藏势力,并且这个势力潜伏了超过十五年。

    这个东西发过去的时候,陈忠就没让荀祈多说一句话,直接上自家的肃反名单就行,他相信竺赫来的智力。

    政斗,谋国这种东西,陈家祖上可谓是一堆又一堆,经验不可谓不丰富,弄虚造假什么的,在这个时候陈家简直可以说是经验超级丰富,而情报的单向性,有让陈忠有了挖坑的想法。

    而现在竺赫来就像是陈忠所预料的那样,彻底陷入了他设计的那个猜测之中,不过也正常,竺赫来的智力颇高,之前就有这方面的怀疑,而荀祈简单粗暴的做法,让竺赫来基本实锤了这样一个势力的存在,进而彻底想歪了方向。

    塞西赛利安的话,并没有让竺赫来有特别的想法,聪明人一般都很相信自己一点一点分析出来的东西,竺赫来也是如此,塞西赛利安的反问,只能说明一个情况,那就是那个势力认为时机成熟了。

    “大概是因为时机成熟了,所以才会这么激进。”韦苏提婆一世面沉如水,如果说之前还只是怀疑,现在基本实锤了这样一个以推翻韦苏提婆一世为目标的势力存在。

    “时机成熟吗?”塞西赛利安有些由于,毕竟是活了七十年,都快进棺材的老家伙,他的直觉还是有的,因而略有些犹豫。

    “也只有这一个可能了。”竺赫来叹了口气说道,“老帅手下可还有人手,帮忙庇护一部分将校。”

    “这个我可以通知塞西家族去做,但我觉得这里面还想有些不太对。”塞西赛利安眉头皱成一团疙瘩,最后还是没有答案。

    不过光靠想确实是想不到任何的漏洞,陈忠谋国的手法可谓是陈家传承几百年,并且还经过了时代数次验证的完美结晶,竺赫来和塞西赛利安除非能拿到相关的记载,否则光靠自己的脑子去想绝对没办法拆穿,这可是老陈家集合十数代大智慧者搞出来的玩意。

    真正能蒙蔽一整个国家上上下下所有人的手段,虽说也确实存在被破解的可能,但要说区区两个智者就想要破解,那不是说笑吗?

    齐景公手下的豪华阵容,崔杼庆封、晏婴、司马穰苴、梁丘据等人哪一个比你俩差,面对陈家那群坑货也属于无从下手的状态,想要光靠思考就发现破绽,并且找到真正的对手,智力乘个五再来吧。

    真不是看不起你,这局你经历一次,你是懂不了的,不过经历一次,你本人也就凉了,只能警示后人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