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九十七章 计划

    李优毕竟经历的更多一些,陈到的军团能力虽说非常稀有,但要说绝对强无敌也还真不至于了。

    毕竟就算是没有了非人之力,某些拼命的兵种,反倒会更强一些,而正儿八经的战斗类型军魂都是拼命的类型,在都没有了非人力量的情况下,唔,可以用杂兵堆死。

    这倒是一个好消息,不过反过来说的话,开了这个之后,孔雀近战除了怕火之外,恐怕真就没有什么短板了,毕竟大象本身的力量就属于人类不可抵抗的典型。

    【唔,这玩意儿,果然需要选择一个非常合适的时机进行使用才行,现在的情况,否则说不定会白瞎了这种能力。】李优皱了皱眉头,面带思虑的神色,限制性越大的力量,在适合的地方效果越强。

    同样限制性越大的力量,要发挥出极限的效果,越需要智慧者从旁辅助,这是一种非常无奈的情况。

    “回头有时间在训练场展示一下,我这边也需要对于这种力量有所了解才行,否则的话,就算是我,不亲自看看的话,也不能保证在最正确的时机使用这种力量。”李优想了想之后决定在之后亲眼见见陈到的当前的天赋效果。

    虽说李优估摸着现在这个情况,十有八九是用不上陈到的天赋,但早做准备也好,省的万一真出现麻烦之后,手忙脚乱。

    “军师,随时来观看都可以。”陈到非常大气的说道。

    “嗯,也好,你先派人整肃一下文伽故址,保护好这片地方,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李优点了点头面上几乎没有什么起伏。

    陈到闻言带着自己麾下的几名将帅便离开了,主帐之中空了很多,然后郭汜腆着脸跑了过来,“军师,军师,我应该干什么?”

    “有一个送死的人物给你,记得执行好。”李优扫了一眼郭汜说道,郭汜面皮抽搐了两下,但还是保持这无节操的笑脸。

    “只要军师一句话,我郭汜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没有什么畏惧的。”郭汜拍着胸脯声音郎朗的说道。

    “哦。”李优的冷漠脸,“带你过来,一方面是你在长安的表现实在是太糟了,另一方面这边也有一些事情需要你打打下手,本来我应该打发你回葱岭,跟稚然他们汇合,不过想想的话,还是让你过来的好,毕竟有些事情,别人做,和你做完全是两码事。”

    “什么事情?”郭汜闻言当即收敛了无节操的笑容,面色变得肃然了起来,李优说这话,就意味着真正有任务需要给郭汜交代了。

    “如何占山为王,如何拉拢山贼马匪什么的,我想就算是我不教你,你也比所有人厉害。”李优看了一眼郭汜说道。

    对于郭汜这个从马匪窝捡回来的将帅,李优还是很欣赏,到现在连军团天赋都有,若不是没赶上神乡那一波,现在都已经是内气离体了,至少以李优的眼光来看,郭汜不弱于江南的那批名将。

    更重要的相比于荆楚的那些有节操,有底线的名将,郭汜行事肆无忌惮,这种人在占领区有着极大的优势,而李优带这家伙过来就是为了执行一些无节操的事情,毕竟其他人都不是这么一个画风。

    “这个没问题,只要军事一声令下,我现在就杀过去占山为王,拉起一彪人马。”郭汜拍着胸脯说道,“这种事情我最有经验了。”

    “嗯,有经验就好,我要你做的是去贵霜作为贼匪,拉低种姓,不,应该是拉着不可接触者作为手下的贼匪,这些人可以作为我们的炮灰,也是最能接受我们存在的,同样这些事也是最反当前贵霜体制的。”李优冷笑着说道,“去了之后,你就给呼啸山林,举旗为王。”

    “呃,这个要说难度基本没有,总有一些活不下去的人,问题是我不会贵霜话啊。”郭汜无奈的说道,对于他来说,这件事其实没啥难度,作为一个从马匪到列侯的人物,他还是有那么点煽动能力的。

    只是这种能力好歹也需要对方能听懂自己的话,要是连话都听不懂,那么郭汜的煽动能力也没有什么用了。

    “别装死,我知道你有他心通珠子。”李优瞟了一眼郭汜说道,“靠着这个,就足够了,最底层的不可接触者,他们根本不会思考你是谁,或者说是你为什么那么做,只要你展现出可以掀翻这个体制的力量,他们就会追随你,去用命努力的对抗这个国家的体制。”

    “呃,煽动人手这方面我是没问题的,只是不可接触者是什么。”被李优拆穿了自己有他心通珠子这件事,郭汜也没有什么尴尬的,果断一转脸再次表现出自己的忠耿,好歹需要了解一下局势。

    “不可接触者是这个种姓制度之中最底层的那些人,到时候我给你写一份我搜集的资料。”李优冷笑着说道,他来的时候,就做好了用不可接触者挑起这个国家乱局的准备。

    更何况他们现在也需要炮灰,而在贵霜南部生活的连炮灰都不如的不可接触者对于贵霜这个国家会有忠诚之心吗?

    肯定没有,对于这种人来说,只要汉室释放出那么一点点的善意,让他们拥有了一点点足以对抗贵霜体制的力量,这些人都会拼了命的去夺取,不是他们没有反抗的信念,而是他们失败的太多,失败到近乎已经绝望了,而汉室可以作为他们的希望。

    李优就基本抱着,反正也不花钱,也没什么浪费的,给对方一个外籍出身,就能获得大量的炮灰,何乐而不为呢?

    反正汉室有没有婆罗门那种情节,明明现在只需要一句话就能多出几十万不怕死的炮灰,结果硬憋着不说那句话,甚至还要镇压那种力量,这种智障在李优看来也是真不容易了。

    “军事,我不认字啊。”郭汜摸了摸脸颊哭笑不得的说道,“就算您之前帮我报了一个将校突击培训班,但是我现在还是不认字啊,学习什么的,我根本没有这个脑子,我就会打架。”

    “我当时送你去将校突击培训班的时候怎么说的?”李优闻言面色一沉,他原本以为以郭汜等人对于自己的敬畏程度,自己警告过对方之后,对方去将校突击培训班疯狂的学几个月,至少应该能认识绝大部分的常用字了,结果现在还是不认字。

    “军师,我没学好命就给您了。”郭汜干笑着说道,然后嘀咕了两句,“一直以来命就是给您的。”

    李优心头一梗,然后横了一眼郭汜,郭汜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毕竟在西凉的时候,李优这种眼神正常的很,那种吊着眼睛的凶恶眼神,一副不行赶紧去死的口气,现在这种毛毛雨了。

    “今天下午有时间,我给你详细讲解一下,但是阿多,你要是给我拉不起来十万的炮灰,你就等着我把你变成炮灰吧。”慈祥的老爷爷带着笑容,拍了拍郭汜的肩膀无比温和的说道。

    郭汜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然后连连点头表示自己肯定完成任务,毕竟相比于正常那种看人不顺眼的神色,李优这种慈祥的笑容,让西凉出身,见过曾经的李优的那些人,压力明显有些大。

    虽说因为刚刚抵达文伽地区,李优其实有很多的事情,但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李优虽说恨不得揍一顿郭汜,但还是决定抽出来一下午的时间给郭汜讲解一下贵霜的种姓制度,让这家伙对于自己将要去的地方有那么一些了解。

    当然相比于陈群当初讲解种姓制度时着重于这个体制的优缺点不同,李优给郭汜讲解的时候,多是给郭汜讲该怎么怎么搞,该从哪里下手,该如何破解这个体制等等。

    没办法,给郭汜将优缺点没有任何鬼用,凉州那地方出来的将帅基本上都属于极端人物,要么是超强力的文官和将校,要么就是脑子根本就是一个装饰品的家伙。

    很明显郭汜就是后面这种的代表人物,而李优有着大量和智障进行交流的经验,详细的给郭汜讲解了如何如何搞事,而郭汜也听的津津有味,基本上算是明白了到了那边之后自己应该怎么操作。

    “差不多应该听懂了吧。”李优将种姓制的缺憾给郭汜详细剖析了一遍,然后指着最底层的不可接触者来说,“这群人实际上是最容易投靠我们的,虽说按照之前的局势,我们应该选择婆罗门,但就我现在了解的情况来看,婆罗门还是去死比较好。”

    “……”郭汜默默地不说话,他并不明白为什么婆罗门去死什么的,但他可以理解李优的话,反正李优大多数是看其他家伙不顺眼,就是让对方去死,而郭汜对于自己的定位就是挺李优的指挥。

    至于脑子什么的,西凉精骑什么的,还需要脑子吗?好好的当一个健壮的身体就好了,有了脑子会掉战斗力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