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零三章 想什么想,砍他

    郭嘉最后在文伽这地方并没有多呆,吃了一顿,到处逛了逛便被关平,还有王平架着离开了,没办法,现在郭嘉一方面不在状态,另一方面呆在这里只能添乱。

    吃李优一顿,喝李优一顿,接下来就该放李优去干活了,毕竟他们现在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知道自己处在什么样的境遇之下,在当前的局势之下确实不敢太过磨蹭。

    “奉孝离开了啊。”李优面无表情的听着下面人的汇报,和他估计的一模一样,郭嘉这家伙跑得时候,就跟他来的时候一样,根本不会给任何人准备,不过这样也好。

    “是的,郭军师已经跟随小关将军和王将军一起离开了。”传令兵抱拳施礼,非常正式的回答道。

    “好的,我知道了,去黄将军那边,通知马忠过来。”李优闻言也不再提此事,摊开地图看了看之后,眼光落到了某个衔接点之上,然后半眯着眼睛,眸光之中带着冷意下令道。

    很快马忠就被传令兵叫了过来,在黄忠的调教下,本来资质就不差的马忠,现在就差迈入内气离体了,不过黄忠还是选择将这个时间压一压,先打好根基,内气离体什么的,路已经没啥问题了,等待时机来临即可。

    “军师。”马忠恭敬的对着李优施礼,当年自己被捡回来的时候,李优也在场,这么多年并未有苛责,因为马忠对于李优颇为尊敬。

    “箭术练的如何了?”李优随口询问道。

    “就算是内气离体,也只能挡,不能躲。”马忠笑着说道。

    “不错,给你一个三百人的精锐侦查队伍,你给我去这边仔细调查。”李优闻言指着三摩呾吒附近的区域神色偏冷。

    “侦查什么?”马忠愣了愣神,“那里是我们自己的地方啊,而且有陈将军坐镇,他在那里都恢复了生产,我去侦查什么?”

    “陈公熙为人谨慎,但那里毕竟是我们和贵霜的分界点,而且你之前也说了,我们现在的粮草都是靠那边进行支持的,你觉得,如果是你的话,是攻打早有准备的这边,还是攻打拥有城池,但戒备相对较低的三摩呾吒?”李优饶有兴趣的看着马忠询问道。

    马忠挠了挠头,有点晕,需要捋一捋,贵霜肯定会来攻打这点,所有人都知道,但要说打他们这里,还是打三摩呾吒,马忠表示,我怎么会知道,只不过军师说的很有道理。

    “问题是,三摩呾吒城也不是那么容易拿下的啊,那城里面都是关将军的信徒,当时不都说了三摩呾吒的人都是我们自己的人吗?”马忠连连挠头,最后给出了答案,李优点了点头,还行。

    “守不住的。”李优冷笑着说道,我不知道郭奉孝之前是什么想法,但是这货当初绝对是打算以陈炽为饵诱惑其他人打三摩呾吒,然后自己集中所有的实力一波打掉对方的主力。

    “……”马忠发觉自己的脑子根本跟不上李优,他表示自己好想换一个脑子。

    “现在这个时间点,三摩呾吒城在进行第三次播种,而我们的到来使得三摩呾吒城粮食压力倍增,但由于这地方土质肥沃,雨水适合,一年三熟,对于陈公熙来说,也就是再多开辟一片田地的问题。”李优无比平静的说道,他打算继续拿陈炽当饵料来用的。

    防御?防御个鬼鬼啊,郭嘉来了之后,给李优指出了一条明路,那就是拿人当作饵料,

    不过不同于郭嘉之前的操作,李优的操作更为丧心病狂,如果说郭嘉的时候是拿三摩呾吒城为饵,陈炽还有防守拖时间的可能,那么现在李优就是拿一个胜利的希望为饵料挂在蒙康布的面前。

    “你觉得现在陈公熙在做什么?”李优神色平淡的问询道。

    “种田啊,听说最近又开荒了一片,据说那片开起来之后,再有四个月,我们就不用担心粮草的问题了。”马忠好歹也是知道一些东西,这一方面回答的就很利落了。

    “因为我们来了,陈公熙很自然的放心了下来,然后将自己的定位转成后勤保障,因为相比于他的三千多人,我们这边的三万人才是真正的主力,种田去保证我们的后勤,对于他来说比防守三摩呾吒重要,重心的变化,导致了防线的倾向。”李优非常耐心的解释道。

    毕竟以前一个人扶一群智障,扶着扶着就感觉心累,然后就有杀人的冲动,加之那群人现在已经成年了,根本培养不起来,只能让他们在智障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不过现在不同了,马忠还是有培养价值的,这种乞丐出身的家伙,忠诚度有保证。

    站在某个村庄之中,穿着一身刹帝利甲胄的郭汜不由得打了一个喷嚏,最近他已经成功拉起来了四百人的贱民,剿灭了两个偏远地区的婆罗门,靠着惊人的个人魅力,达利特对于郭汜简直是言听计从。

    没办法,从马匪到列侯的郭汜,还真是点了一堆没什么用的煽动技能,尤其是对于底层人民有极大的刺激作用。

    很多达利特在郭汜一口饭递过来,找个人吐几句黑暗的现实,然后再找几个不管怎么说,已经活的像个人的士卒,拍拍对方的肩膀,表示跟老子干吧,反正你也是烂命一条,妻儿什么都没有,你难道就想这么过一辈子,看到婆罗门种姓没有,我带你们去抢一把。

    说实话,真的是亏婆罗门现在还没有进化到完全体,加之达利特确实是一无所有,否则的话,郭汜还真拉不起来人手。

    甚至第一次回归马匪作风,带领达利特冲击婆罗门居住地区,去杀烧抢掠的时候,到了地方郭汜冲上去之后,达利特居然不敢动,好在郭汜有骨干,硬生生将对面杀穿了,然后将死狗一样的婆罗门拖过来,丢在达利特面前。

    “你们现在看到了婆罗门的窘相,放过对方的话,你们肯定会死,而且你们真的想一辈子就像现在这样,猪狗不如的活着?”郭汜的双眼充满了睿智的光辉,“想想你们的父母,你们曾经的妻女,再看看你们脚下的婆罗门,到了这一步,你们肯定没得活了。”

    那个婆罗门最后被那群达利特硬生生打死,愤怒之下,这些人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然后这些人便跟着郭汜上路了。

    对于郭汜来说,这群人全是渣渣,不过见血了,敢为了自己的命运捅死对方,那就够了,接下来就是带着这群人劫掠,杀人,在这一过程之中树立自己的威信,自己说不能动,那么就算是死也不能动。

    自己说冲,那么就算对手如海潮一般涌来,也无所畏惧的冲上去,只要杀到了那种程度,那么就算是双天赋的精锐,郭汜也敢搏一搏。

    反正西凉那个地方,一开始就没有什么单天赋,双天赋,三天赋的说法,一开始就是杂兵,辅兵,正卒,精锐,扯那么详细的分法干什么,兵都打出来的,谁能打谁更强,分几天赋什么的,郭汜到现在也不习惯,不过出了国门为了好对比,才改成了天赋论。

    而现在郭汜带着三百精锐,四百杂兵,开始了自己的马匪之旅,不过养兵是一个很头疼的事情,现在勉强还能靠劫掠生存下去,以后队伍扩大了,就需要正儿八经属于自己的后勤了,否则的话,很难维持大规模的兵员。

    “种田怎么搞?”郭汜头疼不已,然后左右摸了摸,掏出一张牛皮,上面是李优给写的发展规划,然而郭汜不识字,“那个谁谁谁,过来一下,给老子认一下这到底是啥?”

    被李优丢进来给郭汜作为大脑的某个山门出来的学生很是无奈的跑过来,他觉得自己完全带不动郭汜,就自己的脑子,要带郭汜这种野蛮人起飞,简直是在做梦啊。

    “哦,原来如此。”看完郭汜丢给自己的牛皮,张林已经清楚了该怎么做,自己虽说带不起郭汜,但是加上李优的计划,说不准自己能带郭汜起飞啊,这波自己是要建功立业啊!

    “我们先选择一处比较偏远,然后水土肥沃,而且易守难攻的地方。”张林看完之后,变得无比自信,他已经知道该怎么操作了,李优已经尽可能写的很详细了,只要不接连出错,问题就不大。

    毕竟应对智障什么的,李优还是很有经验的,毕竟自己当年带了一堆智障,而且将所有的智障成功带的起飞,经验什么的还是很足的。

    “既然如此,那就去找吧。”郭汜无所谓的点头,他只管刚刚刚,然后拉人就是了,至于说达利特身体不行,训练的时候时不时就完蛋了什么的,郭汜完全无所谓的。

    他这种人,早就见惯了生死,甚至连他自己都做好了随时战死沙场的准备,虽说到现在为止郭汜其实并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战,但同样他也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军师让打谁他就打谁,想那么多干什么。

    。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