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章 怎么就没人赞助一下我们老王家

    “整个贵霜现在是什么情况?”李优闻言,一副可惜的神色,然后换了一个话题询问道,虽说李优这边已经收到了完整情报,但是郭嘉作为亲历此事的重要核心人物,肯定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短时间陆路不可能对于恒河中下游下手,我们这边整体是安全的,海军倒是很有可能,还有一点,这个国家军队战斗力的起伏非常大,北方贵族战斗力几乎接近我们的精锐,而南方基本都是杂兵。”郭嘉叹了口气说道,“这个国家差不多可以分成两个了。”

    “这种差距也有些太夸张了,如果实力差距如此之大,为何北方贵族未能灭掉南方的婆罗门?”李优不解的说道,当然,这并不是李优怀疑郭嘉在胡说,而是习惯性的发问。

    “我也不知道,但是按照我们多年的经验而言,能维持平衡的双方,就算是有差距,也不会太大,这么思考的话,南方婆罗门怕是有什么隐秘的手段。”郭嘉皱了皱眉头,然后按着自己的眉心说道,

    李优闻言点了点头,“你的病症很严重吗?”

    毕竟就这么一会儿,理由就见到郭嘉时不时的的伸手按自己的眉心,而且脸颊上的肌肉也时不时不自然的抽动两下,怎么看都不像是完全无事,因而出于多年的友谊随口询问了两句。

    不过按说现在还能活蹦乱跳的,应该是没有什么事,再说就算是有事,他们这边不是还有医道圣手什么的吗?不怕,不怕。

    因而李优虽说有那么点在意,实际上也没放在心上,因为这不还活着吗?现在的医术不是已经发展到,人刚死没多久都能救活的程度吗?郭嘉再惨,这不还有一条命吗?回头就能恢复。

    “反正用吴医师的话来说,我基本没救了。”郭嘉双手一摊,无可奈何的说道,但是面上却没有半点因为此事而低迷的神态。

    “放心,回去让华医师和张医师给你看看,最近还来了一个罗马医生,水平也很高,到时候你去看看,应该是没什么问题。”李优眼见郭嘉的神色,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我也是这么觉得。”郭嘉表示自己一点都不担心这件事。

    “关将军他们尚且还未回来?”李优随口询问了一句。

    “还在婆罗痆斯以西,不过元直和文则等人的接应部队已经到了,不过北贵的援军也抵达了婆罗痆斯,虽说那座城现在都快成废墟了,反倒打不下来了。”郭嘉叹了口气,随后揉了揉脑壳,没办法,稍稍动动脑子,就感觉到脑壳疼。

    “北贵现在还能往婆罗痆斯增援,按说他们现在不应该全面收缩,放手让婆罗门和韦苏提婆一世拼命吗?”李优皱了皱眉头说道。

    “是之前那一波南下救援婆罗痆斯的北方贵族,一开始奔赴过去的只有骑兵,后来步兵也到了,不过看起来对方相当的克制,并没有和我们再拼一把的意思。”郭嘉按着因为脑壳疼而抽搐的血管,略有崩溃的说道,一动脑子就疼。

    然而作为一个聪明人,习惯性就会动脑子,想要完全不疼,那简直是不可能的,因而最近郭嘉已经习惯了动脑子的时候略微有些疼痛的情况,只要不严重,郭嘉就将这种感觉当作是在提神。

    “算了,还是不要问你了,你这家伙也是习惯性的动脑子,再问两句,说不定你就趴下了。”李优叹了口气说道。

    “唉,我也是惨,说不定回去还会被法孝直吊打,真是不甘心啊。”郭嘉一脸可惜的神色,李优则是翻了翻白眼,法正还没有那么无节操,别看法正跳的非常欢,但法正还真不至于欺负现在不在状态的郭嘉。

    “好好休息一下,你这来的太快,等一会儿我设宴请你们,不过你也别想有什么好吃的了,我这边物资还处于短缺状态,只能请你吃些野生的玩意儿了。”李优拍了拍郭嘉的肩膀说道。

    “这没什么。不过这地方我从天上看是真不好防守……”郭嘉说了半拉子开始头疼,果断放弃,“算了,这都是你的事情了,不关我的事了,反正你肯定能解决,我去休息了。”

    “去吧。”李优点了点头说道,之前郭嘉的话给李优了一个提醒,从天上观察,这貌似是一个发现敌情的好方案,不过如何达成什么的,实在是有些困难了,不过可以将这个想法写下来,之后匠人逐步的完善设计,制作出成品即可。

    郭嘉说是去休息,实际上是带着关平和王平在李优的地盘上乱转,对此李优也没有什么阻拦的意思,郭嘉估摸着今天就会被带回长安,借用郭嘉回长安一事,报个平安也好让人放心。

    然后郭嘉转着转着就遇到了董昭,这是一个人才,郭嘉清楚的很,而且其作死的能力比自己还要夸张,对此郭嘉表示佩服,然而相比于自己现在的生活,董昭的生活什么的,郭嘉完全不想享受,于是也就是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至于说离开的时候董昭眼底那若有所思的光芒,郭嘉根本懒得动脑子,最近状态不好,还是不要作了,这样对大家都好。

    “这是啥研究?”郭嘉看着在后营一大片空地摆弄各种道具的年轻人,不解的摸了一下,然后轻微的噼里啪啦生,头发直接炸了起来,当然这种只是很低的静电,对于人是没有什么影响的。

    “你谁啊,这地方不让来的。”王涛看了一眼头发炸起来的郭嘉不解的说道,他好歹在这一段时间将这个营地里面所有的高层认了一遍,很明显现在这个年轻人并不是他印象中的一员。

    不过之前也说过了,会稽王家的上限和下限差距很大,而王涛就属于正儿八经的上限,待人接物方面虽说有欠缺,但为人并不自满,也没有什么恃才傲物的想法。

    自然眼力什么的也有,郭嘉现在虽说是病弱之躯,但是刚从沙场下来,那种精气神,还有那种眼神都带着些许的压力,以王涛的感觉,这个比自己略小一些的年轻人身上的威势当真不下于李优。

    “文儒那个家伙居然会批一块地方让人搞研究,话说你是研究什么的?”郭嘉伸手又摸了一下圆球,自己平复的发丝再一次自然的炸开,郭嘉松手,原本炸起来的发丝又再次恢复,对此郭嘉深表有趣。

    “文儒?”王涛嘀咕了两句,貌似这是来了一个大人物,不由得摸了摸口袋,没钱,不知道这个大人物有钱没,愿不愿意赞助一下他们会稽王家的研究,他们可是当前中原世家在研究方面最拽的家族。

    “研究电磁。”王涛面无表情地说道,“这边有制造雷击木的技术,还有五雷轰顶的技术,还有将人在雷雨天绑在柱子上,用这种电磁转换的手段吸引雷电来击杀罪人的手段,尤其是最后一种,一发下去有时候可以达到尸骨无存的程度。”

    郭嘉愣了愣神,他现在就一个感觉,这家族研究的东西真的好高大上,而且最后一种使用方式,完全符合李优这家伙的人设,怪不得会拐过来在这里搞研究。

    “咳咳咳,那你继续研究吧,我就看看。”郭嘉莫名的感受到一些压力,对于李优一般不搞事,要搞就搞个大事的做法,郭嘉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插手比较好。

    不过用雷电击杀对手这种手段,看起来就非常给力啊,威力和气势都达到了顶峰啊,尤其是对于贵霜这种宗教统治的国家有奇效。

    “……”王涛看着已经跑路的郭嘉甚是无奈,怎么就没有一个土豪来赞助我王家进行研究呢,这都搞了一百五十年了,已经能搞出稳定的电火花了,也发现了通电后对于司南的影响了,甚至已经意外搞出来涡流加热这种奇葩的东西了。

    然而对于电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这家族也没弄明白,祖上说电是火,后来前两代有人推翻了这个设定,再后来就是现在了,然而怎么说呢,电场什么的,这群人到现在还是没明白,这也是为什么王涛会说,他们家也才研究了一百五十年的原因。

    就是因为了解这东西的难度,王家这群人才觉得自家刚刚入门,然而光一个入门他们家的款子就蒸发的七七八八,现在都混到需要别人进行援助才能研究下去了。

    因而作为一个祖上出过硬刚儒家大佬的家族,这些年深刻的理解了孔老夫子当年的那句“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没钱搞什么研究,尤其是电磁学这种,没钱真的是没办法玩了。

    搞到现在会稽王家都想牺牲几个年轻一辈去娶个豪商之女,这样就有钱继续研究了,只不过这件事需要考虑考虑,豪商之女的嫁妆按照这家族的研究方式,也顶不住几下祸祸的。

    没办法,正儿八经的世家也就是有点土地,有不少产出什么的,但这点产出也就足够家族吃喝玩乐,想要搞研究,那就要结合实际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