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九十九章 甚是靠谱

    作为以前耍过李优的董昭,在面对李优的时候还是具备一定的心理优势的,然而这种心理优势尚未保持多久,就被再次见到时,李优的表现所击溃,现在这种情况,摆明了如果不小心谨慎,他董昭就极有可能被李优当作棋子随意的祸祸掉。

    因而面对这种局势,由不得董昭不小心,尤其是现在整体的局势并没有把握在董昭的手上。

    “隐患怎么解决?”李优并没有因此而生出其他神色,而是保持着一贯冷漠的神情看向董昭询问道,他要的是不是废物,如果董昭只有这样的能力的话,李优并不介意为了心情愉悦将对方弄死。

    内斗内行,外战外行什么的,如果有这种人,而且刚好和自己有仇,李优是完全不介意将之弄死的。

    而现在李优就是在测评董昭是否有在自己手下活下去的价值。

    “两种,一种靠着我们的体量压垮整个体系,一种则是交给后人解决。”董昭皱了皱眉头说道,他是知道这种做法的隐患的,但是这种做法在于速成,而且不借助婆罗门的话,攻略的时候难度实在太高。

    “你想办法和婆罗门开始接触吧。”李优半眯着眼睛说道。

    “你是想……”董昭面色一沉,李优的意思让他瞬间理解,但是在解放达利特的同时,接触婆罗门,而且按照董昭对于西凉的了解,这群人说不定真能将达利特拉起来,这样的话,这是要内耗啊!

    “是的。”李优根本没有掩饰的意思,对于婆罗门他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通通气,让他们理解到汉室的意思,在无力抗拒的时候接受汉室的提议,而达利特对于李优来说,其意义就是逼迫婆罗门。

    只有一个选择的时候,很难进行压价,哪怕大局在自己手上,都不好压的太狠,因为如果只有一个选择,那么某些不识数的家伙,会自然的生出“我貌似是不可缺少的”这种智障想法。

    作为永远以人心黑暗面为揣摩方向的李优,对于人类智力的下限永远不会认为这便是极限,所以为了以后省事,还是早做打算的好。

    早早制作出第二选择,到最后对方哪怕是心有抵触,只要有两个选择,而且是两个堪称势不两立的选择,那么就完全不需要压价了,对方会自然而然的来抱大腿。

    董昭同样明白这个道理,只是这么干的话,其中的危险性实在是有些过高,当然这倒不是董昭担心郭汜什么的,而是董昭担心自己,跟了李优十几年的老人,李优都敢怎么用,那自己这种家伙呢?

    “这样的话,你就不怕美阳侯陷在里面,甚至战死?按说的话,他应该是尚书手上最重要的几位之一了吧。”董昭甚是恭谨的说道。

    “战死?你也太小看他了。”李优冷笑着说道。

    “愿闻其详。”董昭眉头紧皱看向李优说道。

    “西凉的将校不依靠脑子都能成长到,看谁不顺眼就敢砍谁的程度,那么你觉得是什么让他们活到了现在?”李优带着些许的残忍说道,董昭面色一沉,而李优冷冷地说道,“如果连战场直觉,连对于局势的直觉判断都没有,他们根本活不到现在。”

    董昭闻言嘴角抽搐,他完全理解了李优的逻辑,这么蠢的家伙还能活到现在,除了够强以外,根本没有办法解释其中的内在逻辑了,不过这么想一想的话,貌似非常有道理啊。

    “稚然,阿多那些人,虽说很少动脑子,或者直接就没有脑子,但他们如果自己去行军作战,只要没人扯后退,凭他们自己的直觉就能判断出来该如何出手。”李优冷笑着说道,他对于李傕那几个有着强大的自信,只要内部不搞事,这些人不是那么容易倒下的。

    同理还有孙策,在李优看来,孙策那种基本也就是靠野兽的直觉在到处莽莽莽,但对方的直觉明显很靠谱,估摸着只要不被自己人坑,孙策绝对不会出事。

    “就因为这个原因,你就让他们冒这样的险?”董昭心下一沉,他对于在里有手下干活有些压力倍增,原本以为李优就是一个变态,现在终于确定了,李优压根就是一个变态之中的战斗机。

    “这个理由就足够了,你去处理之前安排的事情吧。”李优摆了摆手敷衍道,郭汜,李傕,樊稠那种家伙,李优根本懒得扯淡,别人可能不太了解,他可是非常清楚的。

    “喏!”董昭神色沉静的对着李优施礼,对于他来说这个时候跑过来更多是为了验证李优的性格和态度,现在基本确定对方就是一个变态之中的变态,他也不想多呆,以后还是小心谨慎的隐藏起来,省的被对方逮住,然后几下上去顺手搞死。

    目送董昭离开,李优神色恢复了正常的平淡,董昭的想法,李优大致也能估计到,但一方面李优没有给董昭解释的想法,另一方面有些事情说是说不清的,智慧者不会简单的听信某些东西,他们最为相信的永远是自己分析出来的玩意儿。

    “还算是可用之才。”李优拿起一旁的灯塔布置的分布图,随口给董昭做出了评价,不管是决心,还是能力都有,但这货和皇甫嵩完全是两个极端,皇甫嵩是骑墙派,这货是专业作死,这两个家伙要是合并平分一下,就好了太多了。

    “水网啊,这可真的是一个麻烦。”李优眯着眼睛看着地图,哪怕是现在没有非常精确的各个水网的构图,但是文伽王朝以前留下的地图也足够李优进行参考了。

    而现在就李优了解到的情况,自己麾下这急行军过来的两万多人,用常规方案想要守住这里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一方面是地势太平,无险可守,一方面是水网四通八达,更重要的是李优带过来的这支军团本身就是有自身定位的,而护卫某些东西,本身就意味机动性的消失。

    这样的话,如果真等对方出现的话,那局势就是在是有些被动了,毕竟李优的目标让李优自身在作战的时候会有明显的缩手缩脚。

    “看来只能选择主动出击了,看看到时候,去收集水网情报的汉升和驻扎在三摩呾吒的陈公熙有没有什么比较适合的情报了,用常规的方式只能让我们越发的被动。”李优将资料放下,再没有什么太好办法的情况,看这些东西只能越看越烦。

    之后的数天,董昭带着一群人到处的招纳原本隶属于文伽王朝的土人,靠着汉室在击溃过贵霜的招牌,中南这片对于强者有着无限尊重的百姓很快就跑出来请求收留了。

    董昭对此持不置可否的态度,哪怕是他本身就是为了招纳这些人来给自己干活,但是对于这种投效他也只是保持着旁观的态度。

    不过和陈到等人估计的军师可能又要在这片地方进行搜刮粮草不同,董昭的方式更为正经一些。

    如同匪患一样到处搜刮粮草什么的实在是太过低劣了,来看看我董昭的高端手法。

    “还行,这么快就恢复耕作了吗?”李优在拿到黄忠上报的更为精确的水网之后,观看了数天,心中已经了些许的想法之后,出来巡视的时候,就看到了董昭的操作,对此表示满意。

    “哼,汉为天下宗,操杀生之柄,以制海内之命,危者望安,乱者昂治,怎么能让他们乱着,当然要让他们安定下来,劫掠什么的一票子买卖,还不如将这些人编起来,适合种田的进行种田,适合作为匠人的去搞机械。”董昭带着些许的自信说道。

    “还行,继续这么搞下去,第一茬粮食出来之后,你组织人手进行军事训练,至少让他们具备保护自家土地和粮食的力量。”李优点了点头,对于董昭这种处理方式还是挺满意的。

    毕竟就如董昭所说的那样,劫掠毕竟只是一锤子买卖,如果这些人都没有什么东西,哪就算是劫掠也得不到任何的东西。

    相反,将这些人吸引过来,然后编入户籍,给他们分土地,让他们就地耕作,保护他们的财产安全,然后让钱款物资流通起来,就能收各种隐性的税收,相比于之前那种一锤子买卖,割韭菜的方式更符合董昭,可持续发展什么的,董昭可是有这个概念的。

    更重要的是相比于劫掠那种过于强硬的方式,后者只要是个人都没有抵触心理,甚至只要你做的更隐蔽一些,其他人都会当作理所应当,毕竟是我们为你提供了安全的生活,收税也只是为了让这种安全一直维持下去,难道你有什么意见。

    有意见的话,你可以选择交了这笔款子就离开,这种靠谱的方式绝对不会有任何人会生出意见的,因为所有人都习惯了,更何况相比于以前那个菜鸡文伽王朝,向强大的汉室缴税至少安全方面更靠谱!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