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九十二章 决定禽兽一把

    “这谁啊,做事这么糙?”曹操指着青鸟从窗户缝中挤进来,然后落入茶壶之中的一幕,黑着脸说道。

    “我还问你呢,我手下那些人,做事肯定不会这么糙。”刘备翻了翻白眼说道,“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子川也没有发现。”

    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心有灵犀,然后嘿嘿一笑,当作没有看到。

    “你手下人做事不糙?”曹操回头之后嘀咕了两下,硬是没说什么,其实大家都挺糙的,“不过子川准备的诗作倒是相当不错的。”

    “确实,哪怕是我这种鉴赏水平,都能看出来,虽说情爱方面子川总是有些脑子不到位,但是能力还是能补足脑子在这一方面的缺憾的,说起来子川这样也是真少见了。”刘备带着感慨说道。

    长相思这首诗的水平,如果放在唐朝也就是顶级,然而放在这个时代,那就是强无敌,李白打全唐所有人这真心不是吹的。

    因而在见到宣纸上的全文,曹操等人都甚是佩服,对于陈曦的才华甚是赞叹,这方面没什么说的,陈曦的表现确实是太厉害。

    基本都属于“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天下皆惊”这种程度了。

    “唉,这东西就这点不好,不能传递声音,要是能传递声音的话,这影像配上声音我们就能看得更清晰了。”曹操看着画面里面陈曦的动作叹了口气说道,没有声音这个是真纠结。

    “传音方面,或者说是对于自身没有使用秘法的声音转化传递方面,我们这边确实研究的不太到位,而且这种影像,也不是普通士卒能使用的。”斗斋面无表情地说道。

    最近一群不用镇压地脉和国运的仙人都在搞这个,不过要说的话,南斗的进展算是最快的,但也只是勉强达到了战争可使用的程度,距离陈曦需要的战略级还有相当的差距。

    至于其他仙人,那就更是差的远了,不过看着不太远的地方的视频还是能做到的,不过要是对方动用了云气,那看起来就很模糊了,甚至就算是有秘法也几乎无法看清了。

    另一边陈曦一番肉麻的情话,终于将甄宓给说的绷不住神情了,哪怕是在装睡之中,甄宓的面上也浮现了淡淡的笑容,然而就算是浮现了笑容的甄宓依旧紧紧地闭着眼睛,等待着陈曦接下来的反应。

    【我给你来个王子唤醒睡美人。】陈曦心下笑嘻嘻的想到。

    三两步,走到茶盘位置,陈曦端起茶壶开始给茶杯倒水,准备自己喝一口,就将甄宓抱起来给喂。

    然而茶壶倒出来的水却像是混浊的泥浆,陈曦愣了愣,然后打开茶壶的盖子,当场心脏一个突突。

    另一边刘桐当场捂住自己心脏,表示自己会信丝娘也真是没脑子了,谁家一壶水里面倒那么多药,这都快成浆糊了。

    就算是脑子有问题,也不会喝这种一看就跟浆糊一样的茶啊!

    “这谁啊,坑人别带我们啊!”贾诩的脸已经黑的和锅底一样了,下药就下药呗,这种喜闻乐见的事情没人会阻止的,问题在于你家下药是药比水多?就算是个蠢货,也不会喝这种浆糊一样的玩意。

    “这是通风报信是吧!”法正嘴角抽搐了两下,“谁说人家是自己人,这家伙的操作方式明显就是在给子川通风报信啊!”

    “确实,这是在通风报信吧……”刘晔伸手扶额,一脸无奈的说道,“这种东西,哪个蠢货会喝啊!”

    曹操和刘备那边已经被陈曦打开茶壶的那一幕给镇住了,他们第一次见到这么高端的下药方式,下药什么的他们不阻止,但是你不能用下药来侮辱我们的智商啊!

    “这货是谁啊,这智商能下药吗?”曹操看着陈曦打开茶壶时的特写,原本漆黑的脸庞,现在就跟锅底一模一样了。

    “这已经不是操作问题了,这是智商问题。”刘备也是内心崩溃,“赶紧将之找出来,听说智障是可以传染的,我不想变成这样。”

    “文若,赶紧给我分析一下,这到底是谁下的药,这智商是喂了别人了吧!”曹操听闻这话,也是肝疼,你家下药是这么下的,就算是没有经验也就罢了,你这直接是没有脑子。

    陈曦看着茶壶里面近乎浆糊一样的玩意儿,甚至因为没有搅拌,还有些堆积起来的药粉在水面上,陈曦也是嘴角抽搐,伸出食指舔了舔,沾了一点点的药粉,然后舔了一口。

    之后陈曦看向甄宓的眼神就有些诡异了,这是什么东西陈曦还是能分辨出来,但是下这么多,甄宓这是疯了?

    【与其说是甄宓疯了,还不如说是事情有些不对,就算是宓儿胆大,敢做这种事情,也不至于这么夸张。】陈曦摸着下巴想到,然后默默地将茶壶放在一边,他已经想到了一些东西。

    “你们这群混蛋是在偷窥吧!”陈曦对着空气做了几个口型。

    贾诩等人皆是无奈,果然,某个家伙的核心是给陈曦传递消息,这就没办法了,然而列位都是厚脸皮,也不在乎陈曦这么说,再说他们也不觉得自己是在偷窥,明明是开着大屏幕在看啊。

    “你们等着!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陈曦做出一脸愤怒的神色,保持着自己超凶的气势,对着空气做口型发火。

    陈曦没办法确定是谁在观察,但是他可以确定绝对有这种人,因而当场精神量爆发,再之后,所有人的屏幕都成了雪花,没办法这种依靠秘术的偷窥方式,发现后摧毁掉并不困难。

    “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曹操看着雪花点屏幕,扭头就对荀彧说道,“这已经不是做事糙的问题了,这是通风报信的问题了。”

    “确实,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刘备也附和道,之前看的好好的,结果被坑死了,“我意发动所有人的力量,找到那个捣乱的。”

    “走走走,赶紧用其他办法,还好我们有二套方案。”曹操起身说道,其他人也都紧跟着下楼,今天没事,就看陈曦的乐子了。

    靠着精神量爆发将所有人的偷窥阻隔之后,陈曦再一次坐到床边,他有些好奇甄家的反应怎么这么慢,但是想想现实情况,陈曦已经猜到甄俨到底是什么想法了。

    【甄家也是够没节操的了。】陈曦扯了扯嘴想到。

    现在这个情况还用说吗?甄家摆明了是在暗示陈曦,示意他为所欲为,我家连甄宓的侍女都弄走了,宓儿也晕了,你赶紧下手吧,反正宓儿既然见你了,也就意味着原谅你了,此时不下手,更待何时?

    王子唤醒睡美人的方式,陈曦酝酿了一下之后,决定还是等一会在使用,现在先脱衣服啊。

    “怎么解的,好麻烦。”陈曦开始甄宓身上摸索,外面罩着的宫袍,在解开衣带之后很快就脱了下来,然后重要的是甄宓没有阻止,好了陈曦决定禽兽一把,开始对氅衣,深衣下手,我今天准备禽兽啦!

    然而宫装内里的数层深衣基本都属于那种好几个侍女配合在一起才能穿上的,要脱也不好脱。

    不过能不能脱下来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这种想法,在陈曦说了一堆情话,将甄宓撩晕的时候,甄宓就已经打算放过陈曦了,当陈曦开始扒自己衣服的时候甄宓就有些紧张了。

    好在紧张是紧张,总比以前完全不动手动脚好啊,甄宓可不是昭姬那种没有母亲传授,只能看书的倒霉孩子,张氏可是在甄宓真的下定决心的时候将所有该教的都教给了甄宓。

    因而感觉到陈曦在脱自己衣服,甄宓先是紧张,之后就生出了些许的怅然,【果然如母亲说的,自己就是想的太多,子川本身就有感情,只能说上次确实是个意外,只是我就这么装睡吗?】

    【笨蛋啊,你那么解衣服是解不开的。】甄宓一开始还在紧张,但是后来发现陈曦在脱外罩的时候就卡在没办法继续下手,开始上下不停的摸索,甄宓突然觉得陈曦也有蠢萌的一面。

    宫装穿的时候需要四五个侍女一同配合,单凭一个人其实很难穿起来,自然脱的时候也非常难脱,尤其是陈曦这种根本没研究过这种东西,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的家伙,只能是望洋兴叹了。

    【宫装这是反人类啊,怎么才能脱下来。】陈曦摸索了好久,终于将氅衣给解开,但是看着内里反复的近十层突然感觉有些头疼。

    【宓儿的衣服真难脱……】陈曦头疼不已的停手,他觉得这么折腾下去,自己的心思八成都不用落在甄宓身上,而是得放在衣服上了。

    【怪不得简儿和兰儿她们从来不在家里穿宫装,而昭姬一般都是穿对襟襦裙这些,感情是在是不好换衣服啊!】陈曦苦笑着说道,决定还是将装睡的甄宓唤醒。

    毕竟这衣服摆明了没有甄宓的配合,自己一个人要搞定实在是太过困难了,这种反人类的设计,好像撕开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