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九十二章 青鸟

    门外,陈曦虽说依旧神色沉稳,但就像是等待高考成绩的学生一样,哪怕是再有自信,内心也有些躁动不安。

    甚至以前用来平心静气的夫人,昭姬等人也全然没有了用处,甚至陈曦根本没有办法去思考其他的人,几乎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甄宓身上,眼底明显的出现了些许的急切。

    “嘎吱~”沉静的暮色之中一声房门推开的声音,陈曦当即塔头,眼见是甄宓,面上一喜,这是自从诗会之后,甄宓第一次主动来见陈曦,不出意外的话,已经成了,陈曦陡然安心了一节。

    “宓儿。”陈曦当即大跨步的朝着甄宓迈步而去,而甄宓也同样朝着陈曦走去,然而就连甄宓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的步伐比正常快了一些,她毕竟是真正喜欢着面前这个人。

    “南斗,准备下手!”贾诩已经满面红光,头也不转的对着南斗下令道,接下来就是陈曦当场拿下甄宓了,什么刺,什么阴影,能出来相见,那就是心里有你,既然如此,那就直接推倒啊,这是最佳的加深印象的方式,磨磨蹭蹭的不像样啊!

    “丝娘,丝娘,靠你了!”刘桐抓着筷子兴奋的说道,终于到我刘桐解决上次隐患的时候了。

    “咣!”陈曦和甄宓同时一个平地摔,脑袋撞到了一起,甄宓甚至没有来得及显露自己的心态,就因为心情动荡,加脑袋被撞,直接晕了过去。

    陈曦倒是没有晕过去,但也是眼冒金星,但好歹还知道在倒下的时候将甄宓捞在怀里,可以这一下也撞的头晕目眩。

    “医生,快点叫医生!”陈曦勉强反应过来之后,当即大声的招呼道,而甄宓的侍女在陈曦的吼声下才反应了过来,当即陪护的健妇赶紧外出通知医生。

    “南斗,你这是什么操作?”原本以为大戏将成的贾诩,在看到陈曦振奋的大跨步冲过去之时,甚至面上带上了得意洋洋的神采,就连法正和刘晔也毫不吝啬的恭维了起来。

    结果你告诉我,这就是你南斗给我搞的操作,说好了扒衣服,你现在甄宓被一脑袋撞晕了,贾诩就差一口老血喷在南斗脑袋上了。

    这一刻贾诩真的有一种脑血管爆炸的感觉,当场脑溢血的冲动!

    “陈侯当场平地摔我有什么办法?”南斗表示自己在摔完甄宓的那一刹那发现陈曦也要平地摔的时候,自己差点散成气到其他地方复活去了,这种小概率事件都能遇到,只能说天公不作美啊!

    另一边刘桐崩溃的看着影像之中甄宓昏过去的那一幕,而丝娘的嘴甚至因为这一幕变成了O型。

    “不是说好了,让陈子川扑倒甄宓吗?”刘桐一脸抓狂的说道。

    “我计算好了,但是甄宓刚好平地摔……”丝娘一脸委屈的解释道,“桐桐,这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凉拌啊!”刘桐看了看丝娘委屈的神色,果断翻了翻白眼原谅了丝娘,“回头我找人背个锅就是了,再说陈仆射宽宏大量不会和我们计较的,放过,放过,回头想办法。”

    “桐桐,你待我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再努力一把!”丝娘可能感受到了刘桐内心深处的诚挚,深吸了一口气,无比郑重地说道。

    “我觉得,还是歇歇比较好。”刘桐摆了摆手,她总觉得对着陈曦搞事会有些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什么。

    “我还有这个!”丝娘哗啦一下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来一包药,“之前的方案不行,还可以用这个!”

    “这是啥?”刘桐眉头动了动不解的询问道。

    “太医署的药,据说极其有效。”丝娘双眼闪光,带着无比兴奋的熊孩子语气开口说道。

    “呃……”刘桐面色一红,随后当场羞恼的站了起来,“丝娘,你这是从哪里拿来的?你怎么还给身上揣这种东西,我不记得你是这样的,昭姬教你的东西,你都忘了吗?”

    丝娘被刘桐一阵怒斥,委屈巴巴的看着刘桐,捏着自己的手指,勾着药包眨巴着眼睛看着刘桐。

    “桐桐,刚刚不是你说的吗?”丝娘可怜兮兮的看着刘桐。

    “咳咳咳,我之前只是开玩笑,还有这种危险的东西不要往身上装,万一不小心用了呢?”刘桐胸口一梗,然后怒斥道,“你个死孩子居然还学会反驳了。”

    “那我放回去了。”丝娘神情低落的说道,一副委屈可怜的神色。

    “呃……”刘桐抬手,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按道理来说她是不应该干这种事情的,但是看着丝娘委屈巴巴的神色,还有丝娘手上那包药,刘桐也是躁动啊。

    “算了,算了,都拿来了,再还回去也不想一回事,用了用了。”刘桐用手捂住自己的双眼,然后另一只手摆了摆,完全一副不想多说话的表情,“说好了自己闯的祸自己解决,上吧,丝娘!”

    “哦~”丝娘振奋的吼道,完全没有一点之前可怜兮兮的神色。

    然后等丝娘将药包用秘法折成青鸟送出去之后,回头就看到刘桐在桌子上写着什么,随口询问道,“桐桐,你在什么?”

    “我亲爱的小姐妹在今天蛊惑了我,我不打算计较,但是我准备将之记录在小本本上。”刘桐头也不抬的说道。

    丝娘闻言不由自主的偏了偏头,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然后过了一会儿等到刘桐写完了之后,丝娘就像是突然反应了过来。

    “啊啊啊,原来还有这种方式,我也要写下来!”丝娘呆萌的脸上写满了振奋,然后果断用秘法显现出来一块白云,伸手开始在上面写写画画,连带着一边写一边开心的念到。

    然而刘桐听着丝娘的复述,面皮抽搐的同时,更是想伸手打丝娘。

    “今天我和桐桐来报恩,桐桐说是要投药,我拿来药,桐桐拒绝了这个提议,我很伤心,准备放回去,然后桐桐又阻止了我,这应该是昭姬老师教我们的口是心非吧……”丝娘开开心心的一边写,一边念,然后秘法让刘桐给生撕了。

    “我要打死你这个家伙!”刘桐大怒道,她到现在都没有明白丝娘到底是天然呆,还是天然黑,但是这次真扎心了。

    另一边,贾诩则是冷静了很多,虽说之前准备进行扒衣计划的时候失误了,让贾诩非常之不爽,甚至准备再雇佣南斗继续进行尝试,然而贾诩毕竟不是刘桐和丝娘,脑子这种珍贵的东西,贾诩有很多。

    因为略一思忖就明白了是什么情况,既然自己能玩这种推波助澜的手段,那么肯定其他人也能玩。

    同样刘晔和法正在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还叫嚣,等过了两下他们俩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咳咳咳,看戏,看戏,插手的人多了,真不好,早知道大家就应该在一个院子。”法正摇了摇自家的扇子,一副哀叹的神色。

    “呵,这要是在一个院子,现在应该已经打起来了。”刘晔翻了翻白眼说道,这种事情蹲在一起,要么都不出手,要么局内人毛事没有,局外人打了一个你死我活。

    “我们这边不出手,还有别人,继续看!”贾诩淡然的说道,完全没有因为开局受挫而受到打击。

    甄宓其实更多是因为心绪动荡,外加碰撞,后者只是诱因,因而等陈曦将甄宓抱回去床榻,甄宓就已经苏醒了过来。

    好吧,其实在陈曦怀里的时候甄宓就醒了,要是说陈曦是怎么分清的,其实很简单,睡着的时候身体反应迟钝,抱着没什么太大变化,但是睡醒的那一瞬间,身体肯定会僵硬一下,之后才恢复正常。

    陈曦的经验自然瞬间就发现了甄宓苏醒,但是甄宓既然装作没有醒过来陈曦也不会拆穿,更何况,要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那真的不是普通人说做到就能做到的事情。

    将甄宓缓缓地放在床榻上,陈曦也没有多做什么动作,只是酝酿好感情之后,一手抚摸着甄宓的脸颊,然后轻声的诉说着自己的感情。

    没有比这个时候更好的时机了,陈曦又不蠢,当然不会放过了。

    听着那从之后一千多年筛选出来,撩翻一个有一个女子的情话,就算是装睡的甄宓也明显的开始脸红,不过没有什么,陈曦表示自己眼瞎了,看不到这些。

    哦,不对,不是眼瞎了,是因为对于甄宓深沉的爱恋蒙蔽了自己的双眼,让自己关心则乱,根本无法发现这些事实,现在的状况只能说明自己爱的太深刻了,对,就是这么一回事。

    “宓儿,我去给你倒点水。”陈曦说的口干舌燥,估摸着后面一首诗不开口也没有什么影响之后,陈曦决定去倒杯茶,来个王子亲吻睡美人,他还真就不信甄宓能继续装下去。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在陈曦视角的盲点之中,一只青鸟飞了进来,直接落入了放在茶盘上的茶壶之中,手段之高妙,刘桐连连竖起大拇指,而丝娘得意洋洋,至于外围观察的几十个人皆是扶额。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